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蕴尸
    “钟发白。”面对眼前的苗大勇,钟发白很是感激,毕竟没有他的支援,自己很可能会力竭而死。

    苗大勇点点头:“苗大勇,外面那些是你一人对付的吗?很厉害。”

    显然,他注意到了路上的那些尸体,虽然早就是尸体,但那种尸变后的死亡,两者的死亡状态他还是知道的。所以当面对眼前的钟发白,他什么没有多说什么,但语气中带着一丝钦佩。

    看看钟发白,除了有些疲劳过度之外,没有任何的外伤。能从这么多野狗鬼的尸体上踏过,却没有受伤的,他还是第一次见,起码他自己不敢保证自己能从哪些怪物中丝毫不损的脱身。

    “运气好而已。”钟发白淡淡一笑,面对同行的钦佩,没有人会无动于衷,毕竟这是对自己肯定和认同。

    从衣兜内掏出一瓶药丸递给钟发白,苗大勇笑着话锋猛然一转:“这么说你承认那些被看的支离破碎的尸体是你做的喽。”

    带着笑,苗大勇的话却充满了警惕,他一路上已经检查过所有的尸体,除了那些被烧成焦炭散发恶臭的尸体外,最令人心有余悸的便是那些支离破碎尸体碎块,他很清楚能将石头一样僵硬的尸体切成那种样子,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而且有一具尸体还是从身体中间被生生劈开,这绝对不符合常理。

    缓缓拔出‘殷梨’,钟发白将刀举到苗大勇面前:“靠它。”

    谎言需要不停的循环,但解释不用,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

    盯着‘殷梨’苗大勇下意识后退一步,抬手捂住口鼻,防止那浓重的血腥气息在窜入鼻腔。惊讶的盯着片刻,缓缓开口:“好刀。”

    常年在山上的苗大勇不会用什么华丽的词汇来形容,但他只说自己内心的本意,而且在见到刀的那一刻,他已经相信大半,毕竟这么极具戾气的刀,用它来切开僵硬的尸体,也是说的通的。

    收起刀,钟发白淡淡一笑:“一起去前面看看吗?”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有过多的纠结,钟发白将话拉回了原点。

    打量着钟发白,苗大勇眼中带着一丝担忧:“你能行吗?”

    他自然没有问题,一路上畅通无阻的他几乎没有损耗任何的力气,但钟发白不一样,从他的脸色上就能明显看出,他已经到了筋疲力尽的地步,如果在走下去,就不可能损耗的只是体力,还有自己的元气,元气大伤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不回来的。

    “没事,而且不去看个究竟,我心里总感觉不踏实。”摇摇头,钟发白将对方给的药瓶倒出一粒药来吞咽下去,轻轻摇晃着手中的药瓶:“况且我这不是还有你给的灵丹妙药吗?”

    丹药入口,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药丸本身的神奇,钟发白顿时感觉侧肋的疼痛减轻不少。

    ‘啪’就在钟发白打算在向前走时,肩膀被苗大勇抓了一下。

    不等钟发白询问,苗大勇将铜铃举到对方面前,一脸认真:“我可以御尸,能够控制尸鬼的动作。看得出来你的法术配合体术能更大的发挥出来,但我能让它们停下了,所以不要浪费过多的体力,你只要像刚才那样把厉害的符纸贴到它们身上就好。”

    这不是商量,这是苗大勇最大的让步,而且这种配合如果运用恰当将会十分合理,制止鬼怪的动作在轻松拿下,一切简单却极有效率。对于钟发白符纸的效果,苗大勇丝毫不担心,因为这一路走来他已经看到了地上化为焦炭还在冒着袅袅青烟的尸体,这是最好的回答。

    “走吧。”知道苗大勇的好意,钟发白笑着答应,而且对方提出的也是最稳妥的战术,他没有理由拒绝。

    一路上,苗大勇时不时的望着钟发白手中逐渐缩小到核桃大小的光团,一脸欲言又止:“我,我看你刚才”

    他很清楚这样的问题在同行上是一种忌讳,但他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一直没出过山林的他对一切都很好奇,同样对和自己有着相同职业的同行更加好奇,只是在外面情况比较紧急,而且由冷琳琳在他多少没有敢于开口。

    面对女生,他有着和钟发白同样的羞涩,但和钟发白不同的是,后者在面对眼下这些事时,会先考虑到工作,从而减轻对女生的羞涩,而他不同,因为长相,多少让他在女生面前感到有些自卑。

    “这是我的雷符,相比较其他道家的符咒,我的符咒更加具有威力也更加霸道,道家的流派很多,同时也囊括的很多东西,文化、起源、丹药、武器、修身、治家、治国等等。”举着手中已经快要泯灭的光团,钟发白徐徐的向苗大勇解释。

    向苗大勇解释着雷符来历,钟发白又一边欲盖弥彰的将话题扯到其他方面,每个道家分支都有独自的流派,只是这些流派并不会完全暴露在人们的视野中,换句话说,人们只要还记得这个世界上存在着祖宗留下的悠远职业和职业所带来的悠久背景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况且,钟发白所继承的这支派系,也存在着不可外泄的隐晦。

    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苗大勇朝前方抬抬手:“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们先进去看看,争取天亮之前出来,今天还有课。”

    门派的禁忌苗大勇自然不会去冒犯,而且钟发白的回答也已经足够了,只不过是刚见面,浅尝即可,何必要刨根问底?

    转身等了等苗大勇,两人并排而行。

    “对于这个墓穴深处你有什么看法?”不怪苗大勇这样问,因为此时事情已经很明了,相比较外面里面则更加危险,毕竟两人都清楚,在这么个小小的墓穴里竟然有这么多野狗鬼这样的厉鬼,这明显就是用来防止像他们这种修道之人jin ru的关口。

    而且单是看这个惊人的数量,里面不管有什么,其价值、实力绝不是他们能染指招惹的。

    微微皱眉,钟发白知道苗大勇这样问自然不是要自己回答里面阴谋深沉,危机四伏这种空话,但真要说些什么,绝不好轻易开口:“难说。”

    没有敷衍苗大勇的意思,因为这件事本身就不好把握。

    会意的点点头,苗大勇环视四周缓缓开口:“那我就先说说自己的看法好了。”

    虽然只是猜测,但这也是苗大勇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和感觉,才敢开口。

    没有多说什么,钟发白将余光转向苗大勇。

    “如果说这里是座古墓,那单看这座古墓的建筑面积,和里面的怪物,我感觉绝对不和常理,单是那些怪物的数量就很奇怪,虽然在我们眼里这些怪物的数量已经达到天际,但从这座墓地的整体面积来看,绝对只是孤舟一叶,我们只是看到眼前的而已,也仅仅只是眼前的而已。”苗大勇认真分析着,而且他也想过,这么多的鬼畜生,怎么会一股脑都聚集在这个地穴里,而且还一直久居不出,这按它们的习性来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只要抓住这一点,稍稍深入一些,就会发现在这不合理背后恐怖的假设,假设这些东西是被人故意放在里面的呢?如果是故意的话那这个人,不,姑且将他看做一个人,那他到底在谋划着什么呢?单是这些畜生如果没有想自己和钟发白这样的人存在,别说学校,这个城市甚至周边地区都会成为它们的猎场,而且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因为普通人根本就不知道如果来对付它们。

    想到这里,苗大勇的衣物一时间已经被身上的冷汗所打湿。

    比起苗大勇,钟发白显得有些镇定,而且看对方的表情,他可以确定,对方还没有和学校里的厉鬼所接触,轻咳一声将苗大勇从惊骇中拉回现实:“既然大勇你都说的这个份上,那我就接着往下说了。”

    之所以这么说,钟发白就是想看看苗大勇还有什么要补充的,毕竟如果他后面补充的想法和自己相同,那就足以证明这个地方并不是什么学校,而是一个阴谋。至于学校?笑话,你什么时候见过道士、盗墓贼、赶尸匠都举到一起,都已经成一桌麻将了!

    显然苗大勇还没有在惊骇中清醒,毕竟这么多的鬼,还是擅长物理进攻的野狗鬼,这对一无所知的常人来说绝对算得上是天灾**!

    盯着苗大勇许久,见他有些恢复理智,钟发白声音冰冷的说出自己的猜测:“我怀疑这里被人做成了蕴尸地,而这些野狗鬼所一直守护的就是这个蕴尸地!”

    他并不是妄自揣测,从一开始来到这个学校,钟发白就已经对此产生了怀疑,而通过沙木的探测,则更加确定的他的想法,拿墓穴做蕴尸地,简直在适合不过。而且上面还有学生的阳气做以掩护,根本不会被人发现,而且这背后的人最精明的地方就在于放任厉鬼在学校猎食学生,只要没有发现这座墓穴的同行,都会将重点放在厉鬼身上,从而疏忽了墓穴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他之所以怀疑,也是因为自身的原因,自己一直向众人隐瞒着自己左手的秘密,而左手所催发的法术虽然克制一切邪祟,却又不得不令人引起怀疑,所以他又不得不利用强大的符咒来配合协调‘噬魂’同时起到迷惑众人的目的,就像他所做的虚虚实实才是最好的掩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