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复仇
    面对马山朝自己移来的目光,黑猫漫不经心的翘起后臀,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后吐着猩红的舌头舔着自己的前爪,一切都犹如一只在普通不过的猫咪无二。

    缓缓朝黑猫踱步而去,虽然马山很想就此离开,毕竟就拿刚才黑猫离自己这么远还能犹如在耳边说话的法术来说,这绝对是一只道行匪浅的老妖怪,对于这种成精的妖怪,马山还是很忌讳的,毕竟把它惹毛了,可没自己好果子吃。

    可话又说回来,既然它要自己过来,自己还真不能拒绝,毕竟现在情况还不明朗,没必要引起对方的不快。

    走到黑猫面前将其抱在怀里,马山**的手轻轻抚摸着它的皮毛,毕竟如果要真的趴在地上,或者凑过去聆听对方的教诲,无论是哪一点,都会成为周围人的笑柄,他马山可丢不起这人。

    没有反抗,黑猫温顺的卧在马山怀里,对于后者的抚摸,它很是享受,虽然摆出一副享受的表情,但声音却带着一丝冰冷:“我需要你帮我办件事,放心我不会白让你干的。”

    虽然已经出来了,但黑猫仿佛有着什么不得不完成的使命,或者说仇恨,但看看如今的自己,还没有能力去亲自出手。

    没有多说什么,但马山一直抚摸的手换成了轻轻的捏拿,显然他对黑猫口中的报酬很在意。

    ‘喵呜’舒爽的着,黑猫再次从马山身上伸了个懒腰:“去查查,这里面的头是不是一个叫阴灵峰的,放心,那狗东西傲气的很,不会改名换姓的。”

    被封印多年,黑猫根本不知道它眼前的这个地方到底是什么,但它很清楚一点,就是那个将自己封印的混蛋一定在这里。

    世上有一种人,虽然外表看上去很谦虚,但实则内心狂傲的很,他不会轻易将别人当作对手,甚至会把这些不配成为对手的人都一一变成自己的棋子;而一旦他将对方当成对手就会不择手段的将对方打压到窒息,但绝对不会至对方与死地,因为这种人很自傲,他坚信自己能打压你一次,就能打压你第二次,第三次。阴灵峰就是这种人,他将自己封印在这里,凭他的自傲,绝不可能对自己这么多年都置之不理,哪怕他坚信自己不可能逃出来,他也会时不时的在自己身旁转几圈,以此彰显自己当年的威风。

    所以说,这种人都很混蛋。

    顺着黑猫的目光,马山望着眼前的学校,不由一愣:“这里?不能吧?”

    开玩笑,堂堂学校校长是鬼?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虽然刚才的确见到了几只,但那种程度的小鬼能入眼前怀里这位祖宗的法眼?

    “怎么你在怀疑我的判断?”不耐烦的抬头瞅了马山一眼,黑猫慵懒的声音充满了杀气。被封印的上千年,没想到一出来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小辈所质疑,真当它猫爷是吃素的!

    感受着黑猫身上散发的杀意,马山连连摇头,豆大的汗水从脸上渗出:“不敢不敢,小的这就去办。”

    怀疑?笑话,就算是怀疑,只要你说的,道爷也得照办啊,谁让咱俩里你是爷呢。

    张嘴打着哈欠,黑猫眯起双眼:“你也不用这么拘束,先吃个饭吧,我顺便教你几个法咒,不然以你的实力帮我打探消息,简直就是找死,你可不能死,得给老子好好的活着,好为老子尽心办事。”

    短短的呼吸间,黑猫就改变的想法,就连语气也越来越强硬,而且它也已经想好,眼前这个人不能死,毕竟里面那些小不点都需要他来帮忙摆平,毕竟自己和那个混蛋平起平坐,如果和那些小鱼小虾打起来,没意思不说,还跌了自己的身价。

    没有任何的反驳,马山抱着黑猫缓缓离去,相比起黑猫要自己做到事,他的心思更多的还是放在了对方口中的法决上。

    ‘砰’老板椅的扶手上传出重重的锤击声,座椅里的人发着沙哑的低吼:“怎么回事,让那家伙就这么跑了?”

    要知道那家伙是主人的死对头,尽管主人一直都没有露面,但这也是因为以后的大局,而对于那家伙,自己在发现这个问题后就已经派人去时刻盯紧,不求能镇压住它,只求能监视它,起码在它逃跑时知道它的大概方位,这样也便于以后的搜捕,可没想到现在,连对方跑哪儿了都不知道!

    “事到如今说这些也已经没什么用,赶紧找到那个家伙才是最要紧的。”书桌前站着的几名男女中,一男子缓缓迈出一步,相比起眼前趾高气昂的对方,男子异常的冷静。

    按道理,男子和对方应该是同等级别关系,只不过对方在这里的职位比自己高,就这样趾高气扬,着实令男子有些不爽。

    本来就是演戏,不要太入迷。

    对方挥着手,声音中语气仍不可示弱:“别在这儿打哈哈,既然你知道怎么做还不快去!”

    眼下的事情根本容不得一丝的松懈,最重要的,男子的一番话着实让他有些心虚,毕竟眼前的众人都属于平级关系,男子的那一番话明显就将自己至于众矢之的,如果现在不一笔带过,恐怕今天自己会被撕成碎片,至于自己的职位,随便在找个人补上就好,反正就是一张皮,谁穿都一样。

    几百岁的他对于利弊了解的还是很透彻的。

    没有多说什么男子转身离开办公室:“我去通知楼里的那些杂碎,它们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

    他不傻,想登楼的厉鬼不在少数,谁敢保证在它们中没有登上后把自己给拽下来的?往日上面规定不能干涉下面的争斗,但特殊情况就要特殊对待,而且要是真的有人能阻止了那家伙,那绝对是头号的功效,一步登天不在话下,前提是要有那个本事!

    冷冷的盯着离去的男子,座位上的人看来好久,突然缓缓吐出一句嘲讽:“好一招借刀杀人,用的还真漂亮,你们可以都感谢他。”

    打量着周围沉默的众人,他不禁开始在心里冷笑,借刀杀人的确是漂亮的一招,只不过要看怎么用,你的确很有头脑,不过你真当他们都是傻子?你用了那些家伙,这些人包括我都不得不人人自危一下,在加上我浇的这一勺热油,你不死,我死!

    男子的消息很快,一时间学校里所有的厉鬼,包括外面那些修为不足甚至低微的小鬼都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顷刻间,教学楼里所有的厉鬼都开始纷纷出动,而外面的小鬼则四处逃窜。

    那些厉鬼不傻,上面能下达这种犹如天上掉馅饼的好事,绝对不会平安,这是要用命去咬的,但自己的命只有一条,怕一口咬上去,就没了。所以这种玩命自己又不得不接的任务,当然是要找小喽啰来完成。到时候就算自己没完成也没什么损失,死的又不是自己,而且为此修为也没有下降;要是好死不死的自己手中的那些家伙争气,完成了上面的交代,那可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自己捡大便宜了。

    尽管后者的几率很小,但这并不妨碍那些厉鬼的出发点,一时间白天还算平静的学校,又无缘无故的卷起一场暗层面的斗争。

    星级酒店内,马山笑盈盈的望着于自己隔着巨大餐桌对面主座的男子,男子乌黑的发质犹如飞机头般立起,一张妖冶的脸庞,剑眉下细长的双眼的眼眸间出现不同常人的幽绿,细长的瞳孔竖着,时不时猛然收缩。挺直的鼻梁下一张薄唇时不时带着一丝邪魅的笑意;肩膀到手肘这段距离满是柳钉的侧拉链机车皮衣紧紧包裹出他修长的上身。身体不可思议的柔韧性使他将穿着皮裤、高筒皮靴的双脚轻易的搭在餐桌上,上身倚着座椅后仰。

    “您还要喝点什么?”趁着点完菜的空挡,马山谄笑的望着男子,要知道眼前这人刚刚随意间告诉了自己几句法决,没想到自己只是稍稍运转就感受到了法决强大的力量。

    不得不说眼前这只猫妖不仅道行高深莫测,还极讲诚信,如果不是为了利用自己那就更好了。

    轻瞥了马山一眼,男子随意的挥挥手:“不急,吃完饭后和我去那私塾里面转转,我倒要看看阴灵峰和他的那些走狗还认不认识老子,还认不认识我鸩!”

    其实在鸩醒来之后就已经开始观察整个学校,观察学校里那些厉鬼的一举一动,这也是天空中出现那道虚影的原因,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看见的只是那群所谓的杂鱼,至于最主要的那个人,他还没有发现。

    “对方使用诡计封印了大人,如今大人已经脱困,该是他们还账的时候了。”巧妙的拍了对方一记马屁,马山默默把‘阴灵峰’这个名讳自在脑海,能把他给封印住的,一定不是善茬,要是遇见了自己也好做些准备。

    一面应付着鸩,马山一面为自己默默盘算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