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拉拢
    “没听到他的话吗?”鸩笑吟吟的望着钟发白,他怎么也没想到,上面的小老鼠来头竟然这么大,一个是道家的宗家,一个则是一块已经被雕琢完美的美玉。

    阴灵峰,我真不知是该畏惧你这么大的野心,敢染指正宗弟子,还是嘲笑你刚愎自用敢找人间除妖家族精英的麻烦!

    转过身,钟发白打量着鸩,目光中带着一丝警惕,他怎么也想不到,刚才杀人如麻的鸩,竟然也会偏向自己,当然他有自知之明,对方这么顺着自己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仿佛看出了钟发白的想法,鸩朝钟发白招招手:“来我这边怎么样?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功法、灵根、甚至永生!”

    鸩的条件一个比一个诱人,毕竟他都是依照人的心理来给予的,身为道士,或者说是除妖师有哪个不希望自己的修为道行是最强的?

    身为除妖师有哪个不希望自己在求道的时候减少一些阻碍,增加一些成功的底气?

    有哪个人,不希望自己长生!起码鸩没有见过。

    “其实我对这个学校背后的东西更感兴趣。”钟发白淡淡一笑,能让鸩屈尊来这里和一群小鬼计较,他可肯定,这里面的文章绝对是自己想不到的,哪怕是看到了后面那做坟墓,但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还是小看了这里,小看了学校,小看了学校背后的东西。

    朝钟发白摇摇手指,鸩一脸认真:“我不知道在这里你已经彻底了解了多少,但我劝你,不要在深查下去,如果你想知道,想把这里了解的明明白白,那我有更好更有效快捷的办法帮你。”

    虽然和阴灵峰有仇,但自己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宝藏,或者说还没有jin ru自己口袋里的宝藏而付出这么多,按这小子的心思,知道了真相,八成会跑,到时候谁都是竹篮打水,自己根本没必要这么做,而且凭现在刚刚恢复的自己,去招惹几乎羽翼丰满的阴灵峰,小打小闹还可以,真要是动真格,得不偿失。

    “放心,我不会跑的,我在这里还有很多朋友,我认为你有必要去保护他们一下。”一边拒绝了鸩,钟发白一边又想到了另外的事。

    自己在这里还有朋友,出了冷琳琳,沙木他们多少有些自保能力之外,陆宇简直就是被摆上桌的菜,只等对方下手,以防万一,绝对不能出差错。

    慵懒的伸着懒腰,鸩懒散的眯起眼:“我还以为你要我保护这里所有人,不过你这种约束的方法有没有想过,没有我的保护,可能你的朋友更安全;换句话,让我保护你的朋友,你就不怕出什么差错?”

    一边佩服对方的胆量,明知自己是妖,还敢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自己狮子大开口的谈条件,另一边对于让自己保护他的同伴,难道他就这么相信自己?不怕自己一个耐不住就吃他一个朋友,还是说,想借机考验下自己?小东西,脑子还挺灵光。

    “只要我呆在你身边,相比你也没有加害几个普通人的理由吧。”听的出,鸩对自己的条件并没有拒绝的意思,钟发白淡淡一笑。

    虽然对于鸩的招揽让他感到意外,但这并没有和他的想法有什么冲突,或者对他来说更加有利,现在阴灵峰还没有对自己下手,但只要自己还呆在这里,还是学校的学生,就难免会成为阴灵峰下手的对象,虽然他不知道对方把自己和冷琳琳他们聚到一起的用意,但身为一个潜在的危险,他还是乐意主动去接触明面上的危险,起码明枪易躲,但暗箭难防。

    抓着抓耳朵,鸩深思熟虑的点了点头:“可以,放心,有我在,阴灵峰不敢耍什么花样,当然我所向你承诺的功法等等,也不可能给你,只是你用不担心,只要你尽心为我效力,这些东西都少不了你的。”

    一手大棒一手甜枣;既然已经将鸟放进笼子,就要赶快加一把锁,虽然明知鸟的力量撞不开牢笼,但有备无患以防万一还是有必要的。

    “哎,你们谈着这么愉快,是不是也该给我留点什么啊?”没好气的瞪着钟发白,冷琳琳当然清楚这是他的缓兵之计,毕竟以眼前这个妖怪的实力,来硬的明显是不明智的,但既然有了利益的瓜分,却把它晾在一边,着实让她有些生气,同为道士,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而且一毛钱都不给的还想让本小姐给你卖命,做梦去吧!

    随手朝冷琳琳一挥手,将一只巴掌大小的精美青花瓷器丢到冷琳琳怀里,鸩嘿嘿一笑:“我还因为你们两个是道侣,看来是我多心了。”

    眼看着冷琳琳把玩着手中的青花瓷一脸欣喜的表情,鸩不禁感到有些好笑,没想到以前高高在上的降魔天师竟然变得这般守财,看来这两个以后能为我所用的名额次序,要重新排列了。

    “既然都说好了,那咱们就缔结一下契约吧。”笑呵呵的望着钟发白,鸩抬手变出一只绸缎卷轴。

    灵魂契约,只要签下,双方将正式成立主仆关系,主人可以随意指使仆人,并且掌握着仆人的生命,是极为苛刻的控制禁术!

    盯着鸩手中的卷轴,钟发白淡淡一笑:“我答应和你合作,但并没有答应成为你的仆人。”

    要自己签这种生死之书,笑话,先不说自己同意鸩的邀请是处于无可奈何的境地,就算是自己真心投靠,但这种一上来就让自己签契约的手段着实令他感到反感。

    “不签,就死。”笑呵呵的表情没有散去,但鸩眯起的双眼已经微微睁开,竖立的瞳孔散发出冰冷的杀气,一时间,周围的空气温度下降到零点。

    在鸩看来,签订契约是最平常不过的,如果不签,就意味着背叛,而对待背叛者,那就是在其还没有影响到自己的情况前,将其扼杀!

    被这突如其来的寒冷所惊醒,眼见钟发白和鸩剑拔弩张的对峙,冷琳琳毫不犹豫的抽出一张符纸警惕的望着鸩。

    变故就在一瞬间,望着冷琳琳警惕的目光,鸩一脸轻蔑:“连他都不是我的对手,小丫头就不要丢人现眼了。”

    虽然自己一直在楼下‘交涉’,但上面的事情他也没有耽误,一直都在时刻注视着马山的动向,对于冷琳琳的手段他还是有所了解的,

    抬手将冷琳琳的符纸压下,钟发白淡淡一笑:“那这样好了,我们就随便玩两下,只要我能坚持半个时辰,你就收回契约,我照样唯你是从;如果我坚持不住,我就签了你的契约。”

    这也是钟发白经过深思熟虑的,既然躲不掉,那也要想办法,起码为自己争取最后一分的底线。

    “好,反正我也不吃亏。”虽然对于钟发白提出的建议有些怀疑和抗拒,但鸩仔细的斟酌却怎么也发现不了对方话语里的问题。

    这种时候也只能先答应下来,等到时候发现其中的问题在反悔也不迟。但在心里鸩还是确定钟发白没有骗自己的意思,毕竟和妖怪玩心计,并不是个明确的选择,当然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做出的反抗这也是合乎情理的。

    “后退,离我远点。”悄悄侧身小声叮嘱着冷琳琳,钟发白俯身握紧靴里的匕首。

    在见识过鸩的手段后,钟发白就开始想着应对办法,但他想了很多在最后却都被自己给否决了,因为自己的所有较为强横的法术都需要‘噬魂’来做媒介,如果贸然使用,自己不但会在冷琳琳面前暴露,还会更多的暴露在鸩的眼前,在没有摸清鸩的真正实力的时候就贸然亮牌,这并不是个明智之举。

    但话又说回来,不亮点真正的实力,自己又怎么能在这场任人宰割的分配中争取自己最大的利益!

    很想将钟发白推开,但冷琳琳没有这么做,因为她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和他比起来差的太多,而且如果这个时候在出现什么差错,绝对不是什么好事,缓缓后退,但当看着钟发白的背影,她又忍不住提醒:“小心点,大不了就签,要是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眼下这个情况已经不是他们能控制的,冷琳琳已经想好,只要稳住鸩,她明天立马联系家族,这种级别的妖怪已经远远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拔出匕首,钟发白环视着四周:“不要搞得动静太大,就在这里吧。”

    说到底这里毕竟是学校,如果自己做点什么出格的事,恐怕会很麻烦。

    瞧了瞧宽敞的巨大露台,鸩满意的点点头:“这里不错,不过你确定要对我出手?我的鸩毒你应该也已经见过了。”

    既然想要让钟发白跟着自己,那关系没必要闹得这么僵,而且比起身边的马山,钟发白不知比对方强多少,就凭见到自己还能这么淡定的做着交易,这份魄力就不是后者能比的,他要的,就是这样的人。

    小子,无论如何,你都是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