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警惕
    “如果是这样,让陆宇和我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问题。”沙木听着钟发白的主意,有些不解,他这样做明显是要把陆宇从猫妖的视线中避开,可为什么有要让陆宇和自己接触,如果自己也被发现,那陆宇不一样会被暴露。

    “因为你有钱啊,知道什么叫同流合污吗?你有钱我也有钱,那样不管你我的脾气秉性相差多少,但我们的经济基础可以将我们串联。”伸手勾住沙木的肩膀,陆宇嘿嘿一笑:“打个比方,我喜欢吃日本料理,但这不是一般人能常去的,而以你的经济基础可以,那我就会拉你去凑个份子,毕竟你不能总让我掏钱吧,如果我找一个没有这样经济基础的,那我不成总请对方吃饭了,这样的塑料情谊会让人产生怀疑,或者说我对对方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但你不一样,起码你有着和我相同的经济基础,我们有着所谓在别人眼里的共同语言,这样的话是不会引起对方怀疑的,而且又可以把我们串联起来。”

    想到这里,陆宇不得不为钟发白的头脑感到佩服,以前一直认为钟发白是个不通人情世故的社会盲,可从这里他可以确定对方对所谓的人际有着相当透彻的理论研究,但说到底理论还是理论,对于之后的实践并不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不然钟发白也不会一直都处于人际麻木的边缘地带,要不是这些相同职业的朋友聚在一起,恐怕他到现在还只有我一个兄弟吧。

    发白啊,你还真是个情感白痴啊!

    目光转向苗大勇,钟发白拿出手机:“大勇你负责保护他们,但一定要暗中,而且要表现的很偶然,这就需要你们两个给大勇随时汇报自己的行踪位置了,而且你们要时刻保持警惕,毕竟大勇就算是保护你们,但和你们都要有着一定的距离,在这段距离里,谁都保证不了会发生什么。”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为了不引起注意,对陆宇两人的保护距离不能太近,以免被对方发觉,但又不能太远,否则很可能起不到任何的保护作用,厉鬼的速度要远比常人迅敏。

    “如果这样,那拿块古玉防下身总可以吧,用不了符,就用通灵玉呗。”陆宇思维活络的耸耸肩,目光转向身旁的沙木。

    古玉这种东西他是没有,但不代表沙木没有啊,而且这种玉,他家应该有不少吧,拿个一两块防身问题不大。

    极为认真的点点头,沙木思索着:“如果说防身的古玉的话,你让我想想,我记得我的私人收藏里好像有的。”

    虽然大部分奇珍异宝要贡献给家族,但作为家族子弟的一员,以个人的名义拥有属于自己的私人收藏室还是允许的,里面的东西虽然比不上贡献的,但论奇珍也是算的上的。

    暗中拉了下陆宇,钟发白对其眯起双眼,虽然这件事沙木已经同意,他不好说些什么,但这并不表示他认同了陆宇的做法。

    “发白,我知道你为我好,但你也要换个想法考虑一下。”沙木淡淡一笑,说真的,钟发白能这么为自己着想,自己真的很高兴,但对于陆宇的建议,他不得不同意,因为这毕竟是事实,古玉通灵辟邪,这是都知道的。

    可就是因为古玉的这种特性,他才不得不把它拿出来,说到底这些都是身外之物,能用它来保护自己保护大家,远比摆在玻璃柜内更加实用。

    说句实话,如果自己死了,那再多的古玉又有什么用呢?身为盗墓贼,他从小就被灌输了,钱财乃身外之物,遇到危险或者需要救命的时候,要懂得失去,只有失去那能的得到更多,只有保住命才有享受这些东西的权力。

    点点头,钟发白没有在多说什么,毕竟眼下该说的已经说了,他总不能在将自己的思想强加在大家身上,只有出现分歧解决分歧才能让大家更好的磨合。而且沙木也没有说错,这些和自己的性命相比不过是身外之物。

    自己什么时候对这些东西也有了利用之外的想法?古玉本来就是用来驱邪的,自己怎么会总想着这是不是沾沙木的便宜?这个想法是不应该,也是可耻的。

    轻轻**着太阳穴,突然衣袋一震。钟发白取出手机打开放在桌上:“刚才回来的时候冷琳琳加了我的微信,她把监视我们人的照片发过来了,嗯,就是他。”

    这也是钟发白和冷琳琳一路所探讨的重要问题,眼下鸩一时半会儿不会出现,但马山却在时刻的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虽然对方一直为自己开脱隐瞒,但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马山为了给自己留后路,毕竟他也不想一直都被鸩捏在手心,留条后手有备无患、

    但怕就怕对方剑走偏锋,将自己的朋友出卖给鸩,然后借此巩固自己在鸩心中的地位,而且如果他在从鸩的手里拿到对付陆宇他们的针对权,那自己就真的陷入了被动。

    “能够监视我们的他应该是个普通的老道吧。”苗大勇打量着照片,脸上露出不曾出现过的杀气:“要不要我做掉他?”

    虽然赶尸匠针对的是那些尸体,但难免没有人对自己的经济条件和职业上的对手起过歹心,所以无论是自保还是什么,他手上多少带有一些人命,毕竟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在山里,对待自己的敌人就是要有野兽猎杀的凶狠!

    拍拍苗大勇的肩,陆宇摇首:“这里是城市,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动手了,那尸体怎么办?你要怎么处理现场?”

    法治社会不是没开化的深山,尤其是这种人命官司更加要命,一旦沾染麻烦和后果是无法想象的。

    下意识张张嘴,苗大勇还是没有多说什么,毕竟陆宇说的也对,现在是法治社会,真的动了马山,一定会有麻烦,有谁能保证那家伙不是黑户?道士,道士也是要有身份证的。

    “千万记住,不要轻举妄动,这个马山还是有真本事的,冷琳琳跟他交过手。”以免大家轻举妄动,钟发白连忙提醒着大家:“根据冷琳琳的试探,马山起码会土和水两种法术,所以遇到他一定不要轻举妄动。”

    没想到一直憨憨的苗大勇竟然是个杀伐这么果断的一个人,的确也唯有这样的人才能是个合格的赶尸匠,就包括自己在内,对待敌人一般都不会手下留情,但这次不同,这次就算是和自己半斤八两,或是要弱自己一分的马山是鸩派来监视自己的暗哨,如果他又什么不测难免会引起鸩的警觉。

    “法术,发白,真的有法术这种东西?”听着钟发白的提醒,陆宇一脸兴奋。

    相比要小心对方,陆宇的重点还是放在了钟发白所谓的法术上,毕竟虽然和大家出去几次,但每次在最危险的时刻自己都提前出来了,所以,对于钟发白口中的法术他还是充满了好奇和兴奋。

    如果可以,他也想学一些,哪怕自保也好。

    虽然沙木脸上也充满的对所谓法术的好奇,但对其知晓一些的他还是很快恢复了原样:“已经过了那个年龄了吧,除非天赋异禀,否则是不可能有所收获的吧。”

    没有任何挖苦的意思,毕竟身为盗墓世家的他,却在遇到大家以前没有任何的下墓经验,其遭遇和陆宇此时的现状相比,更加有些惨烈,而且沙木也没有说错,所有的天赋开发都是从小培养的,这个年纪,确实是有些晚了。

    “没准我就是那个天赋异禀的人呢!”目光有些黯淡,却又很快的汇聚出一丝神采,陆宇嘿嘿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用来掩盖自己的尴尬。

    被沙木这么说虽然心里很不好受,但没办法,对方说的也是事实,自己也从来没有天真的以为自己会是一个天赋异禀的人,能遇到钟发白这些人已经算是自己的幸运,最起码知道自己以后就算死,也不会像睡着了那样什么都不知道,而且一样可以在人世间徘徊,虽然明知有违常伦,但就像莫琪那样,不去害人就好,说到底,初次见到莫琪的时候,她好像也是在吸别人的阳气吧,难道鬼魂真的不能在这个世界也不伤害别人的方式存活下去?

    拍拍陆宇的肩,钟发白淡淡一笑:“对付它们并不一定要有所谓的法术,而且有了法术也不一定的就是好事,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就像我们第一见冷琳琳,她不是见了我就一副要拼个你死我活的样?”

    钟发白说的的确是实话,道家的纷争靠的就是法术的高低较量,并且谁都不想说,换句话说,身为不同的道门,每个人都有着身为门人的荣誉感,和同行的比较,除了检验自己的实力之外,更多的则是捍卫自己身后的道门,他们人可以死,但道门的荣誉不能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