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烟鬼
    几次想抬起的手,又缓缓落下,何浩阴笑着摇首:“就是因为你们这群混蛋,把下面的经济搅得天翻地覆,一百亿够干什么?在下面又不用买车买房,想要什么自来你们就能烧过来,钱?有个屁用。”

    在地府,一百亿的确不算什么,但这指的是那些有后辈在上面为先人每年清明忌日时烧送的,而像他这样的孤魂野鬼,就只能用这种低劣的办法来强取自己的生活费用,而且其中的费用大半还要贿赂一下守着阴阳间隔的阴兵,毕竟有了钱就要挥霍,但挥霍的地方只能是所谓的地府,人间不过是他赚钱的一个门路,就像现在一样。

    “但这也需要上面的人给烧啊,你上面还有亲人吗?”陆宇盯着何浩,悄悄踮着脚尖来到钟发白身旁。

    毕竟何浩现在这个样子,明明看上去是个活生生的人,却浑身散发着一股阴森的寒气,连说话的透着一股阴冷的邪气,简直比自己以前见过的厉鬼还要渗人。

    人吓人,吓死人,果然没错。

    淡淡一笑,钟发白从身上摸出火机和一只铅笔:“你叫什么,生辰多少,哪里人,什么时候离世的,葬在什么地方,你说,我现在就可以把钱给你。”

    一开口,钟发白就感到自己说话有些不对,要是他还有亲人,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变相的勒索?而且后面的话也很重要,没有办法,世间重名的人太多,要想给下面的人送东西,除了彼此熟悉或者是亲属关系,这些可以随时并准确送达之外,其他人就只能用自己的姓名,生辰,籍贯,死亡时间这些比较精准的信息来获得陌生人的送给。

    紧紧盯着钟发白手中的冥币,何浩下意识咽了口口水,一百亿,虽然不多,但也足够自己潇洒的转一圈,虽然明知道,这笔钱会在jin ru地府的第一时间被自己挥霍一空,但对于已经常年没有任何经济的他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

    尽量避开钟发白手中的巨款,何浩目光望着墙壁,余光却还是时不时的瞥向那张冥币:“这这样数额的钱,我我要十斤!”

    常年混迹在人间,他自然知道冥币在这里的价格,虽然对自己来说这是无尽的财富,但对于他们这些凡人,这些不过是对先人的寄托,而这种所谓寄托的价值,也只是比普通的纸张贵一些罢了,十斤,虽然是笔不小的数额,但一般人都能接受。

    点点头,钟发白满意的淡淡一笑:“价钱很合理,但你必须保证”

    既然对方已经开出了条件,那自己当然要打蛇上棍,将事情即刻敲定,不然要是对方在想出其他的要求,虽然不会很高,基本和经济有关,但能省则省,无论什么时候,这都是有必要的。

    “等等。”何浩连忙打断了钟发白的话,生怕他将事情就这样敲定。

    毕竟这种信誉上的事,大意不得,一旦同意了对方的要求,那在来惊扰,就说不过去了,对于活着的人这是阴德大小的事,但对于他们这些反复纠缠的鬼魂来说,则是踏入阳间为非作歹的重罪,所谓再一再二不在三,一定要在对方同意之前,把自己的条件全说出来,不同意可以在谈,要是敲定了在说,那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微微皱眉,对于眼前这个家伙,钟发白着实感到对方有些贪得无厌,但没有办法,何浩及时叫停了自己,他有什么加价都可以提,至于同不同意,就是和自己的协商了。

    只是,十斤的冥币,这还不够吗!

    明显感觉到钟发白的不满,何浩讪讪一笑:“老哥我也就能出来这一次,而要也只能要一次,你总得让我一次把想要的都补全吧。”

    没有办法,虽然有些蹬鼻子上脸,但所谓的荣辱,早在多少年前就被自己抛弃了,而且自己本来就是个孤魂野鬼,死了也就死了,可要是能在要点阳间的东西,让自己在过把瘾,何乐而不为呢。

    世人都说死猪不怕开水烫,那是因为他们没有真的死过,只有死过的人才知道,凡间的好处,起码那些美食美酒都是阴间不曾有过的奢望。

    “提前声明一下,不管是我还是被你撞上的人,都不可能满足你过度无理的要求!”冷着脸,钟发白说出自己的底线。

    不怪钟发白这样提醒,毕竟要是对方真的要自己或者何浩本人为他做什么过分的事,比方祸害异性,难道自己也要同意?

    毕竟对于这种性子的厉鬼,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可能。

    笑着举起双手,何浩嘿嘿直笑:“小老弟,你真误会哥哥啦,毕竟人鬼殊途,我又怎么可能去越线呢,而且,女人这种东西也不过是生前的爱好,而且下面又不是没有女鬼,你给的钱,干什么都足够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