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宿醉
    “怎么回事?”刁无脸上的煞气显而易见,这令钟发白不得不眯起双眼,难道又

    陆宇起身搀扶住刁无,那刺鼻的酒气不由令他有些皱眉,但眼下这种不明的情况,他也顾不了这么多:“来,你先坐下。”

    事情应该还没有解决,不然刁无就算醉酒也不会这副表情,这个样子明显就是因为无可奈何的烦躁而产生的宿醉。

    “你别假惺惺的!”手臂一甩,刁无从陆宇手中抽回手臂,有些虚晃的抬手指着对方:“你你别在这假惺惺的,我我算看出来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看着眼前一脸担忧的陆宇,刁无怎么看都感觉对手是在嘲笑自己,用另一种更令他恶心的方式。

    远处的苗大勇和沙木眼见着刁无引发的骚乱,不由纷纷起身。

    苗大勇更是将自己碗里的汤一饮而尽,将汤碗抓在手上。

    悄悄给冷琳琳递了一个眼神,钟发白伸手从陆宇的搀扶中接过刁无,一脸不解:“怎么回事,你慢慢说,琳琳去买碗鸡汤过来。”

    这个时候,不仅要稳住刁无的情绪,还要稳住苗大勇他们,只是想要同一时间稳住所有人就不得不分工一下。

    没有任何的多言多语,冷琳琳缓缓起身走向窗口,顺便柔荑虎口贴着大腿,葱指轻轻摇摆两下。

    这是极为隐晦的安静指令,只要不十分的专注她,一般不会被发现。

    没有任何多疑的动作,远处的两人环视四周,虽然大家的步调缓缓坐下,目光从钟发白等人身上移开。

    “说说怎么回事?”钟发白手上掐着一个法决,随后伸手抓住刁无的手臂,将法决过渡到对方身上。

    清心咒,虽然能使人神智清醒,但面对敌方接连不断的骚扰,这个咒术就有些显得鸡肋,但运用在刁无身上,恰到好处。

    抬手搓了搓脸颊,刁无虽然没有了刚才那样异常的激动,但目光中却带着一丝焦虑:“昨天晚上我按时去送了,而且前段一直盯着,直到最后才回去,可我一到公寓”

    一想到回到公寓后,何浩直勾勾瞅着自己的眼神,让他一想起来就不得不汗毛竖立。

    “你确定后段香烟已经烧尽了?”冷琳琳一脸狐疑的望着刁无。

    从他刚才的叙述中,只提到了香烟的前段,哪怕是所谓的最后才回去,那什么是最后?要是香烟真的全部烧尽,按理来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没有说话,钟发白目光一本正经的盯着刁无,自己的想法这是冷琳琳所说的,香烟,真的烧成灰烬了吗?

    “我一直盯着,都看到烟蒂了你说烧尽没!”刁无没想到来找钟发白兴师问罪,到头来却被两人反问,这种感觉令他很不爽。

    明明是你们的错,眼下却要强加在我身上,这算什么?当我好欺负吗!

    冷琳琳掏出手帕擦了擦嘴角,将手帕随手丢在粥碗里,一脸冰冷:“什么也不说了,带我去看看你昨天烧东西的地方,要是有一丝没烧干净,我要中介费和劳务费双份。要是干净了,今天晚上我就带着那混蛋的魂来见你,我冷琳琳说到做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