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异世界宠物饲养法4
    第三天的下午,经过调整之后,我再次返回了卡其尔城。依旧从偏僻的角落传送抵达,因为无聊再次来到广场观察当地人民的生活情况。

    南侧的铁匠铺堆满了冒险者,西侧的水果店尽管在尽力要喝但是依旧少人问津,东侧的政府办公楼能看到一群人在忙忙碌碌的进进出出,还有士兵在不断的对照着纸张看过来,北侧的移动商人们正在兜售香辛料。

    总感觉被盯上了,还是赶紧逃吧。然而在行动之前,肩膀就被抓到了。

    “真是巧啊,美丽的小姐,3天没见你就变的这么漂亮了。”

    “只是单纯的洗澡洗干净了而已,你知道的,守备部队的建议淋浴室实在是没办法洗干净呢。”一边在心底咒骂约德尔一边转身讽刺道。

    “哦,毕竟是为了五大三粗的男人们准备的呢,想必,年轻的小姐一定是不会感到满意吧。为了表达我们的不周,本城的领主想要招待您到府上作客。”然而约德尔并没有受到动摇,而是就那样轻描淡写的接下了讽刺,更以此推进了话题。

    啧,这个男人认真起来还真是难办。

    “实在是不凑巧,我有急事要赶着去办。请帮我转告领主大人,我明天再去拜访。”

    “诶呀,没想到您正在忙呢。刚刚看到你在广场中央的喷水池坐着还以为你是在休息呢。”

    “当然,只是刚刚休息完毕而已。话说你可以松开肩膀上的手么。我还未婚哦。”

    “诶呀,没想到您是刚刚休息完毕呢。是我的疏失了,虽然不才,鄙人也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冒险者,我相信我一定会对您接下来的事情贡献上少许的功绩的。当然,长时间碰触未婚小姐的身体实在是大不敬。请让我负起责任来将小姐迎娶回家吧。”

    看着约德尔傻笑时漏出的白牙,气得我直接动了杀意。

    “何等无耻之人啊,为了证明我的清白,请不要介意我进行屠城。”

    微笑着的同时向着约德尔释放出了杀气。

    “诶呀,失礼了。小姐还是不要大动肝火的好,以免伤肝啊。身体不好可是非常容易影响脸上的气色。到时候小姐的美丽受损我可就不得不负责了啊。”约德尔感受到杀气之后,只是微微皱了皱眉,然后把手从我的肩膀上拿了下去。

    “既然如此为我的健康着想,那么请不要介意我此刻离去,毕竟我看到守备队的大家实在是感到有些不舒服。”

    “没想到守备队的大家竟然如此惹得小姐生厌。请让鄙人约德尔在此代替大家以死谢罪。”

    说着约德尔直接单膝跪地拔出了腰间的佩剑。

    因为一位漂亮的女士被一群守备队围上而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人群此时已经围满了广场。

    约德尔单膝跪地拔出佩剑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惊讶的倒吸了一口气。当约德尔把剑尖抵在自己胸口的时候,四周更是充满了死寂。

    周围的人包括守备兵都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我,希望我能够原谅约德尔。然而我只是以冷漠的眼神看着约德尔。

    然后,鲜血从约德尔的胸腔喷了出来。

    “呀!”广场上四处传来了悲鸣,四周的士兵们更是冲向倒在地的约德尔。

    “喂,太过分了吧。”

    旁边传来了责备的声音,仔细一看,原来是约翰,此时约翰的老婆正在守备队长的旁边释放某种‘魔法’,柔和的白色的光盖住了原本染上鲜血的胸腔。

    冷淡的看了约翰一眼转身打算离开的时候。

    “喂...说好了的...守备队的...失礼...已经偿还了。”约德尔气若游丝的声音传了过来。

    看来是被‘魔法’救回来了呢。真是让人不爽。

    在一旁等着约德尔的治疗结束,此时天已经黑了。治疗结束的约德尔的脸色依旧很苍白,不过眼睛已经恢复了神彩,看来是已经没有任何问题的样子了。

    “看起来已经没有任何为题了,那么我先走了。”

    尽管四周充满了不满鄙视的声音,但是我依然决定我行我素的离开。

    “请等一下,小姐。您看,时间已晚。您所需要办的事情恐怕今天是不能再办了。城主大人已经备好了晚餐,请小姐您赏个光。”

    啧,内心把约德尔的评价再次提上了一个台阶。好麻烦的家伙。

    “不了,想必城主大人已经吃过晚饭了。我就不打扰了。”

    “哪里哪里,还请露西娅小姐务必赏光陪在下吃顿饭。”

    就在我和约德尔僵持不下的时候,从人群中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男声。

    人群因为声音而分开,在看到声音的主人之后,传来了一阵阵的“是城主”的惊呼。

    城主是一个年约30岁的中年男人,脸上挂着和蔼微笑的同时不断和四周的民众打着招呼,但是却又不失威严。

    “鄙人是卡其尔城的城主西格玛,三天前从约德尔和公会长扎克那里听说您英勇的解决了本城公会长期滞留的两个高难度任务。请让鄙人邀请您吃一顿晚饭以表帮助本城清除周边威胁的感激之情。”

    还真是出色的说辞呢,看了看自从城主来一直站在旁边当个背景的约德尔。

    “好吧,走吧。”说着走到了西格玛旁边。

    领主选择的是位于商业工会旁边的高级餐厅,与我所猜测的想去甚远。特意选择来高级餐厅的意义是?我开始暗自猜测。

    “真是美丽的夜色呢。”

    战斗开始

    “确实是呢,不过与小姐的美丽相比实属砂砾与钻石的区别。”

    忍不住在内心吐槽。

    “能得到西格玛大人如此的赞赏实属三生有幸。”

    “哪里哪里,小姐太谦虚了。鄙人只是区区一介小小的城主而已,与小姐这样高贵的存在截然不同。”

    啧,内心咋舌不已。

    “西格玛大人,您才是高估了我。我只不过是一介平民而已。”

    “哦,不不不,您可是卡其尔城的英雄啊。您把威胁卡其尔城已久的翼龙群和黑虎一次性全都讨伐掉了。即使是平民,您也应该享受英雄一般的待遇。”

    “西格玛大人真爱说笑,就我所观察,大人的城中卧虎藏龙,有才之人比比皆是。守备队长的约德尔不仅仅拥有出色的胆色,过人的智慧更是对西格玛大人忠诚无比。冒险者公会的会长扎克先生也是一名实力坚强之人。想必如果有需要,两位联手定能帮助卡其尔城排除一切忧患。”

    “能得到小姐的赞赏,约德尔和扎克应该会无比高兴吧。但是恕我直言,约德尔虽然胆识过人、忠诚无比但是却是有伤在身,不方便长期外出。扎克虽无大碍,但却不能抛开冒险者公会的公务,一心赴在任务上。而且两位作为冒险者来说,实力只有c级和b级的程度,即使是两位联手,要讨伐黑虎也已经是极限了。更不要说能自由翱翔在空中的翼龙群了。”

    啧,漏算了,原来冒险者们的实力如此低下。原以为b级的冒险者至少也要有单独讨伐b级魔物一只的实力,看来不是这个样子呢。

    “尽管如此,西格玛大人能得到如此出色之人之一的效忠,想必也是不俗之人吧。”

    “哪里哪里,鄙人只是一个蛮人而已。作为冒险者的实力甚至连d级都没有。甚至连政事都不能完善处理。这样的鄙人能被小姐过誉实在是不胜荣幸。”

    “那么,西格玛大人能和我讲讲是如何得到人民的爱戴的么?”

    “无他,只是拼劲全力为了领民服务而已。身为卡其尔的城主,我自有保护领民不受外部威胁,改善领民的生活,支援领民的劳动的责任与义务。至今仍不敢自称能带领领民走向繁荣。”

    “想必,领民因为能有如此为他们着想的城主也是无比自豪吧。”

    “如果能是的话,那自然也是我的自豪。”

    狐狸一只,说了半天都没有点题。稍微有点烦躁了。

    “那么,我理解城主爱惜领民的心情以及对我的谢意了,就让我们一起和乐融融的享受这美食吧。”

    “哦哦,那是自然。对了,小姐如果遇到了什么麻烦的话请务必告知我,我会为您排忧解难的。”

    “何出此言呢?”

    “我听约德尔说,小姐初次造访的时候浑身血污。虽然小姐因有隐情不愿说明何以弄的如此模样,但是请务必相信鄙人。小姐虽然来此不多时,但是也依然是我管辖之下的领民,如果小姐有难言之隐,请务必告诉鄙人。鄙人会为了小姐竭尽所能的。”

    原来如此,这才是目的么,或者说目的之一。

    “原来如此,领主的心意我明白了。还请领主放心,我并没有任何忧愁在身。我相信,我如果是在西格玛大人统治下的卡其尔城一定能和领民愉快和谐的永久相处下去。而且也不会因为我的过去给卡其尔城的领民带来任何忧患。”

    “这么说来小姐是打算长久的居住下去了。请让憋人代替全体卡其尔城的领民对小姐的到访表示欢迎。干杯!”

    “干杯。”

    ......

    ...

    “那么,时候不早了,我就先行离开了。”喝完酒我就准备离开了。

    “何必如此急呢,小姐。吃完饭再走也不迟啊。”

    “失礼了,至今住所未定,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尽快去找个住所的地方。”

    “哦,这确实是事关重要的大事。如果不嫌弃的话,我为小姐介绍一个住宿的地方吧。”

    “谢谢西格玛大人的好心,不过我自由惯了,请谅解我想要亲自寻找住所的小小的探险的心吧。”

    “哦哦,那是自然,小姐毕竟是个冒险者呢。那么我就不多加干涉了。小姐请收下这袋钱。”说着把一个小布袋递了过来。

    “多谢西格玛大人的心意,不过我并没有任何关于金钱方面的困扰。”

    “小姐多心了,这是小姐讨伐任务的报酬。因为小姐一直未曾在冒险者公会露面所以扎克先生委托我把小姐的报酬带来交给小姐。”

    “那么我就却之不恭了。”

    收下钱袋之后离开了高级饭店。行走于夜色之中并不急着寻找住宿的地方,而是走向广场,准备继续进行下午的观察作业。

    和安杰聊完也走到了广场,选择一直以来的位置坐了下去,继续观察着广场上的人们。

    从和城主离开到重新回来大概经过了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然而广场上的人民却仿佛忘记了下午发生过的事情一样,即使是我继续坐在这里也没有任何人看我一眼。只留着地上的血迹证明了下午发生的事情。

    本来已经结束通讯的安杰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本打算拿出书本继续看下去的我,遵循安杰的通讯看向了北边。

    在那里的是,倒在地上的亚人奴隶少女以及围着少女哭泣的亚人奴隶幼女。

    似乎安杰已经激动到连正常说话都做不到了。

    虽然尝试着对安杰进行安抚,但是貌似效果不怎么好的样子,安杰激动的喘息声仍然从那边传了过来。

    耳边安杰一直在不断的重复着说实话好烦。

    为了确认状况这次认真的盯着广场北侧。

    倒在地上的亚人奴隶少女虽然有不少外伤,但是可以看到的是没有流血,而且单薄的布料也能看出没有明显的内出血迹象,再加上极度的消瘦,可以看出,应该是饥饿致死。看起来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这次闭上眼睛集中意识去感受亚人奴隶少女的生命气息。

    我报出了亚人奴隶少女的生命最后的时间。

    安杰意外的声音传过来。

    为了确认再次感受亚人奴隶少女的生命气息,随着每次呼吸都在衰弱。

    挑起我争斗心的安杰向我提出了赌约。

    因为赌约的关系,我放下书本开始认真的观察着亚人奴隶少女。

    正如之前所说,每过一分亚人奴隶少女的生命气息都衰弱一分。随着半小时的临近,可以感受到原本就不多生命气息只剩下了一丝一缕。

    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视线,两个奴隶幼女停止了哭泣,迈着蹒跚的步伐跑到了我的面前。

    “求求你,请你救下莉莉姐吧。”

    “拜托你,请你买下莉莉姐吧。”

    两位奴隶幼女就这样抱着我的腿摇晃着眼带泪痕的恳求道。

    尝试着无视两个奴隶幼女,但是她们不打算放弃的样子,一直在恳求和哭泣,不肯离去。

    最终在我感到烦了的时候面向她们问道。

    “你们看我像是好人么?”

    两位奴隶幼女因为原本冷漠的我突然问话而愣了一瞬间,然后赶紧不听的点着头。

    “真无聊,下午你们也在广场吧。你们应该有看到我逼迫守备队长自杀的情景吧。”

    对于两位天真的幼女我做出了坏人宣言。

    “我们知道的,我们很清楚你下午做的事。”亚人幼女之一,长着狐狸耳朵与尾巴的少女说道。

    “那么,你们还真敢来摆脱我啊。该不会以为我是和你们一个阵营的吧。我可是不会去救的。”

    “我们,没有这么想。虽然守备队队长是人类,但是他是个好人,对于被殴打的我们他总是以影响治安环境为由阻止主人打我们,也总是偷偷的塞给我们食物吃。是我们的恩人。”

    啧,意外的听到了约德尔伟光正的一面,明明是个约德尔,超不爽的。

    “那你们还敢来请求逼得约德尔自杀的我啊。”稍微以不爽的语气这样说道。

    “我们心里知道的,你是坏人,你逼得对我们有恩的人自杀了。但是我们能请求的只有你了。”亚人幼女之二,长着猫的耳朵与尾巴的少女说道。

    “为什么不去求别人,比如约德尔之类的?”

    “不行的,大家对亚人奴隶很忌讳的。如果约德尔买下我们的话他会受到连累的。”猫族少女说道。

    原来如此,正因为5年前的那场人类与兽人的战争才导致了人类对兽人的隔阂么。即使是死也漠不关心的人类并没有做错什么,因为那场战争导致人类减少了1/2的人口。可以说留下来的每个人类都是受害者,都有伤痛在身,都带着对兽人的憎恨。这是人之常情。很正常的事情。

    反观约德尔这种人,从今天城主和奴隶幼女们的话来看,为人应该是非常好的。因为对着即使是曾经敌人的子女也能做到抛下成见给予照顾,更不用说对于人类的民众恐怕更是友好。可见日常也没少得到民众的爱戴。但是爱戴是爱戴,如果约德尔真的把奴隶们救回去,恐怕背后会受到怨恨已深的人的指责刁难。而且,即使约德尔把他们买回去当工具来用,也有守护人民的立场与救助延长人民的敌人的生命的立场之间的冲突。况且以约德尔的人品是不可能把他们单纯的当做工具来使用的。

    而我与其他人不同,我下午逼迫了受到爱戴的约德尔自杀。想必已经受到民众的怨恨了吧。所以我也不需要再惧怕受人怨恨的事情了。

    真是的。这不是很聪明的幼女们么。相比她们再来恳求之前就已经想过了吧。如果可以的话真想给她们的智慧于奖励,救了那位名为莉莉的奴隶少女也未尝不可。但是很可惜不行。因为正在打赌中,所以不能擅自的干预。

    就在我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脑海里安杰大叫了起来。

    向奴隶少女看过去,半个小时过去了,仍然没死。

    啧,超火大的。总感觉自从来到‘魔法’异世界之后令我火大的事情变多了。

    脑海内安杰继续激动的大吼大叫。

    烦死了。

    听了我的回应安杰露出了,咸湿的笑声。

    几乎是一瞬间,我吼了过去。

    然而安杰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只是在强调赌约。

    无奈遵守约定的我,终于起身走向了随时可能死亡的奴隶少女。两名奴隶幼女也在身后默默的跟着我。

    “请问,这个倒在地上的奴隶是谁的?”

    “哦,来了。”

    商人从店铺里面走了出来。看了我一眼漏出了惊讶的表情,然后再看到躲在我身后的两名奴隶幼女再次的漏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个倒在地上的奴隶和我身后的两个奴隶卖么?”

    商人看了看倒在地上意识不清即将死亡的少女,和躲在我身后惊讶的睁大眼睛的两名幼女。

    “卖,当然卖。”立刻露出了谄媚的笑容。

    “多少钱?”

    “2个金币。这已经是大降价了哦,你看,虽然这个奴隶现在已经昏睡了过去,但是还是能看出她的底子非常好,如果养胖了一定是个美丽的少女吧而且,还是处女哦,相信能在红灯区卖出一个好价钱。而且您身后的两名幼女,仔细一看不是非常可爱么。相信以后也是相当的令人期待的。怎么样。包赚不赔。”就在商人洋洋得意的介绍着商品的时候,我从城主那里得到的钱袋里摸出两枚金币扔给了商人。

    “我买了。”

    “谢谢惠顾。那么请稍等,我去叫人来办理奴隶变更登记手续。”

    转身面对两名幼女从腰间的布袋里面掏出一个试管递给她们。

    “喂莉莉喝下去。”如此命令道。

    “谢,谢谢。”两名幼女哽咽着拿着试管跑到了莉莉的身旁。

    而我则是开始了新的头痛。头痛以后要带3个拖油瓶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