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冬日祭撤退战2
    “咳咳,注意注意。”

    站在台上的伊莲娜发出了声音,围住营地的冒险者们纷纷停止了讨论全都向着伊莲娜的方向看去。

    “非常抱歉打扰大家晚上的休息了,在如此寒冷的夜晚把大家叫出来是因为就今后的冬日祭走向对大家做出说明。”

    对于夜晚的集会稍有猜测的冒险者们全都目不转睛的盯着伊莲娜,毕竟这是有关个人生死的重大事情。

    “经过我和尤利西斯王子今天半天的开会讨论,我们决定冬日祭提前结束。所有冒险者请在明天收拾好个人物品做好撤离的准备。”

    听了伊莲娜的话之后,台下喧嚣了起来,而且不仅仅是台下,甚至连台上的王子和军方代表和高等级冒险者们也全都惊讶的站了起来,毕竟这事和上午商量好完全的不一样。

    用一只手阻止了台上的所有人的骚动之后,伊莲娜继续对着台下说道。

    “请大家安静一下。我很理解大家的心情,毕竟也有从希望获得更多的报酬的角度来思考的冒险者们,所以我和王子决定,并不是所有军队成员和冒险者都撤离。军队会留下一部分,而冒险者则根据自愿原则明天找冒险者公会的成员进行报名来继续进行冬日祭。只不过冬日祭的狩猎范围将大幅度的缩小,大概仅限于森林外围的程度。”

    听了伊莲娜的话,台下的冒险者们全都开始思考了起来,大概是在任务报仇和个人能力方面进行评估吧。不过于台下的人相比,台上的人反而是一脸好奇的看着伊莲娜,看看她到底是打算想干些什么。

    “大家,思考就留到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吧。现在为了弥补打扰大家和预祝冬日祭的成功,我们特意为大家准备了大型表演。”

    听了伊莲娜的话之后,所有的冒险者都将视线投向位于营地正中心的,下午才开始建造并赶在入夜前完成的大型竞技场上。

    “啊,不过请大家在观看表演之前共同跟着我发誓。”

    原本以为表演会开始的众位冒险者和台上的人员们全都因为伊莲娜的一句话而困惑了。确实,明明是一场演讲,根据人的不同可以搞得很轻松,也可以搞得很严肃。但是为什么伊莲娜搞出来就这么麻烦呢?刚刚的演讲内容也是,现在的观看表演也是,所有人都因为伊莲娜而迷茫了起来。

    终于,所有人在伊莲娜“快点快点”的催促声下只能不情不愿的将左手扣紧到右胸处准备跟着伊莲娜起誓。

    “我发誓,我今晚什么都没看见,我今晚看到的一切都是做梦,我不会讲今晚看到的一切告诉任何人。”在看到所有人都做好了发誓的动作之后伊莲娜率先的说了起来。

    ““我发誓,我今晚什么都没看见,我今晚看到的一切都是做梦,我不会讲今晚看到的一切告诉任何人。””所有人都一脸莫名其妙的跟着伊莲娜进行了发誓宣言。

    在看到所有人都起誓之后,伊莲娜才一脸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

    “那么,请大家欣赏一场精彩的表演吧。”

    说着的同时,位于竞技场一侧的人群豁然分开,一队队身披重甲的士兵紧张的走了出来。他们所有人都拉着一根粗粗的特制铁链,而被铁链重重束缚住的就是昨天莉莉他们去讨伐的哥布林王。在看到哥布林王登场的瞬间所有冒险者都沸腾了,毕竟如果哥布林王发飙起来的话,绝对能在a级冒险者击杀它之前造成一片血雨腥风。就在a级冒险者站起身的时候,伊莲娜再一次的阻止了他们。

    “想必诸位冒险者也都听说过了吧,这位哥布林王是昨天第三梯队的精锐冒险者们讨伐的对象,而且还是讨伐失败的对象。为了讨伐这位哥布林王,第三梯队损失惨重,身为前卫的5位战士至今还躺在病床上。而身为辅助的祭司和输出的法师们因为消耗掉了所有的魔力至今仍然无法恢复到能战斗的水平。然而即使如此,这位哥布林王依然没有被成功讨伐,而是深受了重伤。就在今天下午,为了恢复哥布林王的伤势我特意申请了军方的援助,使用恢复魔法帮助哥布林王恢复身体。接下来请大家一起欣赏完全体的哥布林王和我们冒险者协会珍藏的武器之间的战斗。”对于伊莲娜前半段明显是叛敌的说词众位冒险者先是愤怒了,然而在听到后半段的说词之后所有人全都换上了感兴趣的表情看着场上即将发生的一切。

    话说,最终我还是被当做兵器看待了吗?就在我内心充满哀愁的叹着气的同时也从另一侧的竞技场上登台了。

    对于我的登台所有台下的冒险者和军人们都表示出了意外,毕竟对外来说我的个人等级是新人的f级,而且参加冬日祭之后也是天天在营地里面游手好闲的四处浪荡度日。在向冒险者公会的成员打听过后才知道我是伊莲娜会长的亲友,是跟着会长来的,所以每个人都对我带有轻视之意,没想到我反而是所谓的冒险者公会珍藏起来的兵器。所有人都带着兴趣盎然的表情看着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在观众充满兴趣的对我评估的同时,哥布林王的束缚也已经被解除完毕了。在哥布林王的眼罩被摘除的同时,士兵们快速的跑出了竞技场,而努力适应了光线的哥布林王也开始打量起四周的情况起来。在看到四周坐满了围观的冒险者以及面前还站有一名人类的女性的时候,哥布林王理解了。这是侮辱,就好似昨天自己对那群人类做的一样,让同族们站在外围围观自己战斗的英姿借以夸示自己的武力。而今天反而是人类对自己进行了这样的羞辱,而且站在自己面前的只是一名人类的年轻女性而已。理解了这一切的哥布林王愤怒的开始了咆哮,在咆哮着的同时哥布林王的武器也被军人们抛到了身边。

    愤怒的哥布林王抓起倒在地上的两件武器之后就立刻狂暴的向着我发起了冲锋,虽然哥布林王体型较大,每一步都因为巨大的体重儿造成大地的震颤,然而即使如此哥布林王的速度依然要快过一名以敏捷著称的搜索系c级冒险者。在冲到我面前的时候哥布林王愤怒的举起手中的黄金战锤向着我整个人砸了下来,如果光看外表的话,纤细的我一定会被哥布林王一锤子咋成肉饼吧。就在冒险者们惊呼着注视这一切的时候,我轻轻的举起了右手将哥布林王用尽全力的一击给接了下来。

    所有人因为这非现实的一幕而惊讶的站了起来,毕竟拼上了哥布林王全力的一击竟然被如此简单的、软绵绵的方式给接了下来。脚下的大地因为哥布林王全力的一击而施压变得龟裂,甚至四周都因为大地的震颤而扬起了灰尘,但是即使如此,我也是一脸轻松的接住了哥布林王的一击。

    愤怒的哥布林王在看到自己的全力一击被眼前的女性给轻轻松松的挡下了之后先是吃惊的看了我一眼,然后眼带残忍目光的握紧了手中的黄金战锤。仿佛是感受到了主人的战役,黄金战锤突然雷光大盛,雷电的锁链沿着与锤体相连的我的手传至我的全身。

    然而也就仅此而已了吗?我用嘲笑的眼光看向眼前的哥布林王。虽然雷电对于普通的人体来说确实是相当致命的攻击方式,不过这具躯体可是在设计时就以超过当前雷击亿万倍的能量耐受性来当做参考标准的。而且,我特意改造过的冒险者衣服可是起到了完美的电磁屏蔽作用。众所周知,电能更倾向于流向低电阻的一方,而我身上的冒险者衣服虽然一副随处都可以买到的样子,不过其制作材料可是添加有对电有极强的传导作用的材质。所以,所有的电击只不过是沿着我的衣服,经过传导流向大地了而已,虽然在外表看来确实是我在遭受着电击。

    在所有人惊呼不可能的同时,哥布林王显然也因为我无碍的嘲笑着它的眼神而愣住了。在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哥布林恢复了神智,双脚用力的向后跳与我拉开了距离。

    在确保了安全距离之后,哥布林仔细的深深的打量了我一眼。然后将视线投向另一只手上的巨剑。然后哥布林王谨慎的将巨剑高高举起,伴随着巨剑的动作,强大的魔法过剩光出现了。

    只是一瞬,魔法的过剩光开始了收敛,取而代之的强大的热量和气流开始包围住我的身边。原来如此,施法的速度和效率都比人类要高上不少吗。在内心评估着魔物与人类的差距的同时,魔法显现了。

    “天啊,是火焰风暴。”围观着的冒险者中的一位魔法师因为哥布林王释放的魔法而一脸昏厥的瘫倒在地。

    而强大的热量和火焰的风暴也逼迫着原本待在竞技场外围的冒险者们开始向后撤离。不过与冒险者们的紧张不同,我仔细的开始评估哥布林王释放火焰风暴魔法的原因以及威力。

    体感中心温度为1200摄氏度左右,能融掉一部分的金属和灰尘,周围的气流完全收束的将目标镇压在火焰风暴的中心点。与昨天莉莉她们所在的梯队释放的火焰风暴相比,毫无以为力量和强度都要高上一个层次。可以认为哥布林王所释放的火焰风暴才是完整版的,而昨天冒险者们联手释放的魔法不过是勉强释放出来的。

    不过也就仅此而已了,等到火焰慢慢消散之后,我依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哥布林王的面前。

    “何,何等强大的魔抗。”周围的冒险者在看到我完好无损的站在稍有熔化的大地上的时候全都发出了惊呼。

    “如何?没有更强力的攻击了吗?”我挑衅的向哥布林王说道。

    哥布林王在看到我完好无损的扛过魔法之后再次陷入了呆滞之中,因为,这次的魔法虽然将我周围的大地都烧融了少许,但是却连我的衣服一丝一毫都没有烧掉。很明显这是不符合哥布林王的常识的。

    虽然不符合哥布林王的常识,但是一切却都在我的意料之中。毕竟吸取了上次单独对抗魔物群时被魔法烧掉衣服的经验,这次的衣服是我以特殊材料制作的。如果在这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因为战斗中受到火焰魔法的攻击而烧掉衣服从而变成****的状态也是不太好的,所以在战斗服方面我考虑到各个方面废了不少的心思。

    在经过我的挑衅之后,哥布林王恢复了意志,只不过此时的它已经心生退意,从眼神中很明显能看出想要逃跑的念头。不过我是不会给它这个机会的,昨天伤害到莉莉的份我还没还回来呢,今天就让我好好地教你什么叫战斗吧。

    眼看着哥布林王打算与我保持距离,我开始迈步走向哥布林王。

    “看好了,莉莉,在面对拥有强大的恢复能力的敌人的时候应该这么做。”在对守在竞技场外围的莉莉说着的同时,我迅速的突入了想要转身逃跑的哥布林王的背后,拔出之前自己试做的唐刀砍向哥布林王。

    噶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背部肌肉连带着脊椎一起被砍断的哥布林王发出了痛苦的呻吟。眼看着背部的肌肉和脊椎骨开始不科学的再生连接到一起之后,我发出了嗜虐的笑声。

    “哈哈哈哈,怎么了?很痛吗?想跑吗?不想再战斗了吗?丢弃了魔物的尊严了吗?已经无法握起手中的剑了吗?就只会呻吟吗?......”

    在不断的笑声中,我将手中的唐刀一次又一次的砍向倒在地上的哥布林王,眼看着哥布林王身上的伤口因为恢复不及而不断的增加着,每一处伤口都是连带着皮下的骨头一起被砍断的样子,周围的人都陷入了惊恐之中。

    在看着背后已经变得千疮百孔之后,我将哥布林王用空着的单手提了起来。

    “可别想着就这样能得到解脱啊。”在嗜虐的声音中,我将哥布林王扔到了地上,让它的正面对着我。

    再一次的对着倒在地上的哥布林王举起了手中的刀。然而哥布林王在看到我缓慢的举起刀的时候怒吼一声将手中的巨剑刺向了我,不过在抵达我的胸前就被我用单手给抓住了。原本锋利的剑刃在与我的手相接触的部分开始扭曲变形,伴随着刺耳的令人牙酸的金属扭曲音,原本看起来异常坚实的魔法巨剑也被我的怪力给强行抓成了废品。眼看着眼前的哥布林王鼓起的疯狂的神色因为武器被抓成废品而渐渐的消失,我再次的笑了起来。

    “什么啊?就这样?就这样而已吗?你的反抗只有这种程度吗?刚刚不是还很威风吗?刚刚不是充满了斗志吗?刚刚不是想要虐杀我吗?来啊。拿出干劲儿来啊。拿出顽强的精神来啊。不要放弃啊。让我开心啊。让我释放一下怒气啊。让我取取乐子啊......”

    在不断的施加着嘲讽的话语的同时,我也在不断的砍着哥布林王。就这样当我取回因为嗜血的兴奋而丢失的理智的时候,哥布林王已经变成了一滩烂肉了。强烈的伤害远远超过了哥布林王的极限,过去名为哥布林王的个体的恢复极限。现在还能看到一滩烂肉之下心脏还在不断的跳动也全要归功于我的潜意识下的嗜虐心吧。

    在稍微取回了理性之后我看向四周,原本应该是待在外围看着这场虐杀的冒险者们全都毫无疑问的面色恐惧的躲到了营地外面,而留在竞技场外围的只有高台上的人以及一脸恐惧不断颤抖着抱在一起看着我的兽人娘们。

    “看吧,对付有恢复能力的兽人就应该这样做。”我尝试对莉莉做个一脸轻松的表情,然而我的动作却让莉莉她们更加恐惧的颤抖着抱在了一起。

    看来是失败了呢,我稍有沮丧的对着位于高台上的一脸铁青吐出来的伊莲娜说道:“看来哥布林王已经没有战斗力了呢,今天的表演就到这里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xi...xin辛苦了。”伊莲娜颤抖着牙齿努力的做出了回应。

    得到伊莲娜的回应之后,我再次面对着莉莉她们说道:“我稍微出去洗漱一下。”

    不等莉莉她们的回应,我将力量注入脚下,一瞬间就跳入了空中。在溶于夜色的同时,冰冷的夜风也冷却了我不断发热的大脑。在贯穿森林的河流边着陆之后接着河水的反光我看着浮在水面上的自己的倒影。

    “也难怪会害怕啊。”我无奈地苦笑道。

    映入眼中的我全身上下沾满了肉沫和鲜血,整个人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魔一般让人恐惧。而原本靓丽的金发和金色瞳孔也因为鲜血而显得越发妖艳,而我的眼睛即使经过夜风的冷却也依然散发着嗜虐的光芒。

    “现在的我真的是太弱了。”我痛苦的说道。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