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异世界的兽人1
    “太太我喜欢你啊!”对着远处的山峦我放声大喊着。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要喊一句而已。”在所有兽人一副茫然又诡异的眼神中我随意的解释了一句。

    听了我的解释之后所有兽人都开始低声嘀咕了起来,而我只是站在山上看着眼底黑压压的一群兽人们。

    那么,差不多格鲁西亚也该采取行动了吧。一次性大量抽取走这么多的劳动力,想必现在的大臣一定气到到在摔茶杯了吧。

    与我猜想有所出入的是,气到摔茶杯的并不是大臣,而是格鲁西亚的国王杜马尔。在看到眼前的报告的时候,格鲁西亚的国王陛下气到浑身发抖,一怒之下就把手中的茶杯给砸到了内务大臣的身上。

    “你们到底在做些什么蠢事。”

    面对杜马尔陛下怒骂,所有大臣都噤若寒蝉。只有奥都斯公爵主动站出来,为所有人请求道。

    “陛下,请务必不要动怒。”

    “奥都斯叔父,你叫我如何不动怒呢?要知道在短短半个月之内我国就被抽走了2万名兽人奴隶,这份劳动力的缺口,只要要动员5万名人类奴隶才能弥补,短时间之内要从哪里才能找到5万名人类奴隶?而且最主要的是因为兽人流失而停下来的矿藏开采,这将很大的影响到国内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就连国防都会受到严重影响。”杜马尔对着奥都斯大诉苦水。

    “陛下,倘若用5万名人类奴隶和一瞬间的国家丧失中枢相比,您会选择哪个呢?”

    “我哪个都不想选,如果非要选择的话,那我宁可失去5万名人类的劳动力。”

    “就是这样了,现在我们所遭遇的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灾害,关于劳动力方面请交给我吧,我会从各个国家引进奴隶,整取在一个月之内将劳动力的缺失给弥补上的。当然也要请内务大臣配合短时间内消耗一部分国内的战略库存资源。”奥都斯站出来对着陛下保证道。

    自然,所有工业区没有多做抵抗的交出兽人是因为奥都斯发出的危险告示在起作用,不过指定这项政策的人自然也是在场的所有人,所以无人可以把责任推到奥都斯的身上。

    “那么就有劳奥都斯叔父了。”杜马尔陛下对着奥都斯这位无论是从实绩还是名声上都支撑着格鲁西亚王国的第一智者低头拜托道。

    “劳伦斯元帅。”

    听到杜马尔的呼唤,位列在军侧的第一人站了出来。

    “臣下在,陛下有何吩咐。”铿锵有力的声音展示出劳伦斯将军的久经沙场。

    “对于兽人的围剿做的如何了?”

    “是,已经派出鬼姬殿下携带王国第一集团军前去包围了。王国第一集团军事第一批试装子母雷的军队,相信在集团作战中他们一定能发挥出让人惊叹的压制力。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刀枪不入,贴满充满魔力的秘银钉的子母雷都会一瞬间就把对方打成筛子。”

    听了劳伦斯元帅不慌不忙的回答之后杜马尔陛下才安下心来,不过在闭眼稍事休息之后又立刻问道:“那么什么时候完成围剿?”

    “是。兽人的聚集地点是普雷利镇旁边的森林,是一个距离王国第三集团军驻守的地方只有15公里远的偏远边境。而先去围剿的第一集团军配合第三集团军展开包围网,总共8万人的装备精良的专攻进攻和专攻防御的军队。即使对方使用名为核武器的巨大杀伤性武器,也会死在包围网内,连带着2万名兽人一起。根据第一集团军的进军速度,预计最晚今天晚上就会完成围歼。”

    听了劳伦斯元帅的话,杜马尔陛下愉快的大喊道:“很好,很好啊。不管你是如何的强大,在面对我王国的大军的时候都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杜马尔陛下发出的霸气的豪言壮语,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相较于杜马尔陛下的自信,兽人这边却充满了意外的平静。在看到格鲁西亚黑压压进犯的军队的时候,所有的兽人都意外的沉默冷静。所有兽人的眼中都流露出解脱的神色,以及对死亡的无谓。

    看着兽人的表现联想到他们平日所遭受的待遇,那么会感到平静也是自然的。不过对于我来说却是个不太好的消息呢。

    对于不慌不忙的在我们的注视下完成合围的军队们,以及站前最前列的被称为鬼姬的粉色头发少女,我的脑中炸开了锅。

    能够从安杰颤抖的声音中听出兴奋的感情。

    索菲娅积极主动的开始自我推荐。

    卡列娜立刻紧张的开始整顿军队。

    随后,各个频道都传来了因为战争在即而饥渴的请战声。

    终于,因为叽叽喳喳的吵闹声我变得烦躁了起来。

    安杰那快要兴奋到升天的声音传来。

    对于因为对战争的渴望而兴奋到无法自已的战争兵器们我立刻斥责道。

    然而从通信网络中传来的兴奋情绪却没有因为我的斥责而减少,反而更加高涨了起来。

    真是的,头疼死了。什么时候这群家伙变成了一群彻头彻尾的战争笨蛋的?我可不记得有把她们养育成这种笨蛋。

    看着阵型完备而开始进军的军队们,我等待着。在等待了20分钟之后,军队的先锋终于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呦,半个月没见了呢。不知道鬼姬小姐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我对着一脸严肃的带领军队进军的玛丽说道。

    “还是老样子没有紧张感的一个人呢,我此次前来当然是围剿国内聚集的非法暴力群体了。”玛丽骑着马停在我的身前俯视着我说道。

    因为玛丽的动作,身后的军队也停止了进军,就这样双方阵营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了20米以内。

    “非法暴力团体,我怎么没见到呢?”对于玛丽提到的群体,我是一个铜板的印象都没有。

    “还真是毫无自知之明呢,我指的当然是你了。”

    “我?我做了什么吗?我身后的这群兽人可是我合法买来的哦。”

    “你不是在王都杀了不少人吗?难道你不认为你是犯了我国格鲁西亚的杀人罪和纵火罪吗?”

    “有吗?可是我并不是格鲁西亚人吧?所以我应该享有法外治权。”我尝试对于玛丽提出正论。

    “我国可不承认你所提出的歪理邪说呢,在我国看来你就是一个无法的暴动份子,所以很遗憾,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真是遗憾,那么按照你所说的,你不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鬼了嘛,与其治我的罪不如你先自裁以谢天下如何?”

    “我可不记得有杀过任何无辜的格鲁西亚公民。”对于我的话玛丽眯细了眼睛。

    “可是在战场上你不就杀死了不少他国的人民吗?更不要说是兽人了。”

    “战场就是双方拼劲全力,赌上性命进行厮杀的地方。所以你所说的罪责并不适用。”

    “这是什么好用的双规?既然是赌上性命进行厮杀的地方,那我当时也是啊。面对来袭的壮汉们,我可是为了保护自己拼上了性命呢。所以我也理应无罪。”

    “我所说的战场是国家之间,种族之间进行的会战场所,而你所说的不过是个人之间的私怨而已,不是能相提并论的。”

    “然而都是杀了人吧,据我所知,无论是兽人还是人类各个国家都不存在着杀人不违法的规定呢,可以说这是一条国际准则。那么基于这样的准则下,你现在应该首先自裁谢罪才对。”

    “军人是国家的机器,是一种统治工具,那么刀具杀人要怪刀具吗?”玛丽提出反驳。

    “不,当然不。既然是刀具的话,就无法定罪了。不过对于持有刀具的国家是可以的吧,工具是国家的所有,是国家意志的延伸。遵从了国家这个拟人化的群体指挥而进行行动的吧,那么罪责就要由国家来背负。没错,此时此刻的格鲁西亚应该自我毁灭才对。”

    “别看玩笑了,你的意思就好比让整个大陆上的所有生物去死一样。到底是邪门歪道,既然如此认不清形势的话就让我亲自来教育教育你吧。”

    “所以说,你的定罪的根据到底在哪里呢?如果你认为格鲁西亚的法律就是全部的话,那么在此之上的国际法你却并不认同。说到底对于你们来说,法律只不过是一个好用的统治工具罢了。按照你们的喜好去规定他人的行动,而对于相反的价值观却一概无视甚至借用法律的名义去镇压。到底要找多少借口才可以让你们的内心保持平静啊,难道自称为杀人鬼自负罪名对于你们来说就是这么难的一件事吗?这群软弱的人。”

    “那么你说,凭借什么去治理国家,去统治人世?”对于我的理论玛丽怒极反问。

    “力量,法律只不过是力量的话语,如果有人违反也是通过力量去惩罚。而之所以你们自问无罪也不过是其他国家的力量太弱了,无法让你们体会到痛苦而产生悔过的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了我的话鬼姬绽放了如果其名的狂笑。

    “很好,那么在此就用力量来教育你到底什么才是正确的事情吧。”

    对于玛丽放出的豪言,我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的意思是按照我的规矩来吗?”我反问道。

    “是的,按照你的规矩来。”对于我的话玛丽应允了。

    “那么,请下马吧,咱们来单挑,谁输了就放谁的阵营离开。”我对玛丽说出了规矩。

    “单挑?为什么?”玛丽好笑的反问道。

    “因为我的规矩就是这样。”我坚定的对着王丽说道。

    “可是在我看来不过是想要逃跑的投机取巧而已,刚刚你也提出国家的力量吧,此时却要求我以一个人的力量进行对战不觉得太好笑了一点吗?”

    “那么,你的意思是进行阵营会战吗?”

    “是的。”

    “是吗?我明白了,明明我为了你好而特意手下留情了,没想到却并不被领情呢。”我十分残念的说道。

    “你的好意就不必了,让我们马上开始吧。”说罢玛丽就骑着战马返回了军团之中。

    “啊啊,开始吧。第54集团军,进行超时空轰炸。”我十分遗憾的说道。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