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自我反省1
    “对不起主人,是我失礼了。”

    地点是王宫皇室专用的大浴场,时间是我被安杰击昏过去的当天的晚上。原本是打算回到使节馆的,但是被汉娜她们拦下了。

    貌似是因为安杰的攻击威力过于巨大,导致使节馆已经变成半损毁状态了,因此我们不得不留宿在王宫内一段时间。

    威廉王子看着满是血腥气味的房间,对着我们提议道:“既然大家都脏了,不如去洗个澡吧。”

    受到威廉王子的关照真是感激不尽呢,如果这群人一起携带着身上的血污上街,第二天这个国家的王都就彻底要完的节奏了。毕竟王室的体面是国家安稳的象征,如果王室满身血污和逃荒一样的走在街上,你让王都的人们如何对国家产生信心啊。

    在来到浴室之后,不知为何汉娜和静香全裸的半跪在地上对我道歉了。看着汉娜跪倒在地上,把头低下去的样子,我开始回忆汉娜失礼在哪。

    诚然,这几天我一直处于过于亢奋的状态下,也多亏如此才让安杰久违的盛怒了一把。下意识的摸了摸后脑被揍的地方,可以感受到依然有轻微的眩晕感。从安杰当时的攻击力度来看,估计露西亚型回去要受难了,该不会被盛怒的安杰给撕碎了吧。然而,这并不是露西亚型的错,反而错在我身上。说到底露西亚型原本的设计目标本就是为了最强时期的我准备的,现在处于这样半吊子的状态会被露西亚型影响到也是在所难免的。

    “诶”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就看到汉娜和静香因为我的叹息把头埋得更深了,而远处的莉莉也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身体。

    话说刚刚是不是跑题了,重点在于汉娜失礼的地方,于是我再一次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处于安杰的攻击下,一瞬间就被打成重伤状态昏迷过去之后,身体用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来恢复身体呢。期间发生的事情都是听体内的纳米机械汇报的,关于汉娜她们来找我的事,以及用秘银匕首打算划破我胸膛的事。

    该不会汉娜所指的失礼的事情是这件事吧?还是说是在房间内质问我的事情?两者都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嘛,无所谓,起来吧。”感到无所谓的我轻易的就原谅了汉娜她们。

    “可是,身为奴隶我们居然打算伤害主人,这是不可饶恕的过错,请主人给予处罚。”汉娜仍然没有打算起来的意思。

    “不,反正你们又伤害不到,而且就算你们能伤害到,也不代表着我动怒了或者感到不开心了。最好的证据就是,你们至今仍然还活着。”我边无视掉汉娜她们苛责自己的样子边开始缓慢的脱下身上的衣服。

    “......”所有人都因为我的话语而沉默了。

    “而且动手的不是只有莉莉和阿狸吗?阿狸拥有我给与的许可,莉莉原本就是自由身,所以做什么都没问题吧。”

    “......主人是如何知道的呢?那个时候您还处于昏迷状态吧。”汉娜惊讶的问道。

    “起来,这是命令,你们在地上跪着的样子很碍眼,而且为什么是全裸?是在展示你的丰硕果实吗?信不信我砍了它。”虽然露西亚型并不是贫乳,但是也不属于**型。和墨德不同,露西亚为了保证极限战斗下的身体柔韧性和灵活性,身体的线条都是经过设计的,因此并不会有丰硕果实的产生,仅仅是保持在整体线条非常美丽的程度而已。

    看着我在别的方向开始产生怒气的样子,汉娜和静香只能一脸尴尬的老实听从命令站了起来。

    “关于你们想问的,那当然是因为我的‘魔法’啊。”因为懒得解释什么是纳米机械所以我选择把所有的问题都推给‘魔法’,用万金油的‘魔法’来解释。

    果然,在听到是我的魔法之后,所有人都了然的点了点头。话说,异世界的人真好骗。

    一起抱着洗漱用品,走向大浴池旁的冲洗处。在汉娜“失礼了”的招呼声下,汉娜和静香开始帮我擦洗起身体来。

    “主人,您身体里面的那层银色物质是什么?”汉娜用有些紧张的神情探寻道。

    “我的‘魔法’。”我简单的回答道。

    “如果主人不嫌弃的话,可以为我们讲讲异世界的魔法吗?”静香好奇的问道。

    我反而还想被你们讲解一下异世界的魔法呢,虽说如此但是我也不能直接问出口,因为问了肯定会让她们发现两者所说的魔法并不是同一种魔法。

    “那层银色的物质的魔法,叫做纳米机械。作用的话简单来说就是t、奶、dps一体化。”

    “t?奶?dps?”所有人都对我提出的词汇产生了疑问。

    “就是防守、恢复、攻击输出的意思。”

    “天啊,居然有这么强大的魔法。”汉娜惊讶的长大了嘴,静香也惊得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主人,那么那个所谓的纳米机械的魔法攻击有多强呢?恢复能力又有多强呢?”汉娜追问道。

    攻击有多强?开启无限增殖模式下的纳米机械们,大概1年的时间就能吞噬掉整个大陆吧。至于恢复能力,大概只要没死透的人都能给拉回来做到原地满状态复活。不过这也告诉她们真的好吗?我开始纠结起来。

    最终我还是不敌汉娜她们那纯真的眼神选择告诉她们,绝不是因为我实在是懒得编下去了。

    “攻击的话,大概是无坚不摧吧,至少在你们的认识中是这样的。至于恢复能力,大概要比你一生只能释放一次的血统魔法都要强加强力好几倍吧。”一时之下,浴场内变得安静无声,就连汉娜和静香那擦洗身体的手也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有多久,寂静到宛如几个世纪一般的时间过后,汉娜才一脸尴尬的说道:“原来我们在主人的面前,根本就是毫无价值的吗。”

    “如果真要说你们能给我提供的利益的话,大概是零吧。”我仔细的评估了一下之后说道。

    “主人,您真是太残酷了。”汉娜悲伤的说道。

    一时之间浴场内陷入了悲伤的氛围,话说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而且我也从没有向你们要求过什么吧,人心还真是奇妙呢。

    安杰那不开心的声音突然传来。

    等等,到现在你都还在不开心啊,你到底是要纠结多久啊,所以说女人真麻烦。

    好麻烦,现在的安杰绝对是在和我找茬,没办法,最近一段时间还是夹起尾巴做人吧。

    “那个,露西亚,小姐。关于之前我在冬日祭中受到的伤。”也许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莉莉突然对着我问道。

    自从恢复莉莉的自由身之后,每次她都对我的称呼感到犹豫,并且总是不知道该拿出何种态度来和我说话。你到底是要纠结多久啊,看来有必要让你去背诵下《ihaveadream》呢。

    “哦,想起来了吗?没错,那时的伤就是用我的‘魔法’治好的。”

    “伤?”汉娜和静香突然对我们提到的事情产生起了兴趣。

    “嗯,是的,之前在冬日祭的时候,我因为和哥布林王的战斗,为了掩护同伴,所以吃下了一整个火焰风暴魔法。”莉莉好心的向着汉娜和静香说道。

    “火焰风暴,高级魔法吗?你居然还能活下来。”静香吃惊的说道。

    “那个时候是因为有主,露西亚小姐给我们买的魔法护符和魔法装备才没有被烧死的。”莉莉腼腆的说道。

    “原来如此,那一定是非常高级的物品吧。”汉娜说道。

    “不,很一般的物品,毕竟莉莉当时除了头和心脏意外的全身所有地方都被烧成炭了。那个时候与其说是没有死,不如说是正在死的路上。”我插口说道。

    “诶?那种伤也能治?”对于我所说的话汉娜震惊了。

    “你的血统魔法不也号称是即使是短时间内,即使是死了的人也能恢复吗?”我反口问道。

    “说是那样说,但是我们真的没有试过把全身烧成炭的人给恢复过来,毕竟那已经严重超出魔法对于治疗的定义了。”汉娜说道。

    “嘛,那也只是你们所谓的定义罢了。”我无所谓的说了一句之后从随身空间掏出了记录当时情景的投影装置,并在所有人面前投影出来。

    “这......”所有人再一次看到当时的莉莉之后立刻说不出任何话语了,就连莉莉本人也被曾经自己的模样给吓得血色尽失了。

    那与其说是人不如说完全就是一具被烧得干瘪的尸体了,因为高温的灼烤而迅速失去水分和肌肉紧贴在一起的黑色身体,从皮肤的破损处能看到肌肉也已经因为高温而碳化甚至从骨骼上脱落下来。无论怎么看,这都不能说是一个活人了。

    在互相对比了现在的莉莉与当时的莉莉之后,所有人都无言的把目光注视向我。

    “所以说,当时主人也对莉莉释放了纳米机械吗?”汉娜一脸死心的问道。

    “嗯,毕竟当时除了我以外就没人能够救莉莉了。”我说道。

    “谢,谢谢。”莉莉对着我跪了下去。

    “没关系,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我随口说道。

    “怎么可能是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我不太了解主人所在的世界的魔法,但是这样强力的魔法一定有使用限制吧。”汉娜惊声说道。

    “为什么要有限制?所谓的魔法不就是给人用的吗?为什么要有限制呢?”我困惑的反问道。

    “没有吗?居然没有吗?难道主人你是神明吗?”汉娜露出不可思议的面庞。

    “不,就如我之前所说的,我是个恶魔。”我纠正道。

    “恶魔才不会开发这种强力的治愈魔法呢,而且居然是无消耗随便使用,这样的恶魔和神明又有什么区别。”

    看着汉娜一副无法接受的样子,我叹了口气。

    “所谓的神,到底是什么呢?”

    “神,不就是绝对的存在,信仰的对象吗?”汉娜说道。

    “哦?绝对的存在啊,在你们眼中大概就是你们所谓的龙神了吧。”我兴趣泛泛的说道。

    “难道不是吗?”

    “不,以你们来看也就是这种程度了。”

    “那么主人,您来说,所谓的神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

    “蚂蚁一般的存在。”我断定道。

    “这,这可是渎神啊,如果让教会的人听到,他们会对主人展开宗教裁判的。”汉娜立刻慌张的说道。

    “没关系,恶魔的职务就是去贬低神并且和神做对抗,我从来就没否认过自己的身份。”

    “主人,真的是恶魔吗?”静香颤声问道。

    看着因为我的话语而产生变化的静香,我开始思索起来。

    作为骑士,守护正义守护国家守护人民正是他们的行为准则,那么身为恶魔的主人是否处在他们的讨伐范围内呢?干脆让她转职做恶魔骑士算了。

    “嘛,就是这样。”我选择承认,毕竟没有什么可以否定自身行为的呢。

    “......明白了。”静香悲伤的小声说道。

    我看着就这样陷入沉默的静香不再多说什么,而是重新面向汉娜。

    “趁现在,你们最好多想一下你们的出路比较好哦。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是跟随着我是不会有好结果的。如果你们渴望获得自由,我会立刻释放了你们的。毕竟你们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价值。”

    听了我的话,所有人都低下了头咬紧嘴唇,只有阿狸跑到我身旁抱着我说道:“我想一直和主人在一起。”

    也许是阿狸的带头作用,很快汉娜抬起头来说道:“当初我就已经决定好了,无论未来是怎样的凄惨,我都会陪伴在主人身边一直走下去。这是对主人的报恩,也是我个人从今以后的未来。此时此刻在这里的我,并不是作为齐比鲁国的公主汉娜,而是您的私有物的汉娜,这个身份无论何时都不会发生改变的。”

    “我也是,感谢您当初回应了我的恳求,所以无论何时我都会守护在您身边的。”静香说道。

    嘛,真是一群笨蛋呢。扭头看向妮可,妮可则是依旧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诶,和一名幼女谈未来还真是辛苦呢。

    算了,暂时就保持这样吧,总有她成长到自行决定未来的一天。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