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 异世界的郊游6
    下午,在吃过午饭之后我特意找了个地方换了身礼服。总感觉不认真对待不行了呢,既然被人如此瞧不起,那我就强硬的让对方看过来吧。

    “久等了。”在经过精心的打扮之后,我出现在了众位等候的美女面前。

    “......”

    “......”

    “......”

    “......”

    “......”

    “......”

    不知为何,所有人都沉默不语。

    “是露西亚吗?”不知为何伊莲娜的声音中充满了战栗。

    “你在发什么白痴?当然是我啊。”

    “为什么?居然如此用心的打扮了起来。而且这件礼服是怎么回事?好暴露,不过好性感,穿在你身上真的好美艳动人。”伊莲娜战栗着说道。

    “当然是因为接下来要去战斗了,至于战斗的目标你该不会说你不清楚吧。”

    从更衣间的镜子内映射出的是一道会让这个世界惊艳的身影,白皙的皮肤配上黑色的礼服的映衬,使得整个人看起来宛如无垢的天使一般。原本漂亮的脸蛋此时也消去了原有的狂妄的笑容,温柔沉稳的笑容使得路过的人员无不成为爱的囚徒。原本杂乱的金发也被仔细的梳理整齐,配上金色的眼瞳和全身的装扮,在太阳下此刻站在所有人面前的是一名足以被称之为女神的女性。

    “明明有如此的魅力,为什么之前都不好好打扮自己呢?”伊莲娜呼吸急促着、面色潮红着、叹息着说道。

    “别傻了,女人只有在战场之中才是最美艳的,不是吗?”

    “如果你平时都是这种样子的话,估计全大陆的男人都任你挑了。”伊莲娜用饱含着嫉妒的声音说道。

    “才不要,那群白痴只会给我添麻烦罢了。”

    “说实话,我实在是不太理解你在想什么,明明知道自己的魅力,也懂得如何发挥出自己的魅力,但是为什么就是不去作为一件武器来使用呢?”

    “因为没有遇到能够让我认真起来的男人啊。”

    “今天遇到了吗?”

    “嗯,整个格鲁西亚都将活在我的阴影之下。就让他们深刻的理解到吧,敌我双方的巨大力量差距。”

    “好纠结,作为一个人来说好希望永远能看到你的这种姿态,作为一名女人来说又不希望你把这样的姿态暴露在男人面前。”伊莲娜一脸复杂的说道。

    “别说傻话了,即使你对我再怎么入迷我也不会改变取向的,你就专心去想着尤利西斯好了。”我弹了一下伊莲娜的额头说道。

    “嗯,我尽自己所能吧。”伊莲娜不太确定的低声说道。

    走吧,就让我们迈向战场吧,既然格鲁西亚已经让我认真了起来,那就不要指望我会在尽情发泄之前就放过你们。

    带领着一众美女,我走向了下午的会场。在踏入会场的一瞬间,几乎是在场所有男性的目光都集中了过来。尽管他们的女伴一开始也露出了各种嫉妒与不满的声音,不过在看到我的一瞬间,也同样的陷入了和男性一样的状态。

    在在场所有人都如痴如醉的目光注视下,我静静的走到下午会场的正中央,等待着那名把我的怒气给挑起来的男性登场。

    “敢问小姐名号,本人是掌管帝国三大粮仓领地之一的海涛伯爵,如不介意请小姐到我府上作客几日如何?”一名贵族男性忍耐不住走了上来。

    “你在说什么啊海涛伯爵大人,以您的年纪都可以当小姐的父亲了。小姐当然是要去我的府上作客才行,我是掌管帝国第二大经济都市的伍德子爵,不是我自夸,在我的统领下城市实现了每年5%的经济增长。而且因为临近大海的关系,景色自然也是超乎想象的美好。作为一个都市来说,实在是太过于适合安家了,如果小姐不嫌弃,我可以为您当向导,介绍一处非常不错的海景房。当然作为市长来说,我的房子可是全市最好的,无论从装修还是景色来说。如果小姐感兴趣,也可以来我的房子内暂住。”

    “不不不,伍德子爵,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分清主次的。作为一个子爵你这样可不好吧,这里毕竟是王都,无论是作为经济还是政治中心,都要比你那海边的破城市要强得多,所以我认为像小姐这样美丽的女子,应该住到王都来才对。有道是此人只应天上有,像小姐这种天使一样的存在,就应该住在王都神圣天堂才对。鄙人不才,作为掌管神圣天堂内治安的治安部队主管范多姆侯爵,定会保证小姐在神圣天堂内的住宿安全。”

    眼见着众位贵族因为我而争吵起来,伊莲娜她们再度露出了无语的表情。

    嘛,也不是不能理解。毕竟之前还各种互相恭维,一副看不起其他国家的格鲁西亚贵族们,此时却因为一个敌方女性而争风吃醋起来,实在不是一句好笑就能描述的清的。

    就在贵族们的热情达到最**,甚至有人开始说出“女神大人,请践踏我吧。”的时候,隆重的主办方终于登场了。

    “你们在做些什么。”中气十足的怒吼声从人群的外围传来,强大的魄力直接打散了人群。

    在贵族以及我的注视下,一位眼神中透露出自信的男人器宇轩昂的走了过来。他迈着矫健的步伐带着一众随从宛如摩西分海一般,走过人群直步我的面前。

    “哦,这可真是一名美丽的女性呢,也难怪我的大臣们会如此痴狂。”男人低头打量了我一番之后赞叹着说道。

    “敢问小姐尊姓大名?”

    “小女不才,露西亚在这里见过杜马尔国王陛下。”我屈膝对着眼前的男人行李说道。

    “哦,你就是露西亚?”在听到我名字的瞬间,杜马尔立刻收起了眼中的贪色。

    “是的,前段时间打扰到王都的宁静了,小女子本应不再踏入王都半步才对。但是有萌众位大人抬爱,此次受邀前来共享乐事。”低下头去,我对着杜马尔保持着谦卑的姿态说道。

    “嗯,前段时间确实给我国造成了不少的损失呢,不过身为一位君主在这里不表示一下宽广的胸襟可不行呢。”杜马尔沉吟了一下之后接着说道:“这样吧,如果你嫁入王宫做我的嫔妃,那么之前你所造成的损失我就一笔勾销好了。如何?很划算吧,既可以侍奉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的君主,也能享尽荣华富贵,还有比这还美哉的事情了吗?”

    “十分抱歉,陛下,小女乃郝马斯国人,是侍奉郝马斯王族之身,故无法接受您的抬爱。”

    “大胆,陛下的美意你也敢拒绝?”站在杜马尔身旁的随从之一,奥都斯公爵打算质问道。

    “陛下,小女无冒犯之意,不过有句话说得好,强扭的瓜不甜,还望陛下海涵。”

    “哼,区区郝马斯而已,如果我愿意的话,半年之内就可攻下,露西亚小姐还是多为自己的未来谋划谋划为好。”杜马尔傲声说道。

    “陛下真有趣,能够如此直言不讳的说大话的人我还真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你因为朕是在说笑吗?”杜马尔不悦的说道。

    “是的,陛下自以为格鲁西亚是大陆最强国,殊不知郝马斯和齐比鲁国都不弱。我十分好奇连齐比鲁国都无法攻下的陛下是哪里来的自信能够胯下如此海口。”

    “你是说朕的军队无法攻下齐比鲁国吗?这可真是我今天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伴随着杜马尔的笑声,身旁的贵族们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么,陛下不介意的话,与小女打个赌可好?”我微笑着说道。

    “什么赌?”

    “如果陛下能在今年之内攻下齐比鲁国小女愿侍奉在陛下左右,任劳任怨,即使受到再大的侮辱也会对陛下忠贞不移。”

    “哦,这可真是有趣呢,好吧,那就这样定下吧。”杜马尔轻笑着说道。

    “陛下,我还没有得知您的赌注呢,如果您赌输了呢?”

    “赌输?朕会输吗?你可不要太小瞧了朕,朕从来就没输过。”

    “那万一您输了呢?”

    “输了的话,我就把王城被烧一事当做没发生过好了。”

    “好吧,那就如此定下吧。”得到杜马尔的应允之后,我对着伊莲娜使了个眼色,然后伊莲娜把纸笔拿了上来。

    “怎么?不相信朕?”

    “陛下,口说无凭,还是写下为好,以免日后再过反悔。”面对杜马尔不悦的皱起眉头的样子,我毫不在意的说道。

    “好,那就记录下来吧。”

    在在场所有人的见证下,我一式三份的写下了契约书。

    “赌约,郝马斯国冒险者露西亚与格鲁西亚国国王杜马尔陛下特此立下赌约。如果在大陆纪元1789年一年内,格鲁西亚无法攻下齐比鲁国,并且占领齐比鲁国的王都则视为杜马尔陛下输,届时关于露西亚小姐在格鲁西亚王都神圣天堂做过的一切事宜将不受到责任追究。相反,如果格鲁西亚攻下齐比鲁国并且占领齐比鲁国的王都,则视为杜马尔陛下胜利,届时露西亚小姐将自愿成为杜马尔陛下的所有物。本契约一式三份,分别交由赌注人杜马尔陛下、露西亚小姐、见证人伊莲娜小姐所有。”

    在奥都斯进行朗读确认之后,杜马尔和我和伊莲娜分别在各自的名字上按下了血手印。

    “这样契约就正式生效了呢。”看着契约上的文字,我满意的对杜马尔说道。

    “既然已经立下了赌约,暂且就让我们享受一下不多时的和平吧。”杜马尔朗声说道。

    看起来当真是认为自己赢定了,心情不错的样子呢。与之相反,汉娜则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看着从我手上接过去的契约书。

    “既然陛下吩咐要享受当下,就让我尽情的享受一下格鲁西亚的游园会吧。”

    “哦,露西亚小姐可知道我国的传统?”杜马尔问道。

    “并不了解。”

    “那么就有劳奥都斯公爵为你解释一下吧。”

    “好的,有劳公爵大人了。”

    “哪里,既然陛下吩咐,我定会全力去做。”先是奉承了杜马尔一番之后奥都斯才转身对我说道:“为了鼓励国内的贵族在武力上做到以身作则,我国的游园会每次都会在下午举办竞技项目,形势为自由战斗,要求是点到即止。既然露西亚小姐感觉有兴趣,那就让我们尽一下地主之谊,好好的招待一番吧。”

    “也好,相比贵国也是骁勇善战之能人辈出,就让我好好享受一番吧。”

    “那就有劳了,勇者殿下。”随着话音的落下,一个人影从杜马尔的身后闪了出来。

    这就是杜马尔携带的随从之二,来自于异界的勇者明。

    “好久不见了,露西亚。”明脸色不善的对我招呼道。

    “好久不见,勇者。”

    “这次你也打算用核武器威胁我们,然后趁机逃跑吗?”

    “勇者您的眼睛没问题吧,我建议您去看看眼科。上次我可以故意为了保住您的面子才没有选择正面战斗的,请您不要产生奇怪的误解。”

    听了我的话,勇者一阵血气上涌。

    “那好,就让我们来比比看到底是谁在误解吧。”说着的同时勇者把腰间的佩剑拔了出来。

    仔细看去,那是一把与上次见到的被我毁掉的勇者之剑不同颜色款式的长剑。通体黑色的佩剑上毫无装饰性的花纹,一眼看去尽是平淡无奇的样式。相信如果不是因为那黑色的剑身和不知名的材料,这把剑扔到市场上是个最多也就值5个铜板的毫无亮点的垃圾吧。

    “这是?”感受着剑身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我问道。

    “这是龙神大人所赐予的神剑,乃是邪恶的剑。因为已经斩杀过了无数的恶魔的关系,这把剑才会是黑色的剑身。正可以说剑身的颜色是由恶魔的血所染成的,相信这件武器对于露西亚小姐来说,相性才是最好的吧。”明轻抚剑身说道。

    “啊拉,我可不记得有做过任何会被勇者称之为恶魔的事情呢。”

    “玛丽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还想有所狡辩吗?”听了我的话之后,勇者愤怒的质问道。

    “你在说什么啊?作为一名军人难道不应该是生死看淡,舍命报国吗?而且当初玛丽小姐可是说了,在战场上杀人可是不需要背负杀人罪的,那么我在战场上把玛丽小姐打成残废也算是手下留情了吧。”

    “你这是强词夺理,战场是双方赌上性命进行拼杀的地方,如果玛丽小姐不杀对方的话,早就被对方所杀了。可以说玛丽小姐是为了自保而杀人,这完全属于无罪才是。而且战争中的杀人行为本身就不该被算入个人的犯罪之中去,否则的话这个世界上没几个人是无罪的了。”

    “你是这样理解的吗?原来如此,还真是漂亮的自我开脱呢。既然你认为玛丽杀人是处于自保,那么依靠自己的意志踏入战场不正是想要杀人的强有力的证明吗?因为她完全可以不去战场啊,这样也就不用被人所杀了吧。”

    “玛丽小姐身为军人,自然是以保卫国家为优先,所以即使她自己有万般不愿意,也会为了国家而踏入战场之中。所以她没有任何的罪责。”

    “那么依你之见,有罪的就是这个国家了。因为毕竟是大陆第一强国呢,不会有国家会不长眼的主动挑衅攻击第一强国吧。”

    “那是.....”面对我的说辞,勇者犹豫了。

    “而身为国家统治者的杜马尔陛下,应当对所有死在战场上的人负上杀人罪的责任,所以请陛下您自裁吧。”我转身对着已经离开一段距离的杜马尔说道。

    “不,不是的,陛下他无罪。”勇者慌张的主张到。

    “勇者,不需要和那个女人废话了。她就只会颠倒是非,用您的手去执行正义吧,这也是为了给玛丽小姐复仇。”

    听了身在远处的杜马尔的话之后,勇者不在说任何话语,而是默默的握紧了手中的神剑。

    伴随着魔力的注入,黑色的剑身逐渐发出了黑色的光。

    “哦,这是?”无视掉正在蓄力的勇者,我看向剑身。

    “来吧,就让我们好好较量较量。”勇者无视了我的疑问说道。

    “且慢,让我们移步到更远一些的地方吧。毕竟两人如果打开了,这点距离对于贵国的达官贵人来说还是太过于危险了一点。”我对着勇者使了个眼色之后,纵身跳向了远方。

    勇者默默无言的也跟着我跳了过来,看来这白痴孩子还没那么脑筋死板呢。

    “这里就可以了吧。”当在较远的地方落地之后,勇者向我问道。

    “可以了,来吧。”

    以我的话语为信号,战斗正式开始了。

    勇者不等我摆出架势,直接握着长剑闪身来到我的身前,先是把剑从下向上挑起,将剑尖刺入我的面门,趁我躲避之际扭身一脚踢入我的腹部,把我踢飞出去。

    “漂亮。”闷声说出赞美之言的同时,我借助勇者的脚力向后飞去,并且在飞出10米远之后才落地。

    “还没完呢。”

    不给我任何喘息的机会,勇者在我还没有稳住身形的瞬间就冲了过来,并且再次举剑刺了过来。

    不行,躲不开了,那么就只能正面硬抗了。

    打定主意之后,面对刺过来的神剑,我将双臂交叉挡在剑的前进路线上。

    “天真,这次可不会被你挡下了。”

    伴随着勇者的话语,巨大的刺痛从手臂上传来。

    “这是!”

    “看来是挡下了呢。”

    趁着勇者因为我再度无伤挡下剑的攻击而吃惊的瞬间,我一脚向着勇者踢去。

    “这样算是有借有还了吧。”

    面对我迅猛的一击勇者选择用剑身挡下,并且借助反作用力而向后退去。

    “不追击吗?”在落地之后,勇者迅速摆出了迎敌的身姿看向我问道。

    “啊啊,对付弱者是没必要的。”

    “会让你后悔的,绝对会让你后悔的。”因为我的话语而感受到屈辱的勇者咬紧了嘴唇开始从全身提炼起魔力来。

    “哦,魔力装甲吗。”看着逐渐在勇者身前成型的铠甲我挑了挑眼皮说道。

    “接招吧。”

    该说是不愧为勇者吗?从魔力装甲形成的时间到魔力提取的时间都要比当初在卡其尔城看到的b级冒险者实力的扎克和约德尔要强得多。几乎就在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内,强大的魔力从勇者的体内渗出并且在身前迅速凝结为宛如实质的魔力装甲。得到魔力装甲加成的勇者,无论是体力还是机动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论提升cd的话,大概有普通状态下的5倍左右吧,作为证据就是,我在一瞬间就被剑身给拍飞到了半空中。

    “凶。”

    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对着还滞留在半空中的我,勇者一瞬间就追了上来使出了凶字斩。

    “你当我是萨菲罗斯吗。”在因为剑的力道而坠向地面的我面对勇者的追击还不忘吐槽道。

    “果然,想要战胜你很难。”因为魔力的剧烈消耗而开始喘息的勇者面对着尽管被打入地下却依然无伤我说道。

    “不过,我是不会放弃的。”说着的同时,再次从全身提炼起魔力来。

    “没用的,无论你怎样做都没用的。”轻松一个后空翻从地下返回地面的我说道。

    “不试试怎么知道!”

    巨大的魔力开始收束,强烈的脉动在剑身上形成,黑色的光越加耀眼起来。

    “既然如此,就让你知道一下什么叫绝对的实力差距好了。”放弃了一切防御,我坦然的走向勇者。

    就在我走到距离勇者5米远的时候,勇者的魔力聚集完成了。

    “一闪。”

    就像名字的那样,黑色的一道闪光瞬间划过我的胸膛。

    “就说没用的。”我对着和我错身而过的勇者笑着说道。

    然而。

    “什!”

    大量的鲜血从我的胸膛喷出,伤口从锁骨一直蔓延到腹部。大量的魔力开始蚕食我的肌肉,腐蚀我的皮肤。在因为大量失血而造成的短暂大脑眩晕下,我体力不支的向后倒去。

    “呀!”

    可以听得到,远处传来的女性尖叫声。那大概是伊莲娜和汉娜她们一同发出的吧,因为剧烈的眩晕和眼前发黑而无法辨识清晰。尽管丧失感正在逐渐侵入我的意识,但是我依旧能肯定,她们一定是担心了吧。

    脑海深处,大量的警报声蜂拥而至。烦人的噪音不断盘旋在脑海之中,怎么挥都挥不去。

    我,受伤了吗?

    我,居然受伤了?

    我,居然被低落的世界所伤?

    难以忍受,不能相信,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强烈的情感在体内涌动,无处发泄的冲动开始盘旋于脑海之中。

    “不会给你机会的。”

    “住手!”

    在女性的尖叫声下,勇者的声音传来,并且伴随着冰凉坚硬的刺入感。

    “......”意识逐渐被黑暗所支配,宛如陷入黑洞一般,强大的吸引力在拉扯着我的灵魂。

    就这样败北了吗。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