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异世界的郊游7
    “杜马尔陛下,这就是贵国所提倡的点到即止吗?”

    当看到露西亚的胸膛被贯穿的瞬间,伊莲娜强忍着悲愤向杜马尔质问道。

    “嘛,毕竟是战斗,有所意外也是在所难免的嘛。虽然一名如此美丽的女性在此因意外而亡并非我的本意,说到底只能算是天命如此吧。”杜马尔轻叹一声对伊莲娜微笑着说道。

    “而且,你也可以认为这是露西亚小姐偿还了她的罪孽吧,毕竟因为她的任性而有无数的人受到了伤害。能够死在勇者的手下,大概也算是她偿还罪孽最佳的方式了。”

    “对不起,我无法接受。我国郝马斯定会为此事讨回一个公道的。”

    “哦?你的意思是伊莲娜小姐作为郝马斯国的代表要向我国宣战吗?”

    “不,以我国的国力是无法与贵国相提并论的,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会坐视不管,请陛下做好思想准备吧。”

    “呵呵,我很期待贵国接下来的行动。”对于伊莲娜的宣言杜马尔并没有感到任何在意的地方,而且就连格鲁西亚国的贵族们也对伊莲娜的宣言表现出了嗤之以鼻的态度。

    “不要和他们废话了伊莲娜小姐,让我们去回收主人的遗体吧。”汉娜拽了拽伊莲娜的衣服之后说道。

    “没错,不用和他们讲废话,只需要用实力告诉他们什么叫真正的点到为止好了。”

    在场所有人都因为这突然发出的声音而惊讶。

    “露西亚,你还活着吗?”伊莲娜激动地问道。

    “区区勇者而已,是不可能杀得了我的。”说话的同时,我一手握住刺穿胸膛的剑,并且在勇者拼尽全力下压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就把把拔了出来。然后随手一甩,将剑连同勇者一起甩飞出去。

    “极限挑战者,代号露西亚完全启动,假定目标确认,生命限制开放,体能限制开放,第一驱动体系锁死,选用备用能源,备用能源确认,身体修复确认,战斗力恢复确认,战斗再开。”在所有人都惊恐的视线中,露西亚低声呢喃着。

    “天啊,你们看她的胸膛。”

    不知是哪个贵族大声提醒道,然后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向了已经从地上站立起来的露西亚。然后让他们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原本被刺穿被割裂的心脏又沿着血管长了出来,并且开始高昂的脉动。原本被撕开的胸膛也在不知不觉中停止了喷血,并且逐渐愈合起来。

    “怪,怪物啊。这里有魔物,士兵,快叫士兵过来。”人群中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声音。

    “这,到底怎么回事?”处在惊慌人群的正中央,伊莲娜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让我们把时间稍微返回一些吧,就从心脏被剑刺穿开始。

    刺耳的警报声响彻心底,就在我因为认输而选择放弃的时候,大脑之中传来了一声怨恨的话语。

    不可原谅。

    伴随着我的灵魂逐渐被上传,话语的声音越发清晰响亮。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不可原谅。

    不可原来。

    ......

    那是来自于地狱的呢喃,那是来自于深渊的呐喊。

    “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所以我要杀了你们。”

    伴随着充满杀意的声音,原本寂静下来的警报声再度蜂鸣起来。

    对着从不见光影的地狱爬上来的露西亚我制止道。

    “杀光你们,杀光所有人,毁掉全世界。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不可原谅,我要让你们后悔曾经活过。”

    我看着逐渐清晰的身影说道。

    原本是一名美丽的女子的露西亚,现在反而因为那份扭曲的美丽而显得无比恐怖起来。

    在这危险的时刻,安杰那悠然的声音传了过来。

    对于安杰的反问我沉默了。

    面对安杰的一再挑衅,我问道。

    安杰的话语冲击着我的灵魂,回过神来的时候,露西亚已经爬到了我的面前,并且伸手抓紧了我的灵魂。

    “原来如此,是我对你太过于无情了吗?”我看着露西亚那充满不甘充满怨恨的眼神喃喃说道。

    “对不起呢,你从出生开始就是我设计出来的工具,会被你怨恨也是正常的吧。”

    “不过,即使你再怎么恨我,再怎么不甘,我也不会对你动心的,因为你就是一件工具而已。”

    露西亚一言不发的继续抱紧我的灵魂,甚至可以说整个人都缠绕起了我的灵魂,企图再度将我融合进她的体内。

    “但是,如果是因为我对工具没有进行足够的保养而造成其它的危害的话,那就无法推脱责任了。”

    “因此,让我们再度融合起来吧。作为我的一部分,将你的情感托付给我吧。”

    突然之间,灵魂化为了烟雾,再度进入了露西亚的体内。与此同时,原本黑暗冰凉的心之空间被光芒照亮了。

    原本沉重的眼皮,被轻而易举的打开了。四周的一切也以此为开始,逐渐变得清晰起来。远方人员的交谈声,以及尽在眼前勇者的扭曲的面庞。

    我对着寄宿在灵魂一角的那孩子说道。

    轻而易举的就把剑连通它的主人勇者一起甩飞出去,从大地上站立起来,只是一瞬间身体受到的创伤就已经愈合了。原本还在体内肆虐的魔力,也因为生命限制的解除而被强行驱逐到体内埋藏的第一能量源附近,被那能量源的辐射而化解了。

    轻轻的握了握手,感受到体内充斥着的爆发性的力量。

    “来吧,勇者,这次可是真正的点到为止了。”对着努力站稳身形的勇者我宣布道。

    “该死的怪物,来吧。”面对我的宣示,勇者咬紧牙齿再次提炼起身上的魔力来。

    不需要再度言语,我起步冲向勇者,伴随着剧烈的破空声,周围的围观人员全都被气浪给掀翻在地。

    7马赫,一瞬间的加速,在所有人乃至勇者斗没有反应过来的瞬间,我来到了勇者的面前,挥拳打了过去。

    当我出现的拳头出现在勇者的面前的时候,勇者才反应过来。惊惧着看到拳头接近的勇者立刻本能的想要把手中的剑向上移动,以期能够阻挡来自拳头的攻击。然而无论是勇者还是我都知道,勇者的行动太慢了,在剑抵达之前,我的拳头就能贯穿勇者的头,打碎他的头骨乃至大脑。

    不过出乎勇者意料的情况发生了,我的拳头在距离勇者的面孔一毫米的地方停止了。在因为这意外的攻击落空而些许呆滞的勇者面前,强烈暴风袭来了。那是因为突破音障而产生的空气墙。

    “哇。”

    在勇者还没有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前,空气墙就已经把勇者给击飞了。

    “还没完呢。”

    向着勇者的方向再度追过去,理所当然,再一次产生的空气墙将勇者击飞到更远的地方。利用7马赫的速度,绕道勇者的身后,停止,再度加速。不断的产生空气墙,不断的产生强大的气流,慢慢的勇者已经无法做出反应,只能再半空之中被空气墙来回挤压,碰撞。伴随着不断的冲击,原本坚实的魔力铠甲也变得支零破碎起来。

    “住,住手,到此为止了。”杜马尔焦急的声线传了过来。

    “陛下,露西亚可没有触碰到勇者,根据您的点到为止的规矩,战斗还没有结束才对。”伊莲娜主动站出来对杜马尔说道。

    “时间也不早了,就让这场比试以平局告终吧。”杜马尔的声音中难掩焦躁。

    “说什么呢,陛下,战斗开始也不过是半个小时而已,就让我们愉快的继续下去吧。”我的声音从残影之中传出。

    说实话,在超音速移动下进行正常对话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毕竟根据多普勒效应,处在高速移动中的我发出的声音,对于站立在原地不动的他们来说会变成高低起伏不断波动的声音,因此在移动的过程中,适当的降低自己的音量音调或者提高音量音调是非常有必要的。甚至更有甚者,要恰当的进行断音和跳音才能使战力不动的人们听到正常的话语。

    安杰适度的吐槽传来。

    确实如此,现在虽然勇者被我玩弄于鼓掌之上,但是我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来压制勇者,毕竟,如果我真的直接动手,杜马尔绝对会在第一时间喊停的。所以,在不直接伤害到勇者的前提下,对勇者造成足以形成严重心理阴影的打击行为,是必须的。

    突然,心底传来了一阵炽热的情感。那是露西亚的声音,那份声音无法直接表达,只能以冲动的形势来表达。

    “好,既然如此,那我就暂且听从你的建议吧。”说着的同时,我停止了奔行。

    强烈的气流也因为我的停止而恢复平静,理所当然的因为长期被气流玩弄而不断飞在天上的勇者也得到了解放,眩晕着摔倒在地。

    “站起来啊勇者,还是说现在应该称呼你为软脚男才对?”我对着坠落在地之后一直没有动静的勇者说道。

    “别开玩笑了,别欺人太甚了。”对我的话语产生反应,原本瘫倒在地的勇者发出了闷声闷气的声音。

    “欺人太甚?还真是好笑呢,原本还自以为身处高位而要求我顺从屈服的到底是谁啊?难道不是因为稍微在战场上建立了功绩就把尾巴翘上天的勇者吗?”面对勇者不屈的声音,我发出了嘲笑。

    “所谓的正义去哪里了?所谓的勇敢去哪里了?你不是勇者吗?来啊,正面上啊,让我们来互相伤害啊。”

    “你这该死的怪物。”勇者憎恨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再度开始凝聚魔力。

    “这是我全部的魔力了,今天我就用龙神大人赐予的这把神剑让你这怪物彻底死去。”

    伴随着勇者的憎恨,强烈的魔法光再次从剑身上显现出来。

    “露西亚,快躲开。”看到剑身上冒出了迄今为止最闪耀的光辉,伊莲娜担心的呐喊道。

    ““主人,小心啊。””我家的一众美女们担心的声音也传了过来。

    “就这样了吗?这就是你的全力了吗?别开玩笑了,要不要叫上你的勇者小队来一起帮你汇聚魔力啊?”我对着手中长剑发出惊人黑光的勇者嘲笑道。

    “不,对付你我一个人就够了。”伴随着勇者的声音,长剑开始发生了改变。

    黑色的光宛如实质一般附在剑身上,让长剑看上去宛如变长了几分。不,这不是错觉,是真的变长了。真没想到所谓的神剑还有这种效果,通过吞噬魔力而不断的变长变宽。原本剑身的黑色是浑浊的,现在却仿佛变成了水晶一般。

    “就这样吗?给你足够的蓄力时间好了,如果你感觉不够的话也可以蓄力一整天,就让你用最大火力砍过来吧。”面对着逐渐开始散发出危险气息的长剑我嘲笑起来。

    “这就够了,这就是我的全力了,来受死吧。”面对我的嘲笑,勇者摇了摇头并迈起了沉重的步伐。

    先是一步,两步缓慢而又费力的走着,然后逐渐开始了加速。最后宛如炮弹一般,勇者奔跑了起来。

    “就这样吗?太甜了。”感受着内心的高昂和血脉涌动的热意,我也开始奔跑起来。

    “去死吧。”配合着勇者的速度,我来到了他的身前,面对着他挥手砍下的巨剑,我用右手握拳打了过去。

    没有金属交击的声音,没有酷炫的光影特效。仅仅是一瞬间,剑身与拳头接触的一瞬间,成长为巨剑的神剑以拳头的触碰点发生了破裂。

    “什!么!”惊讶的睁大双眼的勇者,以及随后产生的强大冲击气流。

    勇者被双方战斗产生的气流给吹飞了,没有任何的反抗余的被冲击气流给打飞了。面对着神剑破碎以及气流的精神与物理的双重冲击,勇者毫无抵抗的被打飞了。

    “可没有时间给你感到惊讶了,难道你认为这就战斗完结了吧。”面对飞在半空中的勇者,我将飞舞在半空中的神剑碎片一一向着勇者打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断地,神剑的碎片破体而入,让勇者发出了痛苦的呐喊声。

    “住手,这已经足够了吧!”杜马尔愤怒的声音传来。

    “足够?说什么傻话,面对开膛破肚甚至心脏破裂的点到为止,不感觉仅仅是把勇者掉下的垃圾送回到勇者的手脚里情节更轻吗?”对于杜马尔的愤怒我冷漠的笑了起来。

    “够了,卫兵,给我捉住这个怪物。”在发现我不会停手之后,杜马尔终于愤怒的开始叫来了士兵。

    士兵迅速的从会场入口涌入,并且把伊莲娜她们包围在了中心。

    “如果你再不停手,我将杀死这群女人。”杜马尔愤怒的说道。

    “杀死?你在说什么傻话。”将一块随便对着士兵的人群砸去。

    轰!强大的爆炸音传来,灰尘充满了杜马尔的视野。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当杜马尔挥散眼前的灰尘的时候,他震惊了。

    原本聚集在他面前包围伊莲娜她们的士兵,现在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一个手脚完整的全倒在了杜马尔的面前。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眼中充满恐惧的杜马尔颤声对我问道。

    “只是让随便加速到它自身无法承受的速度而在此破碎而已。”对于杜马尔的恐惧,我不以为意的说道。

    “怎,怎么会。”因为这没有听说过的现实而惊吓到不自觉下跪的杜马尔颤声说道。

    “那么,关于勇者的点到为止,我看差不多进入尾声了吧。”对着倒在地上惊恐的望向我的勇者,我微笑着走了过去。

    “愿天国没有战场,阿门。”在胸前划着十字架的同时,我用脚固定住勇者,并用手拽起了已经变成一滩废肉的勇者的手臂。

    “先是双手。”不顾勇者那绝望的吼叫声,我双手用力把双臂从勇者的身体上硬生生的撕裂开来。

    “然后是双腿。”当我把手伸向不住勇者双腿的同时,勇者已经恐惧到了极点,吓得昏死了过去。

    “真是个没用的废物。”对着这样的勇者我失去了施虐的兴趣。

    “够了,已经足够了吧。”突然一个火球向我袭来。

    用手握住并掐碎之后,我对着声音的来源问道:“贵安,奥菲公主殿下,您是要代替勇者殿下继续进行较量吗?”

    “不,我深知以自身的实力是无法和您相企及的,而且现在勇者已经到下了,可以认为这场较量是以您获胜为结局吗?”奥菲公主面色不改的冷静说道。

    “真的是这样的吗?最起码我感觉从战斗开始就一直在外围偷偷凝聚魔力,并且现在最少还有一个蓄势待发的禁咒级魔法的奥菲公主比某个软脚男勇者要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呢。”

    “禁咒级魔法?您在说什么?恕我不能理解。”奥菲公主冷静的说道。

    “嗯,以空气中的质量和气流扰动的形状来分析,大概是龙族龙神直传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吧,只是保持着待命状态没有显现出来而已。”我看向奥菲说道。

    “那种魔法可是一经使用,整个神圣天堂都会被跟着消灭的魔法,我想您一定是感觉错了,因为我是不会拿整个王都的人民开玩笑的。”

    “哦,就当如此吧。”点头同意的同时,我从体内的能量源提取了少部分的辐射能,将之聚集到拳头上,并且向着半空挥去。

    “!”奥菲公主第一次对我的行动产生反应,手不自觉的抖了一下。

    “抱歉,我对于头顶有压抑的感觉可是很不爽的,所以请容我清理了一下天空。”

    “您开心就好。”奥菲的嘴角流下了一丝鲜血之后笑着说道。

    “那么,这次就暂且以我的获胜为舞台落下帷幕吧。”迈步离开勇者,向着伊莲娜她们走去。

    “喂,你没事吧。”伊莲娜立刻一脸担心的向我跑来。

    “主人请披上一件一副吧。”汉娜将备用的衣服拿出来为我披在身上。

    “真是的,浪费了我一件晚礼服呢。”

    看向自身,原本的性感晚礼服也因为勇者的斩击以及灰尘而肮脏不已,胸前原本为了衬托胸围而采用的半开放式设计也因为斩击而变成了从上至小腹部的全开放状态了。如果不是因为血污将礼服黏在了皮肤上,估计现在我就已经春光乍泄了。

    在和家里的一众美女们走过惊恐的贵族人群以及失神的杜马尔面前时,我嘴角挂上标志性的侵略性微笑说道:“真是废物呢,话说弱者为什么要战斗?”

    “咿!”所有贵族立刻因为我的话语而吓得向身后跑去。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