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异世界的郊游9
    “这里是?”我看向四周。

    原本打算对格鲁西亚进行报复,从而夜闯了奥都斯公爵的住宅,结果在经过探针的扫描之后我发现公爵府地下的部分比地上要大两倍。原本奥都斯光住宅就有2个足球场那么大了,地下空间的大小可见一斑。

    通过转移我在无视了入口之后直接出现在了昏暗的地下空间,四处观察了一番之后我发现周围完全没有人的气息。

    再次释放几个探针,等待着探针将整个地下空间扫描完毕。很快报告就出来了,整个偌大的地下空间只有一个活着的生命体,至于为什么说只有一个活着的生命体是因为还有几十具尸体围在**的外围。诶呀,真是不知道该说是惨烈好,还是说有趣好呢。

    向着唯一活着的生命体前进的同时,我也不断地观察着整个地下空间。从结构以及房间分布来看,应该是地牢吧。从死在房间之内的尸体形状和外表来观察,大部分都是死于折磨的兽人。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什么样的兽人才需要特意准备如此大的地下空间和如此隐秘的关押地点呢?来吧开动脑筋,离时限还有10秒,想到了吗?9,用你那长在脖子上的东西本能的想好了吗?还有5秒,4,3,2,1,0。好了,时限到了,答案即将揭晓。锵锵锵,当然是兽人的精英了。

    那群bug到能突破人族的防线直接杀进王族隐藏点并且在精英战力的防御下还狙击了如此多的王族的兽人,没理由在战后不会被严格镇压吧。即使是碍于表面上的人文精神对于身受重伤的兽人精英无法做到立刻虐杀,也不代表着在歌颂完己方的伟大之后不会背地里暗自处理掉。很明显,此处就是暗自处理掉那群麻烦的家伙的地点。

    “真是兴奋,会遇到怎样的残留个体呢?”怀着激动地心情,我自言自语的走向深处。

    当然,基于个人感情,如果遇到的不是什么碍于精神文明建设的场面就好了。不过怎么可能呢,毕竟这里可是秘密处刑场。

    “啊拉,这可真是稀客呢。”还没见到人影,清亮的女声先从黑暗之中传了过来。

    “明明相距还有1公里,居然能够听到,真不愧是兽人呢。”我苦笑着说道。

    “别这么说嘛,毕竟环境这么安静,如果有什么声音的话反而显得更加清晰才对。”

    “好吧,你赢了。”我向着声音的方向悠闲的走了过去。

    大约走了20分钟,黑暗中逐渐出现了细微的光线。在转过一个拐角之后,突然的暴力降临了。

    在月光的照耀下,一名银色毛发的狐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不,仔细看去,是有着银色毛发以及尾巴的美女出现了。端庄的容姿配上魅惑的眼睛,被铁链锁住的纤细四肢以及凹凸有致的身体。此时此刻我可以在此宣布,这份美即为暴力。

    “别傻站在那里,不过来坐坐吗?”原本清丽的声音此时充满了魅惑。

    “呵呵,让你见笑了,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上这么漂亮的女人,这份美丽完全可以称之为大陆第一美人呢。”我尴尬一笑之后逐渐走进了月光的领域。

    “呵,这可真是会讽刺人呢,纵使我游历大陆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像你这样美丽的女子。”当看清我的容貌之后狐狸美女倒吸了一口气说道。

    “咱俩就不要互相奉承了,打扰了。”苦笑着说完之后,不等美女做出回应我就走到了她的面前。

    “可以吗?这里可是我的领域哦。”

    “明明是自己招待我进来的,现在又赶我出去是为哪样啊。”

    “因为,从没想过人类会毫不犹豫的走进我的领域范围内。”

    “可不要把我当成那种怕死的人啊。”说着的同时我指了指堆在墙角的骨架堆。

    “怕死的话,可不会死在那里吧。”

    “说的也是呢,有茶吗?招待客人不拿出点茶点可不行吧。”

    “稍等,久等了。”美女的一只尾巴蠕动着卷来了托盘和茶杯,另一只尾巴则是卷着水壶伸向头顶的湖水。

    在水壶接触到位于顶端的魔法阵的一瞬间,水壶轻易的穿了过去。

    “哦哦,好厉害的设计呢。”看着美女在用尾巴不解除魔法阵的前提下把水壶盛满了水之后再次拉回来的样子,我不自觉的发出了感叹。

    “能看出来吗?”

    “嗯,从头顶的湖水没有下陷来看,魔法阵有阻隔的作用。从锁链的长度来看,你的活动范围是5米,而头顶的魔法阵与你的距离最多才3米。所以很难想象仅仅只有阻隔作用的魔法阵你不会去触碰呢,要知道湖水的腐蚀也是能腐蚀掉金属的,所以魔法阵不仅仅是有阻隔的作用才对。”

    “即使是秘银制造的金属吗?”

    “嗯,毕竟这是混合腐蚀。电化学腐蚀、垢下腐蚀和养腐蚀。多种腐蚀下很难用秘银的抗性来解释,而且最主要的是,从脚下地面的干净程度来看,你应该是直接就放弃了挣扎。”

    “虽然不知道你说的那些是什么,但是看到那堆尸骸你还敢说我放弃了抵抗啊。”美女沉稳的笑了笑。

    “刚刚还只是猜测,从你现在在笑而不是去用手脚确认这一点来看,我已经可以完全确信了,这个魔法阵并不是那么那么简单的东西。”

    “还真是个狡猾的人呢。”听到我的判断之后,美女的眼神第一次变了。

    “怎么?确认到眼前人的威胁度了?”我笑着看着她问道。

    “嗯,看起来你并没有那么笨呢,那么请容我自我介绍。我叫玉藻,请多指教。对了有火吗?”在做过正式介绍之后,玉藻向我问道。

    “没有,不过我知道怎么加热。”

    当我把手伸出去之后,玉藻用尾巴把水壶卷着递给了我。接过水壶之后,我手腕处的手环开始从体内提取能量并将之集中到了手上。很快,水壶就冒出了蒸汽。

    “哦呀?这可真是没见过的魔法呢。”玉藻用评估的眼神看着我的手了一会儿之后再次把头面向我。

    “嘛,仅仅只是雕虫小技而已。不过你有茶叶吗?”

    “没有呢,自从我被关进来之后就没见过除了食物之外的任何物品了。”玉藻遗憾的说道。

    “真亏你能保持衣服这么干净呢,话说你是怎么解决采花的?”

    听到我认真的询问之后,玉藻露出了一脸尴尬的表情。

    “真是个难以启齿的问题呢,衣服的话我还是可以用湖水来冲洗的,而且这里也没什么灰尘不会脏到哪里去。采花的话,你就当美女是不需要的吧。”

    “好吧,话说茶杯递给我。”将茶叶倒入水壶之后,我接过玉藻递来的茶杯并且倒起了茶水。

    “明明是这里的主人,却无法做出周到的招待呢。”玉藻看着茶杯上冒出的徐徐热气一脸遗憾的说道。

    “不用在意,毕竟是受困之身。话说,这套茶具是怎么来的?”我好奇的问道。

    “还不是那个男人怕我渴死而扔下来的,当时可是咋了我一头的包呢。”玉藻大概是回想起了当时的情景,立刻露出了一副咬牙切齿的表情。

    “这可真是场灾难呢,话说那群男人就学不会怜香惜玉吗?”

    “学得会的话我就不会在这里了吧。”

    “嘛,也没什么好办法呢,毕竟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我感慨的说道。

    “呵呵,那么回归正题吧,那个男人让你来打探些什么?又是那个魔法吗?”

    “不,我想你理解错了,我并不是为奥都斯那白痴工作的。相反我是来搞麻烦的,谁叫他惹到我了。”对于玉藻的试探我不以为意的说道。

    “哦,这可真是有趣呢。”听了我的回答之后玉藻笑呵呵的喝了一口茶。

    “不过,根据你的话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只有你会活下来了。”

    “为什么?”

    “和那个魔法有关吧?”

    “是的,那么你打算怎样?”玉藻眯细了眼睛问道。

    “不,我在想是否把你放走,这样的话估计也能让奥都斯那个白痴头痛一阵子吧。”

    “这种好事,我能够相信吗?”

    “当然,毕竟你从一开始就在不断的观察我的身体和心跳。你应该也发现了我一开始就没说谎吧。”

    “果然,你不是外面那群白痴呢,对于我的试探从一开始就非常了解。”玉藻确认的点了点头。

    “当然,在看到一群死尸之中还有一个存活完好的兽人,就算是白痴也会产生警戒心了。”

    “好吧,就信你吧。那么我可以期待你会把我弄出去吗?你的要求又是什么?”

    “嗯,要求的话,大概就是你出去之后尽量给奥都斯那家伙添麻烦吧。”

    “做到什么程度?”玉藻认真的问道。

    “大概做到能让你化解自己因为这6年的牢狱生活以及族人的死亡而感受到的愤怒的程度就行了。”

    “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建议您回去吧。我是无法达成你的要求的。”

    “怎么?”

    “首先,不把我从这秘银制的锁链下解放时不行的,而不是我吹嘘,这点整个大陆也就只有有锁链钥匙的奥都斯和勇者做到。”面对玉藻伸出来的手指,我说了一声“借过”之后抓起了绑在她身上的秘银锁链,并且轻松的拉断了。

    “然后呢?”我看着她说道。

    “你,你可真是一名惊人的人呢。我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徒手扯断秘银制的锁链,更何况锁链可是和头顶的魔法阵相连,如果有人想要凭借武力强行打开只会受到从头顶魔法阵传来的雷电之力的轰击。”玉藻惊愕的指向头顶的魔法阵看向我。

    嘛,雷电什么的,难道就不知道电磁屏蔽吗?这个星球设计的魔法陷阱到底是有多简陋啊。

    “我对魔法抗性强,所以锁链上的雷电对我没什么效果。而且我天生怪力,别看我这样,我的战斗全靠徒手肉搏。”

    面对我的解释玉藻再度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说道:“要知道,兽人如果拥有你的那份魔法抗性,早就统一大陆了。也罢,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被奥都斯给盯上了。”

    “说出接下来我需要做的事情吧。”

    “第二,我的身上有奴隶印记,如果不解放我,在我出去的瞬间就会死亡。而且身为主人的奥都斯只要不把我转移给新的主人,这份命令就永远也不会消失掉。”玉藻第一次抬起头主动把脖子上的青色印记展示给我看。

    “好吧,那你等一下。我去找奥都斯麻烦,让他放弃那份命令。”我无奈的说道。

    “那么我就恭候你的好消息好了。”

    “为什么?”面对玉藻的落落大方我诧异的反问道。

    然而玉藻什么都没说,只是指了指头顶的魔法阵。

    “难道那个魔法阵也是和你的奴隶印记结合在一起的吗?”

    “嗯。”

    “小事,你等一下。”不待玉藻反应,我轻松起跳。瞬间强大的冲击沿着脚底蔓延向四方,整座地下监狱都开始震颤起来。

    糟糕,忘记现在露西亚已经解除了体能限制。

    当我触碰到魔法阵的瞬间,宛如触碰一张水膜,整座魔法阵轻易的被我撕碎了。接下来的瞬间,整湖的水也因为我身上的强大动能被炸飞了。

    “真是的,这下子可热闹了。”我看着整座公爵府因为我搞出的动静而开始灯火通明起来,不由得头痛了起来。

    “没想到你居然如此强大呢。”晚我一步从地下跳上来的玉藻跟着我问道。

    “嘛,一般般吧。”对于玉藻的感叹我只是随随便便就打发了过去,将注意力集中向从公爵府内跑出来的人。

    当奥都斯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已经是10分钟之后了,那个时候出现在气喘吁吁的他面前的是正在悠然的喝着茶水赏月的我和玉藻。

    “没想到,这种程度的陷阱都无法阻挡你呢。”奥都斯在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拦住了想要上前围住我们的士兵,对我说道。

    “好久不见了呢,啊不对,应该说是有几个小时不见了吧。话说区区几个小时就让我产生好久的感想,莫不是因为你老的太快了?”我对着奥都斯亲切的打招呼道。

    “我之所以会如此快速衰老还不是因为你做的好事吗!还有玉藻既然你已经出来了,那就给我去s......”

    当奥都斯想要说出死这个字的瞬间,他的嘴巴就被我扔出去的茶杯堵上了。

    “刚刚我是不是侥幸捡回了一条命?”玉藻炸了眨眼之后对我问道。

    “大概吧。”

    “你到底想要做些什么露西亚!”气急败坏的奥都斯把嘴中的茶杯扣了出来之后对我质问道。

    “不做什么,只是要告诉你,话不是能够乱讲的,当然饭也不可以乱吃,万一食物中毒死掉的话,那就不好了。”

    “难道你是想要包庇那个女兽人吗?不愧是怪物呢,果然你是站在兽人那边的吗?”奥都斯问道。

    “不,我不站在任何一边。”

    “那你为什么要屡次的与我们作对,你为什么要在我国掳走大量兽人。”听到奥都斯的话的瞬间,玉藻轻轻的把视线投向我。

    “你在说什么啊,我可不记得有主动找过你们麻烦。只不过是你们一直都自视甚高的在给我添麻烦而已,还有兽人也是我花钱合法买回去的,这点你可别诬赖我。”

    “还不是因为你强迫工厂主卖给你的,这是强买强卖。”

    “可是这份强买强卖的命令是你签订的啊。”我对着气到脸红脖子粗的奥都斯眨了眨眼。

    “你这家伙,一直都在干扰我们,一直都拦在我们前进的路上。因为你,我国已经牺牲了多少人,又将会牺牲多少人,关于这点你都没有自觉吗?”

    “有啊,当然有啊,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一辆战车向前开看到前面有个石子还偏偏往上开,然后颠簸的摔痛主人了就开始怪罪起石子吗?又不是石子想要挡在车子面前的,你们这样是不是有点太不讲理了?”

    “好好好,还真是会强词夺理呢。那么你上次王都释放大火又是为何?难道那些烧死的工人也是自己主动去招惹你了吗?”

    “不,只是我想提醒你们一下,文化入侵可是很可怕的,可不要盲目的去追求眼前的利益。”

    “那么你在齐比鲁国搞出的东西呢?亏你好意思说。”

    “那些只不过是回敬一下你们,你们从勇者身上已经捞到足够的好处了吧,那么我给与齐比鲁国比之要更完善的技术又有哪里不行呢?”

    “这个时候你怎么不说文化入侵的事情了?还不是因为你只是在找借口。”

    “当然,文化入侵也是有的,不过那是只有齐比鲁国才能实现的,如果格鲁西亚想要实现的话,那么格鲁西亚将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胡扯,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只不过是在给自己找理由而已。说白了你就是个杀人犯,虐待狂。你完全就是为了自己的兴趣而将灾祸转嫁给其他人罢了。”奥都斯气的跳脚骂道。

    诶呀诶呀,为什么就是不理解呢。每次的技术革新都要伴随着大量的工人失业以及新旧观念碰撞,长此以往大规模发展下去必将造成自发的内部战争。齐比鲁国之所以没有问题只不过是因为他们原本就缺少劳动力,在当前人民挣扎于死线的情况下,新的技术能够极大的扩展他们的生存几率,因此他们才会选择将观念的碰撞让位与冷酷的现实。

    而格鲁西亚不是这样的,在国内就业率稳定的国内引进大规模的工业发展势必会解放出大量的生产力与劳动力。因为新技术而事业的工人会怎么办?无法跟得上快速推进的文化与理念的工人能怎么办?他们除了死亡别无选择。然而他们是不会放弃求生的,因为求生是所有生物的本能。所以他们会与现有体制以及已经改变了的文化理念进行奋斗,进行抗争。到时候死亡的可不是3000这种数字了,让我们回顾一下历史吧,哪一次工业革命不是伴随着大量的血腥。就算是第三次工业革命,也造成了现今各国的不平衡程度进一步拉大。试问格鲁西亚有足够的能力进行一场国内的全民战争吗?在生产力得到飞速提升的情况下,执政体系依然无法跟进,还维持在落后的封建阶级下的格鲁西亚,其皇室真的能够保证自身的执政力吗?

    “嘛,随你怎么理解好了。”

    “呵呵呵呵,无话可说了吗?无话可说了吧,你个恶魔,终有一天你会受到审判的。”

    “也许吧,不过不是你们能够办到的就是了。废话不多说,给我玉藻的奴隶所有权。”

    因为奥都斯无心之话而让我的心情变得消沉起来,为了不让自己陷入始终保持沉默的境地我选择强行推进了话题。

    “做梦,我是不会转交给你的,你这个人类的叛徒。你可知道你身后的女人会对人类造成多大的危害吗?不,你不了解。对你来说你根本就不关心人类的死活,你只要感到有趣就好,你就是这样的性格,你就是这种恶魔。”奥都斯慷慨激昂的说道。

    “废话真多,你当真不交?”话说这家伙怎么突然来劲了?

    “就算杀了我,我也不会交出来的。相反,我还会拖着那个女兽人一起死。”

    面对奥都斯一副准备慷慨就义的表情,我从存储空间拿出了一团不断蠕动的肉球。

    “看,这是寄生虫,这玩意和寄生在玛丽身上的是同一种,如果你不交的话,我不建议把你变成寄生傀儡再让你交出所有权,而且我也不保证我是否会控制你去刺杀你们的杜马尔陛下。我认为身为国王亲信的你,刺杀的成功率还是非常高的,不是吗?”我淡然的说道。

    “你,你这个恶魔。”面对肉球中刺出来的几条不断扭动的虫子,奥都斯愤怒的脸红着憋出了这么一句话。

    “所以,你交还是不交?”

    “交,不过你等着,陛下早晚会毁灭你的。暂时就让你开怀大笑去吧,总有你哭的那一天。”奥都斯在愤怒的说出了这些话之后,痛快的把玉藻的所有权转交了出来。

    “看来根本就不需要我去搞事呢,你一个人的话不就足够了吗?”在所有手续都办妥之后,玉藻兴趣缺缺的对我说道。

    “我可没时间去陪这种白痴,那是你的任务。”

    “不是说要释放我的吗?”

    “嗯,但不是现在。我可不相信你会那么老实的只选择给奥都斯找麻烦,现在放你走无疑是给我自己找麻烦呢。”

    “是么。”玉藻失落的叹了口气。

    “走吧。”拉住玉藻之后,我们直接通过空间移动消失在了原地。

    当我们消失之后,原本还一脸愤怒的奥都斯立刻露出了冷笑的表情说道:“这份傲慢,早晚有一天会毁了你的。”

    ......

    另一头,在王宫内。

    “奥菲公主,好可怕,好可怕啊。”

    勇者明的双手总算通过大量高阶祭司释放的高级回复魔法重新接回了身体上,然而身为勇者的明自身却已经被严重摧毁了心理。那并不是魔法所能够治疗的,现在的勇者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勇者了。现在的勇者,不过是一介躺在床上的懦夫而已。

    “那个女人,好恐怖。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她会追来吗?咿,她是不是在窗外?不赶快逃跑的话她就会追上来了。”明胡乱的吵闹着、痛苦着。

    “勇者大人,请看着我的眼睛,请相信我所说的话,您并没有败北,您所受到的伤害只不过是幻觉而已。”奥菲强硬的把明的头转向自己,并且将彼此的视线相交。

    当明把头视线移向奥菲的双眼的瞬间,立刻妖异的红色光芒充满了奥菲的双眼。

    “睡吧,睡吧,一切都是一场梦。等您醒来,您会发现您还是那个强大的勇者。”

    伴随着奥菲的话语,明不再吵闹并且渐渐陷入沉睡之中。等到明完全陷入沉睡之后,杜马尔进入了房间之内。

    “怎么样了,奥菲。”

    “回禀父亲,已经陷入沉睡了。”

    “哼,这个废物,如果他能多起到点作用也就不会害我在众人之前丢人了。”杜马尔看着陷入沉睡的明骂道。

    “父亲,我认为并不是勇者的力量有问题,而是我们对那个女人的力量进行了错误的估计。”

    “是啊,没想到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那种怪物。如果能够为我所用,统一整座大陆也不过是几年的问题了。为什么偏偏是郝马斯和齐比鲁两国得到了那种怪物呢。”面对奥菲指出的问题,杜马尔悲叹了一声。

    “父亲,您还记得您与怪物之间签订的契约吗?虽然无法靠我的魔法和美色去支配那种怪物,但是完全可以靠着那份契约得到她。”

    “哦?怎么做?”

    “绕开她,并且一举攻下齐比鲁国。虽然明的战力完全无法企及到她,但是作为消耗品去缠住她还是没问题的,趁此之际,我们可以用安置在齐比鲁国内的王家禁卫军和魔法师军团配合今天得到的魔石进行一次强大的攻击,在我**队的攻势下,齐比鲁国根本就毫无还手之力。到时候快速拿下齐比鲁国的我国,也就自然能得到那个怪物。”

    “妙啊,不愧是我的女儿,能想到如此聪明的作战。”听了奥菲的话之后杜马尔立刻露出一副茅塞顿开的表情赞叹道。

    “谢父亲夸奖。”

    “不不不,能看到女儿变得如此出色我深感欣慰啊。那么关键的消耗品,明怎么样了?”

    “就在刚刚,已经将傀儡魔法植入了他的大脑,从此以后他将永远作为我的人偶为格鲁西亚牺牲全部。”

    “很好,那就按照你所设想的安排下去吧。相信一旦过了冬天,整个齐比鲁国将陷入我的手掌之中。”

    “是。”

    “奥菲,这些年辛苦你了。让你用美色去引诱这种废物为父也深感痛心,如果不是你的话这种软弱的废物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勇者。”看着女儿低头领命的样子,杜马尔心痛的说道。

    “哪里,为了父亲的霸业献上祝福,乃是我的本分,还请父亲不要在意。”

    “那就拜托你了,我先离开了。”说罢,杜马尔就离开了房间。

    等到杜马尔离开之后,奥菲起身面向明无奈的说道:“至少,你再有用一点,我也不会如此对你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