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异世界的招待3
    “能动吗?”我看向瘫倒在地的莉莉问到。

    然而莉莉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继续保持瘫倒在地的模样,只有眼神虚无的望向半空。

    看起来是不行呢,我为难的搔了搔头。嘛,毕竟刚刚纳米机械为了抢修被砍断的神经、血管与肌肉可是应急性的从莉莉体内抽走了大量的能量。恐怕她现在体力已经处于见底状态了吧。

    拿出两瓶初级营养剂、一瓶高级魔法回复药剂、一瓶高级体力回复药剂,除了一瓶营养剂之外全部交给了玉藻。

    话说为什么非要起回复药剂和魔法回复药剂这种又臭又长名字呢?普通的叫hp和mp药不行吗?

    在拿到三瓶试剂之后玉藻困惑的看着手中没见过的第三瓶药剂问道:“主人,这是?”

    “给你,你就吃。”由于没有什么好心情我冷淡的说到。

    “哦。”在豪迈的喝掉两瓶熟知的药剂之后,玉藻先是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陌生的药剂然后仔细闻了闻,最后才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

    正好在玉藻喝完的时候我也喂着莉莉喝完了,因为莉莉丧失了全部的体力,所以撬开她的嘴并且让她吞咽下去意外的花了不少时间。

    “效果怎么样?”我对着正在盯着已经被喝光的初级营养剂的空瓶子的玉藻问道。

    “啊?效果非常强力,刚刚还感觉身体宛如被掏空,现在就已经是浑身充满了力量。除了魔力匮乏和肌肉酸痛,现在的我差不多恢复到b级的水准了。”大概是因为过于专心的关系吧,玉藻对于我的提问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

    “那就好。”我点点头说道。

    原本考虑到玉藻那拥有s级魔物的实力,我打算给她使用中级营养剂的。不过处于谨慎考虑我还是给了她初级,以现在的效果来看初级就是她的极限了,如果冒然给她中级的话,恐怕现在我就要多照顾一名因为细胞活动过剩而爆体的兽人了。诶,毕竟是以人体基因为样板,和天生就是高能量消耗的a级魔物还有着不小的差距。也许在崩坏的情况下能够吸收中级也说不定,到时候做个实验好了。

    “求救求救,正面战场被攻破了快,哪里有富余出来的兵力吗?”就在我思考的时候,对讲机内传出了尤利西斯那没出息的沙哑的声音。

    “……“我一脸无语的看向脸色开始变得焦急起来的伊莲娜。

    “别看我啊!赶紧去支援啊!”立刻就被伊莲娜吼了。

    “玉藻,找个兽人交代一下现场的事情,告诉这些俘虏,如果他们敢乱来他们的军团长就死定了。然后跟我来。”

    “是。”

    趁着玉藻去交代事情的时候,我把莉莉从地上抱起。

    “……”

    “怎么了?”看我抱着莉莉呆然不动,伊莲娜立刻问道。

    “不,我在想,我从来就没享受过公主抱。我第一次公主抱的对象却给了莉莉,我是不是吃亏了啊?”然后我就被伊莲娜揍了。

    带着玉藻我们直接转移到了正面战场,出现在了尤利西斯的身边。

    “你们终于来了,我这边已经顶不住了。”在发现我们出现之后尤利西斯立刻喜极而泣的说道。

    额,您能擦擦您满脸的血污吗?现在的你看起来好像是刚刚从恐怖片里面走出来的冤魂一样。

    “亲爱的王子殿下,当初是谁和我保证一定能打退对方主力的进攻的?”我冷嘲热讽的对他说道。

    “如果是正规战的话我当然有自信可以做到,可是对方居然使用了魔物!”

    听了尤利西斯的话,我立刻好奇的向着远方的战场看过去。果然如尤利西斯所说,此时此刻的战场上大量的魔物正不断肆虐着。

    “这是?”我惊讶的看向身旁的玉藻,她的眼中也同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不可能,我从来没有把控制魔物的魔法告诉过别人。”玉藻立刻抓狂的叫到。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闭嘴,我的耳朵都被你震得耳鸣了都!”在用命令让玉藻闭嘴之后我才放下捂住耳朵的手。

    漆黑的魔犬们在追逐着四散奔逃的齐比鲁国的士兵们,牛头人们在酋长的带领下不断的对身披重甲的步兵方阵发动冲锋,雷鸟携裹着闪电不断的对骑兵们降下雷击。

    “这完全就是一面倒的屠杀嘛。”事不关己的我冷嘲热讽的说道。

    战场是残酷的,无论是对谁来说都一样,既然踏上了战场就要有被人一面倒的虐杀的心理准备。

    “你还有心情嘲讽,难道你就没有慈悲心吗?”愤怒的尤利西斯一把抓起了我胸前的衣服说道。

    昏倒在我怀中的莉莉也因为这极速缩小的间隙而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话说你这是性骚扰哦,毕竟我现在穿的可是晚礼服呢。”

    “我现在没有和你开玩笑的心情,如果你再不想想办法,恐怕我会忍不住先把你砍了。”严肃的神情配上认真的眼神,稍微有点男人的样子了。

    越过尤利西斯的身体我再次看向远方的战场,轻步兵的板甲在魔犬的进攻下,其防御能力并不比皮革强到哪里去。而重步兵组成的防御阵型在牛头人的冲锋下也到了濒临崩溃的境地,很明显重甲在面对战争践踏的时候反而变成了累赘。至于骑兵们,在雷电的麻痹特效下已经深陷敌阵变得寸步难行了。

    嗯,据我估计,正常来说,面对这样的战场普通的军队早就崩溃了。而齐比鲁国的军队和郝玛斯的军队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一部分是加入军队协同作战的冒险者的功劳。然而最主要的还是为了掩护轻步兵撤退而舍弃性命,选择留在敌阵与坚守阵地的骑兵部队和重步兵部队的决心。

    啊啊,多么可贵的战友情怀。在这次大溃败之后,恐怕等待齐比鲁国的就是王都防御战了吧。到时候重步兵和骑兵能发挥的作用将降至最低,因此为了保留有生力量而选择自我舍弃。这是完全基于现状的合情合理的判断,也是完全把未来托付给战友的表现。面对着这样的军队,我稍微有点感动了。

    “果然,人类真是可爱呢。”我满足的发出了叹息。

    “你……”

    眼见着尤利西斯把手放到了腰间的佩剑上,我亲昵的对他问道:“你能负责吗?”

    “负责?负什么责?”尤利西斯问道。

    “就是让我走上战场的责任。”

    “能,一切责任由我承担。”尤利西斯坚定的说道。

    看着这样的尤利西斯,我在内心轻轻的叹息了,恐怕他什么都不理解吧,恐怕他在知道真相之后会变得像个丑陋的蚂蚁一样恐惧吧。然而他此时此刻的眼神是认真的,所以,这样就足够了,哪怕,所有的责任依旧会由我扛起。

    脑海中传来了冰冷的机械音。

    在安抚过后我重新看向眼前的战场。

    “那么,就让我登场吧。”轻轻的将莉莉交给玉藻,并在她下意识的“主人?”呼唤下,我消失在了原地。

    只消一瞬间我就出现在了战场上方的空中,在下落的同时我呼唤道:“阿狸,城里清理干净了吗?”

    被我用空间转移传送到身边的阿狸和妮可无视了出现时就陷入坠落的状态对我点头回复道:“已经清理完毕了。”

    “是吗,接下来就是战场了,随我来。阿狸你和狮蝎们去清楚魔物,妮可你带着士兵们去避难。”对着两人我命令道。

    ““是。””

    妮可率先消失于夜色的阴影中,阿狸的身下开始出现巨大的阴影。

    “由我来开路吧。”对着阿狸说完之后,先于受到黑影影响而停止下落的阿狸,我坠落到了战场的中央。

    轰,强烈的冲击让周围的魔物们被甩飞出去。

    在发现了眼前突然出现不明来客之后魔物们狂吠着为了上来。

    无视于眼前的魔物我将思维切换到战时模式,强大的杀气顿时从我的体内汹涌而出。

    “呜。”即使是受到魔法洗脑的魔物群也在一瞬间露出了畏惧的神情。

    快速的,杀气弥漫笼罩了整个战场,不是宛如实质,确实是实质的血色薄雾的杀气在人眼所及的范围内笼罩了整个战场。

    一时间,世界宛如冻结了一般,原本还喧嚣的魔物群快速的枯萎死亡了。

    “发,发生了什么事?”尤利西斯震惊的看着眼前变得极端诡异的战场发出了愚蠢的声音。

    “仅仅是细胞的排异性而已,它们在快速的吞噬被任为是敌对存在的细胞。”我那冰冷异常的声音通过血色薄雾的共振传至全战场。

    “那士兵们呢?”尤利西斯战栗的问道。

    “他们没事,妮可会把他们带回来的。”

    在让尤利西斯感到放心之后,我开始了重新认知的过程。这就是解放了生命形态锁定之后的露西亚所能做到的众多事情之一,自我扩张。一边思索着这种无用的事情一边查看战场,地面的魔物已经全部吞噬殆尽了,天空的雷鸟已经被狮蝎和阿狸屠戮到仅剩下几只的程度了。因此我判断,自我扩张结束,个体重新认知开始。

    刹那,在所有人面色铁青的认知下原本恐怖无比的血色薄雾立刻化为血液从空中坠落,染红了大地。

    等到雾气彻底散去,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是在血色衬托下显得无比妖艳的我。瞳孔的颜色在金色和红色之间来回变换,并最终固定在了红色上。

    “出,不,耻?”短片的冷酷音色从我的嘴中发出。

    脑中传来警报声。

    默默的拿出3瓶高级营养剂并将之通过胸腔注射的方式注射进心脏之后,体内的细胞才得到大量的营养与能量补充。

    “奥都斯公爵,出来吧,胜负已定了。”我的声音中充满了冰冷,仿佛要冰冻全世界一般。

    “你这该死的怪物。”从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位全身披着斗篷的老者。

    “这是?”我转动逐渐变成水晶一样质感的眼睛看向他身上的斗篷。

    “这是死亡三圣器之一的隐身斗篷,能够隔绝一切探测。”奥都斯冷淡的说道。

    “真的,如此,吗?”我的声音开始变得断断续续起来。

    “如果没有你的存在的话,不过这也就到今天为止了。”说着的同时奥都斯拿出了一把短柄黑**杖。

    “这把魔杖同样是死亡三圣器,它能给予施法者无与伦比的强大效果。”说过之后奥都斯开始咏唱起来。

    “以黑暗的荣耀,来自地狱的玫瑰,请在吾人诅咒下,枯萎,破碎。”

    伴随着咏唱的结束,原本枯萎死去的魔物们化为了飞灰,就连魔石也如冰雪一般融化了。

    黑色的粘稠的光在法杖尖端不断涌动,并最终化为了一朵黑色的花瓣,以秒速五厘米的速度像我飘来。

    看似软弱无力的花瓣轻飘飘的跨越了我和奥都斯之间的距离,贴向了我的胸口。

    在接触的一瞬间,花瓣立刻化为黑色的粘液包裹了我的全身,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黑色的粘稠的魔力在透体而入的瞬间就被埋藏于体内的能源辐射给同化了,抱歉,能量层级差距太大了,就宛如v和ev之间的差距一样。

    “然,后,呢?”我断断续续的问道。

    “你这该死的怪物。”口吐鲜血,同样因为魔法的作用而濒临死亡的奥都斯咒骂道。

    “既,如此,就,回,敬。”说完之后我就下达了命令。

    机械音由缓慢开始向着高速转变。

    仅仅是一秒钟,组装卫星就完成的目标的探测和射击矫正程序,重力子正在不断的填充。

    伴随着组装卫星的能量填充,大地突然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这,是?”

    “哦哦,地脉,地脉居然活性化起来了,这份庞大的魔力,到底发生了什么。”奥都斯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发出了临死前的最大呐喊。

    这是一场矛与盾的较量,盾在不断的积蓄着力量,变得越来越厚。矛也在不断积蓄力量,变得越加沉重。

    以地脉的光芒消失为信号,矛发动了毁天灭地的一击。

    黑色的光瞬间充斥了天空,在所有人都瑟瑟发抖的注视下,接触到魔力护盾并且视若无睹一般轻易就把魔力护盾给撕裂了。

    黑色的光压抑着整颗星球的人,并且把除我以外的所有生物都挤压到贴在地上无法站立起来。

    然后黑色的光消失了,是的它消失于目标的所在地了。就在人们惶惶不安的打算从大地上爬起来的时候,大地开始了震颤,不,应该说整颗星球的地壳地幔都开始了震颤。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与刚刚相比,健康的宛如从未受过伤的奥都斯咒骂着问道。

    “你?三,一,石?”原本打算询问是否是因为最后的三圣器之一的复活石才导致恢复原状的,不过在**持续崩溃着的现在,我也只能费劲全力一句一字的说话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回答我。”立刻暴跳如雷的奥都斯就无视了我的发言。

    “只,是,摧,毁,了,格,鲁,西,亚,而,已。”我一字一顿的说道。

    “摧毁了格鲁西亚?不可能,怎么会有那种事,刚刚那黑色的光就是你的魔法吗?”并不相信的奥都斯拒绝承认道,不过在想起刚刚那道恐怖的光之后,他立刻动摇起来。

    “是。”

    “这,这种事,我们格鲁西亚王国,我们大陆第一强国居然会因为这种事而覆灭。我,我要杀了你,你这个该死的怪物。”在癫狂着发出吼叫以后奥都斯又变得欣喜起来。

    “看啊,这不是已经快要死了吗?”他看着我身上逐渐脱落的肌肉说道。

    “刚刚的那个魔法一定是你拼尽了全力释放出来的吧,也就是说你现在正是处于最虚弱的状态,这样的话,一定能够将你斩杀。”以奥都斯的狂笑为背景,四周突然传来了大部分行进的声音。

    “这些军队,是从哪里来的?”费劲来到我身前的伊莲娜惊慌的问道。

    “这是大陆各国的军队。”尤利西斯在辨认出番号之后震惊了。

    “主人!”阿狸和妮可看到我那已经崩溃了一半的躯体之后都泪眼朦胧的抱了上来。

    就连仅仅恢复了一点体力的莉莉都失声痛哭起来了,玉藻则是别过了头去。

    “这就是你的傲慢,这就是你的终末!去死吧该死的怪物。这是为了消灭你与兽人,在我国不断的游说下聚集起来的军队。这就是你惹到我国的代价。”只有奥都斯在发狂一样的叫嚣着。

    “你!”伊莲娜气到想要上前去叫发狂的奥都斯闭上嘴,却被他一把推开了。

    “滚开!下贱的女人。尤利西斯王子,如果你们再执迷不悟,到时候郝玛斯和齐比鲁国都将会和这个该死的怪物与下贱的兽人一起走向灭亡。”

    “……”面对奥都斯的话语尤利西斯不甘的咬紧了牙齿。

    “那么,你们要做出何种选择呢?”奥都斯露出慈父一般的表情问道。

    “我国郝玛斯同意结盟。”最终尤利西斯做出了他的选择。

    “你!”伊莲娜愤恨的打了尤利西斯的脸庞。

    “原谅我。”在低声过后尤利西斯将伊莲娜扣押住交给了他身后的士兵,丝毫不顾伊莲娜“叛徒,卑鄙,无耻。”的叫喊声。

    “我国齐比鲁同意结盟。”对讲机中同样传出了威廉苦涩的声音。

    “哥哥。”此时才从王都内赶来的汉娜和静香在听闻威廉王子的发言之后痛声喊道。

    “对不起,我必须守护齐比鲁国。”威廉的声音传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女人们,现在你们明白了吗?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

    无视掉依然还在发狂的奥都斯,汉娜轻轻走到我的身旁将一件衣服披在我的身上。

    “主人,我们走吧。”汉娜和静香分别走到我的身旁小心的搀扶起我来。

    “走?你们还想逃去哪里?你们逃不出全大陆的联军的,即使你们逃了出去,也无法生存下去。你们已经成为了整个世界的敌人了,无论逃到哪里,你们都不会得到安宁的。”

    面对奥都斯的叫嚣,阿狸和妮可露出的露出敌意架起了武器,就连狮蝎们都开始狂怒着积攒魔力。

    “你,的,意,思,是?”

    “还不明白吗?所以才说女人都是一群认不清现实的生物,你们已经走投无路了。即使再怎么挣扎,你们都是整个世界的敌人。没人会可怜你们,等待你们的只有唾弃和折磨。”

    “我,本,无,意,争,端,是,你,们,擅,自,打,过,来,的。”

    “主人,不要和这种人废话了,阿狸和妮可先带您离开吧,我们会在这里拦下他们。”静香坚定的站到尤利西斯的面前拿出了兵器。

    “无意争端?不不不,你错了。你最大的错误是去违抗强者,你的傲慢你的反抗就注定了你的灭亡。”

    “是,吗,既,然,大,陆,已,经,做,出,了,选,择,那,我,会,带,着,她,们,离,开,保,证,再,也,不,出,现,在,众,人,面,前。”

    “不不不,你哪里都去不了。现在想要逃离,已经太晚了,无论你逃到哪里,我们都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的。”宛如胜利者一般,奥都斯嗤笑了起来。

    “也,就,是,说,这,是,宣,战,吗?”

    “是的,这是宣战,这是这个世界对你的宣战,你已经是所有人类共同的敌人了。”奥都斯敦敦善诱的说道。

    “是,吗,战,争,开,始,了。”说完的同时,远超宇宙的通讯网络开始响起了繁杂的金属音,宛如一部庞大的战争机器被打开了开关一般。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