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异变
    wd1999年9月13日,后世被人称为天壤劫火的一系列灾难以此为开始正式开始了。

    当时间为9月13日0时,在大部分人都陷入沉睡之时,剧烈的异变发生了。天空开始灼烧起来,面对突然开始燃烧的天空,还在外面游荡的夜猫子们最先惊恐了起来。当外面的游人还在因为恐慌而夺命狂奔的时候,地震紧接着也开始了。

    在家中熟睡的人伴随着剧烈的震动以及家具的掉落破碎声,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茫然的人们先是认为地震了,而开始向着房屋角落的方向躲去。然而当他们磕磕绊绊的躲进墙角没多久,地震也悄然停止了。直至此时他们才紧张的走出家门,发现了外面天空的异变。

    当接到卡列娜的报告时,我正身处在皇家酒店门外广场的喷泉旁。当然,我并非一人,身旁充满了各色从酒店内仓皇逃出的人们。非常罕见的,静老师也在旁边。今天原本她是来视察我工作情况的,但是却赶上了这种事,只能算她倒霉?不对,应该说全球所有人都赶上了,所以不分她是否倒霉了。

    在大部分人恐慌的注视下,天空燃烧的越来越剧烈,耀眼的火光仿佛要燃尽一切一般。很快,大量的人员因为缺氧而陷入了眩晕状态。不过,还有少部分的人昂首挺立着神色严峻的看着天空的异变。

    其中我所在的现场就有着两位,其中一位就是站在我身旁的静老师,只见她抿紧了嘴唇神色严峻的抬头看向燃烧着的天空,眼中透露出动摇的光芒。另一位则是我众多客人中的一位,我记得是叫达留斯·利维,站在人群之中宛如一头高傲的狮子一般,其气势和体格都让其显示出了压倒众人般的存在感。

    作为一名常客和一名有着独特氛围的人,连一项不怎么在意别人死活的我都记住了他的存在。当然,这和他经常送给我花束也不无关系,不过作为一名年约40多岁的壮年男性,天天给一名外表看来只有17、18岁的少女送花,有点不合适吧。

    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听着报告,我看向静老师问道:“老师,貌似不怎么害怕呢。”

    “怕,怕的要死,但是现在我想的更多的是我的学生们的安危。”静瞥了我一眼之后说道。

    “还真是个好老师呢。”听了老师的话我窃笑了起来。

    “还说我呢,你不是也没感到害怕么?”

    “嗯,总感觉没什么好怕的。”

    “你的神经到底是有多粗啊。”静老师叹了一口气说道。

    面对老师的感叹我只是笑而不语,然而原本还静静站在一旁看着天空的盛景的达留斯则是对我们露出了好奇的视线。尽管好奇,但是最终他都没有上来进行询问。

    在我所不知道的地方,有一处豪华的城堡,城堡中坐着2位少女,正以前所未有的紧张神色盯着剧烈燃烧的天空。

    “开始了呢。”其中一名有着冰蓝色眼瞳带着眼睛的少女对着另一名少女说道。

    “嗯,开始了。”另一名少女回答了。

    仔细看去,有着冰蓝色眼瞳的正是穗波,只不过与她往日的打扮不同,黑色的尖帽配上黑色的斗篷,宛如只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魔女一般。

    另一名少女则是流着鲜明的法国卷金发,有着强悍地仰视着天空的碧绿眼瞳。身穿漆黑的洋装,装饰洋装的金线及银线在衣服上四处描绘出复杂的花纹。她的美貌与装扮,仿佛是从西洋电影里走出来的美丽少女一般。她的年纪和穗波差不多,然而与穗波不同的是,她的笑容让人感觉仿佛是命运一般、仿佛是恶梦一般。

    “安缇,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会做出这种事来。”穗波头痛的说道。

    “毕竟对他们来说,自身的正义才是最重要的。”被穗波呼唤为安缇的少女头痛的说道。

    “看来安稳的日子已经到头了呢。”

    “是啊,大概今天晚些时候协会的命令就会下达了吧。”安缇附和着穗波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平稳的日子能够再延长一些该有多好啊。”穗波多愁善感的说道。

    “是呢,我也希望这和平安稳的日子能够永久持续下去。”安缇附和着说道。

    另一方面,在l国内有着这样一群人,他们兴奋的看着正在燃烧的天空,并且欣喜到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大主教,这是神迹啊。”一名红衣主教感激涕零的看着天空说道。

    “是啊,这是神迹,神在昭告天下,神话时代即将降临。”大主教浑身颤抖着说道。

    “快,传令下去,出动十字军。是时候让愚昧的凡人知道,世界终将回归神的怀抱。”大主教激动地说道。

    “是,我等神的仆从,定会将愚昧的凡人引导向正轨。”其中一名大主教说道。

    “2000年了,已经等待2000年了,没想到,在我这一代终于等到了神明的回归。”盯着天空的大主教留下了止不住的泪水。

    “神啊,身为您的仆从,马丁·利斯定会为您献上永恒美丽的神之花园。”

    响应大主教,其他的红衣主教们全都跪倒在地上进行朝拜起来。

    “没想到,她真的干得出这种事呢。”明盯着天空的火焰神情痛苦的呢喃道。

    在好不容易用魔法将父母催眠之后,明再一次的紧盯着天空的异变。虽然自己是是知道的,但是还是无法坦率的接受。两个文明之间的实力差距就是如此之大,芙蕾以及在她体内的那个不知名的灵魂,其强大的实力无时无刻不让自己感到颤抖,甚至每夜都会陷入噩梦之中。

    啊啊,自己是知道的,她之所以没有直接攻击那是因为和自己有着约定,在时限到来之前是不会直接攻击的。那么,这次的异变也可以看做是对自己的一次警告吧,催促自己不要再这样悠闲的度日了,如果再这样下去,自己以及自己的文明可能瞬间就会被秒杀掉。

    可恶,好不甘啊,好想哭,然而在此之前,自己更加恐惧,那种无论逃到哪里都无法甩开的恐惧感。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拯救自己的故乡啊。明在内心哀嚎着问道。

    然而与明的恐惧和焦急不同,汉娜在看到如约而至的天空异变时,绝望的跪倒在地。尽管有静香和莉莉的担心,阿狸和妮可的关怀,但是这份绝望依旧无法得到救赎。

    试问,为何感到绝望?很简单,那是因为再一次的通过眼前的绝景认知到了一项非常简单的残酷的事实,即使是比自己的文明要强大无数倍的明的故乡,依旧面对主人的舰队时表现的像个无知的孩子。那么,倾尽自己的一生,能否做到陪伴在主人身旁的程度?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残酷的,也是绝对的,那就是不能。无论自己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学习,都无法做到为主人提供任何帮助的程度。是的,自己的存在价值已经被彻底否定了,不管自己再怎么不愿正视这份事实,它都会带着残酷的笑容来到自己的面前。

    “至少,至少我能起到身为女性的价值也好啊。”汉娜痛哭的说道。

    面对汉娜的意有所指,莉莉、阿狸和静香都沉默着咬紧了下唇,只有妮可一人还在不明的用手帕去擦拭汉娜脸上的眼泪。

    不安,焦躁,自卑的情绪再一次通过汉娜的呼喊从心底里显现出来。身在异乡,面对着无从了解的文明,能够活下去的方法只有依赖主人一途。是主人将自己从绝望之中拯救出来,是主人将自己从死地拯救出来,但是这样的自己却无法给予主人任何回报。甚至,对于主人来说,自己的存在完全就是一个包袱,无法提供任何价值。对于自己来说,主人已经成为了唯一,成为了一种精神依靠。可是在无法提供任何帮助的前提下,自己随时都有可能被主人抛下,这份不安肆虐着每个人的心灵。

    该怎么做?该怎么做才能展现自己的价值?家务?自己做的不如主人好。战斗?自己的战斗力在主人面前只不过如蚂蚁一般。关照?自己现在反而无时无刻的不被主人关照着。帮主人打下手?自己甚至无法独立生活下去。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对主人展现出自己的价值?能够想到的唯有身为女性,这一身份了。然而,尽管自己再怎么拼命,依然无法在外表上有任何胜过露西亚、墨德、芙蕾的可能性,更不要说更是虚幻般存在的以安杰为首的众位使徒了。

    也许主人就喜欢自己这种类型的,这种想法不过是卑微的自欺欺人罢了。灵魂的独特性?全世界就只有一个自己?这种自我中心的想法也许在身为凡人的时候会很好用,但是以主人那强大的实力,何种女人无法得到?在万千世界,万千文明中,又如何肯定自己是最特殊的那个存在?

    “主人,我到底该怎么做啊。”汉娜发出了绝望的呐喊。

    就这样,在各人不同的思绪下,渡过了充满奇幻的一夜。天空的异变一直持续到了早晨的8点,在以政府的各种尝试以失败告终之后,人群中甚至爆发出了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的荒谬传言。最终的收尾以及恢复正常秩序是在中午过后,而此时整个文明社会也因为这巨大的异变而停摆了整整12个小时,其影响和造成的经济损失甚至延续了非常久的一段时间。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