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头痛
    “说真的,你到底想干嘛?”

    在把入社申请交给老师之后,结果我被追问了。

    “加入社团啊。”我无辜的说道。

    “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种爱好。”

    “嘛,也好。总归是能找个地方安稳的呆着了,打工那边既然你已经辞掉了就证明你拿到了足够的钱了是吧?”

    “嗯,还好这个世界有着名为股票的炼金术,拜它所赐我只需要挣个初始资金就能轻轻松松的把自己的资产越堆越多。”

    “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啊。这种道理虽然你都懂,不过做老师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的。”

    “老师,您可真是失礼呢,看,在学校放假的那一个星期我就已经赚了很多了哦。”说着我掏出手机点开股票的app软件,将上面显示出的数字给老师看。

    “......”在一脸复杂的数出7位数字之后,老师叹了口气。

    “说实话话,你活到现在还没被人捅死简直可称之为奇迹了。”

    “讨厌,老师天天诅咒自己的学生,不是太失职了吗?”

    “你的存在已经很明显的打破了世间的平衡了吧,天生生得一副好皮囊不说,还有着常人所没有的智慧,外加还非常能挣钱,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你不能得到的东西吗?”老师一脸头痛的问道。

    “大概有吧?”我困惑的回答道。

    “说真的,既然你这么能赚钱,之前到底是如何把钱花完的?”老师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想想,离开原来的国家和城市搬到这里的搬家费,照顾受伤住院的明以及医疗费,最后就是办理入学交学杂费和在这边购置生活用品了吧。”

    “明明身为一个学生,居然活的比所有人都要自由,我真怀疑这个社会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了。”

    “才没有呢,如果出了问题也请恕我概不负责。”

    “算了算了,不说这方面了。”在对我的回答感到头痛不已之后,老师转移了话题。

    “这段时间的入学生活如何?”

    “还好吧,除了无聊的时间特别多之外就没什么了。”我回忆了一番之后说道。

    “亏你还好意思这么说呢,明明现在对你感到咬牙切齿的大有人在。”

    “不对吧,应该说是对我非常感兴趣的大有人在才对吧。每天的非上课时间都能看到一群别的班级的女生和男生堆到教室门口往我的方向张望,真亏他们不会感到厌烦呢,俗话说与美女相处久了不是就会产生抗性吗?”

    “又来了,你明明知道原因为何。这样可不行哦,虽然我理解你是故意这样说的,不过真亏你能表现出如此扭曲的性格呢。”

    “诶?不好吗?我可是特意配合这个年龄,表现出应有的无奈呢。”我皱着眉说道。

    “就是因为这样,你的性格才会显得极度扭曲。我宁可你表现的更加轻视一些,就像a班的安缇一样。”老师头痛的说道。

    “老师你在说些什么啊,表现出符合相应年龄的态度哪里有问题了?而且这也可以算是圆滑处世的一种方式呢。”

    “不,你的情况与正常的学生不同吧。如果说普通学生,生得一副好皮囊还表现的不懂世事的样子是圆润处事的方法的话,那为师也不会说些什么了。就像b班的文心一样,虽然外表好,但是本质的部分已经相当程度的烂掉了。而你,则是在知道自己在周围人的评价的前提下,还对一群漠不关心的人故意表现出这种不问世事的样子并且以处事圆滑为借口。我只能说你不仅仅是内心烂掉了,你整个人都已经彻底扭曲了。并且最坏的还是,你不仅仅是扭曲了,而且还扭曲到极致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是不可能表现出和平常人一样的表现的。”

    “真是难得呢,老师你是野性派吗?明明给人一副理性的感觉。不过,像老师这般敏锐的人可真的不多呢。”对着老师我赞叹的说道。

    “嘛,毕竟我还是毕竟喜欢用拳头来说话的。而且,作为最让我头痛的学生,平常我可没少观察你呢。”老师咂舌说道。

    “这可真是我的荣幸呢,那么能让我说说日常的观察报告吗?”

    “给我的感觉,你只有在面对明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本性的一部分,在面对你的姐妹们的时候反而不会。虽说也有传出其实你和明正在交往的传言,不过该不会这种事是真的吧?”

    “讨厌,老师你在乱说什么,我只是在督促明而已。”

    “督促?”

    “当然,对于明的学习成绩我可是非常关心的哦。”

    “啊,这点的话,我也有所耳闻哦。在自习课上你疯狂的踢明的椅子向他索要月考成绩单的事情,以及感到不满的把他的成绩单全部撕碎的事情。”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毕竟被我教了一个月成绩居然还能徘徊在中下游呢,就连妮可的成绩都要比他高。”

    “按照你所说的,之前他一直是初一的水准吧,虽然做到了在一个月内提升到了高三的程度这种让人无法相信的事情,不过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就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奇迹了吧。你未免对他也太严厉了。”

    “严厉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毕竟是个无法坚定自己信念的废物,如果不严加管教可是连活下去的价值都没有了。”

    “......我说啊,你应该是明白的吧。这个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是出于随波逐流状态下活下去的。”

    “当然,所以我才讨厌他们呢。”

    “你是反人类反社会主义吗?”老师再度头痛的叹起气来。

    “不,恰恰相反哦,我最爱人类了。”

    “.....你这家伙可真是个难搞的学生。”

    “暂且不说这方面吧,之前听到老师你提到b班的文心,看来老师你对她还挺了解的呢。”

    “该怎么说呢?那学生虽然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个非常美丽可爱的女孩子,不过能够在她的身上感受到某种不协调的感觉。之后就对她特别关注了一下,结果发现在男女关系这方面她简直可以说是乱到不行。同时又因为她往往是和校外的男性有所牵扯,而在校内一直维持着完美的乖学生形象,所以没有证据为师们也不好出手。”

    “真是个心机女呢。”对于老师的评价我赞叹的说了一句。

    “亏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呢,你身上完全感受不到不协调的感觉,然而你本人确实性格还蛮扭曲的,这不就证明你已经扭曲到极致了吗?”

    “老师您真爱说笑。”

    “算了,你打听文心干嘛?她惹到你了吗?如果是的话我可要提醒她要小心了。”

    “老师,不能这样吧,你明明是我的班主任吧,为什么反而偏向于其它班的学生啊。”

    “要说问什么的话,你们之间的差距已经大到无法用层次来形容了。如果以普通学生来做基准的话,文心最多也就相当于普通学生的顶端而已,而穗波和安缇这种已经在本质上和普通学生不在一个层次了。安缇是国外的贵族,穗波貌似也是大企业家的女儿,虽然平常时安缇高傲了一些、穗波过于专注于自己的事情了一些,不过还是能够和普通的学生融洽相处的。而你的本质上,根本就是别的次元的存在,身为普通学生程度的文心,根本就无法对抗无论是男人、财富、权利都唾手可得的你吧。”

    “讨厌,请不要把我说的像个坏人一样,而且我的目标可不是文心哦。”

    “那你打听她干嘛?”

    “我是打算让明去泡她。”

    “喂!”

    “老师请不要用恐怖的目光瞪我啊,我也很无辜啊。其实明和文心是青梅竹马的关系哦,只不过明比较傻比较单纯,以前被文心给耍着玩了,导致他留下了心理阴影,至今都不敢接触女人。所以为了帮助他克服障碍,我才打算帮他一下的。”

    “那也不用特意去追文心吧,如果你认真的,我相信没几个男人能够抗住你的诱惑。”

    “俗话说得好,哪里跌倒的就要从哪里爬起来,换个人可不行哦?”

    “好吧,虽然以学校的规定来说,老师们是反对学生谈恋爱的,不过如果有助于学生的成长的话,我也可以保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过如果明真的克服了当初的心理阴影,并且和文心交往了。那之后要怎么办呢?不是我说,文心的人格其实相当腐烂了。你是打算把明往死里坑吗?”

    “之后,当然是我亲自出马,开启认真模式把明给迷得团团转了,到时候他不久非常自然的抛弃文心不管了吗?而且文心也会因为被抢了男人而异常的火大吧。”说着的同时我联想到那时的情景,不禁笑了出来。

    “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吗?”老师头痛的说道。

    “早知道我就该对你放置不管了,当初我是哪根神经混乱了才会正义感爆棚的想要把你拉回学校啊。”

    “我回到学校不也挺好的嘛,最起码因为我的关系,从家来上学的学生变多了。”

    “虽然动机上非常可耻就是了。嘛,你随意去做吧,反正我也拦不住你,而且我相信经过这种打击之后对于文心的性格矫正也有一定的帮助。”老师最终还是一脸复杂的同意了我的做法。

    在我和老师进行着相当没营养的对话的时候,位于l国内的某处宗教设施内,正在进行着另一场对话。

    “你说什么!结果我们反而被协会利用了吗?”教皇一脸愤怒的怕案而起。

    位于面前书桌上的袭击报上上关于这次全球同时大规模针对协会的魔法师的袭击反而是己方丧失了较多的魔法师的报告,报告中明确记载着协会侧的魔法师们大部分都是毫无准备的被袭击的,结果却是己方的魔法师被协会突然冒出来的魔法师给反击了。

    “好啊,真不愧是被称为最不像魔法师的魔法师。达留斯,这次交锋算你赢了。不过当我们出动神之右席和圣人之后看你们又怎么招架。”

    针对明显是对方先看出己方的出招,为了保证伏击的最大效果而秘而不宣的让不知青的魔法师作为诱饵引诱己方上钩的陷阱,己方竟然还沉溺在偷袭的兴奋中而一头撞了进去。

    “教皇殿下,和众多反击不同,异端审问官强者带回了一个更加重要的消息。”站在教皇身前的红衣大主教一脸恐惧的报告到。

    “是什么?”教皇稳定了一下心神之后看向这位得力下属,发出不怒自威的声音问道。

    “据强者报告说,他是被奇怪的魔法师所击退的,而并非协会侧的魔法师。”

    “什么意思?快详细报告。”

    “是。”在得到教皇的准许之后,大主教立刻说道。

    “强者在接敌的过程中和其他异端审问官并无区别,甚至就连之后的地方增援魔法师冒出来的时机也没什么区别。不过对方增援的魔法师所使用的却是从未见过的术士,穿着从未见过的打扮。”

    “哦?”对于手下的话,教皇突然提起了兴趣。

    “根据强者的描述,我们推断出新出现的魔法师很有可能是对方秘藏的魔法师,所使用的术士也是秘密开发的术士。”

    “判断依据呢?”

    “很简单,因为强者袭击的魔法师明叫穗波和安缇莉西亚。”

    听了手下的汇报之后,教皇脑中很自然的浮现出了关于两人的资料以及强者的魔法属性。根据魔法属性和战斗方式和个体实力来看,强者对于两名少女的狙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因此,如果出了什么意外,那毫无疑问是两人魔法实力之外的因素所导致的。

    “被称之为所罗门王再世的那个男人的女儿吗?以及,被称为魔女中的魔女那个人的孙女,以及...真是个麻烦的存在呢,明明好不容易在消耗了魔神这贵重的战力之下才搞死的两人,没想到他们的后代却存留了下来呢。”对于终将成为后患的两位少女,教皇头痛的说道。

    “恕我直言,关于魔女中的魔女的我们只确认到了尸体,因为赶到的时间比较晚,所以无法确定她的灵魂是否消弭了。”大主教立刻提醒道。

    “如果没有消弭的话,现在被根绝的反而是我们了。”教皇立刻愤怒的说道。

    “您说的是。”大主教立刻恐惧的连连点头。

    被称呼为所罗门王再世的那个男人,以及魔女中的魔女那个女人,无论哪一个都是令人异常恐惧的存在。

    凭借一己之力支配了72柱魔神的那个男人,毫无疑问的可以被称呼为人类之外的存在,宛如怪物一般。

    而魔女中的魔女,即使在怪物中也是出格的存在,尤其是流传于安布赖血脉之中的那个魔法,更是可以毁灭行星的存在。

    为了针对这两名怪物,教派派出了自誉为魔神的两名异端。即使是异端,也是站在己方的异端,也是认为魔法应该凌驾于科技的异端。因为在宗教之中,神是最高贵的,因此在实力达到8=2的两名异端狂妄的自称为神的时候,教派以魔神称呼他们。一方面对于出于对他们实力的认可,另一方面也在提示着他们,他们只不过是距离神最接近的凡人而已。

    然而即使是这样的魔神出动了,也不过是和那两头怪物拼的玉石俱焚而已。不,如果想一想所罗门王的至上4柱魔神每一具都拥有8=2的实力,传承与安布赖血脉之中的9=1的魔法,魔神能够和对方完成玉石俱焚反而是自己这方赚了。

    但是,现在新的问题出现了。安缇莉西亚已经成长为被协会的人称呼为世界上最为天才的魔女,而穗波则是还有着那个恐怖魔法。如果让两人再继续成长下去不将其抹杀的话,即使现在己方已经完全打到了协会,最终的输家也会是自己这一方。

    因此己方才会派遣出即使在异端审问官中也是最为天才之一的强者。因此才会排除,无论是魔法属性还是战斗方式都最为克制对方的强者,没想到却还是失败了。

    看来,为了保护两人,协会连隐藏的家底都用上了。那么就不是扣着神之右席和圣人,提防对面的仙人的时候了。

    打定主意的教皇重新看向颤抖着等候命令的大主教说道:“去,传令圣人和神之右席出动,这次我们要不惜任何代价,也要把他们的未来给抹杀掉。”

    “可是,如果对面的仙人也参战了呢?”大主教有所犹豫的问道。

    “没关系,即使消耗掉所有圣人也没关系,只要拖住对方仙人足够的时间就行,说白了仙人和神之右席也不过是同级的存在而已。相比于神之右席,仙人更属于一次性的消耗品,因此只要拖住对方,逼迫着对方解开封印就好,这样神之右席在轻松捏死两名少女的时候也可以有所自保的撤退,最终胜利的还是我们。”

    听了教皇的计划之后,大主教立刻露出了顿悟的表情,欣喜的说道:“是,我马上就去传令。”

    看着部下欣喜的向外跑去传令的身影,教皇阴测测的说道:“达留斯,不管你们再怎么守护,终究不可能放出仙人来的,到时候你们的未来就由神之右席来亲自斩断。”

    同时,教皇的内心也在滴血。圣人,作为与神之子耶稣相似而得到神子力量的人,全世界只有20人,在魔法侧相当于“核武器”一般的存在。作为身份为圣人的证据,会得到神赐予的“圣痕”,当解放了“圣痕”的力量后,就会获得超越人类领域的能力,独自一人就能攻下一座城市。

    然而一想到,一次性就要投下这20名圣人,并且以他们的牺牲作为通向胜利的保障,自己的头就开始痛了起来,这是不舍,这是对神之子的亵渎。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