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1章 理由
    时间稍微往前拉回一段吧,在把阿狸和妮可的尸体回收之后。

    当莉莉看到两人那残缺的尸体的时候,直接精神崩溃的昏倒在地了。留下静香照顾莉莉以及汉娜去收拾两人的尸体,为她们抹去黏在肌肤上的血污。我和明两人不发一语的回到了客厅。

    “我去叫穗波和安缇过来,她们应该对对方的有些了解。”在看到我面色不怎么好之后,明慌慌张张的说道。

    “嗯,去吧。”

    将明留在客厅,我回到了卧室内。

    ......

    诶呀诶呀,最近真是累死了。

    不仅仅要编制用于支援前线与魔物间战斗的兽人勇士,还要关注地下城的发展与改建。无论哪一项都是劳心劳力的,甚至到最后咱都直接累到在了田地内。

    再加上人类的皇族之间互相扯后腿,为了争夺权力而互相横纵联合,拉帮结派的互相攻击,更加加重了自己的负担。

    如果不是兽人无法独自存活下去,现在真心想把人类单独扔在一边,自己带领着兽人离开。

    要知道,就连自己现在在休息的时间内都有上千的人类战士与上千的兽人战士站在对抗魔物的前线上。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大大小小的战斗然后有着众多的生命在死去,每每思及都会让自己惶惶不安无法安心入睡。

    在主人烧毁了整个星球之后,现在残留下来的生物,无论是人类、兽人还是魔物都时时刻刻的在面临着食物紧缺的危机。为了活下去,人类与兽人联手对抗着众多的魔物,而魔物们在猎杀着人类的同时还在不断互相猎杀着。整个世界被血腥和杀戮主宰者。

    因此,为了存活下去,兽人和人类只能联起手来,共同奋斗。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咱沉醉于那沉浮在虚无的丧失感之中之时。

    “玉藻。”

    突然,稍感陌生而又莫名怀念的声音传来。

    “玉藻。”

    伴随着呼唤声,咱的意识急剧上浮,从意识的深渊之中渐渐清醒过来。

    “快起来。”

    突然,强烈的危机感刺激着自己的生存本能,让自己立刻惊醒过来。

    “是谁?”

    咱醒来之后,立刻缩紧了瞳孔看向四方。要知道,这里可是兽人族首领的房间,是有着严密看护的房间,并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而有本事能够侵入进来并且在自己都没发觉的前提下,仅仅依靠声音就让自己感到恐慌的人,记忆中只有一个,但是却不应该在这里。

    因此,对于声音中寄宿的杀意,咱的身体立刻给予了回应,心脏在鼓动,血液在沸腾,嗅觉瞬间变得敏感无比。来自空气中那不属于这个房间的存在的气味立刻通过鼻子进入了脑海,于是咱将视线对准气味飘来的方向。

    “是谁?”

    咱低沉着声音问道。

    “是我。”

    陌生而又莫名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来人的前进一步,更加清晰了。

    在看到来人的面庞的时候,咱感觉瞬间咱全身的血气宛如掉入冰凤凰的巢穴一样,被冻结了。

    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名绝色的美女,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每一根秀发都能让人抓狂,也许其他人不了解,不过对于她的本质,自己还是能够感受出一个大概的,那是和主人一样,身体内寄宿着名为恐怖之人。

    “您有什么事吗?”

    对于危险的未知存在,咱判断出正面对抗并非聪明的选择,因此特意摆出底下的态度问道。

    “阿狸和妮可死了,过来,我需要你。”

    暂且不论来人说的话的内容,对于这份言语,自己的身体竟无法做出反抗。

    “是主人吗?”

    虽然奴隶的印记没有触发,但是咱还是在来人的身上感受到了与主人相似的东西,因此才问道。

    “是的,我没时间和你废话,快过来。”

    “是。”

    能够感受得出,来人的心情处于不怎么好的状态,因此虽然有许多要问的问题,不过咱还是决定优先服从于安排。

    于是,跟随者疑似主人的人物咱穿过了开在空间中的洞,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房间内。

    ......

    当我把玉藻带回来的时候,房门处也响起了穗波和安缇造访的敲门声。

    当明把与夜晚造访的两人领进客厅的时候,明对于最先看到的玉藻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而玉藻也对明的存在感到惊讶,双方不自觉的陷入了一触即发的战斗气氛之中。

    “你们在干什么蠢事?”我面色不善的质问道。

    在看到我的脸色之后,明和玉藻都各退了一步,瑟瑟发抖的退回了各自的位置。

    紧跟着明的身后进来的是,身着魔女斗篷的穗波与一身蓝色礼服的安缇。不过也像明一样,当她们看到位于客厅内的玉藻时,不自觉的都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眼神紧紧的盯着玉藻的尾巴与兽耳看了起来。

    “都坐下,我有段视频要给你们看。”

    让所有人都坐下之后,我将存于阿狸义眼内的遇难视频播放了出来。当看到阿狸和妮可踩入的魔法陷阱的时候,玉藻眯细了双眼。当看到她们遭遇到的男人是谁的时候,穗波和安缇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穗波和安缇是知道那个男人是谁的。那么对方可以看做是教派的高级战力了,至此即便是不愿意掺入到这个星球上的魔法侧的战争之中,我也别无选择了。

    在观看过视频记录的整个经过之后,我微笑着对穗波问道:“那个男人叫什么?”

    大概是感受到了我的杀意,穗波战栗着说道:“那个男人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只不过在教派他是隶属于最高战力集团的神之右席,行动代号左方之地。”

    “诶?最高战力呢。”说着的同时我看向明和玉藻。

    “依咱之见,对方应该是有着a级顶尖到s级初级的实力的。”玉藻率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如果是我的话,有把握击败对方。”明点了点头之后说道。

    “不对吧,应该是击杀才对。”玉藻看着明提醒道。

    “......”因为玉藻的提醒,明不发一语的抿紧了嘴唇。

    “够了,你们去地下训练场查看一下两人尸体上的伤势吧。”打断玉藻与明之间的暗斗,我说道。

    下一瞬间,明和玉藻,穗波和安缇分批消失在了我的面前,出现在了地下训练场。

    “安杰。”对着什么也没有的半空我叫道。

    “在。”安杰的身影从半空之中浮现了出来。

    “我做错了吗?”对着安杰我失意的问道。

    “不,我认为这并非是主人的疏失呢,只能算是两只小宠物的不幸而已。”安杰来到我的身旁,伏在我的腿上说道。

    “就像是两个巨无霸之间的战争一样,意外的流弹导致了两人的死亡,我认为这和主人无关。”

    “可是,我明明有能力直接让她们不会受到任何伤害的。”

    “主人,无论多么强大的存在,都有着灭亡的可能性,这点你是最清楚不过的吧。”

    “......”

    “就连安蒂,都已经离开了我们,不是吗?”

    “够了,这里就不要提安蒂了。”

    “是,抱歉,是我失礼了。”一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安杰也露出了一副歉意的表情。

    “不过,主人,差不多该把两人给复活了吧,再这样下去她们的灵魂就会消散的。”

    安杰做出善意的提醒,不过我却无法给予肯定的答复,因此我再度问向安杰。

    “为什么要将他们复活?正如你所说的,如果她们两人的死亡是基于偶然的话,那么也就代表着她们本身就应该命绝于此,何必强行要复活她们呢?”

    “啊啦,真是意外呢。”安杰意外的抬起头来看向我。

    “明明主人是最不相信命运论、宿命说的,如今却会说这种话呢。”

    “确实是这样呢,你说的没错,不过我有时候也在想,让她们活过来真的好吗?要知道我们所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停留在星球层级的敌人,我们所面对的常规战力可是诸神与虚空文明。对于她们来说那种层级的战争负担太过于巨大了。”

    “确实,以普通人类之身是无法在我们所面对的战场上存活下去的,不过对于她们来说还有很大的发展和提升空间,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把她们强行升级成为法则生物或者能量生物,到时候她们就有足够的能力来应对我们的战场了。”

    “缺点就是那个时候,她们将会失去生命的界限,她们所面临的绝望将会远远超出她们的希望吧。”轻轻抚摸着安杰的头,我低声说道。

    “主人,您这完全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呢,这种事还是看她们的意志的吧,也许她们能够承受这份未来呢,也许她们在期待着这份未来呢。即使他们对此感到痛苦与绝望,到时候再剥夺她们的一切力量给她们一副普通人的身躯活下去不就好了吗?如果她们哭着,绝望着也要坚持走下去的话,主人到时候就负起责任把她们弄坏掉吧。”

    “......安杰,为什么你这么坚持要带上她们,这和你的性格一点都不相符呢。”面对安杰的异常,我认真的问道。

    “主人您的灵魂受损的程度只有我们知道,为了修复您的灵魂,我认为让您回到人的身份重新过上安稳的日子是最好的。如果以现在的状况持续下去,最多再过5000年,你就会因为灵魂枯竭而死。不过如果以普通人的身体进行休养,如果花上2万年还是可以修复到恢复战时水准的。”

    “很好,理由很不错,不过很虚假,因为你是知道的,我所渴望的就是死亡,所以这个理由并不能成立。安杰,告诉我,事已至此你还不惜说谎的理由。”抚摸着安杰的秀发,我轻轻说道。

    在知道瞒不过我之后,安杰低叹了声说道:“主人,这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哦。”

    “没关系,说吧。”

    “是安蒂的遗言哦,安蒂在临死前拜托我,让我们陪伴主人一直走到最后。”

    在听到安蒂的遗憾的瞬间,我的手不自觉的抽搐了一下。

    “使徒是主人的手脚,无论主人前往哪里,我们使徒都会誓死跟随。因此,安蒂的遗言本应毫无意义才对。但是正因为是使徒之一的安蒂所拜托的,所以这份遗言就不能按照表面去理解呢。因此我判断,安蒂所说的遗言的陪伴,指的并不是以使徒的身份,而是以爱人、亲人、家人等身份陪伴您直至最后。然而使徒是没有爱情这一情感存在的,所有使徒之中只有安蒂因为不明原因具有此种感情,所以我们无法满足安蒂的遗言,所以我们只能依靠外人,依靠着身为普通人类的她们。”

    听了安杰的话之后,我不禁流下了眼泪。

    是吗,安蒂在临死前还在挂念着我吗。

    即使是如此冷酷的我,安蒂也在考虑着死后的未来吗?

    那么,这份遗言,不遵守不行。

    如果是为了安蒂,我愿意打破我当初的誓言。

    所以。

    “走吧,我们去完成安蒂的遗言吧。”我对着安杰说道。

    在听到我的话语之后,安杰重新飘向了半空之中笑着说道:“是,遵从您的意志。”

    当我带着安杰出现在地下训练场的时候,所有人正围在两名幼女尸体的身旁研究着伤口。除了昏倒在一旁的莉莉,以及照顾着莉莉的静香。

    “皮肤上的伤口以撕裂为主,看来大部分都是阿狸自己扯断的。”穗波说道。

    “不过阿狸体内的损伤就不仅仅是肌肉的损伤了,还有相当一部分是被利刃给划开的。”玉藻不愧为常常混迹于战场的人,对于伤口能够非常清楚就分辨出来。

    “对方的魔法性质非常特殊呢,看来对战的时候要小心一些了。”安缇说道。

    “确实是,不过对于明来说基本等于无害的吧。”玉藻看向明说道。

    “嗯,根据视频来看,对方是通过对于物质进行定义上下位而释放防御与进攻魔法的,然而当妮可用血液对自己的身体进行覆盖的话,还是能够自由活动的,因此可以判断出,对方的魔法无法影响到其他人的魔法,对方的魔法仅仅只能对单一物质的表面进行作用。”

    “那么,通过魔力化身铠甲的招式就可以对对方免疫的同时还能保障我方能够的输出最大化。”汉娜分析道。

    “那么,对敌人的讨伐就交给我了吧。”明看了四周一眼之后说道。

    “不,你只需忙你的约会就行了,把她交给我。”直至我说话,她们才发现我的到来。

    不过,原本想要对我打招呼的人们在看到位于我身后的安杰之后,立刻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天,天使。”安缇和穗波立刻慌乱的掏出召唤用的仪式物品与榭寄生。

    然而被我单手阻拦了。

    “啊,主人。”玉藻立刻单膝跪了下去。

    看来之前他都在怀疑我的身份呢。

    “你打算做什么。”明一脸苍白的问道。

    “不做什么,只是找上来的架,我们一定会打回去而已。”对着明我解释道,不顾及对方变得更加苍白的脸色。

    “安杰,复活她们。”

    “是。”

    不顾及众人,安杰飞到了两名幼女的身前,并把手轻轻搭在两人身上。

    2秒钟之后,安杰对我摇了摇头。

    “不行吗?”我问道。

    “并不是不行,然而对于她们来说我的药性太大了。所以在我施救之前,她们的灵魂就会因为承受不住我的力量而崩溃掉。”

    “那么,叫卡列娜过来吧。”

    “不需要的,我之所以无法做到只是因为我使用力量习惯于简单粗暴,无法做到精细控制而已。叫索菲亚来就行,她因为之前调整的关系导致对力量的使用变得以精细控制为主了。”

    “无所谓,谁来就行,总之快点。”

    “是。”

    随即,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地下训练场的中间传来。

    “使徒索菲亚,前来报到。”

    一名洁白的白发幼女天使出现在了那里。

    “施救。”

    对着众人都因为那可爱的外表而陷入赞叹的索菲亚,我冷淡的说道。

    “是。”

    一个闪身,索菲亚出现在了两人的正上方,苍蓝色的光晕随即笼罩了两人。

    “走吧,这里交给索菲亚,你们在这里也只不过是添麻烦而已。”

    看到众人点头,我和安杰带领着在场的所有人转移回了客厅。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