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0章 协会
    “事情还要从协会的内部说起。”以此为开头,穗波开口说道。

    “其实协会内部也并不是团结一致的。”

    “协会虽然整体上是认为随着历史的脚步来决定魔法师的走向,但是在其中也分成了两个派别。”

    “其中主流派是认为存有禁忌的派别和认为没有禁忌的派别,而禁忌主要讲的是魔法师是否应该化身为魔法。”

    “所谓的化身为魔法是指?”芙蕾看向穗波问道。

    “之前说过的吧,协会的魔法师在异端审判之前都是隐世钻研魔法的,而钻研到了极致就是魔法师化身为魔法,将自己魔法化。因为只有如此,才能摆脱身体寿命的桎梏和血脉中魔力量的影响。而因为协会的成立,魔法师们在避免了被狩猎的命运之后也再一次的开始了自己的魔法研究,只有在教派进行异端审判之时才会协力共同迎击,其它时候都是各自忙各自的事情。”

    “协会可真是松散的组织呢。”露西亚冷笑着说道。

    “没办法啊,因为魔法师们大多都怕其它的魔法师窃取自己的魔法技术与研究成果。毕竟是自己辛辛苦苦投入了一辈子的研究,如果被其他魔法师所窃取,那还不如死掉算了。”

    “可以理解。”芙蕾点点头说道。

    “现在协会的主流派是不赞同魔法师化身为魔法的,因为魔法师本就是性格怪癖,与世俗的价值观相驳之人,如果让魔法师化身为魔法,那么他们将会扭曲整个世界的价值观与力量体系,甚至还有可能仅仅凭借魔力污染就毁灭人类。”

    “是呢,能够在科学大行其道的世界下,独自钻研魔法的人,其价值观肯定和其它人有所不同,考虑到所造成的影响,协会的主流派的主张并没有什么问题。”芙蕾点了点头说道。

    “然而,并非是全部的魔法师。在协会内部,就有一个魔法结社提出了主张,要求魔法师可以任意的打破禁忌,那就是螺旋之蛇。”穗波说道。

    原来如此,所以冯才会在最开始的介绍时说自己是螺旋之蛇的冯,而并非是协会的吗。

    “协会还真放心呢,让你和安缇两人看管明显要比你们都强的冯。”芙蕾笑着说道。

    “也不是这样的。在1年前的协会内部,螺旋之蛇发起了叛乱。因为强烈主张随意打破禁忌,所以螺旋之蛇的各位与协会内的其它主流魔法结社发起了魔法决斗。参与战斗的有阿斯特拉尔、盖提亚、音质骑士团、葛城神道、协会本部等等,直接或者间接参与那场魔法决斗的有大大小小总计15个社团。而我们主流派虽然赢了这场战斗,却最终因为内耗而丧失了大量优秀的魔法师,进而导致了协会实力其实并没有随着统一意见而变强,反而大规模减弱了。”

    “也因此,仅仅是为了瞒过教派就已经花费了我们太多的时间和精力了,而面对教派的突然袭击,我们变得更加雪上加霜了。”

    “这么说,冯很强了?”露西亚感兴趣的问道。

    毕竟是主张打破禁忌的魔法结社的成员,能够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协会,那就代表着该结社的成员势必打破了禁忌。

    “很强,冯被称呼为禁忌的调换儿,他的眼睛就是禁忌。”穗波向了一下之后说道。

    “他的眼睛能够看到魔力的流向。无论是任何魔法,在施展时都是要依靠魔力驱动的,也因此,能够看到魔力流向的冯在对魔法师战斗中能够压制绝大部分的魔法师。”安缇想了一下之后,补充道。

    “哦,原来如此。”听了安缇的话之后,露西亚露出了明显失去兴趣的表情。

    “毕竟和你没有可比性呢。”安缇苦笑了一下之后说道。

    确实,尽管能够看到魔力的流向,在对魔法师战斗中取得优势,不过那也仅仅是对魔法师战斗而已。不管怎么说,冯的身体能力还没有完全跳脱出一般人的框架,在面对以技巧取胜的魔法师时绝对是处于压倒性的优势,但是在以武斗为基础的魔法师为战斗对象时,他的眼睛的效果将会大大的降低比如拳师等。更不用说,完全依靠身体来战斗的露西亚和露西型了。

    “在我的家乡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天下武功,唯快不破。”露西亚傲然的说道。

    “确实,和随随便便就是以音速为单位进行战斗和移动的露西亚相比的话,冯再怎么能够看穿魔力,最终也不过是只蚂蚁而已。”穗波苦笑着说道。

    “被这么说,我可真是有点感想复杂了呢。”冯也露出了苦笑说道。

    “继续说吧。”芙蕾催促着穗波。

    “我们之所以会被分派看守冯是因为,我们在某些领域上和冯的处境相似。比如安缇,她现在就是人与魔神合体的状态。如果不是怕引起协会的不满,也被看守监禁,恐怕之前袭来的强者根本就无法逼迫到安缇。而我,也因为自身的魔法的关系,而被协会牢牢的盯住了。”穗波无奈的说道。

    “也因此,在之前教派袭击过来的时候,我们没有受到任何的增援,冯也没有主动出现帮忙战斗。因为如果我们死掉的话,对于协会来说就是最为省心的了,而冯也能够重获自由。就连教派,也不过是盯上了我和安缇的可能性而打算集中优势兵力,提前铲除掉我们。”在消沉着说完之后,穗波面对阿狸和妮可惭愧的说道:“对不起,你们之前遇害是因为受到我们的牵连。”

    “对不起。”就连安缇也一脸愧疚的对着阿狸和妮可道歉了。

    “没关系。”

    “没关系喵。”

    而出乎两人意料的,阿狸和妮可并未在意的摆手说道。

    “为什么?”穗波吃惊的问道。

    “因为她们只是运气不好。”芙蕾说道。

    看到两人露出无法释怀的表情,芙蕾继续说道:“雨天行走的时候被突然的落地雷给劈死,你会怨恨天空和闪电吗?母星被偶然路过的流星擦到使得文明灭亡,你会怨恨流星吗?太阳喷发致使你的星球被毁灭,你会怨恨太阳吗?不会吧。人在面对无可奈何的巨大灾厄的时候并不会产生怨恨的心态,因此妖怪就只能怪两人的运气不太好。”

    “......”

    “算了,不说这些了,把话题拉回来吧。真亏你们能够坚持下去没有造反呢,毕竟被协会和教派双方都给盯上了。”我对着穗波和安缇说道。

    “没办法啊,毕竟还要活下去,只能委曲求全了。毕竟阿斯特拉尔之前因为出租魔法使的业务就一直深受协会的敌视,现在再加上我和安缇。”

    “去投靠教派怎么样?”芙蕾提议道。

    “不太想,因为教派那边是更加不可能认同阿斯特拉尔的理念的,如果过去了恐怕是要遭受宗教洗脑的吧。”

    “你们还真是辛苦呢。”露西亚同情的说道。

    然而芙蕾则是侧眼看了露西亚一眼,之后才继续说道:“那么,达留斯那边是什么情况呢?协会作为一个松散的组织又是如何和教派并重的呢?”

    “看的真够透彻的。”安缇感叹了一句。

    “这就要从魔法等级来说了。众所周知,魔神是远超圣人的存在,其力量等级大体在8=2上,而神之右席、圣人这种分别处在7=3的上级和下级,而协会这边,只有触犯了禁忌和其它一些特殊魔法师才能够达到8=2的程度,大部分的魔法师即使是倾其一生心力也不过只能达到5=5而已。从力量体系上来看,教派那边是要明显强于协会的,但是协会之所以能够在弱于教派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松散的状态是因为,协会掌握着第三团。”穗波说道。

    “第三团?”芙蕾好奇的问道。

    “第三团,成为魔法师的魔法,等级为9=1的存在。其本质是一个魔法,是寄宿在安布赖之名下的血统魔法。能够赋予魔法以人类的意识,是和禁忌相反的魔法道路。”

    “给予魔法以人类的意识,也就是说是知性吗?”

    “是的,就是这样。不管是否承认,安布赖的祖先都是唯一一个开发出了这种魔法的魔法师。既然魔法师成为魔法时禁忌的话,那么让魔法成为魔法师就不是禁忌了吧。因为原本是魔法的关系,所以比任何人都要更加理解魔法的含义,比任何人都更加理解魔法的本质,比任何人都更能掌握魔法的力量。因此,安布赖的创造第三团魔法,成了全世界的魔法师所害怕的魔法,也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

    “之前在说的达留斯的姓氏并非安布赖是因为他并没有足够的才能去继承安布赖之名,因此他已经断绝了和安布赖一族的关系。所以,即使在生物学上他是我的父亲,在魔法师和为人来看,他和我毫无关系。”穗波决绝的说道。

    “你们也算是帮了我不少忙了,以后有什么困难记得和我说,我会帮助你们的。”露西亚说道。

    “谢谢。”安缇和穗波立刻鞠躬道谢了。

    “不用客气。”我说道。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