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3章 抉择
    “怎么样,有兴趣了吗?”看着心怀鬼胎的三人,我笑着说道。

    “这和我有关系吗?反正勇者是怎么都不会选择我的吧。”奥菲率先说道。

    “是这样吗?我可不这么认为呢。”我笑着说道。

    “在其他人心里的形象,我还是理解的。”奥菲冷静的说道。

    早知道我该带芙蕾来的,政治系女人真麻烦。

    “嘛,如果你认为能够死在魔物手下获得解脱的话,我是没意见的。”我随意的说道。

    “……”奥菲沉默了,不过能够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什么意思?’的疑问。

    “别忘了,当初伊莲娜可是在你们的眼前被我给砍头了,不过现在依旧是活蹦乱跳的,而且还怀孕了。你们该不会天真的以为死亡就能获得解脱吧?”我冷笑着说道。

    听了我的话之后,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起来。

    “还有,当你们因为长期作战而积累了太多的伤痕,失去了战斗力的时候,我会让你们成为在前线作战的士兵的慰劳娼妇。相信我,如果忤逆我,你们绝对不会得到生不欲死的,而且你们还死不掉。就是你们信仰的神,也救不了你们。”

    这一次,面对我的威胁,三人再度脸色绝望的陷入了沉默。

    “好了,这一次你们没有疑问了吧。是一个男人,还是无数个男人,你们自己选。”

    “即使是如此,如果勇者不喜欢我的话,我不也还是面临着同样的未来吗?”奥菲重新打起精神说道。

    所以我才讨厌政治系,什么时候都想要把自己卖个好价钱,即使是恶魔也能去交易。

    “嘛,那就当你弃权好了。你们两个人呢?”无视掉脸色再度绝望的奥菲我问向其余两人。

    “额,我们能够问个问题吗?”魔法师的一人举起一只手问道。

    “你是?”

    “我叫妮妮,职业是战法,先前有过几次面缘。”妮妮紧张的举手发问道。

    “什么问题?”

    “勇者会回来吗?”妮妮用热切的视线问我道。

    “并不。”

    “额,可是这样的话我们就无法做到去侍奉勇者了不是吗?”妮妮提出了合理的疑问。

    “因为我会把你们送走,送到勇者所在的世界去,而且那个世界远比你们所在的要富足安逸。”

    “……”听了我的介绍之后,两人下意识的吞了口口水。

    “那个,我想去。”抵不过诱惑的西维尔举起手来报名道。

    “你的名字?”

    “西维尔,职业是拳师。”西维尔有些紧张的说道。

    “好吧,那么就你了西维尔。”我随意的说道。

    “额,真的?好吧,那什么时候?”西维尔面色激动的说道。

    “不急,这段时间有些事情还要忙,因此你要等一段时间。不过,最迟一年内就会把你带去见勇者的。在那之前你先专注于当前的任务吧。”

    “哦。”在听到我说的需要等待一段时间的时候西维尔先是情绪陷入了低落,然而在听到最多只需要等一年之后又立刻恢复了以往的乐观的表情。

    “那个,我能问一件事吗?”妮妮慎重的举起手问道。

    “什么?”

    “勇者遇到了什么事吗?为什么要找个女人去侍奉勇者?”

    “真是慎重的问题呢。不过还是回答你好了,勇者什么事情都没有,而且还过的好得很。”说着我甩出了一张大头贴来。

    大头贴上,明正和心甜甜蜜蜜的亲密的挤在一起,而经过大头照处理软件的加工添加上的心形标致的衬托,甜蜜的味道更加凸显出来。

    在看到照片之后,妮妮立刻就把嘴撅了起来,而西维尔则是露出了不开心的表情,只有奥菲咬紧了牙关。

    “之所以找个女人去侍奉明是因为他现在正在和这个女人混的非常亲密,而我要你们去把明从这个女人身旁拉开。当然,之后会保障你们的权益的,因此不用担心我会卸磨杀驴。”

    “如果明喜欢那个女人的话,我这么做会不会被明给讨厌起来啊。而且对于这个女人未免也不太好吧。”西维尔露出不安的表情问道。

    “嘛,到时候就看你魅惑男人的水平了,我能说的只有一句,那就是这个女人和奥菲是一个样子的女人。其它的不需要我多言了吧。”

    “不需要了。”果然如我所料的那样,在听说心是个和奥菲一样品性的女人之后,西维尔也不再留有任何愧疚的心态。

    “那个,现在我再报名,可以吗?”妮妮举起手问道,而西维尔则吃惊的看向她。

    “当然,说实话明的身边有几个女人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反正我只要达到我的目的就好。”

    “你为什么要这样帮明呢?根据你过往的行为,应该并没有这么好心才对。”妮妮在安心之余立刻提出了疑问。

    “关于这点详细的你不如去问明吧,他会告诉你的。我能说的只有,我有自己的目的,你们不要多问。”

    “明白了。”

    看我们之间的谈话暂时告一段落,玉藻将烤熟的肉分出几块盛放到餐具里,分别递给我们。

    “不过,真是生命力旺盛呢,这片森林是这几个月里长出来的吧。”在分食之余我看向周边的森林说道。

    “自从主人你们离开之后,四处都有大量的树木从烧焦的大地内破土而出,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森林面积就恢复了以往的1/3。”知道一些情报的玉藻立刻说道。

    “真不愧是魔法世界呢,这异常的生命力和恢复力,真是让人吃惊。”我赞叹着说道。

    “要说还是主人更加异常呢,那强大的力量想要毁灭我们的星球怕是易如反掌吧。”玉藻嘴角抽搐的说道。

    “嘛,也就那样吧。我对于没什么价值的对象,没有那么多的兴趣。”

    “呵呵,感谢主人的不杀之恩。”玉藻尴尬着说道。

    “反倒是静香,与其从旁像个木偶一样的遵从命令行事,不如想想我为什么特意只把你带过来吧。”

    原本安安静静的吃东西的静香在听到我的点名之后立刻放下了手中的餐具,开始低头沉思起来。

    “为什么?”在百思不得其解之后,静香才抬头问道。

    “当然是和某人一样,失去了生存的意义啊。因为过去为了信念的执着而付出,最终却已失败而告终所带来的失落感,人生价值否定感所支配。最后把所有事情都冷漠的被动的接受,像个木偶一样的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然而最麻烦的却是没有对过去所走道路的迷茫,正因为倾注了绝对的信念,对所有道路的毫不动摇,才导致了失败之后的无法自愈的颓然。”

    “我这么说你懂了吧?”笔直的看着静香的眼睛我问道。

    静香在为难的左右看了一圈,发现大部分人都是一副不明觉厉的表情,只有汉娜竖起了耳朵之后,才叹了口气说道:“主人真过分呐,明明约定过要保密的。”

    “我是在保密啊,最起码玉藻就绝对不会说出去,除非她想被扒层皮下去。还有妮妮和西维尔你也不用担心,反正等她们和明在一起了我们也离开了,至于奥菲嘛,一个一生都要被痛苦支配的存在,她说了什么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放心吧,咱绝对不会说出去的。”听了我的话之后玉藻立刻保证道。

    “好吧,真是斗不过主人呢,那就稍微说一下吧。”以此为开头静香开始诉说起来。

    “原本我们一族就是保皇派,我们的家训就是作为王室的骑士,守卫着自己的王,守卫着国家,为此付出一切代价。从小我就接受着这样的教育,甚至为此而感到自豪。理所当然的这也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也因此当我知道自己和盟国第二王子定下婚约的时候,我感受到了自己的价值被肯定的喜悦。”

    “然而,在那场兽人与人族的战争中,我们家族却失败了。面对着十几名兽人精英进入崩坏的状态下,我们的防御宛如一张纸一样被轻易撕碎。我们敬爱的王,应当守护的存在,在我们的眼前被杀死。其他国家的王也或死或重伤的倒在了我们的面前,作为一名以忠诚自居的骑士,没有什么是比这更加有效的伤害了。因此,当时苟活的我们决定,即使要死也要在为王报仇之后。也因此,我们对着即将离开的兽人精英发动了死亡前的最后一次冲锋。然而还是失败了。全体骑士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全都被轻易的杀死了,只有我被他们以战利品般带回了兽人部落。”

    “因此我意识到了,我是一名不合格的骑士,我的存在没有一点点价值。”

    “之后的生活就是作为一名奴隶一边承受着兽人的嗤笑,一边干着杂活,一边承受着饥饿与病痛,一边等待着死亡。”静香声音低落的说道。

    而听了静香的话的玉藻则是尴尬的把头扭向一边。

    “嘛,看开点,在座各位基本上都是处于敌对关系。你看看现在,不也一副没啥事的样子坐在一起嘛。”我适当的对静香进行安慰。

    此时此地的现状就和我说的一样,首先是玉藻和人族的各位有着种族上的敌对关系,更不用说玉藻还曾被锁在地下6年时光没有见过天日了。兽人族的精英们,也都被关押在距离她不到几百米的牢房内被折磨致死。还真亏她逃脱之后没有把遇见的人族都撕成碎片呢。

    其次,静香和兽人和勇者小队的敌对。兽人就不需要说了,身为格鲁西亚的公主的奥菲,我就不信她不知道当初兽人突袭王族藏身地的黑幕。严重了不说,她最少也要背上谋害他国皇族的连坐罪。还有勇者小队的其他成员,到底屠杀了多少兽人恐怕她们自己都数不清了吧。

    最后,勇者小队内部,因为奥菲控制明的事情搞的现在小队内部的不和。暂且不说妮妮,仅仅从西维尔对待明的话题上的表现就可以看得出,西维尔绝对是对明有着超出必要以上的好感的。也就是说,西维尔对明的好感从一开始就是满的,随时可以拉去当新娘人选。奥菲的作为,直接导致了她和西维尔处在敌对的立场上,如果不是受到同为奴隶的约束的话,恐怕奥菲早就死在某不知名的荒野上了吧。

    至于我就不用说了吧,光是把格鲁西亚灭国,之后又把星球给烧成玻璃球就已经站到了全体的对立面上了。

    “那是有主人您这绝对暴力存在,否则换个地方恐怕早就形成混战了。”静香嘴角抽搐的说道。

    “你可以当我不存在呀,你看我从来没有强迫过你的意志。因此你大可以去追寻另一条人生道路,我是不会干涉你的。”

    “就像汉娜那样吗?”静香立刻反问道。

    “当然,为了我的声誉我要提前申明一下,我可没有强迫过汉娜,她是遵从了自己的意志。”

    “我知道,不过我现在感觉太累了,想要先休息一下。”静香表情恬淡的说道。

    “这样吧,回去之后我给你放长假,你可以随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必和其他人共同行动,而且我会让使徒保障你的安全的。直到找到你想做的事情。”

    “谢谢主人。”静香低头对我致敬说道。

    “那我呢?”玉藻立刻问道。

    “你?之前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没?兽人还没复兴吧。你先把你自己的任务完成了再说。”

    “可是,光是要复兴兽人族即使花上我一生的时间都不见得能达成,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一辈子都无法陪在主人身边了吗?”玉藻立刻可怜兮兮的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油嘴滑舌呢。”看着玉藻的眼睛开始变得湿润并逐渐充满泪光的样子,我叹了口气。

    “世间所谓的狐狸精,大概就是对你最真实的描述了吧。”

    看着玉藻立刻咧嘴尴尬的笑起来的样子,我吩咐到:“手。”

    玉藻虽然面带困惑之色,不过还是立刻就伸出了手。抓过玉藻的手,我掏出一直针管。

    “干什么?”看着针管上的寒芒,玉藻紧张的问道。

    “赐予你奖励。”说着的同时,我在玉藻手臂的静脉上抽出了一管血做残存。

    在玉藻因刺痛而皱眉的注视下,我又取出两支针剂,其中一管是银色,另一支为黄色。

    “别动。”按住玉藻想要缩回去的手臂,我俩两支针剂注射了进去。

    “银色的是纳米机械,黄色的是基因试剂。”在注射完之后我对着一脸肉痛的玉藻说道。

    “纳米机械可以保障你的身体一定程度下的不灭,基因试剂解除了你的身体寿命限制。”

    看着因为我的话语而变得全身僵直的玉藻,我说到:“这下你没得抱怨了吧。”

    “谢谢主人。”结果玉藻立刻就扑了过来,并把我推倒在地又是亲又是添的。

    看着玉藻激动的模样我无奈的想到,这头狐狸终于退化成狗了吗。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