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鬼祭开始了2
    在风雪中,无数的树木惨叫着,纷纷向着山顶的方向倒了下去。每一棵树的到下,都戴起来漫天的雪慕和沙尘,轰鸣阵阵。而每一次的迈步,都仿佛是一次要毁灭世界的地壳震动。

    “啊,啊,啊......”

    就连早已经对妖魔鬼怪习以为常的葛城家,在场的所有人也只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些为了祭祀而集中起来的神官巫女们,也好不容易压下了自己心底的恐惧,但是即便如此,也无法掩饰他们脸上的惊恐。

    这是超乎想象的,绝对的力量。

    “鬼的怨念已经积聚到如此程度了吗?”不知是谁发出了绝望的尖叫声。

    几乎就要引起天灾,不,是已经引起天灾的,绝对可怕的破坏力量。而在这一切的后面,一股黑色的飓风飞了过来。

    那是,有着黑色皮肤的妖魔,鬼。不同于傍晚见到的白面的女鬼。

    “祭祀要开始了吗?”

    “嘻嘻嘻嘻。”

    “哈哈哈哈。”

    火光,凌乱了。

    那是因为听到了鬼的“声音”,那些拿火把的神官和巫女们都透不过气来。而掉落在地上的火把,翻滚着,跳跃着,向着山林的黑暗处,杂乱的滚了下去。

    而老练的葛城玲香啧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低声说道:“来了,不要出差错,一定要捉住他啊。”

    “遵命。”

    所有葛城家的魔法师们,纷纷拿出了准备好的刀具。用某种植物编制而成的,绳子一样的东西。

    那是葛城山的常春藤。葛城,以此为名的魔法道具。

    就在准备要投掷储长楚天,将行走中的鬼给困住的瞬间,神官和巫女注意到了一件事,刹那间脸色都变了。

    就在他们由于的瞬间,鬼的嚎叫又在他们中间炸开了。

    “祭祀要开始了吗?”

    “哇!”

    好几名魔法师在瞬间就崩溃了,从他们的耳洞和口中,流出鲜红的血。

    鬼的嚎叫,不但对于灵魂,对于人脑也具有物理攻击的效果,使人脑震荡。

    而那些挺过来的神官和巫女,也在数秒之内,行动变得迟缓了。

    哇,这可真是绝境呢。看着因为鬼的出现而开始飘摇的白雪,我感叹起来。

    “祭祀开始了吗?”

    鬼的胳膊,径直的挥了起来。轻轻地,仅仅带动了一下身上的衣服。虽然看上去如此,但是那些站在队伍最末端的神官和巫女,仿佛玩偶一般,纷纷弹开去。如同漫画一般的画面,好几个人就这样顺着山坡滚了下去,还有好几个人狠狠地撞在了树上,发出了骨折的声音。

    而鬼,没有停下脚步。以更加快的步伐,向着队伍冲了过来。

    “不要害怕,赶快扔绳子!”葛城铃香冷静的指挥道。

    “可是,美贯还在他的背上。”

    在喊叫着的魔法师的眼中,反映出了如此的情景。

    那是在鬼的后背,如同野兽般前倾的后背上,有着一块怪异的突起。不,那并非鬼身上的东西。闪烁不定的火把,将那乌黑的美丽的头发映照的如同火焰般闪耀。

    那是美贯的头发。

    湿湿黏黏的,趴伏在鬼的后背的少女的身体,已经有一半陷入了鬼的身体中。无论是脸庞还是一副,身体的一般已经和鬼通话了,而本人却仍旧一无所知地沉睡着。

    这就是所有魔法师忧郁的原因。

    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抓走的啊,我眯着眼看向鬼的后背。原来美贯并没有安心待在葛城本家吗?在确认到露西亚依然待在葛城本家以防不测处于待机状态之后,我无奈的想到。

    “不要管,污秽和仇恨一副在别人身上是常有的事情。”自始至终都很冷静的铃香训斥道。

    “......”

    可是,还是没有魔法师行动。

    如果自己的行为伤害到美贯的话,大家都有这样的疑虑。对于他们来说,身为并非要参与到祭祀中的巫女的美贯,确确实实是一名无关人员。

    放弃魔法师的铃香,对着身边的青年命令道。

    “弓鹤!”

    “!”

    听到铃香的命令,年轻的弓鹤脸色有些发苦。不过这也只是瞬间的事情。

    弓鹤的身体,开始迅速的动了起来。心情糟糕的,在地面上灵活的移动着。这是一种伸展身体的古武术中的步伐。

    嘭。

    “美贯小姐,请原谅我的失礼。”

    弓鹤拿出了那把白色的弓箭,做好了准备。虽然弦上没有箭,但是,弓鹤还是拿着它紧紧地盯着鬼。

    嗡嗡嗡。

    弓箭的弦响了。

    鸣弦。

    利用魔法声音消灭魔性的,神乐魔法。

    看不见的监视,熟读穿过了鬼的身体。当然,这次不可能和傍晚,把面具女鬼给打到一样。

    只不过是是的眼前的鬼停顿了一下,宛如感到困惑一般。仅仅如此而已,但是,仅仅如潮汐就已经足够了。

    “赶快!”铃香命令道。

    这次,所有的魔法师都行动了。

    从十几个人的手里,一起扔出了常春藤。

    于是,常春藤的一端落地扎根,而另一端啧缠绕上了鬼的手脚头以及身体。

    “祭祀开始了吗?”

    鬼吼叫着,继续挥动着自己的胳膊。

    岂止是人力,这种力量连巨树都可以连根拔起。黝黑的皮肤下面,浮现出根根血管,原本只有普通人十倍粗的手臂,瞬间变得如同桥柱一般。

    嗷。

    从鬼的嘴里,呼出了粗气。

    常春藤瞬间就被扯断了,连同神官和巫女一齐受到魔法的反噬伤害,倒了下去。

    “这可是葛城家引以为傲的鬼缚魔法啊。”葛城铃香一脸苦涩的说道。

    “只要是鬼怪,无论他有多么大的神力,都是不可能破坏掉的啊。常春藤和鬼,明明是相克的啊。”

    “然而还是被扯断了不是吗?看来那已经不能称之为鬼了呢,集合了无数代葛城家被献祭的巫女的怨恨和美贯身体的融合,恐怕已经不能单单用鬼来做结论了吧。”我冷静的看着鬼说道。

    嗷!

    鬼的手臂再一次的膨胀。随着鬼的挥舞,余下的部分神官和巫女再一次的飞了出去。

    “铃香大人!”弓鹤悲鸣起来。

    鬼化身为一阵黑色的旋风,向着铃香冲了过去,狂喜的面孔,露出了它那尖利的白色獠牙,可以撕扯钢铁的獠牙。

    速度是如此地惊人,在场的的每一个魔法师,就连弓鹤都没有来得及反应。

    “祭祀已经开始了吗!”

    伴随着喜悦的嚎叫,鬼的獠牙也撕裂了夜晚冰凉的空气。

    这是无法逃避的死亡。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葛城玲香就会出现在鬼的嘴里。实际上,所有在场的魔法师,都已经看到了铃香殒命的幻象。

    可是。

    结果,鬼却飞了出去。

    “啊。”

    这并不是鬼的声音,低低发出这这个声音的,是原本在鬼的后背上,已经和鬼通话的美贯。

    还很迷茫的眼神,看向了眼前的人。在那里,一个美丽的身影出现了。

    “露,西,亚,姐姐?”

    是露西亚,一瞬间出现在现场并把无人可挡的鬼给击飞出去,顺便把已经融进鬼后背的美贯给拔出来的人。

    “趁现在。”铃香发布了命令。

    “吐菩加美依身多女吐菩加美依身多女”

    神道的祝词,就是为了束缚鬼怪的。

    “为了这次鬼祭已经准备了很长的时间了啊。就算是有美贯在场,如果抓不到鬼的话,祭祀就没办法开始啊。”铃香无视扭过头看自己的美贯,继续念着祝词。

    这只是为了以防万一,组织鬼因失去巫女而发狂的策略。想必鬼看上美贯,并不在铃香的预料之内吧。

    看来作为巫女,美贯的才能是非常优秀的。不过,如果对方不把目光集中过来,于私于公都伤害了芙蕾的自尊心呢。

    看来,有必要解除伪装,全力以赴了。

    伴随着光粒的飞舞,芙蕾显露出了原本的姿态。丰腴的**,白皙的皮肤,深邃而又晶莹剔透的紫色秀发随着凌冽的寒风随风飘摇着。紫色的眼眸宛如黑洞一般,把万事万物都吸引了进去。

    在场的所有人与鬼,都看向了芙蕾。

    嗷!

    鬼兴奋的嚎叫着,挥舞着手臂从地上爬起向着芙蕾扑来。原本为了阻止鬼发疯的祝词,瞬间就失去了效用。

    夜晚飘落而下的,不单单只有雪花而已,还有无数的冤魂。而冤魂与鬼的目标,此时此刻全都集中到了芙蕾的身上。

    与冤魂与鬼那凄厉的气氛相比,芙蕾宛如处子一般安静的站在祭祀的石台前,等候着被鬼吞噬。

    唔,这份压力,这种感觉。随着鬼的接近,魔力污染的效果也越发明显起来。最先感受到的是身体机理的紊乱,其次是皮肤的溃烂。

    仅仅是接近,就已经有这种程度的影响了吗?还真是让我越来越期待着被鬼吞噬的感觉呢。

    就在鬼接近到身前的距离时,祭祀的场地已经清理干净,除了芙蕾和鬼以外,所有人都已经退了出去。除了在外围专心维持魔法结界防止魔力污染外泄之外,救治之前受到鬼攻击的同伴也是他们所关心的事情。

    “祭祀已经开始了!”

    鬼欣喜的嚎叫着,对着身下挺立仰视的芙蕾伸出手去。

    然而,事情再度发生了转机。原本以为能够抓住芙蕾的手,却被一层薄薄的光膜给阻挡住了,并且难进分毫。

    嗷!

    因为美食近在咫尺,却又无法得到的鬼发出了焦急的哀嚎。然而尽管鬼如何用力,却依旧无法穿透这层薄薄的光膜。

    “这对于彼此来说都是很抱歉的状况呢,你想吞噬掉我吧,我也想被你吞噬。可是,现在要优先工作呢,所以请你乖乖的等着被消灭掉吧。”

    以我的话为信号,光膜迅速扩大并包裹住鬼的全身。纵使鬼用尽力气去抵抗,依旧无法挣破这薄薄的光膜。

    “没用的,这个结界是以地脉为魔力来源的。只要你无法吞噬掉地脉,就无法活着离开这层结界。”

    光,巨大的光,从大地上亮起,并包围了整座葛城山。那是魔法的光辉,那是符文的光。

    光芒渐渐成形,沿着山脉,沿着河流。如果以俯瞰的视角来看,会发现整座葛城山已经被一个圆形的魔法阵包裹住了。与普通的魔法阵不同的是,这座魔法阵上的魔法文字并非刻与地面,而是漂浮在半空之中。

    很好,第一步已经完成了,接下来就是把鬼给剥离了。为此需要的是将鬼从地脉中给拉出来。

    目标是天空。

    向着汉娜她们发布命令。

    随着命令的发布,魔法的光加强了。天空中漂浮起的魔法文字同样也发出了更加明亮的光辉。

    包裹着鬼的膜发生了形变,又不规则的薄膜变成了以鬼的腰部为中心,上下互相逆旋转的魔法环。

    嗷!

    大概是感受到了生存的危机,鬼发出了凄厉的哀嚎,并开始奋力挣扎着想要逃出这个祭台。

    然而,纵使它怎样挣扎,都无法移动分毫。

    “没用的,这个束缚魔法可是花费了我2天的时间来构筑的,只要你无法做到空间转移,就会被空间卡死在这里。”看着奋力挣扎的鬼,我冷漠的说道。

    对着远方的人们下达命令,然而回应我的,是巨大的爆炸,无与伦比的爆炸,让人误以为是燃烧弹一样的爆炸火焰从后山的方向升起。那正是汉娜所在的方向。

    我焦急的呼叫着远方的汉娜,然而却没有得到回应。

    “主人,鬼它。”阿狸在结界外叫道。

    向着鬼的方向看去,原本应该被连根从地脉拔出的鬼却开始逐渐下沉,与地脉融合在一起。

    “糟糕,鬼要与地脉融合了。”纵使铃香有多焦急,我们也依旧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鬼沉入地下。

    于此相比,我更加关心的是汉娜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汉娜现在如何了。

    魔法阵的光辉逐渐消失了,就连天空因为爆炸影响而缺失的魔法符文也消失了。突然之间,一切都被静谧所笼罩。

    面对这突然的失败,在场所有人都闭上了双眼,等待着鬼气的爆发。

    之后,如众人所预料的那样,黑暗降临了。从大地上升腾而起了巨大的人影,人影之大将整座葛城山都包裹了进去。那正是,融入地脉的鬼吸取了地脉那堪称无尽魔力之后爆发的鬼气。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