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鬼以及人
    好了,鬼已经成形了,接下来就是要干掉鬼了。

    我看着眼前的巨人,黝黑的皮肤与山间完全融为了一体,分不清哪里是土地哪里是鬼。

    透过身影能够看出的只有,显现出来的只是巨人的上半身,腰部以下的部分依旧在大地之中。

    看来即使到了此种程度,鬼还在吸收着地脉中的魔力呢,真是个贪心的鬼。

    “来吧,我就在这里。”

    我仰望着身前的鬼说道。

    “将我吃掉吧。”

    鬼,遵从了我的魅惑,亦或者自己的本能,伸手向我抓来。

    毫无抵抗的,被鬼抓进手中之后,我忍受着皮肤的溃烂,向着眼前的鬼微笑着。

    在入手的瞬间,皮肤的溃烂加剧了,几乎是成倍的。由于魔力污染的影响,黑色蔓延至全身,唯有一处正常的就是脖子以上的部分了。

    随着魔力污染的加剧,神经在尖叫,血液在败坏,体内的纳米机械也开始发狂一般的疯狂破坏着体内的细胞组织。

    而鬼,对着这样的我,张开了她那巨大的嘴,亮出了那巨大的獠牙。

    现在的獠牙,已经有3个人般粗了。

    阴森恐怖的气息,顺着牙齿淌到了我的身上。

    “糟糕,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呢。”

    狂乱的感觉一直侵袭着大脑,在入手的瞬间甚至开始产生出幻觉来。

    如果是普通人的话,恐怕现在早已被魔力污染无染成异形了吧。

    “祭祀,已经开始了吗。”

    伴随着鬼的咆哮,它把我扔进了嘴中,并吞噬下去。

    初入嘴中的时候还非常恐怖,但是在进入口中之后,触感却与想象的完全不同。宛如坠入宇宙空间一般,在鬼的体内并不存在任何的肠道与内脏,而是一片漂浮的空间。

    “祭祀,还没有结束吗。”

    这是类似于咆哮的怨念。这样的怨念,慢慢地伸向撕裂的天空。面对着如同谎言般的太阳,咆哮着。

    与此相辉映,山峰的颜色也开始了变化。

    “祭祀,还没有结束吗。”

    每一次的咆哮,地面都瑟瑟发抖着。而看上去发抖的大地,实际上并不是大地,而是蛇。

    地面上,数百条,不,数千数万条蛇在蠕动着,蔓延开来。

    不过,着并不是真正的蛇,而是凝聚的魔力,看上去像蛇而已。而每当蛇聚集到一起的时候,就会慢慢地膨胀为一个巨人的黑影。

    “大太啊。”

    看着这冲击性的光景,葛城铃香呢喃着。

    “大太?”美贯战战兢兢的问道。

    “原本是妖怪的名字。在这种场合下,是拥有意志的诅咒现象的名字。”铃香解释道。

    确实,这种现象已经不能单纯的说是为鬼了,那是由无数人的怨念积累而成的灾难。

    大太,或者说大太法师。

    地方不同,也有传说中把大太法师称之为泥乱和尚。这种场合下,就像铃香说的,这种危险的序曲魔力现象就是这个名字。特别当这种现象变形为巨人的场合下,会被成为大太。

    “祭祀,还没有结束吗。”

    那种关注在咆哮声中的,无限的绝望。这或许可以说是地狱的具现化,这是充满愤怒的仇恨。充满愤怒的愤怒。那种早已忘记原有的,仇恨。

    和魔力相同,这种感情也在无限的增大,而大太的现象也在加速。

    正常的思索能力,在前年中,已经全面崩溃的,所谓的人类的概念的末路。

    “.....”

    美贯,非常的悲哀。

    自己原本是要承受这份愤怒与怨念的,但是事到如今成为巫女的确实芙蕾。

    “芙蕾姐姐。”美贯低吟着。

    “放弃吧,祭祀已经失败了。那个人没救了。”铃香看着越加增加的巨人的影发出了几近绝望的叹息。

    虽然只是上半身,但是巨人的巨大身躯,早就变成了上百米的高度。里面蕴含的魔力,也在一直的膨胀着。

    “到底是在何处啊,那个竟然敢直面怨念的蠢货。”葛城铃香看着眼前巨人说道。

    “我,要见证到最后一刻。”少女美贯说道。

    ......

    什么都没有的一个空间,一望无尽的黑暗。没有天空,没有光,虽然如此,但是还是可以感觉到有什么存在着。

    在周围浮现出了好几张假面具,是女人的能面具。

    “又是这样啊。”

    面具包围着我嬉笑着,吵闹着,她们无比悲哀的重复着一句话。

    “祭祀,还没有结束吗?”

    “烦死了。”

    我挥手掀开能面们,向着更深入的方向飘去。

    深处的深处,最深处。

    本质的本质,最本质。

    也就是说是,鬼的本质。

    被称之为一言主神的东西,更加本质的东西。

    在这个只有黑色的空间,这个充满魔法和欺诈的世界里面,发生了幻视。

    声音,动摇着。

    “祭祀,还没有结束吗?”

    还是,那句话。

    假面的鬼,鬼的本体,大太说的那句话。

    “不对,不是那样的。那个只不过是让人明白一样,这不过是你说的场面话的替代品而已。”

    这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我想看的,是更深处的东西。更底层的东西。那个隐藏在话语背后的,真正的想法。

    飘忽地,覆盖眼界的黑暗的画板一片一片地掉落。

    “怨。”

    听到了。

    “怨。”

    就是这样的。

    “怨。”

    终于触及了鬼的灵魂与本质。

    无论是好事,还是坏事,都只有这一句话。

    啊啊。

    我,很清楚。

    纯粹的为愤怒而愤怒,就是这样。

    纯粹的为仇恨而仇恨,就是这样。

    那就是鬼。那个只是一味地乞求赶快结束祭祀的,可怜的魂魄的集合体。或许,和美贯的同化,也只是因为这些魂魄无处可去的缘故。

    “怨。”

    这种思念,连着喊了四次。

    这种激烈的程度,动摇着我的身体。持续了一千多年,一直一直酝酿的怨念,单单这样就可以污染地脉,咒杀人类。

    “够了。”

    事到如今我已经充分明白了,正因为即使是身处地脉之中,也无法得到净化的这份怨念,也因此而变得无处可去,无法化解。

    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只能做一件事了。

    投身向着幻化出来的冤魂池,向着索取我灵魂的冤魂们,深深的侵入进去。数百数千数万的冤魂,撕扯着我的身体,吞噬着我的灵魂,那份痛苦,那份无力感。

    太轻了。

    仅仅是数千而已,仅仅是数千年的积累而已,太轻了。

    每一次我制造新的躯体都是一次把灵魂自我撕裂的过程,每一次的撕裂灵魂都是无比痛苦的。然而这份痛苦,已经伴随着我几千几万年了,所以这种事就让我来吧,就让我来吞噬掉鬼吧。

    灵魂反过来缠住了所有的鬼,无视他们的抵抗,将鬼拉入自己的灵魂之内。这一次,鬼开始哭喊起来。

    “怨。”

    挣扎着想要逃跑的鬼,在奋力大喊着。

    “怨。”

    已经除了怨恨,什么都无法表达的鬼在哭喊着。

    “怨。”

    一无所有而又无比渴望归处的鬼,在绝望的呐喊着。

    然而,纵使鬼如何挣扎,却也依然无法摆脱我的吞噬。一点一点的,所有的鬼被我吞噬殆尽,最后,所有的怨念都被我吸入了灵魂之内。

    绝望的气息,死亡的气息,再一次的扑面而来。多少年了,多少种族了,所有的敌人,所有的种族,能够让我感受到死亡气息的屈指可数。

    啊啊,这就是人类,这就是我最爱的人类。

    纵使化为冤魂,纵使历经千年致使所有的理性都被消磨殆尽,纵使冤魂变成了忘记原因和目的,只是为了怨恨而怨恨。

    那份力量,也并非任何生物能够轻视的。

    如果可以被这份怨念吞噬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如果可以被这份怨念杀死的话,那该有多好啊。

    但是,抱歉,千年的积累还不够,力量还是太轻了一点啊。

    伴随着鬼的消失,漆黑的世界瞬间发生了崩溃,光,夺目的光替代了黑暗。当光宛如粒子一般分散开来的时候,外面世界的景色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界之中。

    ......

    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无法理解,任何人都呆然无知的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本以为失败了的芙蕾,却在鬼吞入体内之后,发生了变化。仅仅是1分钟过后,化为实质的鬼由原本的嚎叫变成了凄厉的哀嚎,并且不断的挖掘着自己的胸腔,宛如吞入了剧毒物质,为了保命而想要排出一般的疯狂。

    然而这一排毒的过程,也仅仅是持续了几秒而已,就停止了。

    之后,僵直不动的鬼的身体发生了崩溃,黝黑的皮肤被白色所侵染,然后宛如极光般分散消逝。

    之后从鬼的体内出现的,是埋在光粒之中的芙蕾。身穿洁白巫女服,全身皮肤漆黑无比的她不知为何,异常的与圣洁不和。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芙蕾已经因为魔力污染,身体溃败而死了的时候。芙蕾再一次睁开了双眼,露出那紫色且有神的双眼。

    随着芙蕾睁开双眼,她的肤色再度开始恢复正常,皮肤也由黑色而逐渐转回白色。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

    在从鬼的残骸中落下之后,轻飘飘的落地芙蕾如此说道。

    “鬼已经被净化完成了,剩下的工作就只有这巨大的魔力的处理了。”

    芙蕾以无比魅惑的声音说道,以倾城之笑说道,以绝世之姿说道。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