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事后处理
    “在半山腰维持禊,在没有净化之前,不能让一丝一毫的魔力污染泄露出去。”

    随着葛城铃香有些焦急的命令。

    “遵命。”

    葛城家的神官和巫女马上低下了头,即使是身受重伤的魔法师也在经过紧急处理之后加入了净化魔力污染和维持魔法结界的队伍中去。

    原本,这些魔法师们,最擅长的就是集团作战。无论损伤有多大,他们的实力还是不容小看的。

    听到命令之后,神官和巫女们立刻开始行动,在群山周围开始布置净化用的魔法结界。

    只不过,这也是在鬼的怨念被消除之后的事情了。虽然鬼的怨念不知为何被消除了,但是不代表着原本肆虐的魔力污染消失了,所以在得到净化之前,存在于山上的魔力还是太过于危险了。

    “那个,不好意思打扰一下。”

    一道疲惫的声音打扰到了正在专注于指挥净化大规模魔力污染行动的葛城铃香。因此。

    “什么事?”

    葛城铃香不耐烦的头也不回的问道。

    “关于我家孩子闯的祸的事情,以及遗留下来的问题的解决方案,有必要和您讨教一下。”

    因为那过于荒唐的言语,葛城铃香皱紧眉头的转过身来,于是她看到的是。

    一名黑发黑瞳,相貌平平却又有些邋遢的男人。

    男人身上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脸上的那副倦容了吧。

    “你是?”

    葛城铃香对眼前的男人充满了疑惑,因为她无法理解眼前这位素未谋面的男人到底是怎么不请自来来到葛城山的。

    “我是露西亚和芙蕾的父亲。”

    男子如此自我介绍道。

    听了男子的话,葛城铃香第一次感觉头脑停止了思考。然而葛城铃香却在下一瞬间,再次露出震惊的表情。因为本应处在魔力污染中的芙蕾,此时已经躺在了男人的怀中,失去了意识。

    是的,葛城铃香焦急于尽快净化魔力污染的原因就在于,芙蕾下落的位置依旧是在魔力污染的结界内。如果不尽快救治的话,虽然鬼的冤魂们不知为何消失了,长时间滞留在残留的魔力污染中,依旧会要了芙蕾的明。

    “啊啊,还请不要在意,芙蕾没什么大问题,只是之前吃了集结成鬼的全部冤魂,导致灵魂负担有些太大了而已。”

    男人看着抱在怀中的女儿,有些爱怜的说道。

    “吃掉了鬼吗?”

    葛城铃香大概是一生中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头脑不够用吧,只见她磕巴着问道。

    “嗯,拜此所赐,现在陷入了虚弱期,因此只能给我发求救信号,把后继处理方案交给我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居然能够吃掉积怨了上千年的冤魂以及一言主神的灵魂而不死。这种存在,真的是人吗?

    就在葛城铃香百感交集的看着芙蕾的时候,男人用空闲出来的手递了一张纸条过来,并说道:“关于葛城山的变化,相比近几天你也会发现的,这是这次事件经过的报告,以及将净化后的魔力注入大地之后重塑地脉的魔法式,其他一些后继的问题还请等待葛城山恢复平静之后再做解答。”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说罢,不待葛城铃香做出反应,邋遢的男人就带着女儿突兀的消失了,宛如从未存在的幻觉一般。

    ……

    非常罕见的,今天作为周一,有一名一直很认真的学生居然没有提前打招呼就没有到校上课。因此,下了课后,静回到教职员室准备联系学生家长了解情况。

    “你好,请问是静老师吗?”

    然而就在静拿起电话准备拨打的时候,一名有些邋遢的男人敲开了教职员室的门。

    “你是?”

    静困惑的看着眼前的陌生的男人,并做出询问。

    “我是芙蕾的父亲。”男人有些惭愧的说道。

    听了男人的话,静吓到手中的电话掉在了地上而全然不知。因为,芙蕾曾经说过,自己是孤儿,而且这也是静调查芙蕾的生活环境之后所了解到的情报。

    并不是说芙蕾是孤儿的话就没有父亲,正相反,作为一名人类,大概吧,芙蕾出生下来就一定会有父母存在。

    只不过,静从未想到,对方居然是这样一种存在。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眼前的男人和芙蕾可是一点都没有相似的地方。芙蕾虽然性格有些扭曲,但是无论是外表还是气质,都透露出一种绝对性压倒性的存在感。而眼前的男人,即使是在街上走对面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也就是说这名男人就是这般的普通。而且还是黑发黑瞳,和芙蕾那一头充满魅惑光泽的紫色长发,紫色眼瞳毫无遗传性可言。

    “到底是怎样变异才能生出如此不同的女儿啊。”

    因巨大的差别而震惊到不能自已的静不免说出对于一名老师来说是失格的话语。

    然而眼前的男人并未感到在意,并轻轻开口说道:“母体遗传。”

    “啊啊,是我失礼了。”

    于是静立刻慌张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态并向对方询问来意。

    “我是来给芙蕾办理休学手续的。”

    男子的说明来意让静深深的皱紧了眉头。

    “虽然您这样说,但是我方一直听说芙蕾是孤儿,所以除非你能够提交能够证明您是芙蕾父亲的证据,或者带着芙蕾本人亲自前来办理,否则我们无法接受您的请求。”

    静流于表面的说道,同时观察起眼前的男人。

    “非常抱歉,因为我们是单亲家庭的缘故,所以芙蕾自小就独立出去了,因此现在我无法提供有利的证明。而且也因为一些事情的缘故,我不能带领芙蕾过来。”

    然而眼前的男人并未漏出明显的破绽。

    “芙蕾遇到什么事情了吗?”静关心的问道。

    同时,静对于芙蕾的某些性格扭曲或者人性缺失的部分也有了大致的猜测。正因为处于缺乏关爱的单亲家庭中成长,所以才会导致某些部分的看法与社会脱节了吧。

    “双休日的时候芙蕾去爬山因为意外而受到了重伤,现正处于昏迷期。”

    “芙蕾她没事吧。”因芙蕾意外的消息,静不自觉的笑起来抓紧男人的手臂问道。

    “不,没事的,没有生命安全问题。”男人安慰着说道。

    “还好。”

    得知生命安全之后,静安心的坐了回去。

    “不过,芙蕾在哪家医院住院?我要去看望她。”静问道。

    “啊啊,请不要这样做,医生说,她现在需要绝对的休息,不让别人探监。”

    “是这样吗?很难想像,那个恢复能力那么强的芙蕾居然会伤成这样。”静露出一脸哀愁的说道。

    “没办法啊,毕竟是从悬崖上掉了下去。”

    “如果真是这样,也就难怪如此了。不过,你这个当父亲的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一直放任芙蕾在外面漂泊不管。”静的哀愁马上转变成了愤怒,向着眼前的男人释放出去。

    “对不起,我不是一名好父亲。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一直无法陪伴在女儿们身旁,我家的女儿们一直都是自己养活自己的。所以她们才会出去自己组建别样的家庭吧。如果不是因为这次芙蕾她们遇到危险给我发求救信息,恐怕我这辈子都不会能和静老师见面了。”男人懦弱的笑着说道。

    “女儿们?”对于男人的话,静感到困惑。

    “啊啊,我家一共有3个女儿,这一次去爬山坠落悬崖的分别是大女儿和三女儿,还有同班同学的明,以及芙蕾认的姐姐汉娜静香她们。”

    “等等,有这么多的人坠崖受伤,就连明都在其中?他们到底是去干嘛的?而且为什么没有任何新闻见报?”静疑惑的问道。

    “仅仅是出去郊游而已,没有见报的原因是在得到女儿的求救信号之后,我理解就赶了过去,并把他们救了出来。”

    “你是在国外过来的吧,签证没问题吗?”

    “啊啊,没问题的。因为我的工作就是要到各个国家多处跑的关系,所以签证还没有过期。”

    是吗,是这样啊。原本以为这名父亲并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才导致的芙蕾离家出走,和其他人组成了新的家庭渴望得到家的温暖。不过,看起来是我误会了。

    要养育三个女儿很花钱吧,为了争取养育三个女儿的金钱才致使作为一名父亲放下女儿不管,天天在国外跑来跑去的。

    并非是不爱女儿们,这一点可以在男人在得到女儿的求救信息之后立刻就赶来营救可以看出。正因为是爱着的,所以才会每天都忍受着无法与家人见面的痛苦而拼命工作。

    想及此处,静对于眼前的男人,脸上充满倦怠和疲惫的邋遢男人,稍稍的感到释怀了。

    不过。

    “即使再怎么忙,陪伴女儿们也是应该的,而且知道自己无法陪伴,为何不把女儿们拜托给亲戚们抚养呢?亦或者给她们找个新的母亲?”静再次把愤怒的矛头对准男人问道。

    “因为,我也是名孤儿啊。而且不知道为何,我的爱人总是早逝呢,也因此导致我有了三个不同外表的女儿。我大概是被诅咒了吧。”

    “……”

    看着男人自嘲的样子,静一瞬间感到了百感交集。

    正因为父亲是孤儿,母亲早逝,所以才会把家庭的目标放在同样是孤儿的其他人身上吗?这种与其说是想要获得家庭的温暖,不如说是组成一个彼此慰藉遮挡风雨的避难所。外表光鲜亮丽的芙蕾,其实一直都处于绝对的孤独中吗?

    那么,作为教师,不得不行动起来了呢。

    于是,打定主意的静抬起头来对着男人说道:“明白了,虽然无法办理休学手续,但是我会按照家长过来请假处理的。还有,关于明的事情我有必要联系一下他的家人。”

    “受您照顾了,不过明的话应该是没关系的,因为他已经出院了,现在在家休养中,预计过几天就能回来上课了。”

    男人说完之后就离开了,面对着这突然的事实,静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想到。

    真是可怜的一家人。

    除此之外再多的感想与话语皆被复杂的心绪给淹没了。

    不知过了多久,静打起精神捡起掉在地上的电话,重新拨打出去。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