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停手吧
    末日已经持续了半个月,现在全球各个地方的人差不多都已经处于边缘状态了。刨除掉那些占有大量资源的资本家,大部分的平民在经过了最开始的暴乱期之后,现在基本上已经处于饥饿等死状态了。

    并非是政府不仁不义,不想要拯救国民,只是因为他们已经实在是没有更多的资源了。就连最初尽全力拯救国民的军队,现在也已经因为油品资源耗尽而陷入了动弹不得的状态。

    而且,避难所之内的居民暂且不说,没有躲进避难所只能游离于废墟或者躲在房间内等待死亡的人们受到了饥饿、寒冷、病痛的多重折磨,随时都有生命消逝。

    “求求你,救救我们吧。”

    这是在救回静老师之后,穗波忍耐不住说出的第一句话。

    静老师如预期的那样,每隔几日都会奔走于各个学生的家庭进行慰问。最先,在暴乱时期,静老师会随身携带护卫进行访问,但是一个星期之后,随行的护卫因外界的环境和末日的氛围影响,也放弃了本职工作。

    就这样,静身为一名老师,在末日之下遵循着她引以为豪的职业,一直游走于化为废墟的街道上,并最终倒下了。

    告知我这一消息的是使徒们,很明显对于静,使徒们保持着过多的关注,也许是因为曾经照顾过芙蕾的关系吧。

    在得知消息的时候,我正在地下训练空间陪着一直非常不安的阿斯特拉尔的各位进行着特训。

    穗波什么都没说,直接跑了出去,向着静老师倒下的方向。

    “穗波。”

    猫屋敷莲将手放到穗波的肩膀上,轻轻提醒了一声。

    在穗波回头看向猫屋敷的时候,莲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对此,穗波不甘的咬紧了下嘴唇。

    “我知道,是我们不好,不该去求助芙蕾,害的芙蕾和露西亚卷入我们和协会的战争,也因此导致了她们两人身受重伤。身为父亲的你,会感到愤怒也是正常的。但是,外面的人都是无辜的。求求你,救救他们吧。”

    当我以男性之姿出现在地下空间时,面对着惊诧的穗波她们随便以芙蕾的父亲的名义打发了过去。

    不仅仅是穗波,就连猫屋敷和克罗艾都一脸哀愁的看向我。如果不是因为美贯在葛城家的话,现在估计她也会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向我吧。

    “你们理解错了。”

    “我并未因为芙蕾她们受伤而生气。”

    我对着一脸期待的众人说道。

    “对于协会或者教派我也丝毫不感兴趣。”

    “我之所以这样做的原因是因为,魔法侧站到了我的对立面。那么,就赐予他们他们所渴望的灭亡吧,只不过在死前要承受无以复加的折磨就是了。”

    阿斯特拉尔的所有人都因为我的表态而战栗,因为他们发现了,我并非是基于爱恨情仇的理由来行动的。

    对于魔法侧,我是基于量化标准而行动的。也就是说,无论对方是谁,一旦站立到我的对立面,那么等待对方的必然是令人绝望的折磨。

    穗波知道,如果我真的认真以魔法侧为敌的话,那么整颗星球的所有存在就会被我轻易的抹掉,就如曾经看过的幻想一般。

    也因此,对于眼前我那并未灌注意志力的行动,感到无比的恐惧。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拯救自己的母星呢?

    穗波焦急的思考着。

    “稍微放他们一马,如何?”汉娜虚弱的推门进入说道。

    最近汉娜她们虽然苏醒了,不过也因为对于伤害的定义无法具体量化,导致汉娜她们虽然是生命修复来说是处于健康状态,但是却依旧因为魔力污染的后遗症而处于虚弱状态。

    魔力污染,比我想象的要严重的多,无法干涉魔力的我方实在是无法解决魔力污染,也因此,现在汉娜她们的身体虽然是以科技的手段在维持着健康状态,但是魔力污染从未从她们的体内消失。

    也因此,现在对魔力污染的治疗,全靠着拥有丰富处理手段的穗波她们。

    “以回报治疗魔力污染的辛苦。”看我还在思考,汉娜立刻补充说道。

    说实话,这句话不应该是汉娜她们说出来,她们也没有那个资格。

    不过,我还是看向穗波她们。

    眼前的穗波她们,正以一副期待的表情看向我。虽然对于我来说是怎样都无所谓的状况,不过对于她们来说,大概是关乎生死存亡的状况吧。

    到底该怎样做呢?

    我下意识的看向倒在沙发中的静。

    陷入沉睡,身体依旧疲惫不堪的静对于她面前发生的事情,全然不知。

    “不,现在的状况对于那些魔法师们来说,还没有达到极限,所以我不会放手的。”基本不需要思考,我就做出了决定。

    “......”

    “是吗。”穗波沮丧的说道。

    “无论如何都不行吗?”

    尽管穗波还是不想放弃,不过对于我来说她的哀求并不能打动我。

    “如果献出祭品呢?”汉娜提示着穗波说道。

    “祭品?”对于汉娜的说辞,穗波先是一呆,随即反应过来看着我问道。

    “你们能给与我何种有价值的东西吗?”我看着穗波反问道。

    穗波咬紧嘴唇嘴唇低下头去思索,经过漫长的思考,她发现,她们确实无法提供对于我来说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就在穗波咬紧牙齿,用力的抬起头看向我的时候,我提前说道:“人的话就免了,现在我已经拖了一堆拖油瓶了。”

    说着的同时,我看向汉娜。

    大概是明白我的所指吧,汉娜羞愧的低下了头。

    穗波怔怔的看向汉娜,再度看向我并满脸羞红的低下头去。

    “放弃吧,你们是无法劝谏主人的。”索菲亚从众人的身后突然出现说道。

    对于使徒的存在以及突然出现的方式,在场的各位都有了耐性,因此并没有感到特别吃惊。

    “那,我们选择和你放弃合作。”最终在百般不得之下,穗波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原本协会与我方的对立就是建立在协会与阿斯特拉尔的魔法决斗的基础上的。正因为我方是阿斯特拉尔的盟友,才能给我方提供一个加入战斗的理由。一旦阿斯特拉尔放弃了和我方的合作,那么我方自然就失去了对立的立场。

    大概,穗波是这样思考的吧。

    为了把我方剔除出战斗的序列,为了让我放弃继续作战下去,穗波选择与我解除合作。

    “何必呢,即使你再怎样挣扎,外面的世界已经是末日状态了。即使你解除与我的合作,选择单独面对协会,这颗星球也无法获得拯救了。”

    我说的是事实,拯救这颗行星的办法不是没有,但是以穗波现在的状态来说并无可能。即使是协会与教派现在联手,即使是以9=1和8=2的魔法师们联手,也未必能够在这颗地脉逐渐枯竭的星球上释放出拯救整颗星球的魔法。

    当然,以上是我的猜测,毕竟对于魔法,我的了解还是太少。也许拯救这颗星球的魔法确实存在,而且还是能够轻松释放的。但是,有一点我能肯定,那就是穗波,绝对没有这样的实力。

    因此,我说的话就未必不对。

    “也许吧,但是这样的话,你就没有理由再继续对这颗星球进行攻击了吧。”穗波充分的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也因此她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色是苍白的。

    对于阿斯特拉尔来说,与我的决裂也代表着可能与我为敌,并且是在和协会为敌的前提下。

    这种情况,毫无疑问是最坏的,因为没有任何一条生路。

    “现在,请你拯救我们的母星,无论何种代价,我们都会支付的。”

    面对着穗波建议的神情,我冷淡的问道:“你们有什么价值吗?”

    “魔法,这就是我们的价值。为此,我们可以把魔法献给你,包括我们所掌握的魔法理论、魔法技能以及我的魔法血脉。”

    魔法血脉吗?没记错的话,穗波的血脉可是非常珍贵的。是被无数的魔法师所畏惧,所窥见的宝物。作为价值来说,确实不错,尤其在我还没有掌握到关于魔法的奥秘之前,价值尤为凸显。

    “我拒绝。”这就是我所给出的答案。

    这也是让穗波感到绝望的答案。

    “为什么?能够给出理由吗?”强忍眩晕的穗波问道。

    “理由的话,怎样都行吧。意外也好,有预谋的也好,对方既然已经惹到我了,那么我就不会局限于立场,直接惹回去的。所以,无论双方的立场如何,我都会继续下去。而且,虽然对于你们的认知来说,自己倾尽一生研究的魔法技术是无比珍贵的,为此而积累的血脉又是无法忽视的。但是对于我来说,也不过是区区大一点的蚂蚁与小一点的蚂蚁的区别。然而,我已经决定了,要把所有的蚂蚁都踩死。”

    所以,就不需要我再说下去了吧。所有的请求都是枉然的,这颗星球终将在近期内走向终点。

    沉默,笼罩了整个客厅。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理解了,灭亡的临近。

    “回去吧,你们还有需要忙的事情。当然,如果你们觉得拖到末日之后也行,不过我是不会和你们耗费时间的,一旦达到我的目标,我就会离开。”

    眼见我已经拒绝了交涉,穗波她们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退了下去。因为人口密度的下降,客厅重归于宁静。留在客厅的人只剩下我和昏睡之中的静,轻轻的为她盖上毛毯,我也走出了客厅,回到卧室。

    芙蕾一如往常的躺在床上,宛如睡美人一般等待着王子的吻。然而睡美人却并非只有芙蕾一位,位于地下空间,独自一人在牢笼中沉睡的野兽,露西亚。也在等待着获得解放的时机。

    哈。

    下意识的叹了口气,深深的倦怠感侵袭着我。意识仿佛是在暴风雨中的风筝一般,随时都可能扯断**的束缚。

    吞噬掉鬼神的负担比我想象中要强的多,不愧是给与我久违的死亡气息的鬼神的灵魂,现在我的消耗已经抵达了无法忽视的地步了。

    索菲亚一如既往的忠于自己的职责,时刻监视着我的状态。

    然而,在打到敌人之前,绝对不会停歇。

    原来,我的灵魂已经虚弱至此了吗?不愧是来自虚空生物的诅咒,恐怕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吧。

    索菲亚也因为我的话语而陷入了沉默。

    话虽如此,索菲亚的警告也不能无视,男性、芙蕾,只能两选一了吗?

    就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楼下发出了较大的噪声。

    是有不死心的难民闯入进来了吗?

    如此想着的我,离开了卧室又返回客厅,因为担心昏睡中的静被难民袭击。

    结果,出现的人却出乎我的意外。

    不,要说意外的话并非意外,因为那人本也是住在这里的,只不过是因为忙碌于我交代的任务而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了。

    “你在做什么?”对着正迷迷糊糊站着发呆中的玉藻我问道。

    “呜姆?”

    玉藻的耳朵最先对我的话语做出反应。耳朵轻抖了一下之后,才把眼睛转向我。结果,半迷糊的双眼在看到我的瞬间就露出了锋利的视线,并行动了起来。

    以丝毫看不出之前还处在迷糊状态的灵敏,瞬间的加速,玉藻就夸过了2米的距离来到我的身前。尖锐的杀气伴随着手,玉藻抓住我胸前的衣领并把我提了起来。

    纵使神经能够跟上玉藻的速度,疲惫的精神也无法做出及时的应对,后果就是,在我做出反抗之前,身体就已经被投了出去。

    最先感受到的是来自背后坚硬墙壁的冲击感,以及体内的空气被挤压而出的窒息感。然而下一瞬间,来自身前的冲击感与切磨神经的钝痛感贯穿了我的全身。

    “你是谁?客厅里面的人是谁?”

    回过神来,玉藻已经把我压在了墙角处,距离之近,就连她那如兰的吐息都清晰可闻。

    “放手,是我,你的主人。”拍了拍玉藻的手,我轻轻说道。

    “哈?别开玩笑了,我的主人是女......”原本还口气不善的玉藻立刻想起了某事一般,闭上了嘴巴。

    “发生了什么事了?”也许是闹出的动静太大,一脸迷糊的汉娜、静香和莉莉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真希望她们能够抱持着一些警惕心呢,亦或着是因为魔力污染造成的倦怠感,警惕心不够的三位妹子就这样穿着内衣亦或者睡裙从房间内走了出来。

    “啊,玉藻你在和主人干嘛?”最先反应过来的汉娜立刻赶走了眼中的倦怠感,惊慌的看着玉藻和我问道。

    “没什么,玉藻把我误以为是外来侵入的人员了。你们回去睡吧。”

    解释过之后,我催促着三人继续回房休息。要知道现在外面的温度可是零下了,长时间穿着清凉的内衣睡衣在外面晃可是容易感冒生病的。

    在三位妹子回去之后,玉藻一脸尴尬的同时脸色略微潮红的从我身上起来,对我伸出手,想要把我从地上拉起来。

    搭上玉藻的手,我从地上爬起来,然而在起身的同时,眼前的光景瞬间消失了。

    可恶,是长时间压迫血管,突然起身造成的影响吗?还是说灵魂真的已经疲惫不堪了?

    在分别出视野消失的原因之前,我就已经失去了意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