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解决之法
    冬日的早晨,清醒的时候感受到了无可比拟的温暖。在没有没有阳光的早晨苏醒本就是极为困难的,尤其是现在全球气温基本上已经降到了0度以下,也因此,被窝中的温暖使我瞬间就苏醒了过来。

    原本苏醒过来的第一要事就是要确认时间才对,不过现在有一件事却让我把这这一切都跑出了脑海。

    柔软又充满弹性的触感,女人的肌肤的触感。

    是汉娜吗?

    我在内心询问,不过也很快就被自己给否决了。

    不,不对。汉娜的话,胸部没有这么大,而且这个触感是?

    伸手摸向搭在自己腰间的柔软又有些沉重的东西,传来的是毛皮的触感。

    玉藻吗?这个还真是少见呢。

    安心下来的我在确认过时间之后,就睁开了眼睛去确认之前的猜测。还好,这一次的昏睡只是一晚而已,看来自己的精神并没有放松下来呢。

    出现在眼前的果然是玉藻,仅仅是银色的长发基本上占据了自己一半以上的视野。从触感以及身高来考虑的话,现在的玉藻应该是抱在我的怀中才对。而且这份触感,意外的微妙,因为没有感受到睡衣或者内衣。

    预感到把玉藻拉开会看到某些r18的东西,于是我决定暂时把她放在怀中不管。口胡的,即使是等玉藻主动离开,我也会看到某些r18的东西,所以现在没有把她拉开,大概是贪图着玉藻的温暖体温吧。

    看来自己的灵魂确实是太过于衰弱了。

    在内心哀叹的同时,我对着怀中的玉藻问道:“你是什么时候醒的?”

    听了我的话,玉藻的耳朵抖了一下,随即抬起头露出充满魅惑的脸庞对着我笑了起来。

    “主人,早。”

    “早。”

    看着玉藻开心的样子,我决定对她道谢。

    “昨晚谢谢了。”

    “不不不,是我的错,没想到会把主人甩出去。不过根据主人昏倒的情况来看,之前太过于劳累了吧?”

    “啊啊,算是吧。”

    “协会那边很难办吗?果然是因为我不在主人身边的过错才会使主人过度劳累的吗?”玉藻抱歉着说道。

    “不,你也有你的任务,兽人地下城那边怎么样了?”

    “还好吧,不过棘手的在于人族那边。”

    “发生什么事了?”

    “人族的内部矛盾问题,害的兽人这边都开始不得不小心应对起来。”

    根据玉藻的话题来看,人族那边的问题大概是体制和统治机构的综合问题吧。

    “需要我出手帮忙吗?”

    “不,谢谢主人的关心,我现在可是有了个坚实可靠的盟友。”

    “汉娜吗?”

    “啊拉?知道吗?”

    “嗯。”

    之前汉娜说是找到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开始长期在屋内忙这什么,现在看来,应该就是母星的事情了。

    “随你们去吧。”

    “谢谢。”

    轻轻的推了玉藻一下,暗示她自己要起床。然而玉藻却并没有理会,反而是把上半身的重量都压了上来。

    该说是不愧为女性吗?以特有的重量和柔软的身体愣是把我的腰压的挺起不来了。

    “你在干什么?”我诧异的问向玉藻。

    “多待一段时间也没关系的吧,不如说我想听听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为何主人会以男性的姿态出现在这里。露西亚和芙蕾哪里去了呢?”

    “那可就需要说上一段时间了。”

    看着玉藻期待的眼神,我如此这般的将她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都说了一遍。然而出乎我预料的是,在听完我所说的事情之后,玉藻并没有感到生气或者愤慨,按理来说,心计很重的玉藻在得知此事之后一定会率先表现的愤怒以此来博取我的好感。

    “很平静呢,你。”

    “嘛,不管怎么说他们都不可能伤害到主人的,虽然现在主人也因为他们而处于虚弱状态,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却是好机会呢。”玉藻开心的说道。

    “原来如此,是从那个方面来考虑的啊。”

    该说是不愧为玉藻吗?还是说不愧为狐狸本性呢?熟练掌握着抓住人心间隙的方法呢,通过趁虚而入的方式,更能达到自己的目的呢。

    “主人讨厌这种方法吗?”

    “不,记得要适当就好。”

    “谢谢。”

    就在我以为玉藻已经没有任何疑问的时候。

    “不过,主人为何会知道袭击葛城山是协会和教派的联手行动呢?”

    “我不知道啊。”

    “哈?”

    对着感到诧异的玉藻,我继续说道。

    “我并不知道是否是有人联合搞阴谋,我并不知道是谁主谋的袭击,我并不知道魔神是否有牵涉其中。因为我从没有对这件事做过调查,所以对于隐藏在幕后的黑手是谁,我并不知道。”

    “那么,这次对全球发动的攻击是因为什么?”玉藻吃惊的问道。

    “虽然我不知道,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按照阴谋论来处理。只不过,我是选择把所有可疑的人都宰掉而已。”

    “主人,你的这种行事方式,如果被人利用的话该怎么办?”

    玉藻在说的时候迟疑了一瞬,大概对于她来说这样的行事方式太过于极端了吧,因为碍于主从的身份,玉藻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来提醒。

    “没关系的,试问这颗星球上还有谁会对末日感到开心吗?”

    “......”

    看着玉藻陷入无语的摸样,我思考着。确实,不能排除那些精神异常就希望末日到来的人呢,不过即使是对那些人来说,受到折磨慢慢死亡也不会感到舒服吧。

    “主人的思考方式,还真是极端啊。”

    “确实是呢,稍有怀疑就连同怀疑人一起,把整颗星球的摧毁掉,不管怎么说都不像是正常人会有的思维。”

    “不过,这就是我的处事方式。”

    无视掉玉藻的惊讶,这一次我用双手把她撑了起来。时间已经到来,刚刚阿狸和妮可已经传来了消息,目标已经被捕获了。

    在起床更衣的过程中,果然看到了某些粉红色的东西,而且玉藻的内衣意外的性感呢,大概可以分到情趣的范围了吧。

    是因为尾巴的关系,正常的内衣传不了吗?

    一边思考着这种琐碎的事情,我离开了房间,来到地下空间。顺便一说,起床之后才发现,卧室是玉藻的,并非是我自己的房间。

    地下空间中,阿狸和妮可正在等待着我的到来,还有她们身后的那个被囚禁于光之牢中的少女。

    “这就是魔神吗?”

    “是的喵。”

    “她自称为奥帝努斯。”

    在见到我之后阿狸和妮可立刻蹭了过来,宛如宠物一样。

    仔细观察了一下,奥帝努斯身上果然有着魔神们所特有的气息呢。只不过,她那凄惨的摸样算是怎么回事?

    在前襟敞开的皮草大衣已经变得破破烂烂了,身上的黑色皮衣更是变成了碎片,只有头上戴着的仿佛女巫般前端突起、帽檐宽大的帽子还算好一些,不过也被烧焦了一半以上,手中原本应该威武的长枪,此时也从中部折断了。

    “你们虐待她了?”我看着阿狸和妮可问道。

    “没有。”

    “没有喵。”

    两人先是摇摇头,然后才对我说道。

    “抓到之后,我们就赶回来了喵。”

    “把她放出大师球之后,她就用长枪戳光牢。”

    “在发生了很大的爆炸声之后,她就变成这样子了喵。”

    两名萝莉一言一语的将我到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话说这两的宠物组合,有萌点啊。

    摸了摸两人的头之后,我来到了奥帝努斯的面前,此时她已经失去了身为魔神的傲慢等威严,眼中正含满泪水的瞪视着我。然而对她我并没有产生多少兴趣。

    “索菲亚,仍几万个探针进去,给我查查她的身体构造。”

    “是。”

    索菲亚的身影从旁出现,不断的有新制造的魔法探针出现在她的双手中,脱离她的双手,穿过光牢,钻进惊恐不定的奥帝努斯的身体内。

    虽然没多少兴趣,但是却也是个不错的样本,暂时就被探针折腾去吧。

    如我猜测的那样,奥帝努斯身为魔神果然并非是普通的物质生物,她那较小的身躯才钻入了几百个长30厘米宽10厘米高10厘米的探针之后,依旧没有任何的走形,甚至直到几万个探针全部都钻入她的体内,她的形体才宛如信号不良的电视一样,边缘开始抖动起来。

    就在我看着奥帝努斯抽搐着翻白眼的样子,等待魔力探测器传回来结果的时候,静香传来了老师已经醒来的消息。

    将奥帝努斯放置不管,我带着阿狸和妮可回到客厅,果然如报告的样子,此时静老师已经醒了过来。

    只不过在看到阿狸和妮可的瞬间,静老师的眼睛露出了亮光,就连屁股都从沙发上抬了起来。就在我以为她会冲过来的时候,没想到她又神情黯然的坐了回去。

    “谢谢你的救助,我听说了,是你把我救回来的吧。”

    静一脸愧疚的样子,对着我道谢了。

    “别在意,反而是你,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在家陪伴家人,跑出来干嘛?”

    我坐到静的对面,淡定的看着她。

    “在家呆着,总感觉脑子会越来越乱。”

    面对着静的失落,我不禁动容。

    即使到到了这种程度,她的脑子里面依然在想着学生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能证明她病的不轻啊。

    “你家那边没关系吗?一夜未归,相信你的家人也在担心你吧。”我开始思考起某其实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的家教问题。

    “我家已经没人了。”

    突如其来的事实,让我们都沉默不语。

    “抱歉。”

    想想也对,现在的情况下,任何资本都是没有意义的,人们只能再绝望中等死。如果现在我在全球开卖1个亿一张的诺亚方舟登船飘,我估计我能在最短时间内爬到全球首富的地位。然而这些都是没什么意义的。

    一千万吗?就末日来说还是比较多的,要不要再炸一次,这次就定点清除掉全球的所有避难所吧。

    就在我思考着这些不靠谱的事情的时候,静老师突然问道。

    “你家的情况比较不错啊,能看的出所有人都很健康。”

    “嘛,还好,因为家里人口多的关系,已经习惯了大量储备粮食了,现在反而是得救了,能够获得时间长一些而已。”

    “是嘛。”

    能够看得出,静在强颜欢笑。大概即使是她,也已经做好了死去的准备了吧。

    场面一时陷入寂静,大家都找不到开口的时机了。就在我们尴尬着互相看的时候,突然客厅的门被推开了。

    在看到来人的瞬间,我立刻心头一紧,因为我已经猜到她要说的事情了。

    “请......”

    在穗波发声的时候,玉藻就从她的背后出现,击昏了她。

    “穗波?穗波怎么了!”

    在看到自家的班长出现在这里的瞬间,静就惊讶的站了起来。在她昏倒之后,更是立刻冲过去想要抱住她。

    不过她还是晚了一步,穗波已经被玉藻抱住了。

    “别担心,她只是过渡劳累而已。”玉藻随口就扯了个谎,从她淡定的模样来看,已经要尽得我的真传了。

    “没事就好。”

    静也许是太过于担心穗波了,没有看出玉藻随口扯的谎言。

    “对了,你是?”

    “我叫玉藻,也是这个家的一员哦。”

    “啊,你好。我叫静,是芙蕾、穗波她们的班主任。”

    “你好你好。”

    趁着玉藻和静互相客气的时候,我接过了玉藻手中的穗波。

    “我送她回房间,你们先坐会儿。”

    “哦,好的。”

    将静的接待委托给玉藻、静香之后,我抱着穗波离开了。

    来到走廊,我用一只手掐穗波的人中,在确认她醒过来之后,在她还没来得急张口之前,我就用手堵住了她的嘴,并把她放到了地上。

    “闭嘴乖乖听好了,我知道如果我不救的话,你会拼上这条命来和我耗,算我怕了你了,你的请求我答应了,不过你也要做好把你的命现出来的准备,听懂了吗?”

    尽管我的手还捂着穗波的嘴,不过她还是激动地上下点起了头。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