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神降
    在这寒冬的夜晚,葛城山难得的再度热闹了起来。在这末日的背景下,多少能够提振人的心情。

    巫女和神官们在忙碌着,四处都可以见到忙碌的人影举着火把四处跑动,布置着会场。

    地点选在葛城本家的前院,因为后院是大规模的田地种植有葛城家维持生存所需粮食的关系。

    耐心等待着巫女的到来,很快,她们就回应了我的期待,不,应该说是超出了我的期待。

    出现在眼前的是,双子巫女的葛城美贯、葛城香与护卫的辰巳、弓鹤,以及走在他们身后的玉藻。众人皆是神官巫女服的打扮,看来今晚的神降仪式他们就是主角了。

    “这就是我们葛城家最优秀的神官和巫女了。”葛城铃香自豪的向我宣布道。

    “嗯,确实,能够看得出来。”我敷衍着说道。

    啧,这与其说是葛城家的老巫女不如说是老狐狸呢。

    正是因为知道这次神降,神明的主要仇恨目标是我,并非是审神者,所以葛城铃香才敢把自己的主要继承人给派遣过来吧。

    既是一次练习的机会,又是一次万无一失的现场指导机会,这老太婆到底算盘打的多精啊。

    等到所有人都就位之后,巫女摇响了神乐铃。伴随着神乐的响起,所有人都绷紧了精神,跟随在双子巫女身旁的守护着更是将力量关注全身,准备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我现在开始叫你做法,拜托你了。”

    葛城香地下佩戴务帽的头,深深行礼。

    “巫女与审神者背对着背,绕着神社周围的栅栏行走。”

    香与美贯按照这句话,背对着背开始前进。

    两人都已经蜀国口、洗过手,身上也已经用盐清净过了。他们两人光是静静地走动,眼前的光景就有种被扭曲的感觉。

    那是魔力。

    拥有清净身心的人在走动,光是这样的行为,就已经改变了世界。巫女与审神者走过的道路,即成为结界的界限,吧原本就被栅栏围绕的神殿,机一部升华为属于神的领域。

    在加上神道的魔法特性是禊,压倒性胜过现有一切魔法系统的净化特性。所以,他们的存在本身就已经为神圣的结界。

    “话说,你的身体不净化没问题吗?”葛城铃香抽空向我问道。

    “没关系别在意,继续吧。”

    不再理我,葛城玲香继续发布命令。

    “就这样错肩而过,绕神社周围的栅栏一周,在鸟居前相会。”

    两人错肩而过。

    她们彼此没有交换视线,缓缓地再次谈着对方的足迹前进。这是在强化结界。

    每当转弯时,他们就会啪地拍手。每次拍手时,能够看到本殿在微微的震动着。拍手是开天辟地的声音,是盘古大神用斧子劈开混沌的声音。亦是能为正在整顿场的正殿,招来神明的声音。

    “在鸟居前拍手,巫女先进入正殿。”

    两人回到鸟居前方。

    结界封闭起来,诞生出完全的场。

    她们只交换了一个眼神,边一起走向鸟居。两人一拍手,令空气震动的清净之音响起。香先迈开步伐。

    “冲津镜、边津镜、八握剑、生玉、足玉、道返玉、死返玉、蛇比礼。”

    她唱着祝词。

    她一边咏唱着,一边穿越鸟居,将手伸向正殿的门。

    香背对着审神者说道。

    “然后,神凭依于身。”

    刹那之间,眼前的一切粉碎了。不,强烈到让人误以为眼前的一切都粉碎的魔力降临了。

    紧接着,猛烈的狂风从正殿朝鸟居猛烈刮去。那是一阵温暖,带着一股异样臭气的风。想的身体随着那阵狂风被吹倒,并装上了栅栏。

    “香。”

    辰巳飞奔过去,他的表情僵住了。明显的,香的痛苦非同小可。就算是肋骨骨折、内脏破裂也不奇怪。

    即使用手阻挡眼前的狂风,依旧能清晰的看见。

    神正站在那里。

    他缠绕着废人的周丽,不祥地存在于此地。

    “经津主神。”

    身旁的铃香说道。

    “说道经津主神,原本就是与割让国土有关的神明。”

    诉说在继续。

    “他受到天照大神的请求,讨伐了武神建御名方神。后来,这个使命被名为建御雷神的另一个神明夺走了。”

    “那么降神仪式,算是成功了?”

    “没错。虽然正确,却又所缺陷。不过对于你来说现在这样恰好足够了吧。”

    “是的,谢谢。”

    比起我们在聊的这些话,神开始行动了。

    他的脚步非常悠然,那也像是她们刚才制造结界时的脚步。每踏出一步,都足以让我体内的魔力污染变得更加狂暴。正常的世界被他的步伐驱逐,这个神明,光是存在本身就让此地化为了神界。

    “建御名方神在何方?”

    就连那个声音都重重响彻体内深处。

    面对神明释放的言灵,人民只能匍匐在地,只能低垂着头,等待着神明离去。

    “汝,便是建御名方神的审神者吗?”

    他行向美贯,他的身上没有杀气,然而他只是扬起拳头,美贯便战栗起来。因为她明白,那拳头是属于神的东西。

    轰地一声,神的拳头击向大地。异变,不,天地异变随之席卷而来。

    大地突然发出鸣响,是地震。局部性的地震,只针对位于神殿内的土地来袭。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地盘裂开了。

    龟裂掠过大地,脚下的地面寄宿倾斜。实在无法站稳的魔法师摔了一跤,直滚到鸟居的前方。

    “太乱来。”

    神明就是这样。

    这就是人智无法臆测的,神的作为。

    “差不多了吧。”

    在他面前的美贯正抓着巫女的裙衬,也许是刚刚的冲击害她扭伤了脚吧,美贯似乎站不起来。

    轰的一声,地鸣声再度响起。

    “吾的仇敌,建御名方神在何方。”

    经津主神俯瞰着双子巫女,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神的尾焰。那眼瞳中闪耀着灿烂的红光,睥睨着卑贱的人类们。

    “把审神者,交出来!”

    发狂之神的手缓缓张开,向着美贯伸去。此时,原本守护在美贯身旁的弓鹤立刻向前一步,把美贯藏于身后。

    “那,也罢。”

    神收拢五指,再度我成拳头。为了粉碎不服从神的傲慢人类,他将挥下制裁的铁锤。但是,神的铁锤没有落下。

    “咦?”

    神不悦的勾起了嘴唇。

    “你在这里吗?弑神者。”

    接着。

    “啊啊啊啊啊!”

    伴随尖锐的呐喊声。

    “毁灭吧,弑神者。”

    神向着我的方向跑来,拳头抬起。就在我的眼前,拳头与刀刃撞在了一起,银光与拳头交错而过。神的皮肤化为铠甲将刀刃反弹,拔刀而出的神官被震飞。

    立刻又有大量的神官替代而上,拳头与刀刃不知有多少次撞在一起。我甚至能听到每一次交锋之下,血肉爆开、骨骼摩擦的咯吱声响。

    神官们的表现称得上是骁勇善战,他们没有直接去接下甚至能引发地震的重拳,顺着刀锋将拳势带过,将损害控制在最低限度。

    但是,这也仅能支撑一时。

    再怎么说,人都不可能打倒神明,大概吧。

    突然之间,神退了下去,一片雪白散满了整个世界。那片白色是雪白的纸,大量的纸花,是长宽约3厘米大小的纸片。

    葛城美贯拿着刚才的纸片,献神用的币串与木盆站在那里。

    “终于站起来了吗,美贯。”

    禊,神道的魔法特性,是由压倒性的灵力守护制造的绝对结界。但是,却从没听说过有如此惊人,足以逼退狂神的禊。

    诸多的魔法师从散满纸花的区域推开,注视着这边。

    但是,神不打算轻易撤退。驱逐狂神的纯白纸片,正从他的脚边开始,缓缓的化为褐色。

    “美贯。”

    “没问题,我有好好想过再来要怎么做。”

    少女点点头,放下右手的木盆。那是净身时用来漱口的小木盆。美贯从袖子内抽搐数值,放入盆子底下残留的水中。

    此物名为玉串,是讲杨桐树的树枝钓上纸垂制成的刀具。

    杨桐,也能写成神之树。这是用来祭祀神、奉献给神的树木。

    美贯吧玉串举到胸前,做个深呼吸。

    “那,我要动手喽。”

    伴随着突袭,玉串斩断夜晚的空气。玉串的动作极为缓慢,单从内侧聚集起凛然之气,宛如利刃般将空气斩断。

    每画出一个动作,沾在玉串上的神水,边化为水滴散落在夜空中。

    “明、净、直、正。”

    美贯的嘴唇吐出话语。

    叮铃。

    铃声响起,香挥动不知何时握在左手的神乐铃。

    叮铃、叮铃。

    美贯随着铃声跳舞,铃音随着舞蹈响起。

    “那是?”

    我看向铃香。

    “那正是,葛城家的镇神,只有葛城宗主会用的秘术。”

    让神降临一事被称为神降术,相对的镇神,意既镇住神明。是让神明返回,重新回到自身神界的法术。

    那么,葛城家的镇神,就是镇住神明的神舞吗?

    “不过,美贯能成功试用这种法术吗?比起让沈奖励,镇住神明可是要难上好几倍。更何况,还是发了狂的神明。”

    “镇不住的话,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了。”

    铃香还是老样子的精于计算呢,拿我的命来陪美贯做练习。

    在神的四周的纸片缓缓化为褐色,而靠近他的纸片,则已经超越褐色转向漆黑的程度。

    藉由禊的币串所净化的土地,再度受到神的侵蚀。

    好快。

    美贯在内心惊叹。

    神的力量果然无比强大。这样一来,本以为能够支撑几分的结界,光耀支持几十秒都有危险。

    在最初地震时扭伤的右脚一阵抽痛,最初明明没有多痛,但在她开始跳舞之后,伤处边开始一口气强烈地强调着痛楚。

    说不定会赶不及,就在美贯如此思考的瞬间。

    “住!手!”

    狂神突然脱口而出的话语,令美贯颤抖。

    那是属于神的言灵,一句话就足以让人屈服。声音里暗藏着魔力,直接束缚着审神者的魂魄。即使明知如此,她的脚步还是踏歪了,美贯挥舞玉串的手出现微妙的混乱,神乐铃的节拍跟着乱掉了。

    同时,别的记忆在美贯的心中与言灵产生共鸣。

    “够了,只要有香在,我们就不需要你。”

    “因为你身上没有神明。”

    过去曾有人对自己这么说过。舞蹈,也是披露出潜伏在自己体内的神明。所以,大葱出生便没有神明(才能)依附在身上的你,无法像结界一样,挑出真正的舞蹈。

    那种痛苦,那种沉重感。

    让自己变得孤单的那句话,一直藏在胸中没有离开过。

    “......”

    币串被侵蚀的速度进一步提升,从褐色然而黑色。

    9厘米、8厘米、7厘米、6厘米。

    “不对,不是这样的。”

    神的笑声震动美贯的记忆,打乱她的舞蹈、削弱她的心灵。庞大的、鲜红的、葛城家的神社。朋友极为天真无邪的话语。

    “因为,美贯是香的,宗主的代替品,对吧?”

    所以,虽然是她擅自这么想的,但她觉得,自己无法追上姐姐。。

    多么的自以为是啊。

    3厘米、2厘米、1厘米。

    “住手。”

    狂神伸出手。那一瞬间,神明的身躯晃了晃。而美贯看见了。

    咻!!

    牟阳东西横划过空中刺向狂神的脚跟,那是弓鹤的弓。

    “弓鹤哥哥。”

    但理所当然的,狂神的晃动仅限于一瞬间。他只往后退了一步便握紧双拳,那是能够粉碎大地的钢拳。先不提辰巳,弓鹤绝对不可能撑得过去。

    然而。

    明明应该是这样的,弓鹤却以痉挛的笑容,逞强的表情看向美贯。

    刹那间,过去的语音从美贯脑中消失。

    “你才要住手呢!”

    叮铃

    香用力挥舞神乐铃,光是铃声的音色就让美贯身体一震。

    叮铃、叮铃。

    神乐铃继续向其。

    与方才不同,铃声里带着强烈的意志与魔力。

    没错。

    没错,我已经解放了。

    看着巫女一副上憋着的小小银色东西,美贯随着祝词起舞。她的动作绝不华丽,既没有令人瞠目结舌的条约,也没有令人心跳加快的节奏。

    然而。

    即使如此,这依然是场舞蹈。

    是场美丽得惊人的舞蹈。

    让她的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

    仿佛就连体内深处的深处,更加深处的灵魂,都随之撼动。仿佛连神的灵魂都随之撼动着。

    最重要的,这是一种撼动自身灵魂的舞蹈。

    “我,已经不一样了!”

    美贯再度看向别在衣襟上那小小的银色的玩意儿,阿斯特拉尔的银质徽章。

    噗通一声,狂神宛如断了线的人偶般趴倒在地。

    看着最终倒在地上缓缓消失的神明,美贯也腿软的跌倒在地。此时在她身上已经找不到镇住神明的巫女的影子,有的只是一个仰慕家人的少女的身影。

    “这样就可以了吧?”

    铃香自始至终都站在我的身旁,等到一切都完结之后才扭头对我说道。

    “恩恩,谢谢了。”

    我在道谢的同时,玉藻也放下了戒备的拳头。

    即使是处于不完全的状态降世的神明,依然有s级的程度吗?这下课真有趣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