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6章 魔法之夜
    神降已经举行完了,葛城家的人在忙着去收拾因为狂神的暴虐而产生的破坏,以及救助受伤的同伴。

    看着美贯通过神降而变的开朗的表情,以及与香、辰巳、弓鹤在危难时刻重新建立起的亲情,我将头看向葛城玲香。

    “多么值得感动的家族亲情啊。”

    “当然,虽然支撑她的家族亲情里面,很明显阿斯特拉尔占据了大部分。”

    葛城玲香也看着眼前的景色,淡淡的笑着说道。

    不论怎样,通过这一次的神降,葛城美贯将建立起自信心,而且与葛城家的关系也得到了适当的修复。

    以此来看,这一次的作战是值得的。

    因此,作战向着下一阶段进行。

    “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哦?有什么事吗?”

    葛城玲香对于我此时提出的私密谈话要求感到惊讶。

    “嗯,还有一件事。”

    “是吗,那就随我来吧。”

    看到我认真的脸色,葛城玲香点点头,暂且对着收拾神社的魔法师与家里的核心成员交代过一句之后,就带着我来到了私人的卧室。

    对于我携带玉藻前来葛城玲香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问道。

    “还有什么事?现在就说吧。”

    “在那之前,请容我问一句,您可知安布赖之血?”

    听到我的询问,铃香微微正了正身体,皱着眉说道:“当然,被称之为魔女中的魔女的安布赖一族的血脉,恐怕任何魔法师都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那么,请向我详细说一下可以吗?想必身为葛城家的当家,您的见解一定远超其他魔法师吧。”

    “小鬼,嘴再怎么甜也没用,关于安布赖的血脉,除了她的族人之外,外界的魔法师知道的情报基本上就只有一条:安布赖的血脉能够增幅魔法。”

    “哦?”

    将失望之情按下心头,重新对着铃香问道。

    “请问,能够增幅到何种程度?”

    “我哪里知道,详细的不如去问穗波吧,反正她现在寄住在你家,问她总比问我更清楚吧?”

    看来葛城铃香对美贯做过最起码的询问了呢,否则她也不会一口咬定现在穗波就寄住在我家。

    “好吧,那就回到正题上吧。”

    眼见在葛城家打听不到关于安布赖之血的任何情报之后,我将注意力拉回当前需要解决的第二个疑问。

    “请问葛城家能够引发魔法之夜吗?”

    听了我的询问,铃香这一次眯起了眼睛,看着我盯了一阵之后,才开口说道。

    “小鬼,你是要葛城家引发魔力污染吗?”

    “是的。”面对葛城玲香的询问,我坦然答道。

    “你可知道,魔力污染对于普通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

    “当然。”

    我指了指自己的身体。

    “你可知道,葛城家这样做的话,是会被协会惩罚的?”

    “当然,不过关于协会,你们大可不必惊慌,因为协会现在已经完了。”

    面对我的回答,葛城玲香深吸了一口气之后问道。

    “小鬼,你们到底是何人?”

    看得出,这一回答对于葛城玲香来说是具有重大参考意义的,如果不给予令她满意的回答,将不会在之后得到葛城家的协助。

    因此,当我思考着如何回答才好的时候,葛城玲香再度开口说道。

    “距离葛城山8公里外的那个大坑,是鬼祭的那晚形成的吧。到底是什么魔法,才能达成那种效果?那一夜束缚鬼的魔法阵和魔法符文,并非我所见过的任何一家门派的符文,那到底是基于何种体系的魔法符文?还有,最关键时刻的爆炸,摧毁了部分魔法战的那场爆炸,到底是什么人引起的?你们到底是谁?到底在与谁作战?”

    面对葛城铃香的疑惑,亦或者是不解,我不由的微微叹了口气。

    是的,对于葛城家来说,现在的情报完全是不对等的。对方是个拥有毁灭协会能力的突然出现的武装集团,而己方却对于他们毫不了解,甚至在这样的情况下充当了协会的打手,更在鬼祭的过程中遭遇到了难以想象的干涉。这一切如果不给于一个交代,恐怕葛城家将不会再给予任何支援,就此选择旁观吧。

    要杀了葛城家的人作为要挟吗?

    不,效率太低了,更不用说他们提供的情报将会变得不可信赖。

    “我们。”

    对着葛城铃香,我微微的笑着说道。

    “我们,只不过是一群路过的人。”

    “路过的人吗?路过的人就能随随便便的去拯救世界吗?”

    对于我的说辞,葛城铃香嗤之以鼻。

    “是的,我们有那份实力,但是我们却没有那份义务。对于我们的敌人,我能告诉你的就是,整个魔法世界。”

    眼见着铃香露出锐利的眼神,我淡然的继续说了下去。

    “当然,最先动手的是对方,我们只不过是一群想要普通生活下去的人罢了。然而对方既然已经冒犯到我们的头上了,那就只能迎战了。”

    “作为结果,就是那个大坑吗?就是世界变成现在的模样吗?”

    “当然,虽然很遗憾,我还没能逼出全体魔神,不过再这样下去,恐怕整个星球的人类都要坚持不住了,所以有必要进行一定的挽回措施。”

    “既然是敌人的话,那我们葛城家自然就不能协助你了。请回吧。”

    “难道您认为全球所有人都死掉也无所谓吗?”

    我对着下了逐客令的铃香问道。

    “既然你想要挽回,那么,有着毁灭全球实力的你一定也可以独自去拯救吧。”

    然而,没想到铃香却如此回答了。

    “当然,但是那样并非我所需要的效果。”

    “你想要达成什么效果?”

    面对铃香的询问,我非常自然的笑着说道。

    “救世,魔法的救世,本地魔法师的魔法的救世,为了把魔法的存在暴露给全球所有的人,为了让全球所有人都认可魔法的存在。”

    “为什么要做到这种程度?魔法侧不是你的敌人吗?”葛城铃香大惊失色的问道。

    “是的,然而现在情况有变了。”

    是的,如果要说是什么改变了我的心意的话,那就是教皇的举动。他在国际会议上的行为,使得魔法的存在暴露给了全世界的国家代表。

    那么,关于魔法的存在也就必须暴露给全球所有的人才行,因为如果信息不对等的话,我能够摧毁的将只有各国代表和各国领导机关与魔法师,这时全球的人民将彻底陷入无政府状态,文明存续下去的火种也将消失。

    我又不是来对全球所有人开战的,我所对战的就只有魔法侧而已,那么不如把魔法呈献给所有人好了。这样的话,全球所有人都将成为我的敌人,可以毫无顾虑的进行抹杀。

    “情况有变是什么意思?”

    面对葛城铃香的询问,我只是摇头沉默不语。

    “好吧,那么你想要魔法之夜做什么?”

    “救世。”

    看着实在是不太可能再从我的身上问道更多的情报,葛城玲香无奈的叹了口气。

    “真的能够拯救世界吗?”

    “当然,我向你保证。”

    对着葛城铃香,我说出了自己的承诺。要知道,我的承诺可是有着绝对效用的,即使是魔法救世最终失败,我也会动用使徒来进行的。

    “好吧,随我来吧。”

    最终铃香还是选择了顺从我的心意而行动。

    葛城铃香带着我和玉藻,悄悄的来到了后山处,鬼祭的举办地点。

    原本用来举行鬼祭的石台,此时此刻已经发生了惊人的改变。

    具体上来说那就是,原本的石台不见了,此时留下的是一座湖,一座散发着淡淡的白色光芒的澄净的湖。

    “这就是一言主被吞噬之后留下的庞大魔力吗?”

    面对着湖,我问向铃香。

    “是的。”

    “那么,可以伸手去摸吗?”

    “随意。”

    得到铃香的许可之后,我将手伸入湖水,然而入手所及的却没有任何的触感,宛如海市蜃楼一般的幻象。

    轻轻挥了挥手,在确认没有带起一丝一毫的波纹之后,我遗憾的将手从湖中抽了出来。

    对着铃香点头,示意可以了。

    铃香也不多做解释,从怀中掏出一件法器,那是一个木盆,是净身时所使用的法器,也是美贯之前在面对狂神时所拿出的同一种的法器。

    轻轻的,铃香用木盆从湖中乘出一盆的湖水,不,应该叫魔力才对。

    “现在这座湖,已经成了葛城家所赖以生存的存在了。”

    铃香对我轻声呢喃了一句之后,将头上的玉钗拔出,放入木盆的魔力之中。

    在轻轻的念了几句咒文之后,瞬间世界发生了改变。

    无声无息的,几乎是一眨眼的,世界发生了改变。宛如幻想一般,却又无比真实的。就连风吹过的感受,空气的干净程度,以及头顶上那干净的天空,无时无刻的在展示着世界的改变。

    如果不是脚下有个魔法的圆阵在守护着,那么此时此刻的世界,宛如回到了鬼祭之前的葛城山一般。

    看着远处那本应该不再存在的石台,我露出了开心的笑意。

    “原来如此,魔法之夜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吗!”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