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所罗门之血
    这里是被石头所覆盖的一间地下室。非常昏暗,好像要把整个身体吞没进去的黑暗。在这片阴郁的黑暗当中,点燃着几支蜡烛。但是这过于微弱的光源,反而更加令人感到黑暗的深沉。

    不,应该说事实上正是如此。

    这个房间,被叫做魔法师们的工房。渗入黑暗之中的,是长年累月积攒而成的魔力。在从来不曾有过一丝紊乱的面向东西南北四个方向的石壁上,雕刻着精致的魔法圆。它们全都是基于数秘法以及高度的魔法样式,为了使其发挥最大的效果而经过精心计算出来的图形。

    能够建起这样一座工房的人,在现代实在是少之又少。

    但是。

    此时,工房内却充满一种与其高度背道而驰的低气压。

    “安缇莉西亚小姐。”

    压低声音,一个身穿黑色法衣的男人说道。

    一名少女站立在地板的魔法圆上,这个少女是唯一一个没有穿着法衣而是一身漆黑礼服长裙的人。她有着一头即使在黑暗当中也好像在闪烁着光芒的金发,纤细的脖子上戴着古老的所罗门五芒星。如果她穿着这身衣装参加欧洲贵族的宴会,一定会获得最多的注目与赞赏。

    但是,这位少女此时却面带阴沉的低着头。

    “是的,仪式失败了。”

    少女咬着自己的嘴唇,在她的脚边,有好几名门徒正倒在魔法阵上。

    他们也都带着一样的所罗门五芒星,穿着刻有魔法阵的法衣。就好像生命被什么吸走了一样,他们的脸上没有半点生气。

    这些人还活着。

    但是,跟死去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已经处于精气全失,陷入了假死的状态。如果用现代医学诊断的话,恐怕会说他们陷入了原因不明的衰弱病症吧。

    如果就这样放着不管的话,不消数日他们就会真正死去。

    “……”

    少女沉默着。

    安缇莉西亚无言向他们谢罪。

    也根本不可能说得出口。

    安缇莉西亚,就是这样的人。不,应该说,在作为人之前,她首先是一个魔法师。一个从心底里希望为魔法而生,为魔法而死的生物。因此,她不会为了因为魔法而倒下的门徒叹息。

    所以,她只是咬紧嘴唇,握紧拳头,直到自己柔弱的拳头完全失去血色为止。

    “安缇莉西亚小姐。”

    男人又一次的呼唤。声音之所以听上去有些闷闷的,是因为他脸上带着一个立体的面具。这个男人也是“盖提亚”的门徒。因此,对于这个男人而言,倒在地上的那些人都是他的同伴。尽管如此,他却一眼都没有看那些倒下去的同伴们。

    这样就好,这才是甚为魔法师该有的正确的态度。即使在这里悔恨不已,事态也不会有任何的好转。

    那些倒下的人,也不需要这样的同情。所以,安缇莉西亚甩甩头,把脸抬了起来。

    “我知道了。为了不引起魔力污染,马上把这个工房打扫干净。之后,要不惜一切代价调查袭击的人是谁。”

    片刻的停顿,安缇莉西亚停住了呼吸。她把手放在所罗门的五芒星上,向其许下誓言。同时也对这倒下的门徒们起誓,她说道:

    “以‘盖提亚’的名义,一定要向其复仇!”

    一切的一切都是从那时开始的,从那令人绝望时刻,以末日的到来为起始。

    深知造成末日的理由,安媞莉西亚才会感到焦急。

    再不快点,再不快点。

    脑海之中有人在诉说着。

    那声音是如此妖娆又如此睿智,同时也是无可附加的焦急。

    嗯,我知道的。

    安蒂莉西亚握紧胸前的所罗门五芒星。

    时间已经不多了,整颗行星的哀鸣,自那至今一直都没有停止过。

    然而持续至今的悲鸣并不意味着行星还行有余裕,正相反,即使哀鸣在不断的持续着,却也在不断的衰弱着,这代表着行星已经行将就木了。

    所以,必须要加紧脚步了。

    “必须要再次举行仪式了,否则就来不及了。”

    原本这一次的仪式就是在发起对协会的反抗之后,必不可少的。为了与协会与未知的强大敌人继续战斗下去。为了给这颗星球争取到更多的机会。

    然而没想到,对方却在己方准备仪式的时候发起了突然袭击。这一次的袭击很成功的打断了己方的进程,致使数名的门徒到下。

    但是。

    只要自己还活着就没问题。

    安蒂莉西亚如此告诫着自己。

    身为所罗门的后裔,继承了千年的所罗门王家的血脉,安蒂莉西亚无疑是盖提亚的公主,是核心。只要自己还存在于此,盖提亚就不会被打败。

    这一次,势必。

    安媞莉西亚辞退了众人,在这隐秘的工房内,拼上自己的全部,再一次的将所罗门的魔神召唤至此。

    “idlydthee,byberanensis,baldasis,paumachia,andapologlesedes;bythemostpowerfulprinces,nii,lichide,andministersofthetartareanabode;andbythechiefpriheseatofapologiaihlegion”

    既然献出的祭品已经被人偷走了,仪式被破坏了。那么这一次能够献上就只有盖提亚最宝贵的财富,亦既是安媞莉西亚自己了。

    “othouwickedanddisobedlentasmody,becausethouhastrebelled,andhastnotobeyedheybeingallgloriousandincprehensible……”

    空气在颤抖。不,不是空气。在颤抖的,是魔力。

    与其说是在颤抖,不如说是在害怕,世界本身,好像正在惧怕着正在这里诞生的物质。

    穗波,如有机会,再见吧。

    虚无的眼神跨过空间,看向昔日友人所在国家的方向。

    即使是一瞬间的恍惚都有可能在魔法仪式上造成无法想象的灾难,因此安媞莉西亚用牙齿咬破舌头,将意识强行从过去与友人渡过的愉快回忆中拉回,并高声喊道。

    “现身吧阿斯莫德!支配七十二军团和十八恶灵的,至高无上的女王!”

    很美,真的很美。简直就是身为女性的,理想型。

    与东方或者西方以及历史的变迁等等,这些琐碎的审美眼光的变化无关。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谁来看,都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美的极致。

    即使,“她”是魔神也好。

    即使“她”美貌的右侧与左侧分别生长着公牛与公羊的头。

    即使“她”的唇边燃烧着红色的火焰。

    即使“她”的腰下面长着长长的蛇尾。

    安媞莉西亚的身体就像石头一样一动不动地盯在那里,连手指都不能移动,视线却集中在魔神的身上。所谓看入了迷,指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尽管拥有超乎人类的思考能力,但是受到束缚的灵体却没有自我这个概念。因此,它们自动的、不含感情的、像暴风雨和地震之类的自然灾害一样,夺取着人类的生命和心灵。

    对于这种存在,人类从古代开始,就称呼它们为神或者恶魔。

    “在这里,我要进行阿斯莫德的再次契约。”

    安媞莉西亚再次高声诉说着。

    继续进行着仪式,安缇莉西亚喊了出来。

    “beholdthyfusionifthourefusesttobeobedient!beholdthepentacleofsolonwhichihavebroughtherebeforethypresence!beholdthepersonoftheexorcistinthemidstoftheexorcism;himiwhoisarmedbygodand”

    优美的咒语被唱响了。

    借助神的权威,令七十二魔神服从自己的古代的契约。

    于此同时,安媞莉西亚开始忙碌起来。

    用把水银和白墨揉和在一起的笔具,画出复杂精致图案。

    魔法圆。

    站在魔法圆上的安缇莉西亚说道。

    “isaythouartwelte,becauseihavecalledthreethroughhimwhohastcreatedheaven,ah,andhell,andallthatisiained,andbecausealsothouhastobeyed”

    咏唱,开始流淌。

    跟平时不同,来自已经迎接自己降服了的魔神的精灵的容器。

    少女的魔法,显而易见。

    禁忌魔法。

    和魔神融合的魔法。

    被世界所不允许的魔法。

    即使是在这个拥有少数办法能够使魔法师晋升为魔法的世界上依旧被视之为禁忌的魔法。

    强行将魔神的灵体与人的**融合在一起的禁忌魔法。

    魔力风暴中,少女举起青铜壶。

    一瞬间,那壶前的灵体映照于风暴中。蕴含着非人之美的忧郁双眸,漆黑蔷薇般的唇色。肩头左右长着公羊和公牛头,腰部后面长着蛇尾,这些都丝毫不损那份美丽。

    女人身姿这一概念的,理想形态。

    安缇莉西亚单独召唤过的魔神。

    至上四柱之一——阿斯莫德。

    安缇莉西亚,处于〈风暴〉之中。

    不,是胜于现实中的风暴,无边的魔力之中。

    连呼吸,都办不到。

    现在的自己是现实的**,还是灵体,都无法确定。持有的五感复杂地混淆着,本应习惯魔法仪式的少女的意识,都被毫不留情地削弱了。

    简直,就像是薄皮被一片片割取了下来一样。

    咒力炫耀地一点点夺走着,安缇莉西亚,安缇莉西亚的存在。比如说视觉,听觉,穿着衣服的触觉,认识时间的感觉。

    还有,回忆。

    不行!

    少女护着胸口,表示那个绝不能交出去。

    但是。

    连表达拒绝的思维,都被支离破碎了。

    仿佛,灵魂都要分解了。安缇莉西亚无法重现构造的级别破碎着,被粉碎成无法观察的最小级别。

    这也是,当然的。

    魔神。

    还是想跟至上四柱的阿斯莫德融合,必然的结果。

    魔神压力,远远超乎少女的想象。难以想象,能够承受住这份压力。那是至上四柱的魔力导致的绝对压力。之后自己会怎样,不愿去想,少女也搞不清楚。

    只是,破碎着。

    只是,瓦解着。

    只是,被磨碎着。

    安缇莉西亚的存在,陷落向着原本是生物的什么东西。

    ......

    只残留了,一个。

    被轻视的,那份实感。

    比自己要美丽得多的女人瞳孔,和左右边长着的公羊公牛脸。

    阿斯莫德的三个脑袋。每一个都的一言不发,不表露任何感情,只是以全部的眼睛,注视着少女。

    这边,是在等待灭亡吧。

    是在看一看想和自己融合的愚蠢之人,消失得连个渣都不剩的样子,嘲笑一番吧。

    我,要。

    已经,连那个自我的概念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如同侵泡在流水中的白糖点心一样,安缇莉西亚的意识全变成了空洞,甚至灵魂也被魔力搅拌,稀渐渐薄化。名为安缇莉西亚的外形丧失了,渐渐化作魔力的存在。

    那个魔神侵染般地融入了,已经丧失了身体这个概念的安缇莉西亚的体内。

    遥远的,记忆。

    遥远的,声音。

    声音,几乎想要堵住鼓膜般的惊悚。然而,却无比地令人怀念。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感觉到喉咙,胸口,在颤抖。

    火热的东西一涌而上,少女的全身开始小幅颤抖。

    忘记,了吗。

    能够忘记,吗。

    就算五感粉碎,安缇莉西亚不再是安缇莉西亚,少女的心底也不可能失去那个声音。

    因为,那个是。

    死去的父亲传达给自己的声音。

    声音本身,构筑出新的术式。离开少女本身的意识,维持独立,编织魔法。利用少女的灵魂和魔法圆,几乎自动地制作着未知的术式。

    全新的,所罗门王的魔法。

    连安缇莉西亚都不知道的,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所罗门王的魔法。

    陆续揭开的,全新魔法。

    宛如管弦乐一般,咒力被其流动所指引,至上四柱的阿斯莫德被组合进那个术式。不,阿斯莫德“一开始就被组合进了”那个术式之中。

    “难道说!”

    不禁,叫出声。

    少女的推测。奇迹一般的假设。

    连自己也觉得是,美好的愿望。作为追求理论和实践的魔法师太过于幼稚,如儿童童话一般,毫无新意的想法。

    欧兹华德·雷·梅扎斯他。

    安缇莉西亚的父亲,一生追寻的东西是。

    最后之际,父亲托付给支配下的阿斯莫德(至上四柱)的思念是。

    “啊啊啊啊啊啊!”

    冲击,动摇着少女。

    自己至今看见的东西。自己经历至今的时间。那一切和推测进行重叠,在少女的心中将要化作一个结晶。

    从魔法圆涌出的,是几乎物质性地,巨大的魔力。巨大的魔力凝集在一起,让人联想到了风暴也就如此吧。

    在那中心的,人影。

    到底。

    站在中央的那个——是魔法师,还是魔神呢。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