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魔神之战
    地点为r国内的n市,此时少女漫步其中。

    由于是临海城市的关系,此时寒冷的海风吹拂了整个n市,使得身体发烫步履维艰的少女多少感受到一些舒适。

    “小姐,没关系吗?”

    身旁的女性管家在关切的问候着。

    “是的,没关系。”

    尽管体内正承受着无以复加的痛苦,但是少女的脸上依旧没有表现出来。

    在痛楚挤出的视野中,优美金色卷发在晃动。如梳了天上黄金般的光辉,也是所有人都一直记得的样子。随微风摇摆的漆黑礼服,在胸前闪烁着光芒的五芒星,一点都没有变化。

    然而。

    明明是这样。

    相对的,少女则是微笑着。

    那个微笑,也如玻璃一般透明。

    和魔神那样的身体不同的是,那透明的身体时不时会晃动映出两个,显出惊悚而美丽的魔神的样子。

    那是,代价。

    和所罗门魔神融合,连那身体都奉献出去了的代价。

    倘若能够达到目的,那么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安蒂莉西亚视野的一角从身旁的女性管家,自己的亲生姐姐,把颜色献给魔神的只有黑白色的魔法师身上划过。淡淡的思考着。

    自己没有芙蕾那样的强大。

    这是和魔神融合之后的安媞莉西亚更加深刻的感受。

    阿斯莫德,七十二柱之至上四柱之一,统治北方的君主。七宗罪掌管***所罗门王72柱魔神中排第32位的魔神,位阶为王,统帅72个军团。亦是拥有绝世容貌和强悍力量的女王。她可教人数学、天文学、几何学以及手工艺,她可给人真知,令人不可征服,她可揭示宝物的所在,并可以保护宝物。

    然而正是这柱魔神,教给了自己关于芙蕾的真知,尽管只是微小到宛如九牛一毛一样的真知。

    那是灾害,那是绝对的噩梦,那是不可战胜的恶魔,那是亿万文明、亿万种族诅咒的具现。和那个人敌对宛如以卵击石,不,应该说是以卵击整个宇宙一样,完全的不自量力。

    如今,在那个人主导的末日之下,即使安媞莉西亚融合了全部的所罗门72柱魔神,即使安媞莉西亚联合所有的魔神,都不可能撼动那个人的一丝一毫。

    所以,顺从那个人的心意,尽快将他的敌人打倒,这才是就是救世良方。

    为此,为了友人,为了魔法的存续,为了行星的存续,即使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关于袭击者,阿斯莫德已经告诉了自己,那正是神之右庭最后一位完整的魔法师,右方之火。

    穿着以红色为基调的服装、体型看起来并没经过什么特殊锻炼,但是却非常不自然地给人一种异样压迫感的男人。

    现如今,这个男人正隐藏在这座城市之中,谋划着他那自以为绝密的计划。

    盖提亚来此,也正是为了向那个人男人复仇,同时扫清教派最后的一块势力。

    天空中正有数百隻满溢而出的黑鸠群在翱翔着,而且每一隻鸠身上都散发着魔力,很显然不是普通的鸠群。

    那是沙克斯,能找出隐藏之物的所罗门七十二柱魔神之一。

    这一次,安媞莉西亚打算以量取胜。

    所以,这一次的进攻作战,安媞莉西亚携带了所罗门门徒中的半数魔法师。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时间才是最宝贵的。

    因此,在对方主动选择隐藏的时候,沙克斯的主要任务是找出隐藏在城市之中的右方之火。

    鸠群霎时间拉远了距离,因邪气而溷浊的无数双眼睛俯视着整座城市,并传来了不详之声。自古以来,传说狗的咆哮声带有神气,能够除魔而这群黑鸠的叫声则正好相反,那是施放诅咒,连人骨都能腐蚀的不祥之声。

    黑鸠群带着欢喜,逐渐缩小了盘旋的范围。它们全体就像是化为一只巨大的魔物一样,魔物张开下颚,为了吞噬敌人而向下俯冲。

    但是。

    在即将被吞食之前,目标发出了反击。

    那是一道光柱,不,说是光柱只因是距离的太过于近了,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实际上那是一把魔力形成的长剑,长约三四十公里。

    橘色的光剑发出了宛如开天辟地的一击,将鸠群轻而易举的给吞噬了。尽管因为尺寸太长,长距离的续攻击使精准度降低,致使一小部分的鸠逃离了。

    面对着如此夸示着自己力量的存在,安媞莉西亚微微的笑了笑,因为目标已经忍不住自己跳出来了。

    少女迈开脚步,向着目标的方向走去。

    每一步都无比艰难,但是每一步都携带着庞大的魔力,因此而产生的魔力污染正侵蚀着城市的一切。

    没错,现在的少女已经完全的化作了移动的天灾,光是行走这件事就已经将这座城市逐渐拉入诅咒的地狱。

    已经,不用担心城市内还活下来的人了。因为少女一旦失败,那么不要说城市内的人,全球的人恐怕也会在近期内灭亡。

    将沙克斯召唤出来,也是出自于这种考虑。本身沙克斯的叫声中就充满了诅咒之力,如果被没有任何魔法加护的普通人听到,都会立刻受到诅咒,在痛苦中步入死亡。

    这个城市内的生命消亡,我将以一己之力承担下来。

    安媞莉西亚咬了咬嘴角之后,继续迈步向着目标走去。

    然而,目标仿佛也感受到了安媞莉西亚一般,橘色的光剑向着少女砸了过来。

    如果只是普通的魔法师的话,在面对如此迅猛的一击时,能够做到的也就只有闭上眼睛等死了吧。但是少女却宛如没有见到光剑一般,继续向前迈进。

    就在这庞大的魔力吞噬掉一部分城市,砸到少女面前的时候。少女轻轻的抬起了手。然后所发生的事情超脱了所有人的预料。

    光剑并没有沉入大地,而是以少女的手为支点,与大地保持了微小的角度。

    原本应该吞噬所有的巨大魔力所组成的光剑,就这样被一名少女用那白皙到宛如洋娃娃一般的手给轻易的阻挡了。这样的光景,恐怕任何魔法师都不会相信吧。

    然而达芙涅却坚信着,她坚信着自己的妹妹。

    和妹妹不同,自己只是盖提亚上一代的社长,欧兹华德与普通女人所生的有着不能示人身份的孩子,也就是说是情妇所生的私生子。也就代表着,自己并没有完整继承到那让无数魔法师羡慕又诅咒的强大血脉。

    过去的达芙涅有着与安媞莉西亚相似的容貌与亚麻色的发色,就连瞳色也与安媞莉西亚相似。这正是达芙涅身为私生子,没有继承到盖提亚血脉的证明。所以,思绪繁杂的达芙涅在于魔神签订契约的时候,献出了自己的颜色。

    那正是,对自己身上流着所罗门之血的骄傲,以及与真正的继承者相比,拙劣的杂质过多以及私生子的身份而产生的自卑的最终体现。

    然而,这一切却并不重要。

    对于达芙涅来说,最重要的是当初与妹妹见面时的那个魔法,那个奇迹。

    十年前。

    当达芙涅进入盖提亚的时候,为了欢迎这一届的门徒,盖提亚特意准备了招待的集会。

    当时的达芙涅因为身份的关系,对欧兹华德以及身为公主的安媞莉西亚保持着莫名的敌对意识。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即使不是魔法,达芙奈也早已习惯了对他人的敌意。而这些敌意变成杀意或者具体的名字,在达芙奈的人生中也是常有的事情。本来,如果对欧兹华德抱有敌意的话,像

    达芙奈这样的新人恐怕会在根本无力抵抗的情况下,被弃尸荒野吧。

    而且,对于她来说,还有另外一个最为重要的问题。

    高贵的顺着肩膀垂下来的金色卷发,再加上如同最高级的宝石一般闪耀着好奇心的苍翠的眼瞳。虽然只有八岁,但是她的动作举止已经完全是一个过份合格的贵族了。

    这就是达芙涅在见到安媞莉西亚最初的一瞬间所感受到的。

    她的美丽,不止是美丽而已。

    特别是,头发和眼睛。

    这一次,达芙奈感到自己的胸口正在刺痛着。

    是嫉妒还是憎恨呢?达芙涅在思考着。

    不管被怎么说,她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好奇也好,什么也好,她都有自信可以装得若无其事。

    但是,只有这位小姐,只有这样的少女,自己不希望被询问。

    “我……”

    声音不受控制地流露了出来。

    达芙奈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根本不允许自己做任何的辩解,但她还是没能忍住。即使感到了欧兹华德冷酷的眼神,达芙奈依然不能控制自己。

    但是。

    小姐,安缇莉西亚,在这个时候用闪闪发光的眼神说道:

    “太漂亮了!白色的头发褐灰色的眼睛!简直就像冬之王国的妖精一样!”

    “!”

    这才是,真正的魔法。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话语。

    其他人也曾对自己说过同样的话,但是每当遇到这种情况的时候,达芙奈在口头上道谢,心中却无比清醒。达芙奈一直觉得,不管别人怎么想,他们对于自己的劣等感都不会改变。因此,她的脸上总会浮现出讽刺一般的笑容。

    “谢谢。”

    所以,真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被这位少女如此一说,自己的心中会感到如此的震撼呢?

    “谢谢您,小姐。”

    芙奈弯下了膝盖。

    就好像,在经过了漫长的旅途之后,终于找到了理想主君的骑士一样,达芙奈跪了下来。

    在达芙奈看来。

    那次的相遇,是她人生中最大的奇迹。

    时间一晃已经过了10年了,守护至今的小姐已经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领导者,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一名出色的女性。

    然而当初的那份震撼,那份感动,以及那份忠诚,却绝对不会被改变。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