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2章 狩猎螺旋之蛇
    虽然当初玉藻是为了省时省力才以最高输出立刻暴力劝退螺旋之蛇的,不过貌似做的有些过火了。

    最起码现在的螺旋之蛇已经完全的缩了,虽然通过使徒还是能够找到他们的所在地,不过现在的他们貌似在做的事情多少让人有些出乎预料。

    因为,他们现在在种地。

    ......

    堂堂一把协会侧折腾的天翻地覆的螺旋之蛇居然现在怂到只能躲进深山野林里面去种地。

    我是该夸对方勤俭持家呢?还是该骂对方胸无大志呢?

    虽说如此,不过对方选择种地隐居的地点距离b市却不太远,根据他们重整的节奏来看,怕不是准备反攻报仇?

    如果不是玉藻因为母星的事情而返回了,我一定会把玉藻编进狩猎组里面的。因为我非常期待螺旋之蛇的各位在看到玉藻时的面部表情。

    得到我给的坐标之后穗波带着埃斯特拉尔的3人立刻赶了过去,而我则是专心坐在终端前等待着好戏的上演,是死是活这颗星球就全看你们的了。

    此时映照在终端中的影像是,穗波等三人的身影,她们已经得到了坐标并且在想着那个方向移动中。

    穗波骑乘着扫把,宛如中世纪的魔女一般自由翱翔于天际。

    在地上,猫屋敷则是召唤了两名虎形式神,分别承载着猫屋敷和克罗艾追逐在魔女的身后。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通过移动速度来看,可以判断出穗波此时内心的焦急程度。这一次穗波作为挑战一方,要去狩猎实力远高于自己的敌人,自然免不了进行一定程度的准备。此时挂在扫把末端的手提箱大概里面就放着穗波所准备出的最强武器了吧。

    没有多长时间,穗波他们就来到了指定地点。

    拦在埃斯特拉尔诸位面前的是,一名身属螺旋之蛇的老者。一位慈眉善目,褐色肌肤的道术魔法师。

    “在下是慈悲之座的魔法师萨蒂亚吉特,又见面了阿斯特拉尔的各位。”

    老者向着三人打招呼道。

    对于老者的招呼穗波只是皱了皱眉就降落到了地面并进入了戒备状态。

    “不知各位此次路过有什么着急的事情要去做吗?”

    很明显萨蒂亚吉特在故意混淆穗波等人的视线,然而明明有着身为地仙实力的老者为何会对着众多很明显实力不如自己的人做出如此迂回的询问呢?恐怕是因为他现在并不敢拼正面吧。至于为什么不敢的原因,那恐怕就是当初玉藻做的太过火了,致使螺旋之蛇现在已经像条蛇般,完全警惕了起来。

    “废话少说,我们赶时间。我知道你们螺旋之蛇的隐藏地点,这一次的目标是白之魔法师。”

    很明显,穗波的说话方式显得非常的幼稚,哪有人会对着敌人讲述来意的,这不更会让人防范吗?

    然而穗波还是如此犯二的说出来意,恐怕就是她心态焦急的体现吧。

    时间已经刻不容缓了。

    这样的焦急心态在刺激着她,致使她已经不能做出更多的思考了。

    “哦?恐怕你们猜错了吧,我们螺旋之蛇现在已经转移出了这个国家,为了保证不再与阿斯特拉尔的各位起到任何的冲突。”

    “往前300米处有一个废弃的仓库,螺旋之蛇此时有3人正隐藏其中。一位是身受重伤现在虚弱到临死的冯库鲁达,一位是只剩头部的炼金术师也是自动炼金人偶的巨汉基础,另一位就是因为行星能量场的变化而处于虚弱状态的白之魔法师了。”

    对于穗波已经完全看清了己方的底牌,萨蒂亚吉特第一次表现出了谨慎的表情。

    “对不起,您所指的事情,我并不清楚呢。”

    看来对方是打算嘴硬到死了。

    “看起来已经多说无用了,那么就让我们来击溃你吧。”

    尽管对方能够行动的只有一人,但是穗波却没有感到轻松,因为双方之间的实力差距已经大到即使是三人集合在一起进行攻击也无法撼动的程度了。但是却不能不去战斗,因为如果再拖下去的话,世界就真的要灭亡了。

    作为先手,穗波从左手腕处的藤蔓编织而成的手环里抽出了3棵榭寄生,并在一瞬间,榭寄生化为了榭寄生之剑。

    “贯穿位于东南方的灾厄吧,榭寄生之剑。”

    榭寄生的短剑划破了空气,向着萨蒂亚吉特的方向袭击而去。

    猫屋敷也在手心摆上了符咒。

    符咒。

    在鲜红的纸上,用水银炼的朱砂写上急急如律令,这是阴阳道中速度最快的一种咒术。

    泰山符娟君炎罗符咒。

    符咒,飞翔在半空中,唤起了地狱之火,像怒涛一样要包围敌人。

    不仅如此,猫屋敷还地上念道。

    “疾!”

    向着对方的脚下扔出了新的符咒。

    爆炸。

    紧跟着,萨蒂亚吉特脚下发出的爆炸的冲击波冲击着对方的身体。

    然而残酷的现实再次提醒了两人,与对方的实力差距不是一星半点。

    榭寄生之剑,火焰符咒和爆炸符咒的一切攻击,在抵达萨蒂亚吉特面前的时候就宛如幻想一般,突兀的小时了。

    对于这种结果,穗波只是暗自咬了咬牙却没有过于当一回事,往心里去记。因为对方毕竟是一名地仙,虽然使用了某些魔法手段强行留在了地上,但是对方的实力怎样都比自己这种魔法师要强上无数倍的。

    “原来如此。这是经过了多次实战总结出来的方法啊。”

    老者很从容的看了猫屋敷一眼说道。

    以火焰的光影效果作为掩护,紧随其后的爆炸符咒作为主攻,如果单纯以水属性来化解的话,之后的爆炸符咒将会把水的魔法也一起吹飞回来。

    猫屋敷耸了耸肩膀,他的脸上没有放松,对于眼前的敌人也根本就不可能放松下来。

    猫屋敷侧眼看了穗波一眼,穗波也点头给予了回应。

    这是长期共同作战的伙伴之间才会有的暗号与默契,两人不需要进行更深度的交流,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定下接下来的战术。

    “beusdinuspersingulosdiesportatnosdeussalutisnostraesemper”

    骑士少女咏唱起圣句,解放了她的自身。

    “praecesserunttoreseosquiposttergumpsallebantinmediopuelrumtympanistriarum”

    少女的咏唱还在继续,然而对此,萨蒂亚吉特却没有给予过多的关注。

    于此同时,猫屋敷也再度行动起来,这一次他投掷出的是黑色的符咒,是黑龙北斗水帝符咒。

    那灵符,像大河一样吐出水龙。那水龙翻滚着自己身体,向着老者张开了大嘴。用咒力做成的傲骨,只要有阴阳师的命令,连猛兽都能咬碎。

    然而就在水龙击中老者之前,穗波也再度行动了起来。

    “我祈愿!”

    这一次穗波手中的榭寄生变成了长枪,而非剑。

    感受到那把枪的同时,萨蒂亚吉特第一次失去了从容。没错,那把枪名叫密斯特鲁逖,在北欧神话中,刺杀神的榭寄生魔枪。可以刺穿任何盔甲和结界,进而削减对手性命。

    这一魔法也同样是为了对神进行作战的魔法,即使此时面临的是还没有飞升的地仙,其效果也是绝对有效的。

    同样身为凯尔特魔法的使用者,就连冯都没有得到继承者之名,穗波没有理由不会使用同样的魔法。

    这一次,面对袭击而来的水龙老者采取了回避动作,为的是不被水龙所遮挡视线,以防止那把枪的突击。

    在一轮攻击过后,老者谨慎的盯着并没有冲过来发动攻击的穗波,同时耳边听到了骑士少女持续的咏唱。

    “dategloriamdeosuperisrahelmagnifitiaeiusetfortitudoeiusincaelis”

    每次咏唱,缠绕少女的咒力就会被强化。同时大量的古钉从骑士的衣服中飞出,并打向了自身。钉子一颗颗的击穿了骑士的双手、双脚。

    面对着突然而来的钉子,老者第一次给予了关注。

    “果然很敏锐。好像你知道这些钉子的意义嘛。”

    咏唱完毕的骑士看着老者说道。

    “这可是圣钉。”

    任凭谁,都知道十字架吧。

    那个一神教的救世主,在极刑之际被钉住的形状的模仿物。

    在那极刑中,对救世主的双手双脚钉十字架用的钉子,就是圣钉。

    但是,这些圣遗物的假货,同时多如山。只有圣钉,现在被正式祭奠的也只有几十枚。

    骑士这是,曾今被钉在十字架上一神教救世主的再现。极刑之际,救世主所受的伤,都化为了那个一神教中的信仰对象。

    也就是,圣痕。

    那么,这类感魔法。有同样形式的东西会具有同样的性质,背负和救世主同样的伤,就能获得和救世主一样的力量。

    和教派的圣人相同,如果说圣人是通过拥有与圣子相似的体质而得到超人般的力量的话,此时的骑士也通过圣钉拥有了圣人般的力量。

    此时的骑士不再是老者忽视的存在了,对于原本毫无威胁的三人突然从最受魔法实战经验而关注的猫屋敷,变成了拥有切实伤害到自己手段的两位少女和一名有些难缠的辅助猫屋敷了。

    剩下的钉子在咯吱咯吱地动着,缠绕在骑士的剑上,融化了。如同熔矿炉中被融化的铁一般,因惊人咒力而炽热无比的钉子直接化为一体聚齐起来了,胡乱地变成了一把巨大的圣十字剑。

    麻烦了。

    这就是萨蒂亚吉特最切实的感想。

    面对三人的联手攻击,恐怕自己稍有疏忽就会交代在这里了。

    然而不给老者思考对策的时间,三人再度发动了联手攻击。

    猫屋敷跑了起来,他跳到老者的胸前,手里拿着符咒,用掌底打破了老者的防御结界,向着他的胸前打去,同时穗波和克罗艾从后杀到,不给老者喘息或者躲避的机会,从两侧切入向着老者的身体打去。

    萨蒂亚吉特惊慌中带着些许冷静的向后跳去,身为地仙他完全可以通过地脉进行移动,但是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的地脉拒绝了他。

    因此他只能选择向后跳来躲避攻击。虽说如此,但是毕竟还是第二选择,因此逃跑的时机有些晚了,导致萨蒂亚吉特的右侧肋下完全被魔枪刺穿了。

    感受着生命与魔力的流逝,萨蒂亚吉特明白了,此时此刻的他无论怎么做都不可能完整的逃离。

    唯有一拼了,对不起了小姐。

    打定主意之后,萨蒂亚吉特的身体内涌出了惊人的魔力。

    突然之间,世界,破损了。

    从萨蒂亚吉特的身体,迸发出力量。

    从地上到天空,划过好几条红黑色的线。

    数百,数千,数万。不,数千万的红线。那些一个不剩地脉动着,搬运着强烈的魔力。

    又会有谁,注意到那是血管呢。

    如果把生命的源泉定义为血液,运输血液的血管最初能制作的,是必然之真理吗。

    从血管的周围,粉红色的肉如冒泡泡般膨胀起来。

    像是被肉夹着一样,生出硬邦邦的骨头,几乎是同时,神经和软骨也生成外形。

    由于全都是灵体,所以都是半透明的,但具备了现实中的鲜活,覆盖了布留部市的天空和大地。毛骨悚然的肉块,立刻粘贴上了薄薄的皮肤。看着很薄的那个厚度,也有超过大个男人摊开双手的厚度。

    那不过,也就一根手指罢了。

    巨大的人影,难以想象。

    巨人的身姿突破云际,从星星更高的高度睥睨着。

    以前,同样的现象发生过,是在葛城山。

    每一次凌驾世界的魔力压力,一边嘲笑着全部卑微的魔法师们,一边蹂躏着万物。

    只不过这次,变换了术者。

    螺旋之蛇的萨蒂亚吉特,那真正的力量将要释放出来。

    羽化登仙。

    那个是,出现在叫做前赤壁赋的诗中的词语。

    浩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呼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诗人·苏东坡,看到赤壁的风景而吟出诗的一节。

    看到月色荡漾,河川光辉照至天际般的景象,就会忘却俗世,长出翅膀,化作仙人似的。

    空中的仙人。

    也就是,天仙。

    在大陆自古就相信至今的,仙人的形状。

    “各位知道的吧。”

    接着,萨蒂亚吉特一边缓慢地让身体变薄,一边说道。

    “本来,天仙是只能使用一次力量的。那是因为,变成天仙的东西,会直接跟世界同化。因此,天仙能使用力量的时间,是觉醒为天仙后,跟世界同化前的一须臾。”

    那个,跟魔法师变成魔法的现象,本质是一样的。

    但是,魔法师变成魔法的情况,会化作跟世界不相容,散播咒波污染的禁忌,但东洋的魔法系统,尤其是道术的情况,会从那思想体系融入既存的世界。

    那存在,那个性会丧失。

    但是。

    相对的,天仙在跟世界本身同化前不久,可以使用世界的力量。不是个体的强力力量,而是世界本身的力量。

    萨蒂亚吉特的声音,渐渐地远去。

    相对的,他的身体释放出来的无数毛细血管增强了存在感,慢慢跟世界连成一起。

    本来,有实体的生物变成灵体,是异常的现象。死者会化作幽灵,所罗门魔神是暂时性凝集咒力而获得了一时的实体,但反过来,物质界的东西直接变成灵体应该是不可能的。

    萨蒂亚吉特以自己的身体来体现了,那种,不可能的事情。

    缓慢地变得淡薄,身体脱离物理法则,渐渐化作巨大的魔力块。

    他的样子,已经几乎都无法看清了。

    萨蒂亚吉特这个“个体”消失了,重叠进世界这个整体中。

    萨蒂亚吉特,不,是变成巨人的魔法师,问道。

    “就算是拥有着能够弑神兵器的你们,也能匹敌真正的天仙吗?”

    面对着魔法师的询问,穗波只是咬紧了牙齿不让自己显露出动摇的神色。而猫屋敷则是再次行动了起来。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

    他很快便切换魔法结根本印,不动明王火界咒。在这熊熊燃烧的火界咒正中,变成巨人的魔法师却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站立着。

    “曩莫·萨缚·怛他孽帝毗药·萨缚·目契毗药·萨缚他·咀罗吒·赞拿·摩诃路洒拿·欠·佉呬佉呬·萨缚·尾觐南·唵怛罗吒·憾漫。”

    猫屋敷咏唱的是金刚手最胜根本大真言。是密教形的调伏咒术,火界咒。不使用其他一切小伎俩,仅一心一意地持续念火界咒。

    那简直就如巨大且神圣的生物一般。

    有时为炎龙,有时为八首大蛇,有时为雄伟的狮子,有时为高如大楼的巨人。每一个都不觉得是此世之物。恰若不动明王的眷属接二连三地显现并烧尽敌人一般。普通阴阳师的话,必定会对那“火焰”感到畏惧之意。

    烧尽一切存在,让三千世界化为焦土的,不动明王火界咒。

    能体现其真正威力之人,拥有这般程度才能之人,原本就罕有诞生。身怀不知百年是否能出一个的出众魔法之人,经过长年的严酷修行,总算变得“能够使用”的,即是原本的火界咒。虽说普通的火界咒被整备好术式,使得能更简易地发动,但其深奥之处并未改变。

    若是真正有实力的人使用,便会仅凭“火”烧尽一切种类的魔法。

    这便是火界咒。

    然而即使如此,巨人的魔法师仅仅是跺了跺脚,不动明王火界咒便被破解,消失了。

    面对着如此巨大实力的差距,穗波再度握紧了手中的枪并向着巨人头部投掷出去。

    原本应该弑神的枪,被巨人与他那巨大的体型不相符的迅捷躲了过去,并消失在天际。

    直至此时,巨人才再度取回从容看起眼前的三位敌人来。

    三位?

    不,只有一位。

    此时站立在巨人面前的只有穗波一人,其它两人已经失去了踪影。

    阴阳师和骑士呢?

    就在巨人如此困惑的时候,他发现了眼前的少女并非对面前绝大的战力差而感到绝望,反而是拿起了掉落在一旁的皮箱,并打开取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

    巨人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难道,你要!”

    是黑色的土壤。

    在大量的土壤里面,那个东西被埋在了里面。

    “为了让它适应本市的土壤,我可是费了老大的功夫啊。”

    穗波,微微地笑着说道。

    在平日上课的时候,穗波并非无所事事的加入了园艺社。

    一边在帮助照顾学校内植物的同时,穗波也一直在秘密培养着凯尔特魔法所需要用到的东西。

    从故乡带来的,少女的秘密武器。

    “拜托你了,爷爷。”

    穗波对着这个东西喊道。

    那只不过是一株小树而已。

    是一株即便在寒冬,也是枝繁叶茂,在少女的手中自由伸展着自己枝干的橡树。

    巨人的魔法师在自己的大脑中努力地搜寻着它的身影。

    在脑海深处闪现的,是残留的一丝一缕的,非常古老的记载。

    “这就是活手杖。”

    巨人的魔法师自言自语着。

    在凯特尔魔法的秘技中,就有一个这样的存在。

    它不是一个单纯的树枝,而是将活着的树木本身当作手杖的法术。

    只不过,在使用上,需要花费比普通手杖多数倍的悉心照顾。

    栽培自不必说,魔力操纵的困难,以及活手杖自己的意志之类的,对于魔法师来说不可能处理的难事,也可以多到用打来计算。

    再加上凯特尔魔法本身就是一个几乎就要消亡的体系,所以巨人的魔法师一直以为不可能有会这样魔法的人活在世上。

    但是。

    如果。

    如果,是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少女,这个凯特尔魔法正统的继承者的话!

    “我要让这世界成为我们的伙伴!”穗波喊道。

    巨人的魔法师不甘失败,驱使着黑色的魔力冲了过来。

    “我在此祈求......”

    举起手杖,穗波闭上了眼睛。

    正在集中精力。

    在她极度轻灵的意识中,少女的存在感越来越淡薄。意识慢慢地从周围的杉树林,扩散到了整个b市,整座大地,整个世界。

    “我在此祈求......”

    巨人的魔法师感觉到树叶沙沙作响。

    刚开始,轻轻地,柔柔地。

    过了一会,呼呼地,猛烈的。

    仿佛受到了少女的鼓励一般,森林的嘈杂声越来越大,世界开始了运转。

    “这个是......”

    哑口无言的巨人,低头看向周围的一切。

    “我在此祈求......”

    这是穗波,重复说的第三次。

    少女的心,此时被手中的这把手杖占据了。

    手杖在,内心,慢慢地长大,

    而心中长大的手杖,慢慢地吞没了少女的身体。然后就是周围的森林,然后就是大地,然后连整个世界都被包裹在内。

    “吾即是大地,大地即是吾。吾即是大地,大地即是吾。”

    穗波的意识逐渐扩大。

    这是将自身利用魔法和周围的大地融为一体。现在,世界就是穗波自己,能够和自然融合,就是借助凯尔特所拥有的魔法特性。

    但是,如此同时,和世界融合后的穗波,潜伏着可能无法恢复自身的危险。

    如果有任何一个步骤出错的话,意识就会收不回来,而魔法师就会死去。

    有着这样的思想准备,少女喊道。

    “我在此祈求.....”

    这已经是第四次了。

    此时沙沙作响微微晃动得不单单再是森林。

    而是整个大地。

    轰隆隆地,整座大地发出喊声。

    感应到了少女内心的意志,整座大地给与了回应。

    能够和黑色的魔力对抗的“力量”,全部蕴含于此。

    “我在此祈求!”

    威严地,穗波似乎要把手杖直直地插进大地中。

    “身为灵树最后的后裔穗波·**·安布赖在此祈求!祈求灵树的所任领域为吾之国度!吾之领地!倾听吾之请求!吾乃神官,吾乃预言者,吾在此命令!四方灾祸退散!”

    吹拂着风。

    从地面,涌出大量的常春藤,将所有的黑**力连同巨人给咒缚住了。

    非但如此,这些常春藤割裂了大地,将那些魔力一个不剩的拉向地底。

    只不过,这并不是葛城家的法术。

    融合自然,借助自然之“力”的凯特尔魔法特性,和葛城家的魔法是相同的,不对,应该是远远超越葛城家的魔法的能量。

    但是,这需要多大的代价啊。

    少女的身体,猛地摇晃了一下。

    只不过使用了一次的魔法,却剧烈消耗着穗波的精神。

    和大地同化的心灵,即将崩溃。

    就这样融为一体吧,有个声音这样诱惑道。

    希望和更为强大的事物同化,这是人类的本能在呢喃。

    还,不可以。

    穗波咬紧了牙关。

    不可以失去自己的意识。

    不可以被大地吞噬。

    此时的穗波.感觉到了在那些被束缚住的魔力后面,剧烈抵抗的巨人。

    绝对的“力量”。

    即便是已经和大地同化的穗波也无法企及的,天仙的力量。

    “我在此祈求!”

    停下来!

    穗波的意识,挥舞着双手阻止道。

    那也是大地之神的手。

    “我在此祈祷!以吾之国度之力,消灭来自东南方的灾祸!”

    整个世界,都听到了穗波的祈祷。

    哗啦哗时,仿佛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森林里面的树木一个接一个的倒了下来。

    不久,漫天的沙尘和雪浪混杂着,在里面,少女的大型魔法,并不只是消灭了那些黑色的魔力而已。

    斜斜地倒下来的大量的树木,就像一道城墙一样,连巨人都被阻挡了去路。

    巨人,思考着。

    自己也感觉到,融入世界的道路被挡住了。

    但是,这并不是自己的问题。

    即使自己拥有着无尽的魔力,对方也一样拥有。

    如同漩涡般盘旋着思考着,在他的意识中并没有生存的本能。

    巨人从来没有想过如何延长自己的生命。

    原本,他就已经不能算是生命了。因为可以存在所以才会存在,只不过是一种仅此而已的现象罢了。

    以神之名义,或者,可以称之为魔。

    但是,在漩涡的外部,却有着这样一个诉求在干扰着自己前往本应该融入的世界。

    就仿佛被世界排斥了一般。

    慢慢的,巨人开始枯竭了。

    常春藤在榨取着巨人体内的魔力,使得原本应该融入世界的巨人再度变得清晰起来,变得具有了形状。

    宛如之前发生的飞升现象的反转一般,巨人开始慢慢的变小,逐渐恢复成了人的形状。

    在榨干恢复人形的萨蒂亚吉特身上最后一滴魔力之后,常春藤再度回到了地下,宛如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

    然而,少女却没有回来。

    出现在少女穗波面前的是重重地雾霭,就这样茫然的向前走着。

    穗波听到了一个声音,和我融合在一起吧。

    这样诱惑的声音。

    大脑已经不能再做出思考了。

    少女茫然的遵从着声音的诱惑,走向了雾霭的深处。

    不知走了多久,直至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自己面前时,穗波才取回了意识。

    人影无法被看清,他的存在被雾霭所隐藏,纵使距离只有不到30厘米的距离,穗波却也不能再度前进,她被一层柔和的能量阻挡了去路。

    不知为何,穗波想要焦急的对着人影呐喊,想要询问。但是穗波却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呐喊什么,询问什么。只能茫然而又徒劳的看着眼前的人影。

    就在穗波感到累了,感到疲倦了,已经不想再进行思考的时候,她才注意到,原来人影一只是在抬着头仰视着上方。

    感到好奇的穗波也学着人影的样子,抬头看去。

    太阳!

    不,是宛如太阳一般的巨大的金色的球,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挂在自己的头顶上方。

    莫名的,穗波感到寒冷。

    虽然头顶有着巨大而又散发着耀眼光芒的金色的球,但是穗波却感觉无比的寒冷。

    直至这时,穗波才感受到身旁传来的视线。

    扭头看去,原本仰望天空的黑影此时正在看向自己。

    穗波再度想要张口,想要诉说什么。

    然而黑影却又把目光移向了脚下。

    无奈中,穗波也跟着把视线移向脚下。

    突然之间,云雾消散了。

    一直阻挡着穗波视线的云雾彻底消失了。露出来的是这个世界的原貌。

    那是,自己所居住的星球,这不过此时却是被灰色所覆盖了。

    猛然之间,穗波意识到了什么,再度抬头看去。

    那金色的球,是芙蕾!

    产生到这样的意识的瞬间,穗波便明白了许多。

    这里是精神的世界,并非物质的存在,而那金色的球就是芙蕾的灵魂。此时自己所居住的母星,正在一点一点的被芙蕾所吞噬消亡。

    猛然之间,穗波再度看向人影。然而在这雾霭消散了的世界,人影依旧模糊无法辨认。但是穗波却本能的意识到,眼前的人影就是自己所居住的母星的意识的集合。

    那么,自己到底想要向对方诉说什么呢?

    是我会拯救你的,吗?还是,我失败了,呢?

    穗波无法理清心中的思绪,纵使知道一切的原因都在芙蕾身上,只要打倒她,世界就能够被拯救。但是那强大到比自己母星意识集合还要强大的灵魂,只不过是一介普通人的自己又如何能够对抗呢?

    就在自己感到焦急的时候,突然意识中浮现出了一句话。

    “回去吧。”

    立刻,穗波看向人影,这绝对是人影,是世界在对自己所说的话。

    没错,自己还有同伴在等待,自己还有世界要去拯救,自己已经没有时间了,所以,该回去了。

    思及此处,黑影挥了挥手,宛如在道别一般,穗波的意识陷入了黑暗。

    等到再次清醒过来时,映入眼帘的是猫屋敷和克罗艾那焦急的脸庞。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