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逐渐觉醒的人2
    在经过短暂的波澜之后,各国领导人重新把目光聚焦到了穗波的身上。

    “关于你所说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接下来请您继续发言,穗波小姐。”

    “好的。”

    尽管因为突然之间明爆料出来的信息而变得无法一时无法思考的穗波,对于之前的话题进度明显有了遗忘,也因此回答时有了一丝的迟疑。

    不过。

    穗波在回想了一下之后,再度开口说道。

    “如之前所说,其实我是被牵扯进来的。芙蕾同学在转校进来之后就各种无视组织纪律,明明身为一名学生还跑去全天打工,结果还要连累身为班长的我去她家做定期家访。”

    又是一阵哗然,任谁会相信,一名外星舰队的统治者会跑来自己的星球去打工过活的事情呢?当然,无视组织纪律,身为一名学生还不上课的事情就不用提了,毕竟人家是外星人,你就敢说人家的价值观和你是一样的?现在没有因为价值观的问题而发展出战争就已经让各领导人偷着笑了。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因为一些误会,协会发动了对我们的袭击,却意外袭击了芙蕾手下的妹妹们,虽然如今看来应该也不是真妹妹才对,不过还是惹到了芙蕾,因此就变成了外星势力和地球魔法侧教派的暗中较量。”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场较量的规模越来越大,最后甚至牵扯到了全魔法侧世界,然后魔法侧也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世界上约有80%以上的魔法师就是收到牵连被芙蕾手下的使徒们给杀了,毫无抵抗力的。”

    “最后还甚至因为教派策划了一场突然袭击当时身在葛城山上的芙蕾一行人的原因,导致芙蕾受到了重伤,之后暴怒的芙蕾的父亲直接决定了对本星球的报复,也就是世界末日了。”

    听了穗波的话之后,所有领导人都陷入了沉思。

    因为这明显和明说的话有些不符,那么到底是要相信谁呢?

    亦或者说,两者都是可信的,只不过是因为时间段的不同而造成了信息的偏差?

    “对了,制造芙蕾的就是他的父亲,露西亚的话用他父亲的话来说应该是芙蕾的姐姐才对。”

    此时明对着陷入沉思的众人做了补充发言。

    制造。

    这个词再次让众人的神经感受到了被挑衅的瘙痒感。

    “所谓的制造是指什么意思?”

    于是,困惑不解的r国领导人问道。

    “所谓的制造就是指用生化技术,从基因上制造出一个人来。”

    听了明解释的r国领导人陷入了沉默,不过e国领导人接过了话题。

    “那露西亚呢?”

    “露西亚也是这样。”

    很快,e国领导人就得到了他并不怎么期望的回答。

    “也就是说,他们的父亲才是实际的外形舰队领导者?”

    在用不确定的口吻询问的时候,e国的领导人却把目光指向了我。

    “是的,有意见吗?”

    “不,没什么。”

    面对我的回应,e国领导人再度想起了如今的武力差而回到了谦卑的姿态。

    “那么,请问芙蕾小姐,之前全球上演的外星舰队毁灭宇宙的戏码,是真事还是为威慑我们星球上的敌人而故意播放的呢?”

    “是真事。”

    对于直面询问的f国领导人,我坦然回答道。

    “而且当时是露西亚率领的舰队,怎么了?”

    “不,没什么,打扰了。”

    这一次,所有的领导人再度陷入了沉默。

    自己真的还有机会吗?他们对自己进行了询问。

    答案理所当然是绝望的。

    即使是芙蕾现在统帅的舰队,己方都已经是毫无悬念的被碾压状态了。那么面对着那些更加强大的战舰舰队,如若露西亚跑来参战,那么己方恐怕会在对方随便一发的光束中被湮灭成灰吧。

    如此看来,对方的父亲没有直接把自己一方烧成灰还算是照顾小朋友了。

    不过,即使是制造出来的生化人就拥有着这庞大的舰队,那其父亲本人所率领的军队又会有多大呢?

    不能想象,不,是不愿意去想象。

    虽然各国的物理学,尤其是天体物理学家都多次的通过上述的影像证明了其他宇宙的存在,然而这些报告摆放到领导者的桌子上的时候,所有领导者都不约而同的做了同样的思考。

    那样强大的外星人,凭什么会跑来你一个连母星都离不开的文明上空搞威胁呢?他们能过来的几率终究是比天文几率还要低的。

    然而在面对着如此强大的外星人已然到来的情况下,各国领导者又慌不择食的将那份被他们丢进垃圾桶的报告捡了起来,并且组建了最少几十人的专家团体去研究能够抵抗外星人入侵的可能性。

    可能性当然是0,连概率学都要失去意义的绝对的0。

    面对着如此严酷的现实,所有领导人都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们在心底里发誓,宁可臣服也绝对要杜绝被灭亡的可能性。

    因此,在观察了将近一个月之后发现,外形舰队自从出现在大气层内之后并无更多的动作,这使得各国领导人都相对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认为外形舰队很明显对于自己的星球没有任何的兴趣,否则也不会再消灭了入侵而来的怪物之后就保持沉默。

    而如今,外星少女的出现让所有领导人都再一次的意识到了,并非对方对自己没有兴趣,只不过是对方没有时间来搭理自己而已。就连现在,那名为芙蕾的外星舰队统治者也在不停的浏览着莫名的外星设备。

    对于所有领导人的集体沉默,最先感到动摇的反而是穗波。

    尽管有着魔法师和拯救世界的少女的荣耀加身,穗波终究不过是一名平凡的少女而已。在面对如此多的星球上的绝对权利者的时候,多多少少还是会感到拘谨的。

    也因此,在气氛突然陷入沉默之后,穗波反而开始慌张起来。

    “请问,我的解释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反而是对于穗波小姐和芙蕾小姐之间的关系会如此亲近,我们多少感到一些惊讶而已。”

    e国的领导人看其他人都没时间回答穗波,自己主动的接过了攀谈的任务。

    “关系好吗?”

    呢喃着的同时,穗波看了过来。

    “虽然给你们的印象是这样的,但是芙蕾她相当的唯我独尊而且还不喜欢和人亲近的,和我的关系大概也就仅限于同班同学的关系吧。”

    穗波的自我评价使得各国的领导人再度忧虑起来。

    唯我独尊、不喜欢和人亲近,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信号。这意味着这名外星少女性格怪癖,随时都可能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而发动战争。

    “相反,明和芙蕾的关系就比较好了。最少人家也是情侣关系。”

    见各国领导人面色再次凝重起来的穗波,自觉可能说错了话,于是非常适时的抛出了重磅炸弹,转移了话题与焦点。

    果然如穗波所想的那样,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不仅仅是举座,就连明身后的5人都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恐怕全球的其它人,此时的表情也差不多吧。

    “不,等等,不是那样的。我只是为了方便配合她的行动,而对方如此宣布的。”

    明发出了大声的呐喊,然而却没有被听进去。

    所有人都在想,如果有这种泡外星少女的机会,我绝对会愿意干的。而且对方还是美到让人窒息,又统治着如此庞大的舰队。在这个刷脸的世界,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你都不懂吗?而且你就能保证对方是对你没有意思的吗?露西亚所说的城府如果是要你和性格怪癖的芙蕾去交往发展成男女关系,怎么看都是很便宜的事情吧,你这个小子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对于受到所有人暗中腹诽的明,我还是非常乐于见到的。不过,再这么拖下去对我的时间可是一个相当大的浪费呢。

    于是。

    “我对那小子没啥兴趣,当初要女朋友这身份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的真实来历而已。时间已经拖的够久的了,你们可以继续开会了么?”

    听了我的适度提醒之后,各国领导人都尴尬的咳了一下,之后再度摆放好姿态,面色严肃的对着穗波问道。

    “请问,穗波小姐。关于您拯救世界所释放的行星魔法,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原理吗?我们需要检讨普通人变成魔法师之后释放的可能性。”

    是的,关于魔法合法化就代表着平民也有接触到魔法的资格。那么万一出现升格为超强魔法师的平民用出行星魔法的可能性又是多大呢?

    如果是善良的也罢,如果是邪恶的魔法师,对于整个世界的稳定发展,这可就不是什么好消息了。

    对于平衡和稳定各国都是同等的看待着的,因此对于能够影响到这些的新技术,必须要做出尽可能多的思考。

    “几乎是不可能的。”

    穗波很坚定的给予了回答。

    “这一次释放的拯救世界的行星魔法,终归是由芙蕾策划的。虽然其中用到了我所学的一部分魔法体系的特性,然而还有更多我所无法了解的内容。说到底,芙蕾以及她的父亲终归是听从了我的恳求而决定策划出这一戏码的。因此普通人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释放行星魔法的。”

    面对穗波的坚决,各国领导人都在心里想到。决定了,魔法就是一门外星人也掌握了的技术。而且对方很明显比己方的魔法师认知的还要深远,不过这也是自然的,毕竟人家都有着如此庞大的军队了。接下来需要考虑的就是这项技术发展起来之后真的不会存在个人破坏世界平衡的可能性吗?

    猜到各国领导人心理所想的穗波头痛的举起食指说道。

    “不需要多想了,芙蕾并不是魔法师,而且她的外星舰队也并不使用魔力。对于她来说,魔法终究不过是万物而已,是闲暇之余用上几个小时就能从零构建起拯救世界的仪式一门技术。”

    “......”

    这一次会场变得落针可闻,众人都下意识的把目光对向明求证。然后明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还玩个毛啊!

    各国领导人都在心里骂人了。

    该说是不愧为外星人吗?随随便便就能构建出如此大规模的救世魔法,智能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面对着众人的腹诽,穗波再次说道。

    “我所指的不可能并非只是术式方面的问题。这一次的行星魔法里面涉及到了凯尔特魔法、神道魔法和其它系统的魔法。而对于这些魔法的整合以及各个魔法体系所起到的作用,我无法察觉,恐怕不仅仅是我,这个星球上的任何魔法师都无法掌握到吧。”

    “而支撑着如此庞杂体系的仪式魔法所需要的魔力量也是惊人的。最后,我就是倒在了魔力枯竭上而丧命的。对于如此庞杂的魔法,我献祭了2位第三团、差点就是一条龙脉以及无数的魔神。而以上的每一位存在的魔力量和魔法强度,都能够轻易的撕碎各个国家。”

    对于穗波的解释,各国领导人都茫然了起来,毕竟魔法对于他们还是个陌生的技术,因此对于魔法上的名词,他们无法做出准确的理解。

    不过,这并不妨碍全球各地的魔法师通过转播而得知时,感受到的震惊。

    对于魔神那种高高在上的存在,他们都是要谦卑的仆从与地的,而穗波居然敢拿来进行献祭,何等的胆大妄为。更不要说还有第三团和龙脉这些事关世界命脉的东西了。

    “可以详细的说一说这一次的行星魔法吗?”

    最终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的各国领导人开始转移方向,要求穗波进行更加细致的解说。

    “好的。我的作用在这庞杂的魔法体系中只是一个启动钥匙,利用凯尔特魔法亲和自然的特性,由我以及活手杖化身为世界树,将魔力从大地中汲取出来,并通过献祭补充之后支援到世界。我所知道的就这么点了,其它的你们问芙蕾吧。”

    尽管穗波如此说了,但是却没人敢问我,那也是自然的吧。

    无奈之下,我放下报告,说了起来。

    “穗波和凯尔特魔法从象征性来讲是世界树,负责汲取养料去支援果实,这颗星球。而象征魔法的概念则是来自于银之骑士团的圣钉,截取和目标相应的性质达成相应的力量。神道魔法则是净化,利用神道维系世界秩序的禊的力量去净化星球受到的污染。”

    面对我第一次揭示出更多的魔法术式的细节,穗波扭头吐槽道。

    “不同魔法体系的魔力干涉和魔力污染你是怎么解决的?“

    “神道有着圣和世界的秩序两种属性,而化身为世界树的穗波自身将会因为象征魔法获得世界的属性,当然银之骑士团的圣钉的象征魔法也是圣属性的魔法,三者并不存在不兼容的问题,所以还是很容易调和的。虽然象征魔法本意上是没有属性问题的,但是这里可以通过将世界树神圣化而赋予象征魔法以圣属性,为此需要对全球广播出穗波救世时的影像,并让人产生少女是神圣的,是希望的化身的意向。”

    “作为启动步骤来说,第一步穗波的凯尔特魔法亲和自然,自然也包括了象征魔法。因此在化身为世界树为止的时候不会产生属性冲突,并把最初的启动魔法阵打到天空中。其次是通过各种光影效果来使得穗波获得圣属性,与第二步的神道魔法的秩序一同打上天空。”

    “那第三步呢?”

    因为我的解释而获益良多的穗波立刻把会场抛诸脑后,并问了起来。

    “第三步,也就是你倒下的那一步,本意上来说是要消耗掉绝大部分的魔力的,因为要把魔力扩散到全球,引发全球性的魔力污染。”

    对于我的解释,穗波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因为在她的常识中,魔力污染对于普通人是绝对危险的存在,就连魔法师也会深受其苦。而我居然敢用魔力污染去当做救世良方。

    “一切抛开剂量谈毒性的行为,都是耍流氓。况且还有一句话叫以毒攻毒呢。”

    我白了穗波一眼之后继续解释下去。

    “因为赋予了圣属性的魔力,即使污染了全世界也能做到危害最小化。而且魔力污染的目的并非是去污染世界,而是魔法之夜。”

    听了我的解释之后,穗波立刻露出了恍然的表情。

    “简单的说,就是在地脉里流动的魔力风暴。因为魔力本来就是容易变质的能源,操控其变质程度的技术就是所谓的魔法,但是放着不管的话,马上就会出问题,也就是魔力污染。把所谓的魔法之夜当做是特大号的魔力污染就行了。”

    对于我的解释,穗波苦笑道:“反了吧,你这是为了创造出全球性的魔法之夜而先把全球魔力污染了。”

    “在魔法之夜中,回归是最为常见的现象之一。如果一座山是由海底升上来的,那么在魔法之夜中,土地会回想起这件事并回归成海洋的状态。这一次的行星魔法说白了就是全球性质的魔法之夜罢了,为的是使这颗星球回忆起曾经的秩序,回到受到破坏前的状态。”

    “那光柱的作用呢?”

    身为当时奔跑于全球各地,执行我拉上其它剩余魔法结社参与到魔法中的明立刻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是锚,为了确定出回归时的星球与其它星球星系之间的相对位置,从而将星球与宇宙之间的矛盾消除而必不可少的。每一个光柱都对应了一颗遥远星系的星,为的就是将星球的状态固定到与当时相同之下。关于行星位置的计算用的是我的脑力,而定位行星间的位置的意义,用的是占星社的占星术。只有在正确的时间,正确的地点打出正确的锚位,才能使处于魔法之夜状态的星球不会因为与宇宙间其它星的位置差异而产生出自己已经被破坏了的矛盾认知,从而使这颗星球稳定的持续性的获得拯救。”

    “顺便一说,星球上面在光柱之间不断激荡的花纹,也是对于遥远行星运行轨道的描述。”

    “......”

    这一次,得知了救世所用的行星魔法的全貌的人都陷入了沉默。

    那是人能想象出来的吗?

    不。

    只有这个外星人才能编纂出如此庞杂的术式。

    光是遥远行星的定位与行星轨迹与过去自己母星的运行轨迹的计算,那就不是人能干出来的事。

    就是拉出全球所有的计算机去计算,估计也少不了几十年才能找出一条有可能的轨迹。

    而眼前的少女只用了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做出了如此庞杂的计算。

    不愧是外星人啊!

    至此,各国领导人无论是在术式上还是在魔力的量上都理解了,仅凭个人的魔法师是无法释放出足以破坏全世界的行星魔法的。前提是那还是个人,而没有突变成外星人。

    既然已经明白了,那么就可以做出宣判了。

    各国领导人都用眼神互相联系了一下,确认没有异议之后,他们再度将目光对向我。

    a国领导人此时站起来对我问道:“不知道露西亚小姐有什么想说的吗?”

    “卡列娜,宰了他们。”

    “是。”

    恐慌立刻袭击了会场,让所有刚刚达成共识的领导人都呆愣在了原地。

    “当然,我是开玩笑的。”

    “是。”

    对着逐渐反应过来而一脸绝望的各国领导人,我耸了耸肩说道。

    “你们还需要征求我的意见吗?”

    我用天真的表情反问尴尬不已的a国领导人。

    “不,不需要了。”

    在连连摆手之后,a国领导人才尴尬的站直身体,并对着全世界宣布道。

    “在此,经联合国决议,认可魔法合法化。”

    顿时,会场上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就在此全球同庆之际,我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对着各国领导人说道:“既然你们的事情忙完了,接下来该到我的事情了。”

    原本还激动不已的众人渐渐地去会冷静,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僵硬。

    对着这样的他们我悠然说道:“选择吧,是灭亡还是臣服。”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