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失败的人
    “安缇!”

    原本尖叫着想要扑进去的穗波却马上退了出来。

    仔细一看,原来房间内不仅仅只有安媞莉西亚一人。在房间的四个角内还有4名神官巫女坐镇其中。他们分别是,葛城美贯、葛城铃香、辰巳、弓鹤,嗯,葛城家的高层齐了。现在把房间内的人都炸死,葛城家就完了。

    葛城香在做了简单的净身之后就进入了房间内,取代葛城玲香的位置把葛城铃香换了出来。

    葛城玲香带着徐徐的喘息和满身的汗走了出来。

    “安缇怎么样了?”

    穗波焦急的向葛城玲香询问着,然而葛城玲香却没有回答她,反而是走到我的面前。

    “关于魔神你了解多少?”

    看着沾在房间内无法动弹只能看向这边的安缇莉西亚,我笑着答道。

    “不,一点都不了解。”

    很明显我的回答并没有能够让铃香感到满意,她对着我说道。

    “帮帮那个小姑娘吧,现在她已经快要不行了。”

    “哪有,我看她的气色挺好的,除了身体有点透明之外。”

    “求求你帮帮安缇吧。”

    尽管我想要推卸掉马上就要推给我的工作,不过貌似穗波是不会放过我的样子。

    “就算你这么说,我对魔神真不熟,尤其是所罗门的魔神,还是至上四柱之一的阿斯莫德。”

    “没关系,咳咳,我可以教你。”

    安缇那虚弱的声音从房间内传了出来。

    “安缇,你先别说话。”

    “哦,安缇,我可爱的安缇,惹人怜爱的安缇。”

    看着穗波焦急的样子,我从旁吐槽起来。结果瞬间就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视线,其压力好比被尖刀顶着一般。

    嗯,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我再不帮忙,恐怕会被我家的骑士小姐捅了。拜托别闹好不,一个月之前明捅的那一下到现在都还没好呢。

    “求求你,帮帮安缇吧。”

    看着穗波那焦急的样子,虽然我本人是无所谓的,但是迫于来自背后的压力,我也只能点头了。

    “可以进去吗?”

    对着因为得到我许可而安心下来的穗波和葛城铃香,我无奈的问道。

    “可以,不过里面的魔力污染还是比较严重的。”

    恐怕这也是为什么刚刚穗波立刻退出来的理由吧。

    “那果然还是算了吧,我刚刚想起家里的灶台上还在煲着热汤呢,我先回去看看,你们先忙哈。”

    打个哈哈的我转身之后就看到了,静香正站在我的身后一脸严肃的瞪着我,彼此的距离不到30厘米。

    啧,这妹子最近有点太没大没小的了,等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育一番。

    迫于压力我再度转回身说道:“嗯,刚刚想了想,煲的汤其实也没啥所谓,咱还是先把正事忙完吧。”

    借过身旁,我走向了充斥着魔力污染的房间。

    在踏入的一瞬间,强烈的崩坏气息就从房间内传了过来,身体内原本好的差不多的创伤也再度开始了恶化。

    “唔。”

    呻吟着的同时,视野变得晃动起来。不,应该是身体刚刚一瞬间就萎靡了下去。体内器官的哀鸣顺着神经充斥了我的大脑。

    咬紧牙齿用一只手撑住房门的同时,我将紧跟在身后的静香立刻推了出去。

    “别闹,认真工作呢。你进来我还要费心照顾你。”

    用现实将静香堵回去之后,我再度看向站在房间中央的安媞莉西亚。

    直至此时我才发现,原来这个房间内有两层的魔法结界。第一层是布置在房间出口处的,防止房间内的魔力污染泄露到外面的魔法结界。第二层是,对神魔的驱除结界,布置在安媞莉西亚四周。

    终于明白为何安媞莉西亚会在这里了,即使是经过葛城家的不断驱除,魔神的魔力依旧透过了那层结界并污染着外面。这如果是把安媞莉西亚放到外面去,恐怕她的污染范围能够瞬间扩大到一座城市吧。

    “别闹了好么,这家伙的魔力泄露出去,外面来多少人可是会死多少人的。”

    转身对着房间外的葛城玲香吐槽道,结果对方非常配合的笑着点了点头并说道。

    “所以为了不把魔力污染扩散到外界,就只能把你叫来了。”

    在心中对葛城铃香诅咒数千遍之后,我转身对着安媞莉西亚问道:“何不用所罗门的魔法壶?那东西是专门用来封印魔神的吧。”

    “现在,盖提亚没人敢用魔法壶封印我。而且,和魔神半融合的我也不确定能否被魔法壶封印住。对不起,让你见到失礼的一面了。”

    安媞莉西亚对着我轻轻行了一礼。

    “别这样,你的管家小姐呢?”

    “受到魔力污染侵害,现在治疗中。”

    “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家伙。”

    “对不起,受累了。”

    尽管安媞莉西亚表现的彬彬有礼,不说说实话我并不怎么想靠近她。不过,不靠近的话也无法知道她的状况呢。好麻烦。

    在做好心理准备之后,我才踏入了第二次的魔法结界。结果仅仅只是一瞬间,我的意识就飞了。

    不过幸运的是意识也仅仅就飞了一瞬间而已,强咬着牙吧意识拉回来,我撑起已经濒临崩溃的身体,将手伸向安媞莉西亚的身体。

    结果,手穿过了她的肌肤,没入了身体之中。感受着安缇现在的灵魂状态,我开始问诊起来。

    “最近的感觉怎么样?”

    “还好。”

    “身体还留有什么感觉吗?”

    “除了对魔力的感觉变得敏锐起来之外,并无其他的了。”

    “味觉、嗅觉、视觉、听觉也是吗?”

    “是的,现在之所以能够交谈全都是靠的灵视,并用魔法震动空气进行发声的。”

    “好麻烦。”

    “对不起。”

    结束了简单的问诊之后,我从房间内退了出来。

    “如何?”

    穗波立刻焦急的围了上来。

    “好麻烦”

    “怎么个麻烦法?”

    面对穗波焦急的询问,我再次订正道。

    “我说的好麻烦是指我的身体变得好麻烦。”

    “额,抱歉。”

    面对着葛城铃香想要过来对我进行净化和治疗,我轻轻的摆了摆手说:“不用了。”

    “安媞莉西亚的话,放弃吧。她已经是绝症了。”

    “怎么会这样,就没有什么其它办法了吗?”

    “没有了,她的人生已经结束了。”

    对着不死心的穗波,我非常遗憾的下达了死亡通知。

    “是吗,原来我已经没救了吗。”

    然而安缇却好像没有受到多大的打击一样,只是微微的笑了笑就承认了自身的处境。

    “安缇的现状到底有多糟?”

    尽管如此,穗波依旧没有死心。

    “身为人的灵魂毫无疑问的有一部分和魔神的灵魂已经完全的融合到了一起,现在安缇没有被魔神吞噬靠的就是那薄薄的一层魔法术式维持着。而一旦魔神的魔力超过一定的界限,安缇恐怕瞬间就会被吃掉。”

    “就不能通过增强术式来保护安缇吗?”

    “别闹了,安缇本身使用的术式都是未完成形势的。因此漏洞多的超乎了想象。”

    “那修复术式漏洞呢?”

    “我没接触过这种术式。”

    我很直白的说了出口。

    “可以看出这个术式的本意是讲安缇的灵魂与魔神的进行同调而安置在魔神体内的,但是这个术式现在麻烦的一点就在于术式的创造者对于完全的魔神的灵魂一点都不了解。也因此导致安缇的灵魂不是同调,反而是变得和魔神融合了。”

    “如果强行拨开安缇和魔神的灵魂呢?”

    “最轻也是安缇灵魂受损,以后会有各种各样的不便。轻则残废终生,重则立刻死亡。至于魔神那边,轻则魔神因为受伤而失控,重则魔神自爆死亡。无论哪一个,对于安缇来说都和死了没啥区别。”

    “难道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安缇被魔神吞噬吗?”

    “我也没办法啊,安缇就已经变成这种状态了。”

    对于穗波的绝望我做不了任何的劝慰,只能单纯的告知她事实。

    “我还以为身为外星人的你一定会有办法能够拯救安缇呢。”

    穗波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她说的并没有错。

    “如果用我们的手段的话,那当然是没问题的。”

    “那为什么不用?”

    听到事情有所转机,穗波立刻抓紧我的衣服问道。

    “安缇莉西亚生而为人是作为魔法师出生的吧,如果用我们的方法,她可就做不成魔法师了。这样的话,她还同意使用吗?”

    “绝不同意,作为魔法师出生是我的骄傲,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这一身份的。”

    在穗波之前,安缇就率先回答了。

    “看吧,她自己都不同意。”

    “......”

    “非常遗憾,请家属见见最后一面吧。”

    “不,不会放弃的,一定有什么方法才对。”

    很明显,穗波已经开始钻牛角尖了,对此我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只是把虚弱的身体靠在汉娜的身上等待着她接受这残酷的现实。

    “对了,如果用你们的方法,用科技的方法,要拯救安缇的话该怎么做?”

    “很简单,只要让安缇变得比魔神的灵魂还强就行了。因此,只要升华安缇的灵魂,把她变成一个法则生物,那魔神就基本上只有被吞噬的地步了。”

    “法则生物,那如果用魔法的方式把安缇的灵魂变得比魔神还强大呢?”

    “你是指第三团呢?还是这颗星球的星灵呢?”

    我盯着开始异想天开的穗波问道。

    “第三团,不行。”

    很明显,因为自己血脉的关系,穗波很轻易的就理解了安缇无论如何都无法变成第三团。

    因此在她的面前,只有把安缇强化为星灵的唯一手段了。

    “如果说是星灵呢?”

    “这件事就不是我所能做的了,毕竟魔法侧的星灵的构成,就只有你所见过的那个灵魂知道了,你可以去向他求助一下。”

    “你知道了吗!”

    穗波这是迄今为止最慌乱的一次,大概她无法想象我已经察觉到了她所隐藏的那份秘密吧。

    “多大点事啊,你该不会以为你就死了一次吧。之前你可是吧灵魂融入到了星球之中,能够再度苏醒过来,全靠的是这颗星球上的星灵把你给送回来的。”

    “原来是这样啊。”

    少女轻易的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亡了两次以上的事实,毕竟对她来说,死一次和死两次并没有什么差别,反正现在还活着。不过对于即将逝去的友人,穗波就没有那么淡定了。

    “要如何才能再度见到星灵呢?”

    “再死一次?”

    对于穗波的询问,我非常认真的给予了回答。毕竟对于这颗星球上的星灵出现在他人面前的形势和条件,我毫无了解。

    虽然我是认真的回答的,不过却好像被当做成了讽刺,因此,所有妹子都对我怒目而视起来。

    别这样,我是认真的。

    “算了,我去和他聊聊吧。”

    说着的同时,我闭上了眼睛。

    仅此一瞬间,芙蕾的身体就崩溃了。黑色的血液从过去的伤口中流了出来,量大到让所有人都感到心惊的程度。

    茫茫大的雾气下,能见度连3米都不到,不知为何我在葛城山上慢跑着。低头看去,自己的身体有和周围的雾气溶于一体的趋势,边缘都开始变得模糊不清了。不,应该说是自己的灵魂才对。

    自己的灵魂状态基本上并不是什么机密,每一名正义之剑和使徒都是知道的。常年的撕裂灵魂用来建造身体容器的结果之一,就是现在的灵魂碎片化严重。可以说,现在还能够活下去全靠的就是个人的意志力死命的拖拽着即将离散的灵魂碎片,致使自己勉强的还残留于世。

    向上还是向下呢?

    我看了一眼自己所处的地方,自己所处的是葛城山的山道间。往上走应该是去葛城本家的道路,往下走应该是离开葛城山的道路。

    嘛,不管了。

    反正已经被招待过来了,不管走哪边,对方都会出来迎接的吧。那就下山吧,反正预感到山上会有安缇和魔神的灵魂在等待着。

    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而且下山在主观印象上来说,还是比较轻松一些的。

    结果走出去没到5米的距离,对方就出现了。

    看来对方是想要让我上山的啊,否则怎么会这么着急就出来呢。

    对着迷雾后显现出的人影,我随意的问道。

    “身为一名神,你把自己笼罩在其他人的灵魂之后,有这么见不起人吗?”

    “异邦人,吾乃无貌之神。”

    “啊,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呢。”

    “异邦人,你貌似对待神缺乏足够的敬意。”

    “是的是的,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神。那么废话少说,给我魔神的灵魂。”

    “魔神的话,你至今还囚禁着一名不是吗?何必说些违心的话呢,异乡人,说出你的来意。”

    啧啧啧,不愧是神明大人呢,果然是没办法向其他人一样随口骗过去呢。

    “我是来听你说话的。”

    “我?”

    对着感到困惑的神明,我无奈的苦笑起来。

    “别这样,既然把我招待过来,证明你还是有话要对我说的不是吗?何必这样互相欺骗呢?”

    虽然我这个职业骗子也没啥资格说别人就是了。

    “好吧。”

    大概是确认到我并非那么容易就被忽悠到,所以神明开始诉说起来。

    “异邦人,说出你的来意。”

    “科研考察。”

    “异邦人,你可知道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神明?”

    “知道,顺便一说你们并不是真正的神,只不过是个人造物罢了。”

    “你的无知将会导致你的毁灭。”

    “哦,那还真是辛苦你了。”

    开玩笑,这白痴神做个宣战何必如此拐弯抹角的呢?

    “神的力量并非是凡人所能理解的,你的所有行动终将会失败。”

    “失败啊,确实是呢。”

    正如神明所说,这也是我的来意。

    “在这一魔法救世之中,不仅仅是我,穗波和安缇都失败了呢。”

    虽然是无貌之神,但是还是能够感受到他露出了胜利性的微笑。

    “虽然安缇渴求着魔神的力量而献出了自己的全部,没想到却面临着被魔神吞噬的局面。”

    “虽然穗波渴望拯救世界,却在救世的途中倒下了两次,其中无论是哪一次都代表着救世的失败。如果不是依靠你和我基于个人的利益去支撑,穗波根本就不可能成功的。而且,现在的穗波真的能够算还是活着的吗?她的灵魂很明显受到了你一定程度的改造,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

    “......”

    对于我的指正,无貌之神并没有多做任何说明。

    “穗波的话,相信再过几年到十几年她就会发现自己的灵魂状态了吧。不过这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最重要的是,我主导的魔法救世的仪式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仪式。凯尔特魔法?象征魔法?神道魔法?占星?那些只不过是对目的的包装而已。我所指定的术式本貌,实质上是召唤神界。”

    “......”

    “无论怎样都好,在带有圣属性的魔力污染扩散到整颗星球之后,整颗星球就已经初具了神界的雏形。就像神道为了神降而提前准备好的场一样,接下来的就是将神指引至此了。”

    “虽然我确实描绘了星之轨迹,但是也同样是在对神的道路的到来进行了指引,那些光柱不仅仅是锚点,更是灯塔。否则为何整颗星球几十亿年的历史中,我为何偏偏要选择一年前的日期来做基点对应全宇宙呢?”

    “这一切终归不过是把神界整个召唤出来,最起码也要大规模的神降才行。”

    “如果,如果神真的降临的话,那地上的人将会因为神的威压而灭亡的。这些事情你都不思考的吗?”

    无貌之神第一次带有怒气的说道。

    “关我屁事,在魔法救世的仪式初步投入全球的时候,所有人都已经知晓了魔法的存在,那么他们也可以被拉入到魔法侧的存在,成为我的敌人了。那么用我的手去毁灭他们,亦或者借用神明的手去消灭他们都是无所谓的。我所关注的就是,我的敌人以及被消灭了,如此而已。”

    “异邦人,通过交谈我已经理解到了,你的本质太过于危险了。”

    “死掉的龙神理解的比你早,你应该在此之前对他多做交流的。”

    “神的职责范围不同,我们不能逾越各自的职责。”

    “骗子,神明都是骗子。明被召唤到龙神所在的星球时,魔法在这个星球的展开,如果没有你的同意,龙神的同意,这种夸区域的魔法可能实现吗?”

    对于无貌之神的借口我嗤之以鼻。

    “在这一次的行动中,无论是龙神还是你,就如我们一样,都失败了。龙神的失败就在于他对自己手下的军队感到无比的自信,最终招致了灭亡。你的失败,就是作为行星级别魔法之夜的核心,会被持续的消耗下去。”

    “正如魔法之夜无论怎样都会有一个核心一样,这一次的魔法之夜的核心,怎么可能不把身为魔法侧最终boss之一的你绑进来呢?我所设定的魔法核心就是你自身。以当前的消耗速度,在3000年后,你将被彻底榨干,而且整个星球的魔力也被彻底消耗干净。届时,无论是魔法师还是魔法的概念,就会从这个星球上彻底消失。”

    尽管现在的人们是生活在魔法的幻象之中,但是3000年后,漂浮在星球上的浮尘也会散去。等到魔法的幻象结束之时,时间将一口气被加速3000年,届时整颗星球的生态也已经会恢复到人所能居住的状态。

    至于已经拥有了名为魔法这一技术的人类,在突然失去魔法之后又会变得如何,那就不是我所关心的了。

    我需要做的就是把这颗星球的所有权拿下,在外太空添加星球护盾让原本会出现的大气被太阳辐射点燃的现象不会因为魔法幻象的消失而被一瞬间展现出来。

    “你的存在已经严重威胁到了魔法的存在,至此我们只能将你判定为敌人。”

    “终于说出了你们的本意了吗。”

    “从此以后,你将会被所有的神明追杀。”

    “是星灵,并非是神明,请你们认清自身。而且,帮我对你们的创造者传个话,不久之后就去见你。”

    “愚蠢,神明是位于所有生物的顶端的存在,是不存在创造者的。”

    对着自信无比的无貌之神,我悲哀的看着他。

    “每个人都是这样呢,对于自身才是最不明白的。”

    如果说没有吞噬掉一言主的灵魂之前我还可以把他们当做是简单的星灵来看待的话,自那之后已经不行了。我已经深深的体会到了,所谓的魔法侧的神到底是什么东西了。

    “神是无所不知的。”

    “骗子,你连站在你面前的生物到底是什么存在都不清楚不是吗?你至今都没有发现我一直处于神之诅咒的状态,即使是我的灵魂正站在你的面前。”

    对着这个悲哀的小丑我已经失去了任何兴趣,转身向着山上走去。

    “你的傲慢终究会致使你走向毁灭的!”

    无视掉身后传来的无貌之神的怒吼,我向着安缇与阿斯莫德所等待的地方走去。

    爬过长长的山路,透过重重迷雾依旧能够感受到,那压倒性的存在感。

    当我来到葛城神社之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安缇那**裸的灵魂,以及将安缇轻轻抱在怀中的有着三颗头的、双目正在流着眼泪的魔神。

    “呦,阿斯莫德,抱歉了,这还是第一次打招呼吧,不过你可能要沉睡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

    方法不是没有,拯救安缇和阿斯莫德的方法是存在的,只不过是不推荐而已。

    然而双方的灵魂因为着魔法术式的存在已经被紧密的联合到了一起,那么能够拯救双方灵魂的方法就只有一点了,像我一样,撕裂两人的灵魂。

    阿斯莫德无言的点了点头。

    看起来即使是阿斯莫德也在守护着她怀中的女孩呢,这一点可是要比那些自称为魔神却空有力量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智慧的存在强多了。

    “抱歉啊,会有些痛。”

    得到魔神的许可之后,我便再度看了一眼双方紧紧拥抱在一起的灵魂,消失在了这由灵魂组成的世界之中。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