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战俘
    如果要说最让人讨厌的事情之一的话,那就是睡得最舒适的时候被人强行叫醒。

    正在我沉浸在虚无感之中的时候,突然被一道通讯把意识强行从停滞的状态给拉了回来。

    “出什么事了?”

    感受着来自灵魂内的阵阵空虚感的同时,我开始查看起过往的未读信息。

    ......

    来自于5人的大大小小的,各种各样的思念传了过来。

    话说,她们到后面开始把我这里当做是垃圾桶了吗?我可不是她们处理情感问题的垃圾桶啊。

    将信息一拉到底,选择最近未读的读了起来。

    是来自安杰的报告,简洁到不能再简洁的报告。

    与神族接触。

    仅仅5个字的报告,可以说是瞬间就把我的意识从昏昏沉沉的迟滞中拉到警醒的状态。

    “神族吗?”

    低语的同时也有了几个方面的猜测。

    与神族的接触一定是超乎安杰预料的事件,最少也是不可控事件。而且对方出现带来的问题,也超出了安杰能解决的极限。因此她才会对我发出紧急联系进行求助。

    然而,扫了一眼时间之后我才发现,原来只过了200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我并没有睡多久,那么与神族接触还超出安杰的处理能力的事件是。对方趁着我睡着的时间打过来了吗?

    “安杰,我睡了多久了。”

    “确切的时间是253年。”

    安杰的身影浮现在这虚无的空间。

    “正常的时间。”

    “一个月。”

    “才一个月吗?”

    难怪我会感受到如此的倦怠,和预期的比起来只不过是刚刚过了1/5的时间而已。

    “出什么事了,会让你叫我起来。”

    “主人还记得过去神族发来的联络吗?”

    “战后赔偿的事情吗?”

    “是的,现在他们把赔偿带来了。”

    “才一个多月的时间?神族疯了?还是说在我睡着的时候神族遭遇巨变了?”

    对于安杰的话我感到诧异,确实过去神族发来过信息说近期会拜访。但是依照神族的时间观,5万年以内都算是眨眼,没个几百万年我都不信对方能处理妥当。

    目前我所知道的唯一的让神族能一改往常慢吞吞行事风格的就之后,当虚空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候。

    而且不巧的是,我所知道的神族就经历过一次那样的时期,就是上一次大战中对我方进行的战争。

    “对方是打算以赔偿为借口进行开战吗?”

    根据赔付的东西的不同,也有可能会成为下一场战争的理由。比如说,如果对方此时送回的是一名过去被当做是失联的使徒,我会根据当时使徒的描述进行下一步的计划。如果得知曾经被折磨拷问的话,我会直接对神族进行宣战。

    “不太清楚,对方只有一个小队而已。”

    然而安杰的回答再一次的超乎了我的预料。

    “而且对方之中有一名高级神族,是过去的主力之一的阿尔泰。”

    “报复么?”

    “不清楚。”

    “没与对方接触吗?”

    我意外的看向安杰,毕竟安杰传来的信息是与神族接触了。可是却对对方带来的赔偿却毫不知情,甚至连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都没了解过,这就很让我感到意外了。

    “没有,信息的话有发过,对方前来的目的是为了交付战争赔偿,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安杰的行为不符合以往,神族的行为不符合以往。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应该是什么都没发生过才对。否则现在的使徒和正义之剑军团才不可能不作出报告呢。

    那么,就分开来看吧。

    安杰的不同以往恐怕是与她所策划的事情有关,也就是说以神族到来为契机,安杰开始实行她的计划了。

    而神族呢?是因为过去我在战争中表现出的过度逼迫,导致对方以如临大敌的态度来看待这件事吗?

    也就是说,对方恐怕还在认为着过去的战争还在继续,直至过去定下的合约履行完毕,才是真正的战争结束。

    “......”

    根据自己过去的行为来看,恐怕神族是真的有着极大的可能是这么想的。

    “好吧,带我去见见那个神族小队。”

    “额,主人,恐怕不太方便吧。”

    “怎么了?”

    我好奇的看向安杰,为何会感到不方便呢?

    “因为正义之剑军团还没有集结。”

    “你在说什么?”

    我困惑的看着安杰问道。

    “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主人。其实我们和神族的小队相遇已经有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了。当初遇到神族的小队是一场意外,我们刚刚完成下潜就遇到了路过的神族小队。结果以现在不方便为由,我把神族的小队打发在后面一直跟着我们,直至抵达了大本营。”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回到驻地了吗?”

    我头痛的对安杰问道。

    “是的。”

    好吧,安杰的意思我明白了,至于为何会叫醒我以及等待正义之剑军团集结的理由我也已经理解了。

    原本正义之剑和使徒就是对等的关系,因此双方之间不应该存在有隐藏行为。如果是在外面交接的话,可以说是正义之剑没有到场,时候给中央服务器发出一份报告就行。然而现在已经回到驻地,那么就需要等正义之剑完成集结,在双方的共同见证下接受赔偿。

    不过,如果使徒和正义之剑都到场,而我却不会出现。那么由谁来交接?安杰吗?虽然安杰有着临时的权限,但是限定的条件是当我失去踪迹之后。

    然而现在的我只不过是在沉睡而已,所以安杰并不能动用临时权限,所以安杰就只能把我给唤醒了。

    好麻烦。

    神族真的是一个麻烦的种族,无论哪种方面来说。

    “正义之剑什么时候集结完毕?”

    “30分钟后。”

    “好吧,那神族的小队呢?”

    “现在在领域内待机中。”

    既然是在领域内,那就不用担心对方会突然搞出什么事了。如有需要,正义之剑可以在一秒钟内把神族小队给完全抹杀掉,即使对方来得是虚空生物,在如此庞大的压力下,又能坚持多久呢?

    “准备一下,在天使之巢内完成交接。”

    “是。”

    走出房门的瞬间,一股久违了的感觉涌上心头。看着漂浮在半空之中的众多使徒们,我知道汉娜她们已经被注射了防辐射层了。

    “收拾一下,准备迎接神族的神。”

    “是。”

    命令立刻被传达出去,原本还在无忧无虑的做着自己的事情的使徒们立刻将私人物品收入了体内,并迅速的开始整理起着装。

    “去召集汉娜她们,我先去看一下这段时间堆积起来的报告。”

    “好的。”

    在众多使徒的施礼中,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终端上的报告已经堆积如山了,将报告进行简单的分类,对于并不太重要的交给中央服务器自己处理,而重要的部分,我则是迅速的阅览了起来。

    时间稍纵即逝,一眨眼的时间半个小时就已经过去了。当我走出房门的时候,不仅仅是5人,众多使徒们也已经等候在面前。

    对于单膝跪地的等候在道路两旁,等候我路过的使徒们,汉娜等5人表现出了尴尬的表情。而安杰也站到了地上,等候着我的出现。

    “走吧,不用担心。”

    对着明显感到拘谨的5人我安危过后就向着集结的地点走去。

    安杰很自然的就跟在了我的身旁,而汉娜等5人则是战战兢兢的走在众多使徒中间,跟着我们前往集结地。

    集结地是礼堂。是的,名字就是礼堂,并非是格纳库或者迎宾大厅之类的。要说为什么在一个战舰中会起这样一个名字的话,那还要从战舰的前身由来说起,所以此时还是剩下吧。

    当我来到礼堂的时候,正义之剑的军团长正站在右侧的位置等待着我的到来,而与之相对的,站在左侧的是索菲亚,以及从我身旁离开站到左侧的安杰。

    “正义之剑的代表就是你们两个吗?”

    轻轻扫了一眼之后,我就露出了苦笑。

    “是的,主人。”

    “是的,主人。”

    不愧是双胞胎,连说话的时机以及话语都是相同的,向通道我都开始怀疑,这两个是不是私底下串通好了。

    “中央服务器还真会给我找麻烦呢。沙罗,双树。”

    对于我的无奈,双胞胎姐妹同时露出了苦笑的表情,这也难怪,毕竟沙罗和双树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的代表呢。

    “请不要这么说,主人。”

    “我们会伤心的,主人。”

    拥有着小麦色头发与绿色眼睛的双子立刻露出了不悦的表情,只不过性格活泼的沙罗是双手叉腰的质问,而体质虚弱的双树则是表现出哀伤。

    “算了,叫神族小队进来吧。”

    很快,神族的小队伴随着传唤出现在了礼堂的门口。

    三个神。

    从身影上来看,是为光明系的三个神。

    对方来得是非标准的简易三人小队呢,看来对方确实是打算支付战争赔偿的。

    随着三个神的走进,他们的容貌也渐渐的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3个光明神分别是两名中年男性以及一名年轻女性,而在看到走在中央的女性的面容之后。原本躲在墙角保持着观望态势的5人,立刻发出了惊呼。不过她们在看到我们认真的表情之后,立刻就用手堵住了嘴巴。

    虽然3个神明对于墙角的5人各自露出了困惑、好奇、冷淡的表情,但是很快,他们就把目光投向了位于礼堂深处正中的我。

    “吾乃光明神系的阿尔泰,职业战神。”走在中央的年轻女性最先开口自我介绍道。

    “吾等乃阿尔泰大人的从神。”随即,跟着阿尔泰身后的两名神简单的作了自我介绍。

    “此次神族是按照规定向您献上神族的战争赔偿。”阿尔泰率先走进一步单膝跪,将一只手放在胸前,另一只手放在背后行礼说道。

    对于阿尔泰的行为,两名从神都不禁皱了一下眉头,却没有说些什么。看来他们很清楚,这是非常正式且严肃的场合,以自己的身份,再怎么不快也不能做出不当的举动和发言。

    我非常无聊的对着阿尔泰问道:“拿出来吧,神族的赔偿。”

    要说无聊的话,那自然是非常无聊的。毕竟对于我来说,神族唯一能让我感到兴趣的存在就是那名虚空生物,在此之下的任何东西,也许会有些事能够让我感到惊讶与好奇的,但却终究不能让我产生研究的兴趣。

    “就是我。”

    “什么?”

    “所谓的赔偿,就是我。”

    然而,阿尔泰的回答让我因被打扰了休息而产生的不快情绪,立刻爆发了出来。

    “你们神族是学会开玩笑了?还是说,你们是在纯粹给我找麻烦?”

    对于阿尔泰的言词,双胞胎姐妹表现出了困惑,而安杰则立刻露出了好战的笑容,只有索菲亚还在一旁默默的笑着。至于墙角的5人,此时此刻则是陷入了完全的石化状态。

    “并无找麻烦之意,父神认为,在过去的战争中因为神族的强攻,使得您失去了心爱之人,故此将凶手之一的我作为战争赔付款交予您手,生死随您处置。”

    阿尔泰用仿佛是在谈论路边的蚂蚁一样的口吻,在诉说着关于自己个人的生死问题。

    “呵,好,好啊,你们神族还真不是省油的灯。”

    我气到胸口大幅度的上下喘息,最后甚至笑了出来。

    “也就是说,现在我把你给撕碎了都没问题吧。”

    “是的,依照您过去的作为,我们推测您会立刻将我杀死的几率是极高的。所以,在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扑死的心理准备。”

    阿尔泰依旧是那样非常平淡的说道。

    “安杰。”

    我下意识的咬紧了牙齿。

    “是的主人。”

    起身离开这里,此时此刻我心中的不快已经淤积到了想要去和神族再发动一次战争的程度了。

    “神族的赔偿主人收下了,现在我们与神族之间不再有任何纠缠,你们两个从神,限你们10分钟之内离开,否则杀无赦。”

    身后传来了安杰蕴含杀意的威胁声,然而那已经不是我所关心的事情了。毕竟,现在的我在愤怒的尽头,只能感受到无尽的悲哀。

    所谓的神族,到底也是没落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