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晚会
    晚上,5人打扮的美美的出席了主办方开办的宴会。而阿尔泰,从白天开始就去泡中央服务器的知识储备库了。主要是因为阿尔泰身为神族,其构成成分和凡人虚空文明的生物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在这样一个集合各个虚空文明集会的场合,毫无疑问,阿尔泰会像黑夜中的灯塔一般注目,毕竟大家都不是傻子。

    阿尔泰现在的立场,无论出席哪个场合都是不太好的。索性就直接泡在天使之巢里面,仔细研究一下我方正义之剑和使徒的够成以及威胁。毕竟这才是她最主要的任务。

    对于这场虚空文明的集会,我本人是没什么感觉的,相反的,5人保持着如临大敌的样子。不仅画了美美的装,选了漂亮的礼服,还花时间兽人三人组最基本的礼仪,以确保不会在正式场合丢人。

    就连一向不怎么注重打扮的我,也被汉娜强行按在了梳妆台前精心的被打扮起来。值得一提的是,在给露西娅型打扮的时候,阿尔泰又跑出来了,面对着一脸邪笑的提着各种服装的阿尔泰,我最大的感想就是,这货真的是不是邪神吗?

    理所当然的,压力大增的露西娅立刻就把阿尔泰给捆了起来。

    最终呈现在宴会各个参加文明的高层面前的就是来自盖塔族的6名大小美女,其中还包括了有着兽的特征的兽人娘三人组。

    虽然多种族融合在虚空文明中还是非常常见的,但是还是引起了接待的惊讶。从恭敬的招待手中接过印有种族名的胸针和纽扣之后,我们就踏入了会场。

    事实证明,5人确实太过于大惊小怪了一些。参加宴会的虚空文明,没有几个是穿着正装的。当我们一露面,立刻引发了无数人无数种族的惊呼和注目,毕竟,如此正式的打扮自己,除了显得自己的文明底气不足之外,还让人感受到了我方妥妥的诚意。

    感到丢脸的我自发的缩减了步幅,打算将自己的身姿隐于汉娜和静香的身后。然而却没想到,我被两人从身后架住了身体,她们强行把我夹在中间,分别用胳膊缠绕上了我的手臂。

    话说,使用露西娅身体的时候被女人给缠上一点都不舒服,反而会产生一股生理上的厌恶。所以,住手吧。而且静香和汉娜从外表上来看,年纪是要比露西娅大的,所以更增填了一波关注值。

    话说,这是什么处罚游戏吗?算我认输好不好,咱们回去吧。

    几乎是被绑架一样,我来到了房间的一角。而除了一开始受到全员关注以外,此时已经没多少人对我们感兴趣了。大家全都各自忙着和各自认识的或者认为有发展潜力的文明交流去了,果然,太过于正视导致被其它文明轻视了吗。

    对此情况并不反感的我也乐得轻松,就蹲在自己的餐桌前吃着主办方准备的美食。毕竟,身为一个万年家里蹲的我事实上并没有把交流技能给点出来。

    相反,汉娜5人则是非常乐于和别的文明去交流的。出身为贵族家系的2人在兽人3人娘的衬托下,不断的游走于各个交流圈,去打着招呼。

    该说是不愧为贵族出身啊,果然交流技能点满了啊。不知不觉中,传到我耳中的关于盖塔族的设定就变成了全是由女性组成的文明,生殖繁衍也可以通过女性来完成,毕竟都是xx型,再怎么分裂也只会变成xx型。

    话说,你们是打算把盖塔族的设定搞得多详实才行啊。虽然我知道你们是看的正义之剑和使徒都是女性躯体才随口扯了这么多的,但是事实真的不是这样啊。

    最开始的时候,因为使徒中如果划分男女的话会变得非常麻烦,尤其是使徒中发生某些男女乱搞的事情,所以我才为了保证效率才全部设置成女性型的。当然也可能是受到那个时候我还没有模糊性别的灵魂的影响,并不想天天看到一群兄贵所以才全都设置成了女性吧,这点私心我认为可以有,应该吧。

    至于正义之剑,那纯粹是因为阿尔法的原因。因为是从阿尔法的灵魂中复制出来的,当初为了掌握神的灵魂可是费了我不少功夫的。但是,神的灵魂和人类完全不同,其构造和表现形式完全不同于其他的生物。

    对于无法解明的部分我只能无奈的剔除,并填入了我所需要的部分。这就是正义之剑诞生的起源,也是影响至今的后果。

    正义之剑作为女神的继承和劣化复制品,她们毫无疑问的继承了女神的性别、情感、记忆。这也导致了正义之剑和全体使徒的关系并不是和睦的,反而是因为我的命令的关系处在非敌对上。而且关于正义之剑的指挥权,其实阿尔法是高于我的,只不过阿尔法的灵魂被我修改之后变得只能听命于我,才撑起的这部分的命令系统。

    这有点像所罗门的召唤魔法,是建立在王命的唤起上的。安媞莉西亚也是通过和所罗门中位于顶点的4柱魔神签下契约,才得以号令余下的魔神的。比如当初融合的魔神阿斯莫德。

    安媞莉西亚知道,凭借着契约的束缚而强行留在下届的魔神是不完整的,是无法发挥出全力的。因此也是无法抵抗众多魔神的,为了寻求活下去的希望,为了世界的可能性,唯一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成为力量过于强大的魔神的媒介,借助出现在现世的魔神的力量,与同为魔神的他们所对抗。

    “诶,真希望正义之剑能永远保持着这个样子下去。”

    然而是不可能的,尽管知道我却依旧不得不发出悲伤的呢喃。

    “哦?刚刚是不是有人提到了虚空中最大的敌人。”

    突然,一名男性的声音从对面响起。

    抬起头看去,一脸正经的男人正率领着3个人走了过来,从他们身上所穿的衣服看来,都是军装。除了最开始的男人之外,其他三人正是今天开车闯入私人土地的三位。

    “你好,鄙人是讴芬巴荣文明的帕奇斯。”

    “你好你好,我是盖塔族的露西娅。”

    对着伸过来的手,我并没有握上去,因为手中拿满了食物。说句题外话,主办方的伙食意外的不错呢。

    “看来露西娅小姐意外的好吃呢。”对于我的无礼帕奇斯并没有在意,反而露出一副笑呵呵的表情。

    “今天下午我听徒弟们说私闯了露西娅小姐的领地,还害的您受伤了,对此我深感抱歉。”

    “别在意,反正如你所见的那样,我并没有留下什么伤痕。”

    “真是令人惊奇的回复能力呢,不愧是只有女性的盖塔族,是因为受到过基因强化才拥有这种恢复力的吗?”

    “是的。”对于帕奇斯的好奇,我见得就承认了。

    话说,大概参加晚会的全种族都知道盖塔族的奇葩设定了吧。这份交流能力,明明还没有过半个小时,对于把5位妹子浪费在我身边的行为,我不禁五体投地的大声喊出:“对不起,是我错了,对不起。”

    “呵呵呵,露西娅小姐还真是思维迥然呢。”帕奇斯对于我的异常行为并没有感到惊异。

    “别在意,盖塔族的逗比比较多而已。”我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衣服之后说道。

    “真是,盖塔族还真有趣呢。”

    不有趣,一点都不有趣,盖塔族可是个死板的要死的种族,行事基本上是一板一眼的。如果不是因为某件事惹到我,也不至于会被灭族。

    “对了,盖塔族是位于虚空哪边的文明?”

    “第31象限区的边界。”

    “那还真是距离正义之剑所掌控的区域比较近呢,也难怪你会感到担忧。”

    “是啊,和那种怪物近邻可是非常危险的,所以我们才会参加这场会议。”我假装哀愁满面的说道。

    “何必那样说呢,我认为正义之剑也不是那种一点道理都不讲的,而且对方最近也建国了,不知道会不会参加这场会议呢。”

    “不会不会,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灾祸啊,基本上懂不懂就派人过来巡游威胁一圈。”对于帕奇斯的乐观我表示深深的震惊,并用苦大仇深的表情说出了实情。

    确实,受到阿尔法的指示,正义之剑军团长期会有各种军团长以偶然路过的名义过来晃一圈。尤其难缠的就是双树和沙罗那对双胞胎,难缠程度足以让我头痛半天的。

    深深知道我被沙罗和双树搞得不得安宁的阿尔法,还经常偷偷摸摸的下指令让她们过来。如果不是我第一时间就检查了命令记录,恐怕事后检查记录的时候阿尔法会删除死活不认吧。

    “看来您还真是深受其害呢,不过我却对那个种族比较感兴趣,如果可以的话,能帮我们转交一下拜访申请吗?”

    对于帕奇斯那异于常人的脑回路,我震惊了。居然还有人不怕死到这种程度,果然虚空之大什么人都有啊。

    “要去你自己去,我还想多活一段时间呢。就算我个人同意帮你转交,其它人也能把我给撕了。”

    “好吧,不过不介意的话,能留个联系方式吗?因为我们讴芬巴荣是个流浪种族,以后可能也会造访到您的文明,到时候可能会给您添麻烦的。”

    “好吧。”

    说着的同时,我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记录装置,相信对方也有着能够解析这种接口的技术吧。同样,对方也拿出了一个属于自己文明的,长方体的晶体块,看来也是对方的存储装置呢。

    互相交换之后,对方就离开去和别的文明打招呼了。在离别的时候,对方的三人鞠躬向我道歉了。在对方走后,我才举起对方给的存储装置并对着光源看了起来。

    在光源的照射下,长方体的晶体闪耀出点点的星光,真是漂亮呢。

    不过。

    流浪种族啊,只要不是恐怖追随者就好。

    也许是我多心了,就当我是多心好了。所以,对于从没听说过的盖塔族,有必要进行一段时间的跟踪观察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