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同志?
    稍晚的时候,汉娜和静香一脸低落的面色红润的回来了。啧啧啧,看这意思刚刚是没少去奋斗啊,只不过是奋斗的成果不怎么理想就是了。

    “主人,刚刚那是谁?”汉娜对我询问了。

    “没什么,只是一群流浪者而已。”我蹲在墙角对5位奋战在第一线的女士鼓掌致敬。

    “流浪者?”

    “嗯,只不过是一个流浪文明过来打个招呼而已,看来你们的工作卓有成效呢。”

    “即使如此,我们也不会感到开心的。”汉娜微微叹息着。

    “怎么了?是没有达到目标吗?”

    “嗯,据说会有二次会,只不过我们没有被邀请。”静香代替失落的汉娜说了出来。

    “哦,难怪。”

    看来这次的聚会只不过是一次试探而已,把那些认为没有什么作用的文明给剔除,留下那些认为实力和安全性有着保障的文明举行二次会。

    “对不起,是我们的失误,没有争取来更多的利益。”汉娜罕见的低头认错道。

    “别在意,反正我就没想去和他们深入交流过。”

    招呼着5位功臣赶紧吃喝补充体力,我开始思考晚上回去之后的工作。

    “主人,你这样对于女性的形象来说,不太好吧。”不同于其它人,汉娜并没有加入吃喝大军,反而是凑到我的身前来。

    也对,以露西娅的外表来看,无论怎么看都是女神级的,如此没品的蹲在角落里,被阿尔法和阿尔泰知道之后,恐怕又要承受无畏的精神压力了。

    拍拍屁股从地上站起来之后,汉娜再度对着帕奇斯离去的方向说道。

    “那个,我记得是讴芬巴荣文明的,是一个在虚空之中广泛做着生意的文明。”汉娜不愧是习惯于酒会的存在,对于参加者恐怕都有了一定的记忆吧。

    然而。

    “惊了,居然还有达到虚空级依旧保留有商业对外活动的文明。这可真是不得了呢。”对于讴芬巴荣我感到敬佩,这是有多大的劲头才会跑到虚空去旅行做生意啊。

    “主人,虚空里面就没有商人吗?”汉娜对于我惊奇的反应好奇的问道。

    “不,应该是有的吧,反正我没遇到过。”我稍微回忆了一下说道。

    “为什么?”

    “因为虚空是万物之源啊,虚空可是无穷无尽的。如今的文明所探测到的区域对于无尽虚空之海来说,只不过是一个气泡而已。所以与其花费时间去做生意,不如直接利用虚空补给自己所需要的资源,利用虚空衰变技术或者宇宙创造技术。”毕竟,对于思考正常的文明来说,自己只要利用虚空投放一个信息奇点就能创造出一个宇宙来,只要在宇宙屏障的外围修改一下参数,就能决定宇宙里面的物质分布以及最终所得的物质成形。因此,基本上很少有文明会跑出去做生意。

    “那就没有什么是只有我这个文明独有,其他文明没有的吗?”汉娜追问道。

    “有很多,不如说几乎是99%的文明都有对方没有的物质材料需求,毕竟发展的科技不同,所需要的材料也不同。只不过,哪些材料都是针对自己文明的需求罢了,对于别的文明价值基本为0。非要说的话,也就神族产出的圣晶石是硬通货了吧。”

    “圣晶石?”

    “嗯,这东西的结构非常奇特。”我回忆着过往在战争中打捞出的神族的武器说道。

    “这东西有着物质结构却并非是物质构成。对于能量的阻断率达到了惊人的99%,9的位数一直延伸到小数点后面几十位。只有神族拥有加工的技术,而其他种族基本上拿它毫无办法。虽然阻断率高,结构坚固并且对虚空侵蚀拥有极大的抗性,但是并不是不可破坏。”回想起当初所做的实验,我不禁苦笑出来。

    “圣晶石这东西注定只能破坏其本体,支端的破坏它是可以自我修复的。而破坏本体意味着要将全体的80%以上破坏掉。即使是为了破坏鹅卵石那样大小的圣晶石,我都用出了湮灭一个恒星的全部能量。如果破坏掉阿尔法使用的那把长剑,据我估量最少也要把当前的这个宇宙整体湮灭掉才能凑够足够的能量吧。所以,可以得出,神族都是变态开挂还氪金的rmb玩家,他们的老爹虚空生物都是gm,在虚空这一地盘下,是人类永远望其项背的存在。”

    对于我所得出的结论,汉娜从旁吐槽道:“那主人还不是把神族都打败了,你是在自夸吗?”

    “不。”我苦笑出来。

    “并不是打败,只是逼迫着神族退却了。毕竟非要硬拼的话,我们所能做到的极致大概也就是摧毁神族,但却杀不死虚空生物。所以,无论如何,被虚空生物重新创造的神族都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而且,我所能做到的大概就是人类的极致了吧。”看着会场上众多的文明代表在高声谈笑着,我小声的遗憾的说道。

    “那为什么神族会选择退却呢?神族不是立于不败之地的吗?”对于汉娜理所应当的疑问,我只能苦笑了。

    是啊,为什么呢?不仅仅是汉娜,就连虚空各个文明都对神族在战争中的退却行为视为背叛。然而,身为一名虚空的长着,神族有着远超其他虚空文明所想象的职责重担。人类的短视是天生的,这注定他们永远都无法看到神族背后的重压。所以才会产生不解。

    对于这样疑惑不解的汉娜,我只能无奈的小声说道:“神族一旦崩溃,其它虚空文明必死无疑,而我方却不一定。不要问我为什么,剩下的你去阿尔泰吧,如果她想回答的话。”

    “那主人,为什么你说你是做到了人类的极致呢?”汉娜遗憾着转换了另一个方向问道。

    “因为正义之剑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半神,使徒严格意义上是半个虚空生物。而这些都是利用神族和虚空生物的无心之举所造成的bug,也就是说以有心算无心,利用神族和虚空生物的无心之过强行发展自己。然而我相信,暂且不论神族,虚空生物是绝对不可能再犯一次这样大的过失的。”

    “......”听了我的话之后,汉娜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时,会场的灯光突然熄灭了。伴随着音乐的停止,灯光聚焦到了台上,一个人类的身上。

    那是,身穿一袭白色制服的少年,年轻到宛如刚到17岁一般,然而最吸引人的特质却并非如此。其最吸引人的特质就是那一身的纯白,白色的制服、白色的肌肤、白色的眼瞳。

    “叮叮。”伴随着银勺敲击玻璃高脚杯那清脆而又雀跃的声音,白色的少年发话了。

    “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个文明能够响应我们的号召,来参加这次虚空文明的聚会。我的名字叫司歌,是这一次宴会的主办方。”就连那声音都可以称之为白色的,没有被染上其它色彩的特有的音色。

    也就是说,是虚空文明联盟的人呢。台下的各文明代表不住的点了点头,并把司歌记在心中。

    “请各位客人尽兴的享受我们所准备的美食吧。”

    少年的致辞结束后,灯光再一次的恢复了,然而关键的少年则是消失不见了,宛如魔术一般。

    会场上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就连我也混迹其中毫无干劲的鼓起了掌。最终等掌声消落的时候,音乐再起,宴会继续了。

    “诶呀,诶呀,实在是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所在角落里呢。”

    在宴会开始之后,讴芬巴荣的帕奇斯带着笨蛋三人组再一次造访了。

    “没办法啊,毕竟要有弱小文明的自觉啊。”说着的同时,我对着那些自诩为实力多么强劲、底力多么深厚的文明代表的方向怒了努嘴。

    “盖塔族还真是有趣呢,会如此高调亮相的同时又如此的低调所在角落里等待宴会的结束。”

    对于帕奇斯不知道是单纯觉得有趣,亦或者嘲讽的话语,我非常自然的应对道:“说来讴芬巴荣也挺有趣的呢,在浩大的虚空中还做起了生意,而且不以宇宙为据点偏偏做着流浪文明的事情。莫不是,恐怖追随者?”

    “露西娅小姐说笑了,我们讴芬巴荣一向是有爱的文明,并非是恐怖追随者那种喜好杀戮的文明,所以还请高抬贵鬼手吧。”帕奇斯立刻就举手求饶了。

    直至这时,帕奇斯才依次对着我身边的5位大大小小的美女打着招呼。而帕奇斯身后的3人也一同对着5位打起了招呼。

    “话说,对于司歌的致辞你怎么看?”帕奇斯站到我的身旁问道。

    “不怎么看,仅仅是一个招呼而已。”

    “也许有什么别的用意呢?”

    “就那么两句话能有什么用意啊,相反我比较好奇你的用意是什么?”

    “我么?我可没什么用意,只是在想能不能通过贵文明接触到瑞蒂姆。”对于帕奇斯的坦然,我露出了一脸嫌弃的表情。

    “喜欢死的话请不要带上我。”

    “哈哈哈,看起来露西娅小姐对瑞蒂姆的成见挺深的啊。”帕奇斯露出了爽朗的笑容。

    “话说,你带来的三人,貌似和你同个年龄啊。然而对于你的态度,他们则是崇敬有加。看来你的年龄并不像你的外表那样年轻呢。”对于帕奇斯我开口攀谈道。

    既然对方也是有着用意的,那我也来交换一下情报吧。

    “鄙人不才,在讴芬巴荣中担任导师一职,是讴芬巴荣决策层中的一员。为了保证文明的持续也是为了赎罪,我才自愿接受的取消生命限制的基因改造。”

    “哦?赎罪?这就是你们变成虚空流浪文明的理由吗?”对于帕奇斯的话我并没有什么感想,反而是身旁的汉娜立刻提问道。

    “取消生命限制?那是什么意思?你们讴芬巴荣是有寿命限制的种族吗?”

    对于汉娜的质疑,我感到无语。

    “难道你们盖塔族是每个人都取消了寿命限制吗?”帕奇斯吃惊的反问道。

    “诶?这样不好吗?”汉娜立刻困惑的看向我,向我求证。

    我家的傻姑娘啊,让我说什么好啊。

    “当然不好。”对于汉娜的困惑我解答道。

    “人的寿命是必须存在的,擅自解除对于社会与人类的心理来说会产生非常大的影响。在寿命限制被解除之后,个人的思想观念将会获得极大的解放,生殖繁衍将不再是必须的,人会花更多的时间去追寻自己想做的事情,进而导致社会崩溃。再者,持续的无个性的劳动会折磨人的个性,仅仅是持续几百年还好,一旦变成永无止境的劳作,将会变成无尽的折磨,到时候的反抗情绪可是很难磨平的。即使缩减劳动时间,大量使用人工智能代替生产,人也会失去组织纪律性,整个社会的运转效率将会变低,人终会成为社会的寄生虫,被萌生智慧的人工智能视之为垃圾而剔除。而且,在取消寿命限制之后,经济人文法制伦理将会蒙受巨大的考验,人的社会关系、家庭关系、血缘关系都将发生巨大的转变。”

    “如果单纯的解除寿命限制而又保持繁衍,那么社会劳作的问题,资源需求的问题,社会福利的问题,基础设施建设的问题,这些问题将会呈爆炸式的增长,最终甚至会拖累整个文明。”

    “所以,解除寿命限制并非是什么好事,反而,对于常人来说那只不过是坠入地狱的邀请函。”

    在我解释过后,汉娜依旧是保持着一副不太理解的样子,对此我只能咬牙切齿的在精神网络中说道。

    至此,再怎么乐观的汉娜也立刻就露出了死灰一般的脸色。

    看来她是理解了。

    “正如露西娅小姐所言,不过对于盖塔族的勇气,我是非常敬佩的。请问盖塔族持续这种状态多少年了?”

    “几万年吧。”我轻描淡写的说道。

    “这可真是厉害了,请问你们是如何保持自身文明的不灭呢?”帕奇斯充满兴趣的问道。

    “简化结构、完全军事管理、淡化**、泯灭人性、封闭独立,如有必要消除思想。”我的回答使得汉娜5人以及浩然3人感到震惊,只有帕奇斯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难怪,那么露西娅小姐就是盖塔族中的高级个体了吧。”

    “怎么看出来的?”我侧眼反问道。

    “首先,除了您以外的其他5人脖颈上都有相同的纹身,那恐怕是某种阶层的代表。其次,在你们进入会场时的表现以及其她5人对您的态度来看,她们的地位是低于您的。最后,在交流中虽然是汉娜和静香小姐为主,但是她们却从来就没有能够做出什么承诺。”

    “所以,这就是盖塔族被视为不确定因素,不可信任的种族,没有被邀请进二次会的理由吗?”我再度反问道。

    “确实,盖塔族前后态度的矛盾处让人感到困扰,再加上这在虚空之中并不是一个出名的种族,其它文明也都对你们种族没什么认识,所以才会导致你们没有被邀请进二次会。”帕奇斯会心一笑的说道。

    “嘛,反正我也无所谓,不管虚空文明怎么样,我们坚持走自己的道路就行。”

    “这点我非常赞同,我们讴芬巴荣也希望能够走上自己的道路,然而事实终归是事与愿违了呢。”帕奇斯闻言露出了失落的神色。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