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间章
    凛的检查结束的晚上,6人1神难得的聚首了。地点是在汉娜她们的房间内,这是一场超严肃的跨越了宇宙的会谈。

    “首先,我认为我们应该统一一下信息。”静香以此为开头将会议开始了。

    “相信我们从主人那里得到的信息都是不对等的,所以我们有必要统一一下自己知道的和自己不知道的。这对于我们理解自身的处境非常有必要。”对于静香的话语,与会全员给予了高度的认可。

    “事实上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关于灵魂网络的应用方法,众所周知它可以传递我们的思想和感情,今天我在观看主人给我的关于安蒂莉西亚的视频记录的时候,无意中将它放进了自己的思维中,结果发现居然能够产生代入感,能够将自己的身体置于其中,就好像看一场全景vr电影一般。”汉娜立刻就跳了出来发表自己的感想。

    “所以说,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互相共享记忆吗?”莉莉眨了眨眼问道。

    “是的。”对此,汉娜给予了肯定。

    “哦,那就没我什么事了,虽然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什么灵魂网络是啥,但是我肯定没有。而且既然我没有,那就代表着他不想给我,对吧。所以你们的事情我就不搀和了。”然而身为吃瓜群众的伊莲娜立刻就发表了自己的感想。

    “也许这样做对你才是最好的。”阿尔泰从旁认可到。

    暂且不说5人好了,伊莲娜这样平凡的女子如果扔到星球上去,最大的可能就是随着时间的长河而消失。那么她的危害性也就是最低的,对于她这样一个平凡女子来说,能够善终的可能性也是最大的。

    “突然之间感觉我好想被否定了什么。”敏感的伊莲娜立刻对于天花板之友的阿尔泰所说的话机敏的绷直了身体。

    “不过,把凛放在他那边安全吗?该不会他会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来吧。”然而明明是身为主人的好友,伊莲娜却再度做出了恶意的揣测。

    嗯,当初没有让她见到主人的男性躯体就好了,那样就能省下n多麻烦了,也不会受到无谓的重伤了。人言可畏啊。

    倾心于主人的汉娜如此思考着,话虽如此,但是对于主人和伊莲娜之间的默契,汉娜也是羡慕的要死的。

    现在的汉娜可谓是病入膏肓了,就连晚上睡觉都在梦到与主人缠绵在一起的样子,虽然本人知道这样下去确实不行,但是无奈自己的意志力始终无法战胜自己的**。

    对此,静香给予过明确的建议“何不退一步从稍远一点的地方试试看?”。

    对于静香的建议汉娜不是没思考过,但是却迟迟不得要领,直至得到安蒂莉西亚的视频并如饥似渴的看起来之后,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静香话中的含义。

    “对了,关于那个人的事情,我有个建议给汉娜公主。”稍稍做出思考的动作之后,伊莲就对汉娜伸出了援手。

    毕竟是汉娜公主啊,是公主啊!那个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放置在一旁,这让受到贵族价值观教育的伊莲娜还是深深的不满的。

    虽然以那个人的实力来说,自己称王都没问题,但是他却一口咬定自己是个平民。这是什么意思啊,看不起贵族吗?联想到过去的种种,伊莲娜对此深深的表示气愤。

    而且如此把公主放置在一旁,你是嫌弃她吗?如果不是的话,给个回应会死啊!哪个男人不喜欢被美女包围?虽然以那个人来说,要多少美女都是轻而易举的,但是好歹也尊重一下人家吧?汉娜身为一个公主自然是继承了高贵的王族血统,暂且不论那个人是否血统,但是你要承认,有着优良血统的汉娜确实长相上来说是最好的。当然,使徒不算,阿尔泰不算,因为那些都不是人。

    越往下想,伊莲娜的怨念越重了起来。

    最主要的是,到现在为止都不告诉自己他的真实姓名,真的是有把自己当朋友看吗?稍微说一下自己的名字会死啊,不知道自己每次对着一个男人的形象叫露西娅的名字,别扭的要死吗?每次都要用“你”、“喂”、“他”这样的称呼,简直麻烦死了。

    就在伊莲娜怨念到开始冒出黑色的气场的时候,阿尔泰及时的叫醒了她。

    “别瞎想了,对孩子不好。”

    对于阿尔泰的提醒,伊莲娜立刻露出感激的笑容。

    “谢谢,我只是在想,那个人真别扭,真会给人添麻烦。”伊莲娜解释道。

    “嘛啊,那个人确实别扭的要死,不过他也牺牲了不少东西啊。”阿尔泰回想起自己所得到的情报,有些游移的说道。

    “他这样强大的存在,还用牺牲什么?”对此伊莲娜并没有相信。

    “正是因为他已经牺牲到无法再牺牲的程度,才能短时间内强大到如此的地步。”听了伊莲娜的疑问阿尔泰露出了复杂的感情发出感慨。

    “什么意思?”对此汉娜立刻就产生了反应。

    “因为我是灵魂方面专长,所以我在检查过他的灵魂之后发现了他的问题有多严重。”在6人好奇的眼光注视下,阿尔泰舔了舔嘴唇说道。

    “事实上,那个人的灵魂一度枯竭到只剩下简单思维的程度。感情、**、精神力等等,全都失去了。整个人或者宛如一个机器一般,所有的行动也都遵从与唯一的意志。”

    看到其他人都露出了无法理解的表情,阿尔泰苦笑了一下想到,这才是正常反应,一个正常的灵魂是无法意识到自己缺失了什么的,所以拥有正常灵魂的人也无法去理解一个灵魂严重缺失的人的感受。

    “曾经中最严重的那段时期,用行尸走肉来形容他都未免太过可爱了。你们试想一下,一个人对任何人和任何事都不会产生感情,那么对于他来说又是如何去理解别人的感情的呢?”简单的一段话却让汉娜感到窒息,就连静香都皱起眉头来。

    “可是,主人他是知道汉娜的感情的吧?”静香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作为知识来说是的,作为感情上的体感来说,不是。”对此阿尔泰很自然的给予了回应。

    “知识?那是怎样的?爱情也能用知识来理解吗?”伊莲娜好奇的问道。

    “通过激素水平、血液流速、生理状态等来综合判断,还有心理学上的外在表现,比如穿衣风格与颜色、小动作、眼神、呼吸频率的改变等等。”妮可少见的主动参与到对话中。

    “不愧是被主人逼着学过生物知识的呢。”静香对妮可的回答感到目瞪口呆,顺便抚摸着她的头以示奖励。

    “喵。”然后妮可就开心的眯起了眼。

    “也就是说,主人他可能根本就不知道喜欢是一种什么感情?”汉娜声音颤抖的问道。

    “嗯,最起码应该是无法体会到的吧。”阿尔泰确认道。

    “可是,他说他一直喜欢这安蒂莉西亚啊。”汉娜激动的发出了呐喊。

    对于汉娜的呐喊,阿尔泰即使听到熟悉的名字也只是静静的眯细了眼睛,思考过后才说道:“事实上,他的灵魂状态真的非常糟糕,虽然我不知道安蒂莉西亚和他相处的时间,但是我敢肯定,安蒂莉西亚对于他的意义来说确实不同寻常。但是我敢肯定,过去某一个时间点他的灵魂,突然复苏了。”

    “?”汉娜对此感到困惑。

    “至少,那不是我在这里的这段时间认识到的现象,你们认识的他有发生过什么重大的性格转变吗?”阿尔泰向6人询问道。

    “没有哦。”结果6人互相询问着看了一圈之后回答了阿尔泰的疑问。

    “那,也就是说,另有其人吗?”阿尔泰的话暗示出了还有某个对他影响至深的人存在着。

    “那么,可能是使徒吗?”冷静的静香提出了最大的可能性。

    “不可能的!”然而,阿尔泰立刻就否决了。

    并且在对方提出疑问之前,阿尔泰就解释道:“事实上使徒这种存在,她们的灵魂中并不存在着爱这一概念。这一点,和使徒争斗了几百年的我可以保证。”

    看到阿尔泰如此坚定的意志,5人困惑着把头移向天花板。

    “安杰,你在吗?”静香轻声呼唤道。

    “来了来了,任何时候只要您的一声吩咐,可爱又迷人的安杰都会出现在您的身旁。找我有什么事吗?”果然,安杰的头立刻就从天花板上探了出来。

    “使徒,从灵魂中是没有爱情这一概念存在的,是真的吗?”汉娜斟酌着将话问出了口。

    “是哦。”然而安杰毫无顾忌的承认了。

    “为什么?”对于安杰的干脆,汉娜惊讶的呢喃道。

    “因为控制起来方便,对于主人来说,这样的存在更能够减少隐患。也不会存在着使徒因为爱上某人而擅自脱队的问题。”尽管汉娜只是发出震惊的呢喃,不过安杰却误解了,将使徒这一存在的制造目的说了出来。

    “你们都不会感到悲哀吗?”对于接触过一段时间之后明白使徒们其实是一种非常单纯的存在,她们基本上每天都活的无忧无虑的,但也因此静香才会对这种不合理的缺陷感到困扰。

    “为什么要感到悲哀?我们并未感受到任何的不方便啊。也许对于你们来说,我们缺失几种感情是悲哀的,但是我们并不如此感觉。说到底终究不过是你们的自我意识强迫你们认为别人应该和你们一样而已。我们使徒从一开始就是作为主人的手脚而制造的,我们最大的快乐就是陪伴在主人身旁,为主人献上我们的绵薄之力。”安杰乐天的说道。

    “可是,你们本应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快乐的。”对此,伊莲娜皱着眉说道。

    “真是傲慢啊,这种想法。快乐就是快乐,什么叫做更多的快乐。对于我们来说,自身的性命只不过是短暂的,我们的存在终究不过是为了帮助主人达成目的而已。而活着的这段时间,能够陪伴在主人的身旁,见识到主人眼中所见到的世界,就是我们最大的快乐。”安杰面色陶醉的赞颂着自己的造物主。

    “仅仅是为了死亡而创造出来的存在,这样的生命到底有什么意义?”静香反问道。

    “这点你可以问问神族哦,他们也是仅仅为了维护虚空的平稳繁荣而存在的。事实上神族原本是个普通的种族,只不过是因为跟随虚空生物而晋升到了神这一位阶的。现在每个神族都把虚空生物的目的视为自己生命的己任,和我们使徒又有什么不同呢?”安杰笑着反问道。

    当伊莲娜把视线投向阿尔泰的时候,阿尔泰低声说道:“力量越大,责任越大。”

    “没错,渴望着虚空繁荣的神族确实应该在晋升之后将守护虚空的稳定和繁荣作为己任。那么,身为渴望毁灭的主人所创造的生命体的使徒,将自己的生命视之为消耗品又何尝不对呢?只不过,主人为了提高效率而删除了我们使徒大量无用的感情而已。”安杰将话语接了过去。

    “那这么说的话,主人又怎么可能走到虚空呢?主人这样危险的存在,早就会被其它文明盯上了。在认识到他的危险性之后,所有文明都有可能联手消灭掉。”联想到主人完全的边际主义、恐怖主义的存在,静香提出了合理的提问。

    “因为主人为了在极短的时间内爬到虚空的顶点,已经把所有能牺牲的都牺牲了。也因此,在其它文明意识到危险性之前,一直没有发现到主人的存在。”

    因为安杰的话,静香立刻回想起了阿尔泰的话。

    “真是可悲啊。”联想到什么的静香发出了叹息。

    “什么可悲?”汉娜敏感的反问道。

    也许她是联想到了自己才会如此敏感的吧,但是静香想表达的却和她无关。

    “我是说,主人他爱上了安蒂莉西亚对吧,然而安蒂莉西亚也是一名使徒,所以主人他爱上的是一名没有爱的使徒。”静香发出了不知是讥讽还是叹息的声音。

    静香的话让汉娜感到羞耻,因为她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意识过剩了。然而,对此安杰却表达出了不同的观点。

    “不是这样的。”

    当6人1神的目光惊讶的注视向安杰的时候,安杰才皱着眉说道:“不是这样的。事实上在安蒂死前,主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安蒂的感情。而安蒂也是使徒之中唯一觉醒了爱的使徒,虽然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

    尽管6人1神对这一情报感到震惊,但是安杰并不打算解释,而是继续说了下去。

    “虽然不知道安蒂是何时觉醒的爱意,但是她却从未表现出来过,直到临死之前。”

    安杰的话让6人沉默,就连阿尔泰也难过的别过脸去。

    因为这意味着,过去的两人在死前一个是没有意识到对彼方的爱,一个是将对彼方的爱隐藏在心底而没有表达出来。也因此造成了两人无法互相确认彼此心意和互相慰藉的悲剧。

    如果安蒂率先向主人倾诉爱意,结果又会如何呢?所有人都忍不住这样思考起来。

    “别瞎想了,安蒂是不会向主人谭明自己的心意的,因为这会对主人达成自己的目的造成影响,而我们使徒就是为了达成主人目的而创造的。”安杰平淡的说道。

    活该!不知为何,对于那个人的悲哀与丧失爱情的事迹,在座的6人1神产生了同一认识。

    与此同时,在我的卧室内,凛抱着她6岁生日时得到的熊安静的坐在房间的一角,默默的看着我工作中。

    讲道理,为了给凛排解无聊顺便让她尽快认识使徒,我已经给她接入了灵魂网络,在使徒们的公共空间内有n多使徒可以陪着她玩。无论是对什么感兴趣,她都能立刻就在公共空间内构筑出来。就连为了让她尽快上手构筑自己的世界的方式,我都采用了与他父亲使用的相同方式,一个方便的道具——平板。

    结果她在玩了不到5分钟之后就退出了灵魂网络,选择在房间的一角抱着小熊玩偶呆呆的看着我工作。

    嗯,手头上堆积的工作就够我忙上半天的了,凛能够这么简单就满足实在是太好了。现在我光是为了处理帕奇斯他们文明的问题就忙的要死了。

    事实上他们问题的严重程度远超我的预期,他们之前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过灵魂在其它人灵魂中卡壳问题的严重程度,在灵魂数字化网络实行的第二阶段,他们基本上就全族交流过了。结果就导致了全族所有人的灵魂都掺杂在了一起,某些亲和度高的思想甚至互相杂糅融合了。这导致开发出单一的通用运算法则去解决他们的问题根本上就是不可能的,所以针对每个人的情况和数据需要手动去进行纠正。

    在能够交给程序处理的都处理过之后,针对大部分不能够处理的我开始了漫长的手动纠正过程。

    当我回过神来想要休息一下的时候已经过了4个小时了,而这期间凛一直安静的坐在凳子上呆呆的看着我。

    嗯,虽然不是不能理解她在我身上追寻她父亲身影的行为,但是过于沉溺也不是好啊。看来需要给她找个好伙伴了,以她目前的认生性格,最好是那种开朗的而且还是同年龄的。

    “......”不不不,还是考虑一下别的人选吧。

    虽然阿狸、妮可、伊莱莎都是不怎么合适的选择,但是总比那个要好,那个都已经成为我的黑历史了,而且我也不想放那个出来。算了,还是我来带好了。

    想过之后,我就走到了凛的面前,在她的注视下,我轻轻的拍了拍她怀中的熊玩偶的头。

    “饿了吗?我给你做点东西吃吧。”

    “嗯。”

    然后我牵着凛的手走向生活区的客厅。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