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5章 重新出发
    “爸爸。”传送结束的瞬间,对方就撞了过来。

    “犯,犯规,这不是美式足球。”尽管我因为重装而身体弯曲,但是艾却没有给我还击的机会,直接把头埋入了我的腹部中。

    “爸爸,几天不见想死你了。”在我的腹部曾完之后艾才把脸抬起来,顺便打了个酒嗝。

    看着她那红红的脸庞,我不禁开始头痛起来。这孩子又喝酒了,今晚恐怕又要耍酒疯了。

    “好好好,这几天你不烦我我正好把工作的效率提升了上去。”毕竟有汉娜她们陪着艾胡闹,我才得以清净专注的做我的工作。

    啊,回想起这一个多星期的无人打扰又专注的工作,一股幸福感油然而生。我是第一次知道,工作能使人快乐,看来我平常被汉娜她们缠的不行啊。顺便一说,这绝对不是我孤僻的性格在作怪。

    “爸爸你又嫌弃艾了。”听到我的话之后,艾果然气鼓鼓的鼓起了脸颊。

    “自己有多麻烦给我稍微有点自知之明啊。”对着艾那抬起的头,我敲了下去。

    实在是,对这个麻烦的女儿感到没辙了。亏她都已经5000多岁了,就不能稍微懂事点嘛?

    “好痛,暴力反对。”随即,艾红着脸抱着头蹲了下去。

    也不想想刚刚是谁冲撞的我,我分明看到了传送结束的瞬间你是以冲刺起跑的动作起步的。现在你反过来控告我使用暴力,这未免也太不讲理了吧。

    深知和艾不能讲道理的我,只能抬起头看向回来的众人,拜她们所赐这段时间我可是过的相当高效啊。所以我准备对她们稍微好点,结果抬头看到的却是众人不怎么开心的表情。

    “怎么了?”我疑惑着问道。

    “主人,公主的信徒......”汉娜还没说完,我就大手一挥的打断了她的话。

    “那群人就让他们去死好了,反正活着也只不过是些麻烦罢了。”我说出了实情,不过看汉娜她们的表情貌似不怎么能够接受的样子呢。

    “算了,你们先去休息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因为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我打算改天再对她们进行解释,不过现在最优先的是把艾给处理掉。

    “好的。”在众人一脸复杂的表情下,她们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休息了。

    伊莲娜因为和阿尔泰缔结了天花板的情谊,所以我把她安排在了与阿尔泰同房,这样如有意外身为女神的阿尔泰就能够第一时间照顾到伊莲娜了。

    等到众人离开,我才抱着艾离开,以公主抱的形势。在艾无力的缩在我的怀抱中的同时,她的脸庞也越加的红起来。

    (这孩子,真会趁机占便宜。)

    我发出了内心的感慨。

    (不过算了,现在正是她内心虚弱的时候。)

    理解艾不会表现在外的情感,我只能发出无奈的苦笑。

    当回到我的房间之后,我将她轻轻的放到床上并锁上了房门。

    “好了吧,现在已经没有人能进房间了。”我看着在床上红着脸缩着身体的艾说道。

    随即,艾慢慢的把缩着的身体摊开,只不过保持着用手臂遮挡住脸的动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艾红着脸发出了大声的呐喊。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啊啊啊!”艾保持着用手臂遮盖着脸的姿势开始闹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啊。”

    看着艾闹脾气的摔着腿脚敲打着床的样子,我只能发出疲惫的叹息。

    “早就和你说过的吧,采用洗脑方式根本不可能把人类拉出宇宙的。”我疲惫的坐到办公桌后说道。

    “可是,如果不用洗脑的方式的话,人类只会把绝大部分的精力放到内斗上。”艾不甘的吵闹着,辩解着,宛如一个孩子一样。

    “虽然如此,不过你也知道了吧。人类并非是那么好控制的,洗脑过度会变成提线木偶,让他们丧失自主能力,乃至永远只看到眼前,被人命令着去活。”

    这就是艾历时长达5000年的洗脑所造成的恶果,也是当前宇宙的所有信徒都必须被消灭的原因。

    “可是,又如何面对人类的内斗呢?我曾经多次纠正过他们,但是他们永远都不会吸取教训,重复着过去的愚蠢。”艾抽泣着说道。

    “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毕竟人类都是过于短视,只能看着自己眼前的利益而活啊。”我苦涩的说道。

    如果没有为了后代,为了子孙的美好未来而拼搏的执着,一切都以后代与未来思考的执着,那就无法改变人类的这一缺陷。

    然而能够改变的方法只有解放人类的寿命,让所有人都可以无尽的活下去,这样才有可能改变人类的世界观价值观。然而这样做的恶果也在之前说过,社会体系的臃肿膨胀、工作岗位的缺失、物质需求的指数级增长、生存效率的低下,寄希望与人工智能和科技革命的影响只会让人类沦为寄生虫。

    一旦科技有所突破,人类生活变得安逸,那么人类就会变得怠惰和安于享乐,最后变得无法认识到悄然靠近的灾难,或死在天灾,或死在**,或死在生化危机之下。

    “至少我用的胁迫方法也失败了,人类实在是顽劣无比啊。”我头痛的躺倒在了椅子内看着天花板说道。

    “爸爸,爸爸也失败了吗?”艾抽泣的问道。

    “嗯,失败了啊。”我都忍不住想哭了。

    “原本以为人类和神族有着牺牲自己也要把未来留给子嗣后代的觉悟,会与我同归于尽的。结果却是神族以大局为重的思考方式而退却,人类无法认识到我的行动用意而选择抱团取暖,远离威胁。明明我连武器都为他们准备好了啊。”越说越显得自己可悲。

    至少,至少人类抱着灭亡的觉悟,神族和人类放下彼此种族的执念融合作战的话,他们是绝对能够在希望灭绝之前突击到正义之剑的中央服务器去的。到时候,阿尔法也会启动最终教条,将展现出信念传过来的人奉为主人,那么正义之剑将会获得他们的主人并把剑刃指向我。亏我在战争的时候一直在平衡使徒与正义之剑之间的力量消耗对比,使得无论任何时候正义之剑都有确切的能力来斩断我这个邪恶。

    虽然,是以正义之剑与现存的绝大多数文明,甚至连绝大多数的神族与虚空环境变得极差为代价。但是,以神族和人类完全融合相处的他们来说,绝对是可以撑过去的。至少,我是如此相信着他们的,并且也做过多次的理论计算的。

    然而,我却没有见到我所期望的那份未来。

    甚至,在把安蒂都搭进去之后,我也没有见到那份希望。

    我的存在的意义,现在就只剩下还活着了。

    宛如行尸走肉一般。

    就连随安蒂而去,都不被允许。

    因为我冒然死去的话,不仅仅是使徒,就连正义之剑都会陷入系统混乱之中。

    虽然之前是以我的死亡而提前设定的权限和命令系统,但是现在却没有任何人能够接手正义之剑和使徒,所以我冒然死去的话,这个虚空就真的要毁灭了。

    “求求你了,不知道存在于哪里的神明啊,至少让我能够见到希望啊。”对着空虚的天花板,我发出了无意义的呢喃。

    因为,我分明已经在内心杀死了自己的全部信仰。靠着这唯一的意志支撑下来,现在却反而要回去求助于被自己抛弃杀死的信仰,实在是可笑可悲。

    宛如一名小丑一般。

    思及此时,我也只能哑然失笑了。

    “求神拜佛根本没用,如果有用的话,人类早就脱离宇宙了。”艾哭泣着说道。

    确实如此,长期扮演者神的角色的艾,花了5000年拼命去拽着人类往上走,最终却得到的是一群提线木偶而已。

    如此的讽刺,又如此的悲哀。

    然而,说到底艾只不过是重复着神族的道路而已,只不过艾选择以洗脑的方式来统整人类,提高效率。

    然而,问题点却在于,科技树已经完全点歪了。这就是个人形象,偶像、神明这一角色过于高大所对整体人类产生的倾向性影响。

    虽然艾也深得了我的真传,但是正如教导汉娜她们的那样,我也不过是指出了应该前进的方向而已。艾房间中的巨大书架里面堆满的专业书籍,也是对科技发展的探索而已。

    艾这5000年间,一直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拼命的努力着,拼命的启示着信徒们。但是,她却只能单独一人,而无法依靠别人。因为艾扮演的是精神上的偶像啊,是神明啊。

    而与她相对的那些偶像们,全都是一些不成器的蠢材。虽然就音乐的天赋上来说,可以认为有着相当的能力,但是却无法在科技以及组织管理上,给予自己的信徒任何可靠的建议,也没人能够爬到艾的高度。所以,艾也无法依靠求助于她们,她们也就只能落得死亡的下场。

    “嘛,今晚就让身为失败者的我们互相取暖依靠,明天再整装出发吧。”我将艾抱入怀中,躺倒在床上。

    “嗯。”

    看着怀中的继承人,也是我的女儿那哭成泪人的样子,我莫名的感到苦闷。

    红酒,对于我的意义是非必要性杀戮,是为了让我铭记自己所犯下的非必要性的罪恶的象征,意味着饮下了神的血,是恶魔般的象征行为。

    但是,对于艾来说,恐怕就是必要性杀戮了吧。以自己的手,亲自消灭自己辛辛苦苦培育了5000年的文明,并且弃他们而去。以此解放他们,让他们重新学会自己思考,让他们在求生的困苦中挣扎时也重新的学会以自己为中心。

    当然,对于被摧毁与抛弃的人来说,这是仇恨是耻辱是绝望。但是艾相信着他们,纵使以仇恨的感情为驱动,人类只要能够迈入虚空就足够了。

    (真的是,有什么父亲就有什么女儿呢,即使走上了不同的路,但是最终的选择却相同吗?)

    对着怀中默默的哭着的女儿,我只能心痛的苦笑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