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 迈开第一步
    第二天,当我来到客厅冲咖啡的时候,客厅内已经聚满了人。原来是莉莉在给肚子了的伊莲娜做饭。

    身为贵族的她和汉娜、静香,毫无疑问料理水平都不怎么高,而孕妇对于食物和营养的要求凭借她们那不怎么样的料理水平实在是无法期待的。所以才会拜托料理水平还勉强能看的莉莉吧。

    “好早啊,你们。”我对着气色不佳的众人招呼道。

    “早。”然而只有徒弟们对我打招呼了,而伊莲娜和阿尔泰对我选择视而不见,凛和阿伊莎则是困扰无比。

    (真是的,就这么在于艾的行为吗?)

    对于众人冷淡对我的理由,我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换做平常的话,我会选择装傻或者视而不见将这件事略过去。毕竟我已经习惯了受人责骂怨恨了,并且我也不打算对别人做出解释。随他们怎么看待我,只要能够按照我所期待的行动就好。

    然而,对于艾来说,却不能如此处理。以为这事关她的形象问题,她可没有坚强到对别人的误解、不解一笑了之的水准。

    (没办法了,对她们解释一下吧。)内心哀叹的我,对着众人说道。

    “关于昨天的事情,我来给你们解释一下吧。”

    如此这般的,我用了2个小时将那个宇宙中艾持续了5000多年的行动,希望以及绝望,乃至行动的理由告诉了她们。

    结果在听完解释之后,众人一起沉默了。5人沉默的理由我不清楚,主要是懒得去想去猜,伊莲娜同样,阿尔泰的沉默绝对是基于对神族方式的反思。至于伊莱莎和凛,大概是对姐姐的辛苦与苦恼的同情吧。

    “那,公主大人呢?”汉娜担忧的问道。

    毕竟,算是起来和解释的2小时,现在已经过了将近3小时了。然而还没见到艾起床,所以会感到担忧也是正常的吧。

    “啊,她还在因宿醉而头痛,不用管她。”我随口回道。

    “我有件事想问一下可以吗?”伊莲娜在沉默了2个小时之后,第一次开口就语气很冲。

    “好的。”深深明白对于我来说,伊莲娜是不会让我蒙混过关的,所以我也做好了相应的觉悟说道。

    “我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这样思考人类,你们行动的理由是什么?”伊莲娜带着深深的不解反问道。

    “因为我们爱人类啊。”我理所当然的说道。

    “又来了,你总是说着爱人类,但是正常人会如此行动吗?”伊莲娜敲着桌子问道。

    “那你就要去问汉娜了,她也莫名其妙的就爱上我这个加害者了。爱,本来就是毫无道理可言的,如果有,我反而希望别人给我解释解释爱到底是什么。”我无奈的说道。

    因为话题涉及到了汉娜,伊莲娜也一瞬间说不出狠话来了。而汉娜,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立刻就害羞的缩进了身体。

    “那个,我只是因为过去主人因为我和我国的事情而劳碌,心声对主人的敬佩和忠诚之情。在知道主人也有男性的身体之后,又因为对主人毫无作为又无意义,心生了焦虑和对主人的强大的爱慕。那个,怎么说好呢......”汉娜尴尬到脸红的说道。

    “单纯就是雌激素分泌量过高,又因为发情期的缘故吧。”我适当的做出了总结。

    “呃,嗯。”然后汉娜就被击沉了。

    “看吧,我这样的人都有人爱,可见爱这东西根本就毫无逻辑可言,你又让我怎么去解释呢?”我对着伊莲娜说道。

    “不对,这是不对的,如果是你的话,绝对不会因为什么雌激素和发情期的原因做出这种行为。我认识的你一直都是很冷酷的,遵循着自己的逻辑而行动的。”伊莲娜一针见血的反驳道。

    (啧,真是难骗啊,明明尤里西斯那白痴随便说两句话就能把伊莲娜给骗的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这未免也太不公平了吧,凭什么我一个都站在虚空顶端的人居然不如一只蚂蚁会骗女人啊。)

    对于伊莲娜,我是非常头痛的,因为这货不像汉娜她们一样蠢,我说什么都信。反而,她是对我什么都不信。

    “这一点我来说吧。”当我还在头痛与伊莲娜对我的相性太高的时候,艾摇摇晃晃的从走廊中出现了。

    “唔,头还是痛。”艾在瞩目下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并坐到我的身旁。

    机敏的凛和伊莱莎立刻就跑了过来,照顾起她们的小姐姐来。

    “谢谢。”在接过凛递给的热水和伊莱莎递给的解酒药一饮而尽之后,艾才对着伊莲娜说道。

    “这就要说一说爸爸的出身了,当然这也和收养我的事情有关。”

    在众人难得的听到关于我的事情而眼睛中闪着光的时候,艾先是故意的吊起别人胃口的“哼”了一声,之后才说道。

    “因为爸爸也是孤儿出身啊,他在他的文明出生的时候也是个孤儿,受到社会福利的影响,爸爸很快就被收容到了养育的机构。并且在那里体会到了来自社会的关爱,因此爸爸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回报有恩于他的全社会。”

    艾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小小惊呼,但也让我小小的苦笑起来。

    毕竟,她们大概是无法体会到那种孤立无援,孤独绝望的在城市的一角忍受着病痛与解,寒冷与困苦的折磨的感觉吧。

    在被社会福利机构回收的那一刻,在体验到他人的爱的那一刻,自己内心筑起高墙的崩溃,以及对他人的感恩。

    “然后爸爸就一直很努力的学习,之后甚至以孤儿院出身的身份考入了国家的最高学府并且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毕业之后也进入了国内著名的研究机构,但是奈何那个时候正巧母恒星系的恒星不自然的喷发,导致了文明的覆灭。而爸爸,就是那个时候逃出去的人之一,只不过是凭借自己的力量。”

    “漫长流浪于宇宙的时间之中,爸爸接触过相当多的其他文明,也见证过他们的灭亡。在此之中,爸爸产生了一个疑问,为什么明明人类都已经这么努力了,却依旧逃不过灭亡的命运呢?”

    “夹杂与无法回报母星文明的悔恨,以及其它文明灭亡的困惑,爸爸思考了3000年,并最终思考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人类实质上是愚蠢的,他们自以为自己能够战胜一切只不过是表象而已,也因此爸爸成为了一个颓废主义者。恰巧此时,神族,也就是阿尔法妈妈来到了这个宇宙。”

    “看着阿尔法妈妈忙碌的接管宇宙,调整宇宙参数,并且宣布会公正的对待所有人的时候。爸爸又产生了一个新的困惑,为什么神族要这样做,明明人类的灭亡是自己愚蠢所付出的代价。如果不是的话,那么那些灭亡的文明又该怎么说呢?单纯只是运气不好吗?那么,这样对那些拼命求生的文明,也包括自己出身的文明是否又公正呢?仅仅是因为时间差的问题,就让众多极具发展潜力的文明灭亡而现在一些愚蠢的文明却能无忧的活着,这不是太过于不公平了吗?”

    “因此,爸爸再度经过漫长的时间去观察和思考之后得出了结论。神是没必要的,如果神不能消除时间的影响,公正就是一纸空谈。”

    “也因此,爸爸早早地就埋下了对神否定的种子。”

    艾感到口渴的再度喝了口水之后继续说道。

    “然而,仅仅是消除掉神又毫无作为,毫无疑问也是对其它文明的剥削以及不尊重。所以爸爸开始思考如何才能让人类获得解救。”

    “通过漫长的时间用不同的文明区检验之后,爸爸发现了人类的复杂性,无论用任何繁杂的方式去引导人类,都不能如愿。所以爸爸最终选择了简单的二元论方式,那就是让自己变成极致的邪恶,而把人类逼到另一侧。无论人类如何繁杂,爸爸只要去消灭人类就好了。毕竟,生存是文明的本能。如果他们无法意识到悄然到来的灾难,爸爸就化为有形的灾难去逼迫他们。就这样,从对立面去督促人类的不断前进。”

    “然而,这样的方式也遇到了瓶颈,那就是人类的软弱性。人类宁可选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面对威胁有多远逃多远,都不会选择奋起反抗,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结果就是别的文明都逃得远远的了,爸爸周遭变成了一块真空区。”

    “然后,感到迷茫的爸爸开始四处流浪,最终在一个宇宙的一个角落里面游荡的时候发现了我。在一瞬间因为曾经孤儿的身份对我产生共鸣,把我捡回去之后,我们经过交涉达成了共识。那就是,爸爸负责养育我,开导我。而我所做的就是展示出爸爸不曾见过的可能性,人类的可能性。”

    “这也是我,奋斗了5000多年的理由。即使爸爸是基于功利主义而把我捡回去的,但是对我来说,依旧是英雄的形象。所以我也深深的爱着爸爸,并且想要把爸爸那不被理解的爱扩散到全宇宙,乃至全虚空。”

    然而,很不幸的是,我们都失败了。

    这就是我们父女的凄惨败北,明明是如此的爱着人类,人类却一次次的弃我们而去。

    我和艾随即苦笑着互相看了一眼。

    “这样解释的话,你能理解吗?”艾对着伊莲娜反问道。

    “嗯,可以。”只见伊莲娜低沉着捂住了胃。

    想必这份爱意实在是太过于沉重了吧,沉重到让她感到胃痛的程度。亦或者是我那早已歪的没边的三观,让伊莲娜正常的三观感到胃痛。

    “那么,红酒呢?”细心的静香立刻问道。

    “你并非是喜欢喝酒的人,但是却在某些杀戮之前必喝酒。比如在母星时的客厅内,当我初次到来的那天晚上,你也喝了。而灭绝戴立克的时候,你也喝了。全宇宙开战之前,你也喝了。”

    “对我来说,宗教上红酒有神之血的隐喻,所以也是噬神的意思,即是背负邪恶。喝红酒是为了提醒自己,这是非必要性的杀戮。比如那时所喝的红酒,因为我无法大量复制郝马斯国家的金币,这会导致郝马斯的经济崩溃。所以我只能选择用其它的金币,以体量来说,即使是格鲁西亚都不太可能,所以只能把注意打到其它的存在身上。赚取金币的话时间太短,掠夺的话只能选择高价值的目标,也是高威胁性的目标,能够筛选出的就只有龙族了,毕竟龙有着收集财宝的习性。而对龙动手,暂且不说龙族,就是人类那边也会因此掀起欣然大波,无论如何都会把我拖进你们的历史。而根据我的经验来看,对你们怎么都会有好结果的。所以我在那一晚,就已经做好了准备。迎接以后会到来的大屠杀的准备。虽然这么说不太好,如果单纯以你们的星球来做基准思考的话,齐比鲁国和郝马斯国应该灭亡的。”我平静的说出了实情。

    虽然对她们本人的意愿来说不太好,但是就历史进程来说,大概由格鲁西亚统一才是最好的。

    “原来如此。”汉娜和伊莲娜同时陷入了消沉之中。

    因为伊莲娜的哀求,注定了未来会充满血腥。因为拯救汉娜,就必须与格鲁西亚敌对。那么与王族挂上勾的我,势必不再可能脱离掉他们星球的发展史。

    “原来主人您每次嫌麻烦,都是打算减少没必要的杀戮啊。”静香凄美的笑着自嘲着说道。

    “对啊,所以对于我来说,能够减少与外人的接触,也能减少被牵涉进别人的事情内,也能减少别人因为我的事情而受到损害。”我苦笑着说道。

    虽然从一开始就认识到了这种情况,但是现在说起来却依旧让人难以接受呢。

    “所以,凛,和我一起走的你早晚会被其他文明给迁怒的,你不考虑找个好的星球脱离与我的关系吗?”我扭头对着凛,唯一的不稳定因素说道。

    听到我的话,理解到了我的行为,以及以后所可能产生的后果,凛惊慌了起来。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