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1章 返乡
    “安杰,通告公主骑士团,启程吧。”

    “是。”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正,公主骑士团已经补充完毕,大部分的私人事务也已经处理完毕,差不多可以愉快的去度假了。

    很快,在安杰的传令下,天使之巢在公主骑士团的簇拥下开始了行动。一瞬间,天使之巢和骑士团就传送到了正义之剑秩序场的边缘并迈入了虚空。

    “秩序场校准、定位开始。”索菲亚有条不紊的指挥者众多使徒对天使之巢的操作。很快,目标宇宙的信息表征就被从数据库读取了出来。

    伴随着一系列的自身信息表征改变,我们正在向着目标的宇宙靠近,一切都很平衡,可以认为天使之巢的修复大部分都已经完成了。

    (这段时间真是辛苦索菲亚了。)

    就在我如此感叹的时候,突然一种脖子上被套上了绳索的感觉拉响了我的本能警报意识。而且伴随着背脊发凉的感觉,绳索反而越收越紧了。窒息的感觉,让我不禁为之一振。

    迫于生存危机感的我立刻查看四周,只见汉娜正一脸平静的看着我。

    “怎么了吗?主人。”汉娜稍稍的歪着头问道。

    “不,没什么。”我摇了摇头再度崇祯身体看向前方。

    (为什么突然之间要给我施加压力啊,而且这座方式怎么看都不像是平常的汉娜。)

    搞清了危机来源之后,我不禁开始反思。

    (汉娜突然之间变得如此不同的原因在哪里,是因为尸馆吗?不,和尸馆可能有一定关系,但绝对不是主因。)

    我将之否定掉。因为现在的汉娜表达好感的方式,比起以前的直率的表达,反而变成了富有余裕甚至还带有从旁默默守护的感觉。

    (好像,安蒂一样。)

    一瞬间的想法,让我立刻惊觉。

    原来刺激我拉翔警报的并非是汉娜的好感,反而是方式的改变。因为对于我来说,最熟悉的也是最爱的就是安蒂了。然而汉娜采取了和安蒂近似的手法来表达好感,一瞬间让我错以为安蒂还站在身边一样。

    所以,迫于对安蒂的愧疚我才会感到窒息,因为对安蒂的爱我才会感到如此的心痛,心痛到让我感到了生存的危机。

    在弄清了危机感的来源之后,我就安心了下来。虽然对于汉娜的转变我还是感到非常惊奇的,但是我决定还是不要去过度关注的好,否则有落入致命陷阱的危险以及可能性。

    虽然不去过度关注,但是也不代表着自己的心理没有思绪,反正我可以肯定,一切身边发生的不正常事情起因都是艾。

    所以,我对着艾投去了充满了父爱的视线。

    立刻,察觉到了视线的艾绷紧了身体并缩了缩脖子。在仓皇着四处查看视线来源的时候与我的目光相对了。

    “呦,爸爸。”艾表现的像个被猫盯上了的老鼠一样,紧张兮兮的笑着打招呼道。

    “呦,我的好女儿。”我也笑着对她打了个招呼。

    随即,两人都将视线错开。父女两开始心怀鬼胎的互相算计对方,准备在接下来的时间内好好加深一下父女感情。

    当然,这种小插曲在面对接下来的难题的时候立刻就被跑到了九霄云外。时间久到让我都开始感到困惑的时候,索菲亚来到了我的面前。

    “主人,我们搞丢了那个宇宙。”索菲亚惭愧的对我说道。

    “什么?”因为这过于不可思议的话让我一瞬间没有反应过来。

    “我们根据数据库中记录的宇宙信息表征达到了目的地,然而我们却没有进入宇宙,因此可以肯定,我们搞丢了那个宇宙。”索菲亚自己也是一副无法释怀的样子说道。

    “会不会是上次吃了一发拆解光线而对天使之巢的数据库产生了什么影响的原因?”我皱着眉头提出疑问。

    “不,我们已经比对过正义之剑中央服务器记录的副本了。可以肯定,数据库里面记录的宇宙表征信息是正确的,而且卡列娜也将她们记录的信息表征发了过来,也是一样的。”索菲亚说道。

    “看来,是宇宙自己跑了呢。”当然,这句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甚至笑了出来。

    最先察觉出问题了的阿尔泰和艾立刻围了过来,其他人也跟着跑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艾好奇的问道。

    “嗯。”我双手抱胸的低吟了一下,之后露出了爽朗的笑容对着艾说道:“事实上,那个宇宙自己跑掉了。”

    “哈?爸爸你脑子坏掉了吗?宇宙怎么可能自己跑掉呢?”艾用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看着我。

    (说的也是呢,宇宙跑掉就代表着自身的信息表征随意的发生了改变,那宇宙内的物理法则也一定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正常的宇宙都不可能有这种现象的。)

    “事实上就是这样,我也没什么办法。”说着的同时,我将天使之巢、正义之剑的副本、卡列娜发过来的宇宙信息表征进行对比的数据给艾看。

    “这......”看着3个数据是相同的,艾惊讶的瞪大了双眼。

    “你有什么办法吗?”无视掉艾的惊讶让她去给一脸不明真相的其她人解释,我对着女神的阿尔泰问道。

    如果是神族的话,如果是采用不同技术的神族的话,应该有见过类似的现象或者采用不同的锁定宇宙手段能够进入吧。

    “如果是神族的话,发现过一次的宇宙是会留下神族的徽记的,即使是宇宙再怎么改变,也能找到。不过这个宇宙应该是没有神族去过吧。”阿尔泰想了想说道。

    “确实啊,如果神族发现的话,他们早就知道魔法是个什么东西了。”我认同的点了点头。

    “我们现在在什么位置?”阿尔泰问道。

    “你是想问关于虚空界限造成的漂流吧,很遗憾我们现在处于第12象限内部,所以是不可能的。”我遗憾着说道。

    “第12象限?那不是距离神族很近了吗?这样都没被神族发现吗?”阿尔泰惊讶的问道。

    “嗯,因为你的好妹妹阿尔法熟知神族探索虚空的方式,所以我们移动的时候每次都是提前探查神族并规避的方式。”我笑着说道。

    (当然,上次直接和阿尔泰过来时撞车不算。那一次阿尔泰她们因为着急赶路,根本就没有探查,反而是直接撞了上来,没有给天使之巢任何规避操作的空间和时间。)我在内心吐槽道。

    “诶,事到如今我也不会说我的妹妹怎么了,毕竟我也已经上了你这条黑船了。”阿尔泰听过之后漏出了一脸神经衰弱的表情。

    阿尔泰的言外之意就是,阿尔法当初坑神族当真是没手软啊。我能理解,神族战败阿尔法最少也背负一半以上的责任。以有心算无心暂且不说,身为高级神族又被称之为天才并且勤奋好学的阿尔法在背叛神族之后,可是教导了正义之剑相当多的关于神族的东西,因此正义之剑打神族的时候可谓是顺风顺水得心应手。反观神族那边,被正义之剑压着头打,而且每每想出的奇策都有着大量的正义之剑军团在蹲点,从而造成神族的大量损失。

    这就是族内高级份子叛变所带来的危害性,也正是预见到了叛徒的可怕性,我才会对使徒和正义之剑如此设计以防她们中出现叛徒的。

    “不把这件事告诉神族吗?”我看着阿尔泰问道。

    “你希望我告诉吗?”阿尔泰白着眼问道。

    “不,考虑到时候可能会被阿尔法追着骂上几年,我认为还是维持现状比较好。”稍一思考我就给出了答复。

    “那我就不说了。”阿尔泰点点头说道。

    (这姑娘是不是心也变得大了?这可是对神族来说至关重要的事情啊。)我诧异的看着阿尔泰。

    “别瞎想了,神族就算是知道,也因为体制庞大的问题无法轻易更改的,而且你也没有主动去招惹神族的打算,神族也不可能主动对你开战,所以以当前的情况下,我说不说都没啥效果。”阿尔泰反而是开导起我来。

    “嘛,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现在暂时还没有能够和神族开战的资本,当然,鱼死网破算例外。”我点点头释怀了。

    虽说我们是战争的胜利者神族是战败方,虽然正义之剑对神族可谓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的优势,但是奈何神族体量大啊。几十几百几千亿年的积累终究不是我们这种短期爆发所能媲美的,虽然初时神族完全被正义之剑打的北都找不到了。可是当对方舍弃了计策,采用稳扎稳打逐步推进的方式之后,正义之剑的战损反而是大幅度的增加了,甚至前线一度变成了绞肉机。

    还记得当时阿尔法甩了我一脸的鄙视表情,还有那“看吧,我果然说的没错,稳扎稳打胜过任何奇门遁甲、旁门左道。”的得以神情,我只能瑟瑟发抖的缩在天使之巢上不发表任何想法。

    当然,也要承受着阿尔法对s级拖慢了t级d级军团组成速度的怨念。不过这一点在战后好多了,大概是看到沙罗、双树两个军团取下的优秀战果之后才勉强认可了s级的作用吧。

    “总感觉,你的性格变了呢。”当我从回忆中回首的时候,阿尔泰正皱着眉盯着我。

    “我想,大概是因为可以放松了的关系吧。”我舒了口气往座椅深处靠了靠。

    “嘛,也对。”阿尔泰一脸表情复杂的点了点头说道。

    “那个,请问,我们回不去了吗?”伊莲娜在看到我和阿尔泰聊完之后才挤上来。

    她的表情充满了焦急,双手不由自主的攥紧在一起甚至都发白了。双眼紧紧的盯着我的同时,她的身体也轻微颤抖着,嘴唇已经因为牙齿的咬合而流出血来。

    大概,因为艾的解释让伊莲娜开始担心起终生都无法回到故乡了吧,这个熊孩子,解释就不会解释完么?

    隐隐约约中,视线的一角能看到艾捂着嘴偷笑的样子。

    “不,怎么会呢?”我站起来走到伊莲娜的身旁,并且从存储空间拿出了一块搓衣板。

    “请放心,回去的办法我还是有很多的,而且你在这样感情起伏过大的话可是对肚子里的孩子不好。”说着的同时,我将视线对准伊莲娜那微微凸起的肚子,经过了将近4个月,肚子上已经显露出怀孕的痕迹了。

    “那就好。”伊莲娜安心的同时,眼泪也从眼角内流了下来。

    “给,拿着,回去找艾,让她跪下好好解释给你听。”我将搓衣板递给伊莲娜,擦掉她的眼泪的同时,也吐露出了恶魔般的言辞。

    “?”尽管伊莲娜满脸疑惑,不过还是接过了搓衣板转身回去找艾了。

    在艾“哇”的惊呼中,我转身回到了座位上。

    没错,方法有很多,这并非是欺骗伊莲娜。有卡列娜在那个宇宙,我们无论如何都可以进去的。现在没有行动只不过是单纯对宇宙自己跑掉的现象感到好奇而已。

    “如何?”我看向索菲亚问道。

    “依旧没有任何迹象,卡列娜那边也再次扫描过了,宇宙表征信息没变。”索菲亚答道。

    “哦,再扫描一次,然后让卡丽娜那边进行虚空定锚信息放射。“

    原本虚空定锚就是标定自己位置的一种方式,当战舰在虚空航行的时候因为意外而无法移动而秩序场尚且完整的时候就会发布定锚信息放射,为了让自己的文明来拯救自己。只不过这种方式能够广播的范围有限,大概也就不到半个象限吧。基本上是属于那些初出茅庐踏入虚空没多久的文明使用的探索虚空的手段和应对方式之一。

    “是。”索菲亚去传令了。

    很快定锚信息就被扫描到了,而天使之巢和骑士团也开始向着那边靠了过去。

    边看着艾跪倒在搓衣板上抹泪的模样,我边得意的笑。

    “小样儿,敢坑爹,怕不是失了智。”虽然阿尔泰对我的样子表现出了十分无语的表情,但是我选择性的无视了。

    “主人,已经抵达了宇宙边界。”看着眼前的宇宙,索菲亚再度向我报告。

    “有意思,这可真是有意思。”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宇宙中有道光团,那道光团覆盖了魔法存在的3个星系,而卡列娜她们正身处其中而不自觉。而这个光团,在我们离开的时候还是没有的。

    (那么,也就可以断定那是魔法相关的东西了吧,否则的话卡列娜她们不可能没有认识到。)

    “扫描备份,然后上浮。”

    “遵命。”

    再一次,在宇宙的原住民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我们回来了。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