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6章 第二线
    在露西娅这边血虐龙族的时候,芙蕾开始行动了。难得有露西娅那边吸引视线,这边不搞些事情岂不是太过于失礼了?话虽如此,这份余裕也不过是建立在龙族确实无法威胁到露西娅的基础上,所以在一边战斗的时候,我才能够毫无顾虑的操纵芙蕾去搞事。

    操纵着芙蕾传送了明的母星上,这边的时间才刚刚黎明。考虑到时间,我认为私闯民宅是最快找到明的方法了。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啊,如果现在明和那群妹子正在度过一个火热的早晨,那我去打扰未免太不识趣了吧。”

    通过卡列娜和精灵族的执政官的报告,我知道现在明已经从家里搬了出去并且和那群妹子住到了一起。

    虽然就双方到底是谁先主动的我没什么兴趣知道,但是结果是他们主到了一个房子里面去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嗯,身为丘比特的我去收介绍费吧。)

    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找了个没人的角落一秒换装,向着学校的方向走去。

    身为未成年人理应享有受到教育、完成义务教育的权利和义务,以此为借口,大人们限制了明和随波接手处理魔法界留下来的问题。

    我是能够理解政客们的不愿意放手权利和利益,甚至想要在明他们成年之前提前把手伸向魔法界的想法。毕竟大人物们习惯了手握权力的感觉,尤其是在面对从未听说过的大蛋糕的时候,他们才不会如此轻易就放弃呢。当然政客们也不完全是出于利益的考虑就是了,他们也在担心魔法被滥用,被没有经验的孩子们掌控引领造成严重损害。

    (嘛,这对明他们来说也好。)我是这样认为的。

    毕竟明和穗波确实还是个高中生呢,虽然经历过了不少的战场,受到了不少的历练,但是也不能以此为借口剥夺他们享受幸福的校园生活的权利。如果说学生都渴望着能过上大人一般的独立生活的话,经历过相当事情的两人,不,应该是多人,应该能够理解到校园生活的可贵吧。

    随意的找无人问津的小路消耗着时间,等时间稍晚,第一节课开始的时候,我来到了校园内。

    (这座城市和学校还保持着我离开时的样子呢。)看着熟悉的景色我无奈了。

    遵循着记忆,我走向记忆中的教室。空旷的走廊上传来的是粉笔敲击黑板的刺耳声音,和老师标准化背书的声音。

    很快,就来到了过去就读的班级门前,在伸手打开教室门之前,我犹豫了。

    (嘛,就这样老实进去是不是有些不符合我的身份?)

    (要不要扛着几件武器浑身染血的踹开门?)

    就在我因为这些想法而烦恼的时候,安杰吐槽的声音还真是久违了啊。

    (嘛,既然安杰都这样说了,那就老老实实的进去吧。)

    “拜托了!”将门拉开的瞬间,我高声喊道。

    (开玩笑的,当然是要将搞事的想法坚持到底了。)

    原本还在认真学习和认真教课的老师同学们停下了自己的手吃惊的看着我,空间突然变得寂静无比。

    视线缓慢扫过整个教室,熟悉的面孔充斥了大半个空间,在确认到目标坐在教室的倒数第二排靠窗位置后,我立刻露出了大胆的笑容。

    目标在看到我的笑容之后浑身一抖,然后做出了激烈的反应。明推开桌椅立刻撞破玻璃,打算从教室内跳出去。

    “停下,跑什么,你以为能跑的出我的手掌心吗?”富有余裕的对明悠然说着的同时,我也走向了教室深处。

    “呀!!!!!!!!!!!!!!!!!!!!!!!!!”看到我进入教室,原本还处于惊讶状态下的同学们立刻发出了惊恐的尖叫。

    因为声音重叠,音量和穿透力被加强了不止一点两点。恐慌的情绪也在一瞬间就爆发了出来,并向着全校扩散开来。

    “住口!”在我行动之前,教室静用一只手捂住耳朵一只手拿着粉笔用力的摩擦黑板,因而发出了更加尖锐刺耳的声音。

    教室内的学生迫于声音的粗暴和尖锐全都痛苦的捂着耳朵闭上了嘴。

    “唔,谢谢。”将双手从耳朵上拿开,我对着静老师点头致谢。

    “事到如今你过来要干嘛?”静老师怒目半睁的看着我问道。

    “嘛,找那个白痴有点事而已。”我用下巴指了指明说道。

    “你还是老样子呢。”老师双手抱胸的退到了一边。

    “还好吧。”既然静老师已经放行了,我再度将目标对准明走了过去。

    受限于我的命令,明体内的纳米机械阻止了明的一切动作,因此明保持着撞碎玻璃打算逃离的动作僵在了原地。

    “你这家伙见到我就跑,是不是皮痒欠揍了?”来到明身旁之后我对着动弹不得的明问道。

    “不,只是身体下意识的就这样行动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明尴尬的说道。

    “哦,是吗?”感受到刺人的视线,我将目光看向明的后座。

    “真是意外呢,你居然会在这里,妮妮。”我看着勇者小队中与明的年龄相似的战斗法师说道。

    “学习这边的知识是为了更好的辅佐明。”妮妮稍稍压低了头对我说道。

    “嘛,心意很可贵。”对妮妮赞许过后我再度将视线投到明的脸上。

    “穗波呢?奥菲她们呢?玛丽她们呢?”

    “她们因为魔法师的事情现在正在别的城市和国家。”明立刻达到。

    “好吧,那就午休再说吧。”我点点头从存储空间中掏出了一套桌椅,安置在教室的后方。

    对于我的行动,静老师默认为我已经没有问题了,所以再度敲了敲黑板,把惊恐的同学们的注意力拉回来,强行重新开始了一度中断的课程。

    安杰在完成了对龙族的安置之后对我进行了工作汇报。

    相较于那群龙族,我更关心的是玉藻的情况。

    对于玉藻的表忠心我是毫不意外的,毕竟如果不是碍于玉藻的话,我早就把龙族们直接屠光了,相信玉藻对于这件事也是知道的。

    安杰的话让我不怎么开心,毕竟玉藻的那条毛发柔顺的尾巴可是相当漂亮的。

    而且从平常玉藻的态度可以看出,她还是相当对自己的尾巴自傲和珍惜的。虽然有着纳米机械的修复,理论上来说可以无限重生玉藻的尾巴。

    但是。

    我个人非常不喜欢这种把自己的身体部位作为礼物的行为。

    安杰感叹着说道。

    如果我不接受的话,玉藻一定会认为我对此感到不满,由此会逼着玉藻更加偏激。

    即使我去和玉藻解释,也只会增加她的好感度而已,到时候对我的包围圈就更加完备了。

    安杰的苦笑声传来。

    我的内心则是充满了苦涩。

    如果是过去的话,我一定会选择将玉藻连同龙族一起处理掉了吧。现在的困境正是出于我无法贯彻冷酷行事而已,也就证明着我已经开始变得软弱了。

    来自灵魂的虚弱让我无法贯彻自己的意志,意志的不坚定让我变得犹豫不决,犹豫不决造成了我当前的困局,我的困局让艾和安杰联手编制的牢笼更加完善,牢笼的完善让我更加无法挣脱。可谓是无限恶循环了。

    安杰问道。

    以玉藻的尾巴来说,制成一件成人的大衣是绰绰有余的,而且她的毛发毫无疑问都是属于皮草中的顶级。

    不过这就意味着必须要珍重处理,不能单纯的作为一件衣服或者消耗品去制作成大衣。首先需要考虑可能需要应对的各种状况和环境,其次需要考虑对魔法和物理和能量的防护能力,最后考虑的是使用寿命。

    苦涩的心情溢于言表。

    虽然就我本人来说一点都不开心就是了。

    就在我因为玉藻的尾巴而东想西想费尽心思的时候,时间悄然流逝,一转眼就到了课间休息时间。

    对于我感到恐惧的同学们在教室内保持着绝对的安静,并且全都老老实实的坐在了课桌上。而这种异常氛围也传到了教室外,让一些因为好奇而探头的外班学生也了解到了现在的情况。

    学校外面,在下课之后静老师就已经通知了校方,而校方立刻通知了当地政府,当地政府也将此作为最高事项发给了国家权力机关。因此,在5分钟之内,整个学校就已经得到了政府下达的通知,立刻封校。

    而学校的外面,政府已经开始组织人手进行戒严了。

    “那个,你能不能去其它的地方?”看着我双手抱胸的陷入沉思,表情也不甚明朗,明战战兢兢的问道。

    “怎么了?”我反问道。

    “同学们都快被你吓死了,顺便一说我已经吓得半死了。”

    遵循着明的提示,我抬头看过去。虽然同学们都保持着安静坐在课桌内,但是每个人都在恐惧着偷偷看向我,唯恐惹怒我。

    “放心吧,你们对我根本就构不成威胁,所以我也不会危害你们的。”我的话让同学们感到安心,因为这意味着我并不会主动加害于他们。

    “你刚刚在想什么?看你一脸严肃的样子。”明在安心之余对我问道。

    “在考虑怎么处理皮草。”

    “皮草?”明对于我的回答感到困惑。

    “嗯,你自己看吧。”说着我将玉藻的尾巴拿了出来并摆到桌子上。

    银白色毛发和长长的宽大尾巴即使是课桌也无法放下,尾巴的绝大部分毫无疑问的拖到了桌子下面。而尾巴最粗的部分也是根部部分,在红色的血肉之下能够看到白色的骨头。尾巴毫无疑问是从根部砍断的,而断面散发的血腥气息让没有经历过杀戮的人感到恶心和眩晕。

    “这是!”对于尾巴有印象的明立刻惊讶的站起来说道。

    “别乱想,这是玉藻主动砍断献给我的。”我头痛的说道。

    “呃,你准备怎么办?”无法理解我们之间复杂关系的明只能捡自己能问的问。

    “现在就在想办法处理这个尾巴啊,所以我才会表现的不怎么开心就是了。”我头痛的看着玉藻那漂亮的尾巴说道。

    “好吧,你继续。”深知自己在这方面毫无作用的明悻悻然的说道。

    “当然,我预感以后有的我头痛的。”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