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这才是最新的操作
    终于到了午间休息的时候了,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聚集到了一起小声的交谈着吃着食物。对于穗波出于班长责任而课下找我聊天以此来缓和同学们的恐惧的意图我感到感激,毕竟我也不是那种只要能把人吓死就一切都好的人。

    对于我来说,同学们的存在并不是我的目标,也因此虽然对他们造成了恐惧而心有不忍,但也没有严重到需要我去解释拉关系的程度。穗波很好的弥补了我不能去做的工作,以此来看,当初把穗波拉入伙还是非常赚的。

    在和静老师打过招呼之后,我们4人就从教室传送离开了。目的地是安媞莉西亚的房子,而同时传送的除了我们4人之外还有活动在外的其它相关人员。当然,阿斯特拉尔的诸位不算在内,他们毕竟没有签订卖身契。

    我们一同出席在安媞莉西亚的房子门口的时候,奥菲她们率先行礼了,对此我简短的回应了一下就把视线停留在了铁门前的白色身影上。

    “阿斯特拉尔怎么来了?”看着这名幼小的龙所化身的白色少女,我无奈的问道。

    “看来你也被这孩子给喜爱上了呢。”穗波头痛的说道。

    “别,我和你们的星灵可是敌对状态,阿尔特拉尔这种属于星灵的下属,身体的一部分。和我亲近可不是个好的选项。”我也感到很头痛,阿斯特拉尔这行为,简直就是战时的二五仔啊。

    “嘛,自从星球护盾撑起来之后这颗星球就已经孤立无援了,我想星灵也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反抗吧。”穗波的心比我还大,在我还在考虑星灵会不会对阿尔特拉尔造成什么损害的时候穗波就率先做出了判断。

    与此同时,阿斯特拉尔也跑到了穗波的身前,拉住穗波的手悄悄的看着我。

    “乖,和姐姐走,姐姐给你买糖吃。”我摆出充满了亲和力的笑脸说道。

    “别这样,你这样会让我怀疑自己加入了拐卖儿童组织的。”面对着我的无良劝诱,穗波扶额说道。

    “有什么区别吗?反正我如果有需要,你连坑蒙拐骗偷都要去做。”对于穗波的纠结我是无所谓的。

    “诶,咱能别在阿斯特拉尔的面前讨论这个吗?我认为这对阿斯特拉尔的成长不怎么好。”年纪轻轻的穗波在阿斯特拉尔的面前摆出了一副妈妈的样子。

    嗯,我很喜欢,因为家里养了3个闺女以及阿狸和妮可的原因,对于此时此刻的穗波我产生出了特别的亲近感。

    “好吧,既然你这么要求的话。”

    在我和穗波聊天的时候,阿斯特拉尔就已经悄悄的牵上了我的手。

    “看吧,阿斯特拉尔果然是好孩子。”我立刻开心的对穗波说道。

    “诶,你也就只剩下那副皮囊是好的了。”穗波头痛的说道。

    “乖,这不到一年的时间恢复的怎么样了?当初我就和你说过不会死的吧。”无视掉穗波的抱怨,我看向阿斯特拉尔问道。

    “还好。”阿斯特拉尔小声的站到我的身旁说道。

    “诶,这孩子就是太闷骚了,穗波你要特别注意一下别让阿斯特拉尔变得胆小内向。”因为阿斯特拉尔并没有像别的孩子那样充满活力,反而是一直都是畏畏缩缩的,所以我才会如此担心。

    “关我啥事啊,阿斯特拉尔本就是龙脉好么,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影响的了。”穗波露出了不满的神情说道。

    “也就是说,这个b市全体都是闷骚喽。”我的话立刻就让穗波的脸垮了下来。

    “算了,我们还是赶紧进去吧,安媞快等不及了。”穗波适时的转移了话题。

    “哦,是哦。”看着穗波仓皇的背影,我笑着说道。

    达芙涅依旧维持着雪之国出现的妖精形象,黑色的西服配上白色的肤色、发色、瞳色,莫名的帅气。

    “小姐已经久候多时了。”达芙涅行了一个标准的管家礼说道。

    “哦,最近恢复的如何?”无视掉率先走去见安媞的穗波,我看着达芙涅问道。

    “小姐现在已经恢复到了能够正常对话的程度了。”达芙涅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说的是你啊,据说当初你可是受了相当程度的魔力污染。”我重新说道。

    “谢谢您的关心,我已经恢复了差不多了。”达芙涅笑着说道。

    “可是,失去了灵性的加护,是吧。”

    “是的。”达芙涅毫无阴霾的说道。

    “不要紧吗?这样在魔法的世界很难混吧。”我关心的问道。

    “还好,虽然魔法方面已经大幅的衰退了,但是这份经历却让我成长了不少。”

    “诶~真是坚强乐观呢。”对于达芙涅的坚强我开始感到敬佩了。

    事实上很少有女性能做到像达芙涅那般坚强,虽然穗波和安媞也经历过不少,也牺牲了不少,也可以称之为坚强的女性,不过其更本质的应该是富有决断力才对。但是像达芙涅这般,将坚强贯彻到了全部人生之中的女性,可谓是非常非常的少见的。

    “不,我只不过是决定了要一生都侍奉在小姐的身旁而已。无论小姐去哪里,我都会陪在身旁的。”达芙涅静静的说出了自己的决心。

    “哦,那你方便停一下吗?我有点事情想拜托你。”

    “是什么?”达芙涅很自然的就停下了脚步。

    我用眼神示意明他们先行离开之后,拉着达芙涅到了一个没人的房间内。

    “可以给我看一看你被魔力污染之后的身体吗?当然,内衣不用脱。”

    “有什么意义吗?”达芙涅虽然反问着,但还是毫不犹豫的脱去了外套并开始宽松自己的衬衫和西裤。

    “没,只是对你的身体受到魔力污染的影响程度感兴趣而已。橘弓鹤你也应该知道吧,那个家伙被魔力污染之后身体的一半都已经腐烂了。所以我对你的身体状况如何非常感兴趣。”

    达芙涅很快就脱完了自己的衣服,展现在我面前的是雪白无限的肌肤以及与雪白肌肤相对抗的黑色干瘪的身躯。在明媚的阳光映衬下,莫名的让人感到心痛。

    然而达芙涅却从没有对自己的身体产生悔恨之类的感情,非常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下来。从中可以看出她对于安媞的忠诚与爱,更能够看出她的坚强。

    “真的是很棒呢。”将手贴到那干瘪粗糙的黑色部分上,我发出了内心的感叹。

    “能够被您所称赞是我的荣幸,请问我可以穿回衣服了吗?”达芙涅因为贴在肌肤上的温度而有些害羞的问道。

    “当然,不过在那之前。”留恋着从达芙涅的身体上收回手的同时,银色的短刀从手中具现化了出来。

    “先被捅一次如何?”

    感受到刀锋划过空气的锐利,达芙涅几乎是在瞬间就扭动身体打算躲过攻击,然而,她的努力在我眼中也太慢了。短刀毫无疑问的没入了达芙涅的腹部,带着惊讶与痛苦,在黑色的鲜血从伤口留出的同时,达芙涅捂着伤口倒了下去。

    “嘛,一会儿见了。”留下达芙涅不管,我轻轻的带上了房门,向着安媞莉西亚所在的方向走去。

    银色的短刀从达芙涅的腹部脱落,不,脱落的只是护手。而刀刃部分则是完整的嵌入了达芙涅的腹部。因为贯通伤和血液的大量流失,达芙涅挣扎着、抽搐着,即使如此也要向着房间外爬去。

    (因为,小姐她,妹妹她可能会受到伤害,而其它人都无法阻止那个人。)达芙涅纵使因为体力伴随着血液而大量丢失,也未曾想过要放弃。

    为了贯彻自己的意志,身体化身成了机械,纵使缓慢,但也依旧一点一点的逐渐向着门的方向爬去。

    然而,刀刃是不会给她机会的。银色的刀刃开始分解,身体开始被侵蚀,鲜血从口中喷出,甚至连达芙涅腐烂掉的身体部分,也从身体上脱落下来。腐肉和内脏,在污血的衬托下,就连肌肉也一同脱落了。

    但是,银沙,纳米机械却没有放过这样的达芙涅,不断的侵蚀着她,以她为饲料,大量的繁殖着自身。

    “小姐......”达芙涅发出了失去意识前最后的低吟。

    当我和安媞莉西亚还有穗波愉快的进行着茶会的时候,房门被突然推开了。

    “小姐。”达芙涅紧张的叫喊着闯了进来。

    “达芙涅在客人面前怎能如此失礼,而且你这身装扮是怎么回事?”在看到闯入进来的达芙涅之后,安媞立刻皱眉问道。

    安媞的恢复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在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穿着睡衣和穗波、明他们优先的聊着。

    至于阿斯莫德嘛,因为有了安媞的**做素材,也获得了实体化。只不过阿斯莫德比安媞惨多了,至今都没有恢复意识,只能像个人偶一样呆呆的坐在房间的一角。

    “小姐,我,这,实在是失礼了。”在看到敬爱的小姐没事之后,达芙涅明显陷入了慌乱状态。

    不过达芙涅也确实如安媞所说的那样,处于极端失礼的状态。也许是因为过于担心小姐吧,达芙涅醒过来之后没有来得及穿衣服就闯了过来。如果她的身体上不是被银色的纳米机械给包裹着,恐怕她已经让在场的唯二位男士给看光了。

    “我的管家实在是失礼了,请见谅。”在达芙涅惊慌退场之后,安媞才对我们道歉。

    “不过,达芙涅能这么惊慌,相比您也做了不少事吧。”

    “哪里哪里,只不过是吓吓她而已。”对于安媞的职责,我掏掏耳朵说道。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