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 订婚祝礼
    下午的课程对于学生来说是最难熬的,因为在吃过午饭之后再被暖暖的太阳晒着,非常的容易犯困。再加上教师们在黑板上不断的写着催人入眠的魔咒,学生们的精神因为备受煎熬而更加重了困顿程度。

    在全班一半以上的人因为困顿而小憩的时候,也有少数的勇者在认真奋斗在鼠标与笔记的海洋之中。明算一个,穗波作为班长也是名非常认真的女生也算一个,然后就是坐在明身后的妮妮,以及新近转学进来的和静老师非常亲密的凛。

    45分钟的时间宛如一生一世一般,在熬过了让人精疲力竭的45分钟之后同学们终于可以放松了。在三三两两的伸懒腰放松身体亦或提振精神的时候,我对着斜前方的明说道:“恭喜订婚,这是贺礼。”

    “啊,谢谢。”明下意识的将头对向声援。

    于是他看到了,芙蕾正捏着嗓子笑嘻嘻对他说话的脸。于是,下一瞬间,整个教室内的温度一瞬间就被抽走了,伴随着温度失去的还有声音和活力。能够感觉到,整个教室内的气氛一瞬间就跌破了冰点,此时此刻教室已经变得比冰室还冷了。

    卡啦。

    伴随着椅子滑动的声音,凛从课桌前站了起来。因为凛的动作,教室内再度恢复了名为声音和活力的概念。

    “爸爸您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吗?”凛抱着课本静静的走到我的身旁问道。

    “没有啊,只是听说明订婚了,所以才过来献上贺礼的。”回答的同时我将桌子上的礼盒提给凛看。

    “哦。”凛的视线在我和礼盒上来回游移了三遍之后说道。

    “凛最近学习的如何了?”我问道。

    “还好,静老师教给我了很多。”凛点点头说道。

    “抱歉啊,把你一个人扔在这边,艾和伊莱莎因为卡帕拉村和铁血基地建设的事情现在忙得不可开交,而我也没怎么陪你。”

    “没关系的,爸爸。”凛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你的时间也不多了,趁现在好好珍惜这段悠闲的时间吧。”我说道。

    “出什么事了吗?”凛问道。

    “没,只是为你定制的礼品再过不久就要准备好了。与之带来的还有一些需要你承担的责任。”

    “谢谢爸爸。”凛并没有感到吃惊,也没有感到抗拒,只是安静的点点头笑着说道。

    “别在意别在意,你去准备下一节课吧,我也和明说说话。”

    “哦。”于是,凛离开了。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把贺礼接过去?”我把礼盒往他那边递了递问道。

    “呃,谢谢。”明僵硬着手下了贺礼。

    “是什么?”坐在明身后的妮妮将一只手穿过明的腋下,伸向礼盒问道。

    “精力剂,高浓缩型,而且还是我特制的,保证你们的婚后生活质量。”我笑着答道。

    “......”妮妮红着脸默默的把手抽了回去。

    “来来来,别客气。”我笑着对明说道。

    “谢谢,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明尴尬着说的同时将礼盒再度退还给我。

    “真的吗?”我怀疑的看向明。

    “是的。”明自满的说道。

    “要知道,人体随着年龄的增长,其身体代谢能力和机能也会变得越加低下。没有解锁无尽生命的你,到底打算如何抵抗自然衰老呢?再加上你身边有复数的女性吧,对身体的消耗可不会少哦。”我将礼盒放在桌子上无所谓的款款而谈。

    “当然,如果你认为自己s级的实力还是可以抗到40岁以后的话,那我也无所谓的。只是,你有考虑过对身体的过度消耗以及你所占有的复数美丽女性对于其他雄性尤其是人渣的诱惑力吗?你可曾考虑过你们的子嗣在你年老之后对于恶意侵害的抵抗吗?”我笑着问道。

    “正如没有任何法律能够给予你们保障一般,你们往后的几十年以及你们的子嗣的安危和幸福只能依靠自己去保障。当然,考虑到你掌握了魔法协会这一现象,在金钱和权力上依旧是有一定的保障的。但是,面对着处处阴暗的人心的谋划,你又能做到哪种程度呢?”

    “但是,仅仅是这样的话,精力剂也没什么用吧。”明皱眉的反问道。

    “当然。”我开心的笑了出来。

    “不过,这却代表着你接受了别人的好意。既然接受了好意就要偿还,就要与人友善相处。要知道,在人事关系中稍稍处于弱势也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手段。那么,借助友情的网络来确保的周边环境将成为一种切实的维护日后生活的手段。”我笑了。

    “你的意思是,积极构筑与他人的关系和环境来换取对未来的保障吗?”明露出了理解的表情问道。

    “这种事,奥菲正在做。”取而代之脸红的,妮妮立刻露出一脸无聊的表情说道。

    “当然,政治系的奥菲怎么可能没有注意到。以此来看,你们的分工蛮不错的嘛。”对于妮妮说的话,我称赞道。

    “不过啊,既然决定要联系周边维系感情来换取未来的安定了,那么为什么不来联系我呢,要知道我可是你们的最大对手和最大威胁哦。”

    毫无疑问的,如果一般人的阴暗只是给未来的他们带来困苦的话。那么我的恶意,将会对他们造成无法挽回和抵抗的伤害。

    因此,我才。

    “主动伸出了友情的援手吗?”明将心中的猜测不确定的说了出来。

    “是的。”我点头承认道。

    “那就不客气了。”在明之前,妮妮抢先把放在课桌上的礼盒抢了回去。

    (是的,礼物的内容不重要,重要的是伸出的手所代表的含义。)看着妮妮将礼盒抱在怀中的样子,我笑了。

    从一开始明他们就没有选择权,虽然可以选择拒绝我伸出的手去免于被我奴役剥削的内心感受。但是那终究不过是自己个人的耍帅行为而已,作为结果来说只要我开口,即使是死他们也必须去接受我的命令。所以,此时坦率的接受我伸出的手,对于对方反而更加有利。

    “谢谢。”虽然从个人内心上来说明不太想要接受我的好意就是了。

    “不客气不客气,顺便恭喜。”我将身体坐正,准备接下来的课程。

    正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很快教室的门就被打开了,然后进入教室的,也理所当然的是静老师。

    “诶。”静老师站立在讲台上,对着台下的我率先发出了叹息。

    在静老师叹息过后,上课铃也同时响起了。这代表着,课间休息的结束,下一节课的开始。可是,静老师却只站立在讲台上没有任何的讲授。

    “老师,差不多该上课了吧。”穗波出于一个班长的职责,向着老师问道。

    “抱歉,虽然我也想,不过我实在是不知道该讲什么好啊。尤其是当着那货的面。”静老师少见的,用下巴指着我表达出了消极的感情。

    “呃。”穗波一脸尴尬的扭头看了看我说道。

    “抱歉,稍稍再待一会儿我就走。”对着扰乱课堂的行为我只能抱歉了。

    “再待一会儿?你有这么闲吗?”静老师问道。

    “不,大概是要再过几分钟吧,在那之前就麻烦你们先复习了。”我看了看待在芙蕾手腕内侧的手表说道。

    “那好吧,接下来就自由复习吧。”静老师坐到讲台旁的椅子上等待着我所说的时间的到来。

    “介意吗?”在静老师宣布自由复习没几分钟之后,穗波就和我右侧的同学换座位了。

    这对于坐在我右侧因而感受到巨大压力的同学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逃离压力的机会。因此,他机会是以逃命般的速度和我换了座位。

    “你突然出现吓了大家一跳。”穗波在就坐之后立刻开口对我说道。

    “是吗?抱歉呢,不过更令我意外的是你居然会主动过来坐到我身旁呢。”我保持着直视前方的动作说道。

    “嘛,毕竟我也是个打工仔呢,不和boss打招呼不行吧?”穗波一脸为难的说着失礼的话。

    “是呢,虽然这么说,不过你说的话可真够失礼的。”我有些头痛的说道。

    “会吗?不过,你不会在意的吧。”穗波笑着说道。

    “虽然我不会在意就是了。不过,你给我坐好了,我要给你上一课。”对于穗波,我严肃的说道。

    “哦,好。”也许是感受到了我的认真态度,穗波立刻就乖乖的坐好了。

    “听好了,穗波。”以此为契机,我面向穗波坐好。

    “所谓的人呢,在说话的时候不考虑出口的话语的影响是不行的。”我严肃的说道。

    “人人常说共患难容易,同享福难。所谓的人都是自私的生物,在困苦的时候接受对方伸来的援手会非常容易。但是在富足的时候向人分享自己的财富却是非常困难的,越是感受过苦难的人越是会变得如此自私,正因为他们深刻理解着贫穷的可怕。他们一边享受着富足与权力的优越感,一边拼命的将全部的权利和财富都集中到手中。”

    “哦,这和谈话有什么关系吗?”穗波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问道。

    “正是如此自私的权力者和富足者们,越是需要满足他们的优越心理,所以如果你不对他们投以尊重的话,那就代表着否定了他们的人生和奋斗。因此,感到不悦的他们会对你记恨在心中,并且事后在相处中会偷偷的暗算你。所以,对于和其他人的话,你要认真考虑到影响。正所谓是祸出于口。“我认真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穗波点点头说道。

    “当然,会出现这种现象的最根本原因还在于,人的内心尚不足以强大,强大到认清并接受自己的不足,强大到接受将自己的软弱曝光给其它人。虽然不想承认,越是出身富足教养完善的人的内心也越是强大。而那些出身贫困的人,虽然通过奋斗获得了成功,但是却只是证明他有着吃苦耐劳的特性,而不是拥有着强大的心灵。所以对于人的认知识是非常重要的。”

    “哈?为什么突然说这些?”穗波对于我突然的话题转向感到困惑。

    “是呢,为什么呢?”说着的同时我站起身,并用明亮的声音说道。

    “我知道你们有些人非常的憎恨我,你们的亲人在那场灾难中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死掉了。”对着自从我的到来就陷入沉默的全班同学,我说道。

    “因此,关于人性的丑恶与憎恶一直悄悄的盘在你们内心的一角。虽然用回到了文明社会的名义将这份不安压制与阴暗下去了,但是在面对我的时候,你们内心中的恐惧再度被唤醒了。加之之前因为我所创造的灾害连锁引发的亲人的死亡的憎恨,你们在无法报仇和发泄不满的时候所选择的就是保持沉默,并且酝酿内心的憎恨。”我傲然说道。

    “然而,我拥有着将死人复活的技术。在无法为亲人报仇的同时,你们将希望寄托在了以后努力表现自己,并在我这里换取亲人复活的机会。”对着他们内心可能存在的希望。

    “然而,这样的期望却也被无情的推翻了。过去你们在对新来的执政官窗口询问的最多的案件,得到的回复就是如此了。”我毫不留情的否定了。

    “嘛,现在你们想一想吧。为什么我毫不留情的拒绝了你们的申请呢?当然,可以尽情的抒发你们的内心,我是不会因此而伤害你们的。”我傲然的对着全班说道。

    “......”沉默持续了5分钟,全班同学都维持着面向课桌的动作,没有任何人给予回应。

    “嘛,你们就这么沉默到死好了。”看着全班同学都保持着沉默的样子,我冷淡的说道。

    “啪!”

    就在我打算无聊的坐下的时候,静老师拍了一下手掌。

    “就不要为难同学们了,你明明知道我们和你不同,我们还没有发展成熟。”静老师说道。

    “确实是呢。”我冷淡的说道。

    “包括将内心的不成熟归咎到其它的原因上,这难道不是教育者的失误吗?”我质问道。

    “你这样的思考方式太过于强大了,强大到了根本就无法形成社会的程度。如果人人都像你这样思考,社会的存在意义也就消失了,教育者的存在也不需要了吧。”静老师干脆的认可道。

    “然而,关于人到底是社会属性的生物,还是单独生存的生物,这一点并无干脆的定论。如果说离开社会人就活不下去的话,也有的人困守孤岛几十年而存活了下来。”

    “如果说人是孤独的生物,那么社会的存在明显让人活的更加安稳和富强。比如最基本的资本运作,我们可以集中社会的财富去发展需要的技术。所以,我认为这点并不能单一而论。”静老师解释道。

    “好吧,既然如此的话。”我点点头勉强认可了静老师的主张。

    这时,静老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在我做了个有请的动作之后,静老师就出去了。

    “那么我就解释解释为什么拒绝你们的咨询吧。”对着全班,我说道。

    “因为你的人性太弱了啊。如果你们的亲人被复活的话,那么死于灾难的贫困期受到他人侵害的记忆以及造成的心理影响,你们又如何对待呢?你们的法律又如何死后复活的人的呢?如果你们的家人是为了守护家人而去侵害别人而被反杀的话,复活你们的家人别人又如何想呢?在极端条件下的人心恶魔一旦被释放出来,就无法再被轻易的收回去了。也就是说,你们不仅仅是受害者而已,同时也是未来的加害者。”

    “如若将你们所有死去的人都复活,整个社会必然会陷入动荡和崩溃,乃至为了未来的安定发展留下巨大的隐患。”

    “那么于此相比,与其让你们感到迷茫,与其让你们无法认清未来,不如让你们产生一个憎恨的目标。那就是我,你们尽管来恨我好了。如果对我的仇恨能够宣泄你们的仇恨,能够让你们放弃种族内的彼此斗争,能够让你们再度迈步前进。那么就尽管来恨我好了。”在我说完的同时。

    “抱歉,受到了通知,现在需要开一下电视。”无视于全班同学扭头看我的惊愕,静老师忧心忡忡的进入教室打开电视说道。

    “你们...怎么了?”将电视调到对应频道之后,静老师才发现班内的异样。

    “没什么,不要在意。”我指示着静老师说道。

    此时,电视频道上出现了露西娅的身影。在下方字幕的地方,露西娅的正下方写着“紧急通知”的字样。

    “恭贺,订婚。在此我以瑞蒂姆的名义宣布,今后你们的婚姻将受到瑞蒂姆的保护。”露西娅少见的,身穿银色的毛皮大衣,打扮精美的祝贺道。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器!!

    还在找”魔法世界见闻录”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5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