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8章 重建开始之日
    当魔族们和瓦古城土著们分割两地的休憩之时,莉莉、穗波、安媞、浦希和原瓦古城市长彻夜举行了会议。讨论关于今后瓦古城的建设所应注意的事项,以及双方的职责划分。其中关于魔族、兽人之间的相处问题,双方做出了共同的协定。

    第二天,当双方都顶着黑眼圈开始布置任务的时候,穗波将同学们也带了过来。这就是他们共同商讨之后所达成的共识。

    现如今魔族和兽人们的关系无疑是非常僵硬的,所以他们需要一个润滑剂。然而兽人和魔族的接触实在是非常的短,双方之间并没有任何的共同语言,再加上彼此双方在第一面上建立的印象都不怎么友好。所以只能将润滑剂的任务交给第三方来解决。也就是说人族。

    至此最符合条件的就是穗波的同学们了。首先,他们都是参加的由穗波组织的,静老师做监护的,国家和学校不敢不同意的,对异世界旅游加课外教学的活动,因此他们有着大量的时间。其次,他们是没有任何丝毫的对兽人和魔族有恶意并且排外的人族,纵使会产生恶意或者敌对心态,那也是在详细接触过之后了。现如今的他们毫无疑问的是对魔族和兽人族兴趣大于种族道德绑架的,所以可以认为是危害性非常的低的。最后,他们想要复仇,但是却对对手没有任何的认知和了解。虽然共同的恐惧感和仇恨感会拉进他们与兽人之间的距离,但是天真的他们很可能会误以为自己有反杀的力量去盲目自杀,所以要教给他们,生存的残酷性。

    最终,有着静老师的监护的同学们鱼贯而入了化为废墟的瓦古城。对于瓦古城,他们的第一印象可谓是非常的不友好并且还很嫌弃。原本对于异世界的兴奋和兴趣,在见到卡帕拉村那宛如通话一般的村庄以及可谓是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魔族生物时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现如今见到的却是堪称战场废墟的瓦古城,以及一群群蓬头垢面的兽人们。将卡帕拉村那干净美丽的宛如最高级旅游景点一样的地方,与勾起他们噩梦回忆的瓦古城相比,他们会感到厌恶和反感也是很自然的。

    然而,他们马上就被告知了,不干活就会死。纵使有着再多的不满,在看到莉莉这位曾经的同学拔出腰间的剑之后,也乖乖的闭上了嘴。最起码,莉莉身上散发的杀气是真的,是货真价实的。所以他们不得不闭上嘴乖乖的接受这份现实。

    不过,事情也并非像他们所想的那般残酷。一开始的威慑就是为了让他们老实一些而已,并不打算真的加害他们。只不过,人是一种会根据周围的气氛而行动思考的生物,有必要让他们迅速的认清现状,并且不做过多无用的胡思乱想。

    很快,学生们就像苦力一样的跟随着兽人们和魔族们去清理废墟了。穗波则是和安媞一同离开了瓦古城前往城外,利用穗波的魔法对于被毁坏的植被进行最大限度的修复。不得不说橡树贤者不愧为森林的主人,穗波的魔法轻而易举的就恢复了绝大部分的植被环境。

    “呦,你们在忙啊。”

    听到打招呼的瞬间,穗波和安媞的身体开始了抽出。几乎是下意识的,两人拔腿就想跑开。

    “别怕,现在露西娅很安定。”露西娅用苦笑着的语气对两人说道。

    听到露西娅的话,两人才战战兢兢的回头看过去。出现在眼前的露西娅除了浑身冒着寒气之外与往常并没有多少区别。就连瞳孔的颜色,也不再是令她们畏惧的红色。现如今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是金色的。

    “等等,金色!!?”两人再度紧张起来。

    因为她们并没有听说过露西娅的眼瞳变为金色是什么状态,所以对于此时的露西娅,她们不得不警惕。

    “啊,这个吗?稍微,恢复了点神性的关系。”露西娅用食指挠了挠脸颊苦笑着说道。

    “神性?”对于露西娅的话,穗波皱着眉问道。

    “嗯,还记得阿尔泰吗?”露西娅问道。

    “啊,阿尔泰的也是金色瞳孔呢。”联想到曾经见过几面的真的神,两名少女发出了醒悟的惊呼。

    “原本露西娅就是因为阿尔泰的妹妹而诅咒的关系,长相酷似神体。现如今在我的意识和露西娅的冲动都无法取得对身体的控制权之下,在我们双方的互相消耗之下,取得上风的反而是神之诅咒。”露西娅苦笑着说道。

    “因为阿尔法并没有下达其它的什么命令,所以这份神之诅咒只是把露西娅的身体变得更加像主体的阿尔法了而已。”

    “也就是说,恢复神性吗?”安媞问道。

    “对,就是这样。”露西娅苦笑着点了点头。

    “那,露西娅不会再冲动之下就把我们给撕碎了吧。”穗波紧张的问道。

    “不会了,对于之前发生的虐杀行为,我感到抱歉。”露西娅愧疚的说道。

    “抱歉啊,把你们牵扯进来。”

    “真的是,我们可是死了啊,而且还是被惨无人道的虐待杀死的。到现在我都因此而睡不着呢。”安媞一脸委屈的说道。

    “每当想睡的时候都会因为眼前出现的被虐杀的幻视而惊醒,这样下去我们八成会精疲力尽而死吧。”穗波无奈的抱怨道。

    “没有用魔女术调制一些魔药吗?我记得成份上应该是有缬草......夏白菊......芸香,啊,还有勿忘我。”露西娅温柔的笑着说道。

    “不要总是记着我失败的事情啊。”穗波恼羞成怒的说道。

    原本缬草、夏白菊、芸香每一种药草都是用来消除疲劳的,穗波曾经在末日之后为了恢复魔法界的秩序而熬夜工作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她想要做一种能忘记疲劳的药。不过却失败了,反而甚至因此而把很多东西都忘得一干二净。

    也因此对魔女术不怎么了解的明惊慌失措的把独裁者给叫了过去,误以为是被人给暗算洗脑了。

    等到药效过去之后,穗波一阵沉默。要是地上有个洞,真想钻进去的那种羞耻性沉默。魔女的药本来副作用就很多,特别是与勿忘我有关的,连自己是谁都忘了的这种故事,有如威尔士的树木一样,数不胜数。但是以身为橡树贤者的穗波来说,调药失败是非常丢人的。

    “再说了,这里也没有那些药草,我手边也没有存货了。现在才种,等到能用的时候要花上好几个月呢。”穗波宛如找借口一般的开口抱怨道。

    “再加上这边也没有你们的魔道具供货商人对吧。”然而露西娅看穿了穗波的尴尬,温柔的说道。

    “对啊,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是说啊,很麻烦的。”穗波立刻接口说道。

    对于这样的穗波,露西娅只是温柔的笑着守护着。穗波原本就是一名非常认真努力的学生。比起天才这种评价,努力家的评价更加符合她。在不为人知的时候,勉强着自己努力着。也因此她经常需要魔药去帮助自己对抗疲劳,对于魔药的消耗也不言自明了。说到底关于魔药,有点类似于靠着毒品去帮助自己提振精神一般的效果,只不过魔药的瘾性是没有的。

    安媞是明白的,曾经抱着求生的念头而学习魔法的少女,现在已经有了她新的目标。出现了越来越多对她来说重要的人和物,比如阿斯特拉尔的大家。想要守护这些重要的东西,所以不自觉地越来越勉强自己。经常连着好几天熬夜,还配药来勉强自己。

    “之后我会借给你们一颗星球和一些工程机械去种植药草的,以后就不会出现库存清光的现象了。”露西娅笑着说道。

    “哦呀,这么温柔,我有些不习惯呢。”穗波说道。

    “这算是补偿吗?”安媞敏感的问道。

    “是呢,算是补偿的一种吧。还有关于你们去其它宇宙的事情,我也会安排的。再说一次,抱歉把你们牵扯进来。”露西娅弯腰道歉道。

    “诶,反正也是为你卖命的身份,我们也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啦。”穗波有些脸红的说道。

    看着这样的穗波,露西娅再度温柔的笑了起来。

    “对了,这一天你去哪里了,总感觉你身上散发着寒气呢。”为了掩饰自己的羞涩,穗波问道。

    “嗯,去了一颗充斥着冰冻甲烷的星球上待了十几个小时。”露西娅随口就说出了让人无法无视的话语。

    对于露西娅的规格之外,两名少女只能苦笑出来。再一次认知到,这位能够手撕魔神,虐杀橡树贤者的露西娅的**,真的不是人类所能对抗的。

    “对了,有件事我想拜托给安媞,穗波你先把收头的工作给停下吧。”露西娅以一副刚刚想起来的聊家常的语气说道。

    “是什么?”安媞立刻回问道。

    “我想把这片瓦古娜利亚领一半以上的地面给烧成玻璃,拜托你召唤浩瑞士。”露西娅说道。

    “喂喂喂,突然就这么大的工程量啊。”安媞傻眼的说道。

    “为什么你不亲自动手?以露西娅的能力来说,是可以做到的吧。”穗波好奇的问道。

    “确实,如果利用小医生相同的原理来做的话,那是没有问题的。”露西娅点点头承认道。

    “然而,现在的露西娅有些不太妙,我有些担心再度解放力量的话是否会让露西娅的冲动也被解放,因此而控制不好力度的把整个星球的地表给烧成玻璃。”露西娅有些无奈的苦笑道。

    “......真拿你没办法呢,好吧。”安媞叹了口气说道。

    “那就拜托穗波去叫莉莉组织人员撤离了,咱们早点解决早点休息吧。”

    “哦,那就交给你了,我先过去了。”穗波点点头便接过安媞手上的扫把,骑上扫把飞了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