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1章 授课
    “诶呀,露西娅女士,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啊,莉莉小姐她们的货物我都置办好了。”原本还因为瓦古娜利亚领那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心焦的游走在沟壑外的营地大门口的西尔普斯,在见到我之后立刻迎了上来。

    不过,在他看到我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之后,立刻再度绷紧了神经。

    “从对方率先对我打招呼到对方看到你们之后的态度变化来看,对方的精神上因为其他事情而严重焦虑着,而那份焦虑又和我有关,所以他才无法率先注意到比我更明显的你们这一群人。”走到西尔普斯面前的同时,我对着身后的学生们说道。

    “露西娅女士,这是?”西尔普斯不解的问道。

    “没什么,不用在意,东西留下就行,不需要验货,你可以走了。”我淡淡的对西尔普斯答道。

    “哪里哪里,货是一定要验的,不能让露西娅女士吃亏。”听到我的话之后,西尔普斯大惊失色道。

    “哦?意思就是说你的货物中掺假了吗?”我用质疑的语气问道。

    “瞧我这张嘴,是我口误了。”听到我的质疑之后西尔普斯立刻惊醒了过来,陪着笑脸说道。

    “给露西娅女士的亲近所准备的货物,当然也是质量最好的了。只不过,我是怕有些手下会出现怠慢,所以烦请露西娅女士您的人手去验货确认了。这样彼此之间长久交易所建立起来的信任就不会被破坏,我们也能保持长期合作了。”西尔普斯立刻油嘴滑舌的说道。

    “不必了,我们这里以后都不需要物资补充了。虽然很遗憾,但是恐怕和西尔普斯您的合作就到此为止了。”我一点都没有抱歉的意思说道。

    “不不不,露西娅小姐您总会遇到需要各种物资的状况的。鄙人西尔普斯可以为您张罗各种物资,并且保证绝对的安全高效、物美价廉。”西尔普斯立刻数道。

    “那么,对于西尔普斯的行为,你们是怎么看的?”然而我并没有搭理西尔普斯,反而是对着身后的学生们问道。

    “......”在西尔普斯的呆愣中,学生们互相沉默的左右看了看。

    “浦希你怎么看?”看到学生们没有主意之后我对着浦希问道。

    “......考虑到瓦古娜利亚领的前途,可能商人殿下认为和露西娅女士保持长久的友好贸易能够带来更大的利润?所以才会如此的不计小失的也要保证贸易往来。”浦希毕竟是兽人国中的大家族出身,所以做了猜测。

    “露西娅女士这是?”不明所以的西尔普斯再度问道。

    “嘛,也是呢,光是这么站着也不怎么样,大家围住西尔普斯席地而坐吧。”依旧是没有正面回答西尔普斯的话,我对着众人说道。

    大家无言的按照我的指示,开始将西尔普斯围了起来席地而坐。而西尔普斯,则是只能尴尬的迷惑的看着自己被众人包围的样子。

    待到大家坐定,西尔普斯再度问道:“请问,这是在干嘛?”

    “嘛,别在意,这群人是瓦古娜利亚领未来的建设者。所以我带着他们来见识见识世面。”我随意的说道。

    “是,是这样的吗?”西尔普斯汗颜的看着这群人。

    包围着西尔普斯的人中有兽人、人族、魔族,在他看来,毫无疑问的这是非常让人难以置信的现实。如果是换一个环境换一个时机,西尔普斯大概还能有着探究的余裕吧,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这样做的余裕了。

    “虽然浦希你说的很符合政治家的见解,但是不对。西尔普斯所面对着的是,更加急迫更加致命的现状。”我对着浦希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刚刚做好的浦希和对于现状扔感到困惑的西尔普斯,在听到我的话之后立刻绷紧了神经。

    “在此先将大的背景来说一下吧,以防你们怀疑我故意装作神秘。”如此这般的,我将商丘之国和各个国家之前的形势说了一遍,以及将诺兰之森的位置和封锁说了一遍。

    “现在你们来说一说,西尔普斯所面临的急迫现状吧。”等到所有人有个大概的了解之后,我再度问道。

    “露西娅女士,您这是到底要干嘛啊?”西尔普斯慌张的问道。

    “你闭嘴,再开没意义的口,我就让莉莉砍了你。”对于西尔普斯打扰大家思考的行为,我立刻出口威胁道。

    听到我的话,莉莉也立刻拔出了佩剑。看着莉莉手中的剑所散发出的寒芒,西尔普斯“咿”的吓得闭紧嘴巴收声起来。

    “根据您所说的,商丘之国并不从事生产,所以也可以认为,如果诺兰之森封绝了商丘之国将会陷入到生存资源的入不敷出中,那么商人们就活不下去了。所以西尔普斯才会更加卖力的讨好您,换取能够贸易换取物资的通道?”浦希想了想再度说道。

    “不,从之前的背景交待来看,商丘之国已经完成了对战争物资的囤积。粮食也是战争物资的一种,其它一些日用品虽然有所减少,但是却不妨碍他们活下去,所以他们应该是不缺物资了才对。也不会受到生命威胁才对。”宮刀摇摇头否定道。

    “那么,果然就是因为贸易或者个人方面的原因了吧。”同学中的一人,男生说道。

    他的话得到了大部分人,包括浦希的认同。毕竟一般来想,在生命所需物资无忧的状况下,能够促使人拼命的,也就是利益了吧。

    然而。

    “并不是这样的。”我摇摇头否定了他们,以防他们的思路跑偏。

    “?”对于我的否定,所有人都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看着他们那实在是不怎么明白的表情,我只能无奈的叹息道:“那我就来说吧。”

    “之前我也告诉过你们要知己知彼的吧。”我看着众人说道。

    “在已经交待过背景之后,你们还没有发现商丘之国这个国家的致命性缺陷吗?”听到我的话,先于众人,西尔普斯的身体瞬间僵直了。

    “商丘之国,这个国家不从事生产,不从事增加社会财富,他们所作的只不过是不断的剥削成本和抬高售价从而赚取利润而已。”

    “那么这样的国家,被人所向往追求的原因,而没有发生暴动的原因到底在哪呢?”我的话让众人陷入了沉思,而西尔普斯则是浑身流出了大量的冷汗。

    一个贪得无厌又剥削无度的国家,没有被人反对却又被人向往的原因。众人都在思考着。

    “因为能得利啊。”在看到大部分的人都露出了明亮的表情之后我才说道。

    “所有来到商丘之国的人都能得利,而这份利是其它国家的人民的血汗所支撑的。”我说道。

    “如果诺兰之森的通道封闭呢?”我再度问道。

    “无法从外部得利的商人们,贪得无厌的商人们,为了自身的利益,便会开始从底层剥削而起。”我自问自答的说道。

    “当然,这回导致社会矛盾激增,所以位于顶层的大商人们会联手组织起来进行让利活动,一方面用让利来换取时间,一方面用时间和国内囤积的物资开始重建生产的工业农业,向着一个正常的国家发展。”

    “尤其是因为围绕诺兰之森的瘴气,对方认识到了过往贸易的风险性之后。他们应该优先就开始了,重建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国内农业和工业和手工业的动作。”

    “原本对方国内应该有两种方案并行的,一方面重建国内的各种产业,另一方面积极与魔族沟通,打通与魔族国家的道路正是发展成互助的同盟。”

    “在对方的计划中,控制诺兰之森的就是魔族,而这样的魔族和人族有着背后交易,那么就是背叛了魔国。在魔王派兵扫平诺兰之森里面的魔族之后,也顺便就打通了魔国和商丘之国的通道。使得两国成功的联系在了一起。”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魔族的军队并没有打通与商丘之国的通道。所以商丘之国陷入到了孤立无援的状况了。”

    “此时此刻,捅了娄子发现自己被剥夺了贸易生命线的商丘之国们开始慌了。国内建设尚不完善的同时,他们开始要面对一个他们从没预料过的新危机。”

    在我说的同时,我明显看到了西尔普斯吞咽时喉咙的动作。

    “那就是阶层固化。”

    “毕竟是奉行资本自由的商人们,毕竟是主张利益最大化的商人们。在商丘之国内,主持着产业复苏的大商人阶级毫无疑问的垄断了上层的利益。所以他们在复国之后的商丘之国的利益会得到最大限度的的保证。”

    “而小商人们则不同,尤其是像西尔普斯这样的小商人。”听到我的话,西尔普斯认命般的闭上了眼。

    “这样的小商人的资本大多是游资,在商丘之国内的固定资产实在是微小的可怜。所以面对着大资产阶级的垄断以及阶层固化,他们无力与上层抗争,只能沦为被剥削的小虾米,在商丘之国内活的越久越穷。”

    “从商丘之国来看,阶层固化之后固然带来了大资产阶级的利益,但是也带来了底层的绝望。所以他们面临着抉择。是毁掉底层小商人,一口气独吞利益的蛋糕,还是继续让利,削弱自己和补足对方。”

    “换做你们,你们会怎么选?”微笑着的同时,我对众人问道。

    “答案是无疑的,对方很明显是打算要彻底的压榨剥削掉小商人。让他们沦为自己利益的奴隶。所以小商人们需要反抗,或者逃离。”

    “没权没势的小商人只能选择逃离,然而逃离的道路却只有诺兰之森,被封闭的诺兰之森。”

    “现在你们明白了吧。”我微笑着对众人说道。

    “西尔普斯已经陷入绝路了,如果回去,他会被商丘之国剥削到死,毫无未来。如果不回去,在外界上看来,兽人国和人国都是不会接待他的,并且会剥削掉他所有的资产,未来同样是绝望的。所以他只有一个选择,拼命的和我保证贸易,换取诺兰之森的通行权,以此来逐渐摆脱商丘之国的掌控,并把自身的资产转移出来,在外界,最起码是瓦古娜利亚领这个地方周围,开展贸易。同时可以带出大量的其它小商人,在这片没人管的地界上,发展出新的村落、城镇。以此来开辟自己的未来。”

    听完我的话,西尔普斯绝望的跪倒在地。至于其它人,则是露出了了然的表情。

    “所以,西尔普斯,你知道自己该扮演的角色了吗?”我微笑中透漏着冷笑的问道。

    “是,是的。不愧是露西娅女士,您果然如商丘之国的高层所忌讳般的那样强大。”西尔普斯绝望的说道。

    “我,商人西尔普斯,正如您所说的那样毫无抵抗能力。我愿为鱼肉,只求您能够放我一条生路。”

    “看吧,只要了解到对方,就能轻易的扼住对方的咽喉,省去互相的试探和博弈过程,直接把对方置之于死地。”我对着众多愕然看着眼前发展的学生们说道。

    “现在你们该了解到,知识的作用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