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5章 艾的情感表达方式
    艾最近很忧郁,虽然她本人没有这种感觉,但是给所有人的感觉就是她很忧郁。在课堂中,艾无聊的单手撑头的看向窗外。樱色的双唇所发出的夹杂着忧郁的吐息,从樱色的双唇间透露而出的是结拜的皓齿,以及粉色色泽的舌尖。

    同学们对于艾的忧郁毫无头绪,他们所知道的是,在全大陆的权贵奔赴丝塔芙国的那一夜,整个世界发生了异变。大地岩石天空都不再是熟悉的景色,原本应该笔直的高塔变得弯弯曲曲,原本应该厚重无比的城墙变得像一张纸那么薄。到处都是流光溢彩,到处也都是畸形异物。

    原本应该熟识的世界变得异常陌生和可怕,恐惧不已的人们都躲在自己最熟悉的家中。一边恐惧到大小便失禁,一边痛哭流涕的像各路神明进行祈祷祷告,祈求世界恢复正常。然后,不知是哪路神明回应了他们,世界在经历了几个小时的动荡之后再度恢复了安宁。

    对于那一晚发生的事情,政府部门全都讳莫如深,他们绝口不提此事,就宛如这是一场噩梦一般。然而只有3年f班的学生们发现了,自从那一晚以来,全校所有老师在见到艾的时候都弯腰低头保持谦卑的姿态。而那一夜之后归来的艾,则是全身缠满了绷带,将自己打扮像是传说中的木乃伊族一样。

    世界异变的风波很快就散去了,在经过半个月的正常生活之后,所有人都将那一夜的景象当做是噩梦来处理。毕竟,如果不告诉自己是噩梦的话,那么时刻生活在恐惧之中的人是会精神崩溃的。

    这半个月以来,没有人敢招惹艾,也没有人敢主动的去对艾搭话。一方面,艾的强大实力让他们感到畏惧不已。另一方面,全身散发出忧郁气息的艾,美丽到让人沉醉,使人不舍得去打扰她,打破那梦幻一般的氛围和景色。

    这半个月以来,大陆上所有的国家都保持了出奇一致的沉默。他们面对着国内大臣们的询问,以皇帝为首脑的核心阶层都保持了沉默,低调做人,低调行事,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所有人都不明白他们在害怕着什么,但是有心人却将他们的反常与那一夜的异变联系起来。认为他们是故意向着民众和自己,隐瞒了某些事关生死的大事。尽管如此,但是他们却对此毫无办法。毕竟他们不是核心阶层权力者。

    虽然外界充满了臆测和迷茫,但是艾却依旧我行我素的生活着。非要说有哪些区别的话,那就是这半个月来异常的老实。

    “诶。”朱唇皓齿间,艾的叹息非常轻微。

    但是这却让从心底里恐惧着艾的讲师瞬间停下了板书的动作,肩膀抽搐了一瞬的同时,像个假人一样的站在了原地。

    这半个月间对于姐姐的行为感到担忧的凛问道。

    艾随意的答道。

    凛担心的看了艾一眼,再度将注意力转移到课堂上。

    见到艾没有后续的动作,乃至她根本就没有将头转向课堂,讲师才安心的再度开始了课程。只不过,这一次的板书力道又减轻了不少。

    (我和爸爸不同。)艾在内心想到。

    (爸爸他根本就不在意魔力技术的应用,她所在意的是魔力的本质如何。)

    (一般来说,都是透过现象来看本质的,但是爸爸他应该是对于魔力有了个大概的了解了,所以才没有如此的纠结于魔力技术的应用。)

    (然而我不同,我无法像爸爸那样思考。所以我只能靠着凡人的肩部,一步一步的迈向真实。哪怕这将会耗费及其庞大的时间。)艾在内心独白着。

    (好羡慕爸爸,如果我也能像爸爸那样看待世界就好了。)

    (然而那终究不过是奢望而已,爸爸为此付出了远超一般人能够想象的代价。我不会说什么爸爸的成功是因为他比别人更努力之类的话,因为那是对于爸爸的亵渎,也是对爸爸所热爱的人类的亵渎。)

    (就像是在战场上存活下来的人一样,别人大概会认为那是他们求生本能以及对于亲人的思念更加强烈才导致的,然而这终究不过是概率和努力罢了。)

    (任何人都是认真的、努力的在活着,生活本就不易,为了活下去每个人都在认真的思考着挣扎着拼搏着。感情方面本就难以被量化,那么又是如何改判定在面临生死绝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时候一个人的求生意志比另一个人更强烈呢?)

    (能够从口中说出这句话的人,大概率是一群一无所知却又善于为自己进行开脱的人罢了。就像当被问到为何会如此的弱时,他们所诉说的‘因为那个人比我天赋高,比我有着先天优势’,这种乍看之下是正确无比又客观无比的现实,然而透过本质来看,终究不过是为了自身的软弱找借口开脱而已。)

    (既然认识到别人先天比你具有优势,那么为什么不努力的锻炼自身客服这份差距呢?倘若天生体弱,何不磨炼智慧,用计谋取胜呢?倘若天生比人愚钝,何不加倍努力的磨练自身呢?要知道,天才也是由99%的汗水和1%的灵感所支撑的。)

    (所以我无法说出爸爸比别人更加努力这样的话,因为这是对人类最大的否定,也是对爸爸的付出最大的否定。)

    (爸爸已经将自身由人进化成了怪物,所以才取得了如今的成就。那么人类也应该留有着这样的可能性才对,然而他们却没有达成爸爸的成就,终究来说,不过是因为人类自身的软弱而已。)

    (并非是爸爸太强了,只不过是人类自身太过于软弱了。这之中同样也包括我自己,我无法否定自身的软弱性。)艾对自己打上了标签。

    (也许有些人会质疑爸爸是一名绝世的天才,然而这终究不过是在给自己的软弱找借口而已。事实上爸爸并不是什么天才,他只不过是一个愚者而已。)

    (一个面对着困难与失败,从来不知道悲伤与退却,固执己见到可以被称之为偏执狂的向前迈进,从不会被任何事所拖累脚步的究极愚者。)

    (事实上历史的创造者从来都不是那些天才或者人才,正相反,历史的创造者全都是一群愚者。他们坚信着自己所相信的事实,哪怕被人误解被人所轻视,甚至被所厌恶甚至毁灭,他们都会固执己见的向着自己所信奉的方向前行。直至,世人被他们所达成的成就震惊。直至,世人将铭记他们的名字与历史之中。)

    (然而,爸爸却不是那样的人,说他是究极的愚者全都是因为爸爸甚至连自己的姓名都舍弃了。没有姓名也无法被铭记,爸爸他原本的打算是将自己当做人类的垫脚石,并且还是最坚硬的可以被称之为中流砥柱的垫脚石,却也是被人类所轻视的最微小的那块垫脚石一样,沉沦在历史之中。)

    (这样的人,这样讲自己的存在都彻底奉献给人类集体的怪物,毫无疑问的是愚者。为了伤害自己的人类而奋斗,为了憎恨自己的人类而担心,为了逃离自己的人类的处境而苦恼,一头愚蠢到难以置信的怪物。)

    (就是这样的爸爸,走在了所有人的前面,他独自承受着素有人的憎恶,却依旧坚定不移的走着。)

    (然而我哪怕是帮他分担负担都做不到,因为我也是个软弱者。)艾自怨自艾的想到。

    (所以,我只能依靠软弱者的方式,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探索了。)

    很快,下课铃就在艾东想西想的时候被敲响了。同学们安静的收拾着自己的课本,打算提前放学回到宿舍去温习今天的功课。

    事实上,这半个月来因为艾陷入了忧郁状态,他们的实技课一直都处于停摆的状态。对此,虽然同学们打算提出抗议,不过教师那边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站出来指责艾,相反的,伊莱莎则是对着他们全体很愉快的摩拳擦掌着露出了笑颜。充分体验过伊莱莎的暴力属性的同学们,丝毫都不打算去当伊莱莎的人肉沙袋。双方的实力差距已经大到了同学们根本无法从伊莱莎的身上学走任何有用的东西。再加上伊莱莎非常热衷于揍人,从来没有降低自身的实力去配合学生们训练的打算,这就使得学生们更加不可能去找伊莱莎训练了。

    同样让学生么感到不解的一件事就是,这段时间以来,貌似学校已经放弃了为了让学生们在战场上活命而培训了。所有在校学生都发现了一件事,那就是教师们已经开始对教学产生了懈怠。虽然对此疑问多多,不过看到老师们全都一副苦瓜脸的不想说的样子,他们无法问出口。

    而且,自那夜的异变以来,关于和魔物作战的前线的消息,再也不能被探听到了。大量的军队开始从前线撤回,少量的精锐部队开始向着战场进发。大陆上发生的一切,都呈现出了让人不解的走向。

    而所有不解的实质性中心的艾,今天也依旧怠惰的被所有人误解为忧郁少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