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 悲伤逆流成河
    这几天萝泽的精神状态很差,在叫她的时候常常会表现出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非要叫上好几次,她才会回过头来。而且,萝泽常常会躲在没人见到的角落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知道靠近叫醒她才会发现她的眼角有所湿润。

    要说这异常状态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大概就是瓦古城正式重建的第二天吧。之前还精神状态好好的,所以肯定是重建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怎么办呢?要不要透过第三只眼窥视她的记忆呢?)看着再一次躲到没人的角落去偷偷抹泪的萝泽,我认真的思考道。

    (貌似也没什么不好的。)在认真思考了三秒之后,我就决定无视她的**权,尽情去偷窥她的记忆。

    (毕竟,开口询问真的是麻烦的要死,对方还不一定会告诉我,再加上听过之后还有可能被对方缠上为对方排忧解难。)在内心想着如此理由的我,很快就通过萝泽体内的纳米机械得到了她的记忆。

    跳过那晚分开之后萝泽和莉莉和浦希合作划分居住区的事情,以及分配每个人帐篷和生活用品之后,在静老师、萝泽和赤羽、浦希和原市长、穗波和安媞7个人开了个短暂的碰头会的事情。

    碰头会的主要内容是,为了预防男性兽人和男性学生们的不检点行为,为了提防某些女性,比如魅魔们的不检点行为,由静老师、浦希、赤羽和萝泽、穗波和安媞进行夜间巡检查岗。毕竟露西娅已经明令禁止了,她们也不想在瓦古城重建完成之后,整个瓦古城变成一个特大的孕妇城市。

    当然,静老师是出于对自己学生们健康成长的考虑,不希望学生们尤其是男生们因此而荒废。而萝泽和浦希则是单纯的希望不要再搞出什么事情,因此惹得露西娅暴怒。赤羽就比较吃亏了,作为魅魔族,当然是为了维护魅魔们的利益而出发思考了。尽管她一再声张,魅魔们也是要吃饱肚子的,以及魅魔们并不是**的代名词,她们是通过梦境魔法来吸取男性们过剩的精力的。但是出于魅魔们都是移动的x激素发生源,所以在场几位女性依旧是一致决定,禁止魅魔晚上单独行动。如果想要进食,提前申请报批,在有人监督之下,才能进食。

    然后画面就来到了萝泽回到分配给她的帐篷中休息的场景,在取过白天打的水之后,萝泽立刻解开了沾满灰尘的衣服,用毛巾沾着水在身体上擦拭了起来。

    (嗯,快进吧。)对于萝泽的身体结构和形状并不怎么感兴趣的我立刻就跳过了当前对于某些男生来说可以算是无比让人心情澎湃的景色。

    画面一转,萝泽已经擦拭完身体了。将毛巾搭载水桶旁,萝泽取出备用的衣物进行更换。突然之间,一股寒冷的气息吹开门帘袭向了萝泽依旧暴露在外的光滑背脊。受到冷风的刺激,察觉到有人进来的萝泽立刻就放下了便衣将身体包裹起来,看向门帘的地方。

    (......)

    出现在门帘处的是今晚本应被分配去夜间巡逻的赤羽。

    “有什么事吗?”萝泽对着友人问道。

    “昨天,我被魔王召见了。”赤羽一反常态的轻轻坐到萝泽的床上说道。

    “我知道。”对于友人的反常行为,萝泽一方面感到好奇一方面说道。

    “原本我打算继续哄骗魔王一段时间的,没想到还是被拆穿了。”赤羽一副心情复杂的说道。

    “那也是没办法的啊,毕竟国内眼线那么多,你的行为又被商人们出卖了。”萝泽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依旧热心的安慰道。

    “嘛,也是呢,能够带领族人转移出来就算好的了。”赤羽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

    “炼金术士大人没事吧。”萝泽关心的问道。

    “嗯,说实话我是被吓了一跳的。”仿佛回想起当初的情景了,赤羽立刻换上一副心惊的表情说道。

    “没想到炼金术士大人的体内居然都是金属的呢。”

    “毕竟,是从未听说过从未见过的种族考虑到魔族有石像鬼甚至钢铁格雷姆这样的种族,那也是有可能的吧。”萝泽宽慰道。

    “是啊,不过她的身体里面非常的精巧,能够看到大量的金属团在运转着,虽然我不知道都是起着什么作用的,但是即使丧失了身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1/3,炼金术士大人也依旧像个没事人一样。”赤羽惊魂未定的说道。

    “不过,多亏有炼金术士大人的保护,留守在魔国内的军队并没有敢来阻拦魅魔们的集合,所以我们才能安然无恙的撤离。”

    “毕竟论单体实力都是可以碾压魔王的存在呢,如果炼金术士大人真的认真起来,恐怕魔国会被灭亡掉的吧。”萝泽也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说道。

    “虽然我们魅族整体伤亡不大,但是也有一些损失了。其中就包括我的母亲。”赤羽伤感着说道。

    “......”对于赤羽突然脱口而出的话,萝泽不禁感到哑口无言,沉重的空气宛如铁块一般压的萝泽喘不过气来。

    “算了,毕竟母亲是爱着那个男人的,所以对自己的死亡也是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了吧。”赤羽一副想开了的样子说道。

    “我记得,你的父亲不是魔族对吧?”萝泽将自己未曾离开魔国时的记忆翻了出来。

    “嗯,我的父亲是一个雇佣兵,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拥有着强大的实力。”赤羽点点头肯定道。

    那个时候,魔国内还处于动乱状态,面对着人族和兽人国家的强势逼近,国内对于老魔王(圣王)的不满也越发严重。国内局势动荡,导致边界的防守力量也非常薄弱。那个时候雇佣兵作为战场的刍狗,在魔国内闻到了赚钱的气味就大肆潜入了混乱中的魔国内,四处掠夺和杀害魔族。

    而赤羽的父亲和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相遇的。面对着实力强大的年轻雇佣兵,萝泽的母亲那是还很年幼,再加上魅魔无论是个体的体力还是魔法实力,都无法正面与人相对,所以结局是毫无悬念的。

    意气风发而又实力坚强的雇佣兵们袭击了魅魔族的聚集地,在将她们的主力,魅魔族的仅有的男性魅魔们彻底击败之后就霸占了那些年轻的魅魔。自然的在战场之中是无法讲究什么人道精神了,尤其是在双方都有种族敌视倾向的战场上。所以女性魅魔们的遭遇不说也能够理解了吧。

    在长期霸占了魅魔的聚集地长达了1个月之久之后,雇佣兵们心满意足的打算将魅魔当做商品卖去给商人们,打算以此来赚取利益最大化。然而在雇佣兵们押着魅魔们撤离的时候,非常不幸的和魔族国内的军队撞上了。

    尽管雇佣兵们想要逃跑,但是无论是地形熟识度上亦或者机动力和魔法上,雇佣兵都不足以和魔族相提并论,所以很快就被围追堵截到死死敌。双方的战斗爆发的非常激烈,明白即使是投降也不可能活着出去的雇佣兵进行了舍生一般的战斗。

    因为雇佣兵本身就不是一个拥有着大规模协同作战经验的职业,所以在雇佣兵的各自为战之下战场很快就陷入到了混乱之中。在混乱之中,魅魔们又是被捆绑又是无力反抗,自然马上就陷入到了危地。

    就在萝泽的母亲因为四周杀红了眼的雇佣兵和魔族们的刀剑无眼而又是心焦又是绝望的时候,出现在她面前拯救了她的却是那个侵犯蹂躏了她长达一个月之久的男人。以身为盾为萝泽的母亲挡下杀红了眼的雇佣兵的利刃之后,随手一刀就将同一阵营的雇佣兵砍倒在地。

    面对着这一异变,四周的雇佣兵都惊呆了,萝泽的母亲也自然难以相信眼前这名男人的所做所为。然而男人却没有做任何的解释,将萝泽的母亲扛在肩上就打算逃跑。四周的雇佣兵们暴怒着想要追杀这位背叛了同伴的男人,然而因为本就被魔族士兵们纠缠着,所以无法脱身。

    这让男人带着年轻的魅魔利用混乱之便,艰难的掏出了战场。双方已坠崖的形势落入了山崖下的河流,在经过冰水的冲洗和席卷半个多小时之后,一人一魅魔才爬上了岸。自然,萝泽的母亲因为手脚被捆绑是不可能在河流中获生的。她之所以还活着全靠着男人将她扛在肩上,使她远离被河水淹没窒息的危险。

    上岸之后,力竭的男人在用匕首砍断了魅魔身上的绳子之后昏迷着倒了下去。对于自己被释放了的事实,以及身为敌人的男人却放了自己一条生路的事实,年轻的魅魔经过了复杂又纠结的思绪之后,依然选择了要救活这个男人。于是她拖着因为连续一个月的蹂躏而疲惫的身躯,沿着河岸去寻找干枯的树枝。所幸,魅魔们并不是火属性魔法的属性相克者,所以她们可以使用微弱的初级火系魔法。

    经过魅魔的包扎以及火焰的温暖,尽管男人因为伤口和失血的贫弱,又因为河流的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冰冷夺走了大量的体温,男人纵使发了高烧却依旧活了下来。

    魅魔和男人,在苏醒后双方彼此沉默不语。两者各安火堆的一端,彼此思绪复杂的休息着。直至到第二天的下午,男人才恢复了行动能力。于是男人和魅魔互相扶持着,互相支撑着,逃离了河岸,向着魔族领地的深处走去。

    因为没有情报又担心来时的道路已经被魔族们封锁了,所以男人孤立无援的选择跟从魅魔的脚步,将生死全部都交由这个被自己蹂躏了一个月的魅魔。两人的逃生行为充满了紧张和刺激,两人之间不知何时形成了一体感的默契,无论是见到魔族还是见到逃亡流窜的雇佣兵,两人都会选择躲避。直至,萝泽将男人带回了魅魔的聚集地。

    然后经过了几年的憎恨监禁观察磨合之后,男人利用作为雇佣兵时的见解成功的带领着魅魔们从乱世之中活了下来,并且还发展壮大了。而男人,也和魅魔结婚了,并且生下了赤羽。

    “虽然是个给人粗鲁印象的男人,但是确实很珍惜你的母亲呢。”萝泽将过去自己所见的那个男人的印象说了出来。

    “啊啊,母亲曾经私底下和我说过,父亲那个时候之所以蹂躏了母亲长达一个月之久,是因为父亲在第一次见到母亲的时候就被母亲所吸引了。他长期的霸占母亲,并且时刻不停的蹂躏母亲,把母亲放在自己的眼前,都是为了向四周的雇佣兵们宣誓主权。他不希望母亲被其他的男人们染指,也不希望母亲逃离自己的身边。他想要占有母亲,永久的和母亲厮守在一起。他们之间的爱情就是如此的自私和充满**,却又如此的纯粹而耀眼。”赤羽半是感叹着的说道。

    “嘛,毕竟那个年代。”萝泽苦笑道。

    “所以在新王登基对国内进行不分青红皂白的大清洗的时候,母亲才会对父亲的死感到无力和痛苦。这一次她没有逃出来是因为母亲想要去父亲的坟前,想要死在坟前和父亲永久的厮守在一起。”赤羽有些无力的说道。

    对于赤羽,对于魅魔们,萝泽还是有着比较详细的认识的。作为友人,也有可能是受到了友情的影响,但是萝泽还是认为。

    (魅魔们虽然外表**,但是内心却都非常的单纯。她们对于爱上的男人,往往会选择厮守一生。)

    从这些年来赤羽的母亲都减少活动,很少外出去通过魔法吸食男性的精力,不到快要饿昏过去不出去的行动来看。她毫无疑问的是想要为丈夫守节,并且也毫无疑问的对丈夫发自内心的爱着。

    “今晚我陪你去巡逻吧。”以为友人是因为积郁而来找自己诉说的萝泽,如此说道。

    “不,我想说的不是那些。我是来告诉你一件事的。”知道萝泽想到其他方面去了的赤羽摇头说道。

    “什么?”

    “我,见到你的父亲了,在魔王厅内。是他向魔王通报了诺兰之森的消息,并且他也很不幸的卷入到了炼金术士大人和魔王的战斗中去,牺牲了。”

    听到赤羽的话,萝泽感到眼前一黑,差点就昏死在赤羽的怀中。如果不是因为赤羽的即使扶起,萝泽现在一定已经从床上跌倒在地了吧。

    “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你父亲的噩耗的。但是以安杰大人的力量的话,你的父亲还是能够复活的。所以我们去拜托露西娅大人吧,拜托她复活你的父亲。”赤羽关心着说道。

    “不。”萝泽听着赤羽的话,纵使全身无力却依旧摇头说道。

    “那是他的选择,我无权干涉。他选择为魔王卖命,并且因此而死了。”萝泽的喉咙发干的说道。

    “纵使我把他复活,将他监禁在卡帕拉村,也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渐渐的,萝泽的声音中充满了干涩和疲惫。

    “毕竟,我不能监禁他一辈子,而他的奴性是不受露西娅大人所待见的。到时候他的一生会充满了痛苦和矛盾,不如就这样让他退出自己的历史吧。”萝泽边哭着边说道。

    看到此处,我切断了对萝泽记忆的窥视。原因已经找到了,所以也没有再窥视下去的必要了。毕竟,我是真的不打算帮她复活她的父亲。

    “只能靠你自己克服心理上的悲伤了喽。”轻轻的,在无人能够听到的高地上,我对远在角落里的萝泽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