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痛苦现实
    “哦?”在我专属的帐篷内,我翻了个身的闭着双眼发出了意外的声音。

    “嗯?”被我抱在怀中的贝蒂困惑的看了我一眼。

    “没事哦。”我安抚了一下贝蒂之后继续闭起双眼休息起来。

    这里是我专属的帐篷,其宽广程度是其他参与瓦古城重建的兽人、魔族、学生们的帐篷所比不了的。宽广的空间内装饰的豪华,再加上位置的优越,这使得在如今瓦古城寸土寸金的现状下,我更是拉满了仇恨。

    然而拉仇恨的还不仅仅如此,更让兽人和学生们咬牙切齿的是,住在我的帐篷四周,担任警戒和侍女的逆神巫女们。看着这些兼具美丽与实力的兽人小姐姐们,尽心尽职的服侍在我的四周。尤其是学生们,现在都恨不得把我给生吃活剥了。

    现如今在我的帐篷内也是如此,逆神巫女们或静心冥思等候差遣,或手持乐器演奏起轻柔的音乐。而且不知为何,她的巫女装全都是能够露出大长腿的短裤或短裙,白花花的美丽大腿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把视线放在哪里。

    就是这样的一个环境下,贝蒂想妈妈了。不,确切来说应该是想我这个乳母代替者了。所以她就从卡帕拉村跑了出来,通过传送来到了正在建设中的瓦古娜利亚领。

    不识货的兽人和学生们对于这名突然出现的萌萝莉丝毫没有起戒心,一是因为兽人们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圣魔之子,贝蒂自己也不说。二是因为学生们早就在卡帕拉村内见过这名萌萝莉了,因为贝蒂活泼好动的原因,经常能够在各处都见到她和其它魔族的孩子们玩在一起的身影,所以学生们也没有想过贝蒂的身份特殊。

    直到这名萝莉突然传送过来就投入了我的怀抱喊“妈妈”,于是举座皆惊了。兽人们未曾想到我会有一名魔族的孩子,他们开始再度怀疑起我是不是魔族的走狗。而学生们就更是惊讶了,那个毁天灭地的外星人她,居然有孩子了!虽然隐隐约约的知道双方的年龄并不对等,但是却从没想过对方的孩子却只有这么小。而且,那个孩子的爹是谁?现在学生们开始普遍八卦起来。

    逆神巫女们同样也是惊呆了,一开始还以为是从哪里跑来的下孩子呢,没想到却是公主殿下。这一下她们立刻精神抖擞的开始布置警戒任务,严加看管一切试图接近公主殿下的不可信任之人。

    丝毫不顾及别人想法的我则是把贝蒂抱在怀里,就当做是个挂件一般的,天天带着她跑工地。

    平时活泼的不行的贝蒂,任谁都看不住闲不下来的贝蒂,只有在我怀中的时候会表现的老老实实的。对于待在我怀中的行为,贝蒂可以说是沉迷到了上瘾的程度。同时我沉稳的心跳声,也成了伏在我胸口的贝蒂的催眠曲,经常会不经意间就小睡片刻。

    “主人,出什么事了吗?”莉莉好奇的问道。

    “嘛,你去把浦希叫来。”稍微想了一下,我便懒散的说道。

    “是。”立刻莉莉就转身离开了。

    不等片刻,莉莉就将浦希带了过来,同时跟过来的还有安媞和穗波,静老师和萝泽赤羽一行人。

    “哇,还真是奢靡**呢。”进到帐篷内之后安媞离开就发表了感想。

    “闭嘴,明明你这个所罗门的公主更加**,天天住在有玫瑰和历史感包围的城堡和庭院之中,过着在一众弟子和管家的服侍下享受着下午茶的优雅生活。”保持着闭着双眼抱着贝蒂的样子侧躺在豪华的床上的我对安媞吐槽道。

    “再怎么是公主也是为你干活的啊,所以还是你比较**。”安媞笑着说道。

    “好吧。”轻易的我就认可了。

    “话说,露西娅女士叫我来是有何事?”浦希在静待我们闲聊结束之后才开口问道。

    “不,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而已。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我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

    “是,是什么事呢?”浦希有些紧张的问道。

    在她的认识中,只要是我说的无关紧要的事情,对其它人来说都是攸关生死的重大事件。

    “刚刚,兽王死了,卡门亲临现场亲眼目睹。”我将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出来。

    然后浦希就眼前一黑的向后倒了过去,还好莉莉动作快,即使的撑住了浦希,否则这丫头就要被摔惨了。在莉莉和静老师的照顾下,浦希很快就悠悠转醒了。

    “嘛,你看看你打算怎么办吧,要离开的话我是不会限制的。”我悠闲的将选择权交给了浦希,自己则是耐心的等待着她的抉择。

    “那个,我能问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浦希一脸疲惫的问道。

    “哦,魔族利用石像鬼挖通了从魔国到兽人国的地下通道,然后越出地面直接利用大军偷袭了王城。兽王力战不敌,扑街了。”我无所谓的说道。

    “......那卡门王子呢?”浦希声音颤抖的问道。

    “被部下带着跑了。”我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听到卡门没事,浦希才松了口气。

    “如果卡门王子没事的话,那我就没必要离开了。我相信他一定会组织起守军夺回王城的,更甚至会为父报仇的。”浦希这才有些余裕的说道。

    “嘛,谁知道呢,反正在我看来,兽人国距离亡国灭种没多长时间了。”我依旧无所谓的说道。

    “主人?”对兽人的事情感到敏感的莉莉问道。

    不知何时,音乐停了。大概刚刚脱口而出的关于兽人的话语,刺激了这群逆神巫女了吧。不过。

    (你们又不是纯粹的兽人种或者人族,瞎操什么心啊。)我在内心如此想到。

    正如之前所说的,逆神巫女们全都是经过生化改造而来的。之前艾的改造可是无关种族的,也就是说逆神巫女原本可是有着兽人种和人族参与的,现如今他们却表现出了相同的外表。也就是说,艾在改造的过程中将她们创造成了一个新的种族,杂合了兽人族和人族特征的新种族。比如在拥有着兽耳的同时,她们也拥有着人类的双耳,但却不存在着手尾一样。

    “魔族无论是从军队还是在战略战术准备上,都处于碾压兽人国全体的状态。现如今,我丝毫看不出兽人国有任何的胜算。所以才说,兽人国距离亡国灭种没多少时间了。”我无所谓的说道。

    “对方准备的这么充分吗?”莉莉用不可置信的声音问道。

    “嗯,相当的充分,可谓是充分到了能够一举夺得天下的程度了。”我开始回想起卫星资料说道。

    “人族国家那边已经有一个国家倒戈了,魔族们利用亡灵术成功的腐化了一个国家的高层。在许诺对方可以和自己所爱之人永久的长相厮守之后,对方很轻易的就出卖了自己的国家。再加上魔族们的强大实力,对方完全利用其自身的魔法优势,将魔法师部队当做炮兵来使用了。采用完全稳固的犁地式攻略法,将对方的国家炮轰了一个遍,所以对方只能无奈的选择投降并倒戈相像了。”

    “然后,另一个国家更是惨,直接被灭国了。虽然对方拼命到了使用贝尔卡式国防术,却依旧逃不出被8=2的战略魔法毁灭所毁灭的命运。不如说,正是采用了贝尔卡式防卫术才使得对方没有任何操作的空间。因为在他们向来魔族是想要征服自己,而魔族想的却是完全的灭绝掉人族。所以魔族在他们自己释放战略魔法的基础上,也再度释放战略魔法,将该国内的所有农用和居住区都轰了一遍。”我说道。

    “那个,什么是贝尔卡式防卫术?”穗波不解的问道。

    “啊啊,这是一种军事术语。意思就是在自己的国土内释放核武器,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抱着要死大家就一起死的心态进行的一种国家防卫术。”我解释道。

    “核武......”听到核武的名字时穗波的脸色变得铁青了。

    “当然不仅仅是针对核武,一切大规模的毁灭性杀伤性武器,比如天基武器啊、生化武器啊都可以算作。反正目的就是威胁进犯的强敌,要么大家一起死,要么你们就撤退。”

    “结果魔族选择了一起死吗?”萝泽毕竟关心魔族这边的事情,所以率先就做出了提问。

    “不啊,我之前也说过了吧,魔族可谓是准备万全。对方利用从商丘之国引进的大量物资,比如秘银等魔法素材制造了大量的高等级防御魔法护符,也因此得以使用较少的损耗撑起了大量的联合护盾,成功的扛过了对方扔过来的战略魔法。当然,也有一些人族国家觉悟高过头了,所以我也拦截了一下下就是了。”我用不值得一提的小事的话语说道。

    “那个,莫非你现在闭着眼是因为?”穗波立刻谨慎的问道。

    “嗯,稍稍让露西娅胡闹了一下。”我闭着眼睛说道。

    “不过安心吧,现在露西娅还是比较老实的。所以并没有将第一力辐射出去。”

    “?”对于我们之间的对话浦希表达出了困惑的表情。

    “露西娅女士,您的话是什么意思?”浦希对于我自称为露西娅很老实的话感到不解。

    “别在意,只不过是我身体有些暗伤而已。”我随意的就打发了她。

    “到底是怎样的觉悟,才会惊动到需要你去亲自拦截啊。”对于我的话,安媞表达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该说,你们魔族也好、人族也好,真的是非常喜欢作呢。之前我也说过的吧,世界是非常脆弱的。”我苦笑着说道。

    “自以为自己强大就随意的去蹂躏其他国家,没想到却碰到了bug一般的存在。”

    “?”对于我的话,众人都表达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

    “是太阳行者啦。”放弃兜圈子的我无奈的说道。

    “那是一种将太阳的碎片存聚到自身体内,引用太阳之力,化身为太阳化身的职业。你们就把太阳行者当做是降临于地表的移动太阳好了。”我苦笑着说道。

    “降临于地表的移动太阳!!!”理解恒星的巨大力量的众人表示出了吃惊神色。

    “啊啊,说实话我也没想打这种bug职业是真的存在的呢,这种一旦解放自身的魔力就会导致星球毁灭的职业,魔族是真的不知死活的给逼了出来。”我苦笑着说道。

    “在对方解放魔力的瞬间,魔族的精锐部队,由各族精锐所组成了5000名魔族的部队,就瞬间被蒸发了。幸好我发现的早,即使把对方传送隔离走了。否则10分钟之内,就不是什么魔族想要称霸天下的事情了,到时候整个星球就被要烧炸了。”

    “......”听到我的话众人都露出了动摇的表情。

    因为她们从未想过,原来自己生活的每日都可以被称之为奇迹。原来世界距离毁灭,是如此的近。

    “主人,对方到底是怎么逼出太阳行者这样的存在的?”莉莉感到新奇的问道。

    “作死呗,烧杀鱼肉当地的居民呗,以战争之名行蹂躏之时呗,在魔族军队荡平太阳行者所隐居的村子的时候,杀死他的妻子孩子的时候,对方就绝望的爆发了。”我用挖苦的话语说道。

    “真的是,拜托你们打算打仗的时候能不能做个调研?不要无脑冲的去作死啊,天知道这个星球上还隐藏着多少bug职业,万一对方真的爆发出来,什么魔王都是渣。连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都不懂么。”越说我越烦躁。

    因为烦躁而使得心脏的跳动纷乱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

    起来,害的贝蒂发出了不安的“呜喵”声。

    “......”对于我的话众人都感到无话可说。

    因为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在自己狭小的天地生活久了,就容易产生自己掌控了全世界的想法。甚至会因此而变得盲目,喜欢为所欲为。

    并且在众人面前的,就那种标准的bug中的bug,拥有单人就可以毁灭星球用的实力的露西娅。并且,日常只要不去招惹露西娅,一般她也懒得起搭理那些阴谋诡计和权谋数术之类的。但是却存在着非常多的因为手握权力就喜欢为所欲为,擅自去招惹她的人。其结果,大概已经不需要说了吧。

    “那么,那名太阳行者呢?”莉莉关心的问道。

    “被我捏死了,毕竟太阳行者这职业就只不过是能够散发出太阳一样的光和热而已,并不是强大到无敌的存在。不如说,只要能够短暂的承受住恒星的光辉,任谁都是可以徒手捏死他的弱鸡职业。”我冷淡的说道。

    “承受住恒星的光辉,正常生命体是不可能的吧。”对于我的话,穗波的脸上挂上了苦笑。

    “嘛,就当做是这样吧。”知道穗波她们从未见过那些历经长久进化的bug生命体的我也不会多做解释。

    最少,在过去露西娅的对战中,和那群bug一样的被称之英雄族的生命体的对战中,恒星也不过是一击就能被毁灭的存在而已,更甚至他们还有着湮灭星域的能力。

    再往上说的还有很多,进化成高次元生命体的被称之为古人的存在,以及由宇宙万物所汇聚而成的,被称之为oaa的存在。看看人家oaa吧,one-above-all,超越并且凌驾于一切之上!这个一切包括一切物质、精神、幻想、yy、思维、意识、意义以及一切的一切。超越任何一切定义之上与任何一切意义之上了;任何定义任何事物任何物质都对oaa没有意义。oaa超越了彻底存在与彻底不存在,oaa到达了非非有非非无的境界。

    怎么样,看人家的设定是不是很nb很无解?然而还是要被虚空神族给吊起来打,毕竟虚空神族认为要有光,宇宙就会产生光。而依托于存在的oaa,也自然免不了受到其影响。因此,虽然oaa对于宇宙内的事物很无敌,但是对于宇宙外的虚空,不存在与任何精神、幻想、yy、思维、意识、意义的虚空来说那就是辣鸡。oaa甚至连宇宙之外的信息够cd无法理解,你还指望它去和虚空文明战斗?别闹了,不服你让它给我讲讲宇宙的信息图。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我将话题转回当前。

    “是打算眼睁睁的看着兽人国亡国灭种,还是打算在临死前和卡门见上一面,一同面对灭亡?”

    “您就不能帮助我们一下吗?任何代价我们都会支付的。”对于我的话,浦希心怀仅剩的希望说道。

    “抱歉,没空,我还要忙瓦古城的重建呢,你们兽人的死活关我毛事。如果不是看在太阳行者会对瓦古城的重建够成威胁,我早就放任你们自生自灭了。”我兴趣缺缺的说道。

    我的话成功的刺激到了莉莉,她的耳朵轻微的抽搐了一下。

    “如果您能帮助我们度过危机的话,我们将会把瓦古城永远的赠与给您。”浦希如此说道。

    “首先,你们任何人都没权利说这句话,能够说出这句话的就只有兽王,然而他死了,并且新一代的兽王还未选出。卡门那白痴能不能活过追杀都不一定呢。其次,我对瓦古城的兴趣没那么大,你们可能理解错了,瓦古城在我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意义,我所看重的其实是重建过程中对学生们的培养以及对卡帕拉村的补偿。如果我想,随便换个星球都行。”我无聊的纠正她们的错误认知。

    “......”因为我的拒绝,浦希痛苦的咬紧了下唇。

    “明白了你就回去好好思考一下吧,我要照顾贝蒂睡觉了。”打发着众人出去,我犯困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