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5章 艰难抉择
    夜晚,当人们开始陷入梦中魅魔们开始活动的时候,我立刻帐篷来到了外面。虽然我有喜欢独处的习性,但是却没有将贝蒂扔在床边不管自己乱跑的无责任感。我之所以会在夜晚跑出来,是因为莉莉的呼唤。身为老师,被徒弟呼唤的话,怎能不回应呢?

    “真会选地方啊。”站在沟壑旁,我看着眼前正在缓慢上涨的水位说道。

    “主人,浦希已经做出了选择。”莉莉看着眼前的沟壑慢悠悠的说道。

    “哦,然后呢?”我则是开始四处眺望风景。

    说实在的,现在的重建进度和计划相比还是稍稍有些慢的,不过这也是不是多大的问题。依靠着来自河水的填充,如此大范围的区域内的填充量还是很缓慢的,预计即使是3个月也无法完成对蓄水池的填充。不过无所谓,时间有很多,最主要的瓦古城的重建现在的进度顺利就好。

    得益于魔族的魔法,地下水道的挖掘非常顺利。现在学生们天天都像是从黑煤矿出来的矿工一样,各种灰头土脸的。白天的劳累有夜晚梦中的劳累来补充能量,所以目前为止没有闹出什么麻烦来。只不过,以当前的情况来看,魅魔快要统治这座城市了。

    现在雄性兽人和男学生们夜间为了能够享受更长一段时间的美妙梦境,白天的时候都会给魅魔们各种优待。这群依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的特殊优待让魅魔非常受用,不过却也引来了庞大女性团体的敌视。就这样在没有发展出暴力问题的情况下,瓦古城就已经率先的分出了两个阵营。

    (诶呀诶呀,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虽然我是这样想的,也是这么对着他们抱怨出口的,不过我估计是没人会听的。

    毕竟没有影响工作,正相反因为魅魔们的关系,男性们都充满了干劲的白天在奋斗着,为了晚上睡眠质量的提升。而女性群体们,则是为了与男性群体相对抗也铆足了干劲。作为结果来说,魅魔们反而促使了瓦古城的高效重建,所以我也没办法去明令禁止就是了。

    “浦希明天就会离开,今晚她正在收拾行囊。”莉莉失落的说道。

    “哦,真是辛苦呢。”事不关己的我冷淡的进行了回应。

    “主人,这个星球上的兽人们真的会灭亡吗?”莉莉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

    “嘛,按照魔族指挥官的效率和当前的形势来看,估计也就是半年之内吧。当然兽人族是不可能彻底灭绝的,只不过到时仅存下来的数量,恐怕将会跌破到维持一个文明来说必须的数量以下,进入逐渐自我灭绝的状态吧。”我无所谓的说出了我的预估。

    “主人,真的不能去拯救一下兽人国家吗?”莉莉有些阴郁的问道。

    “不能哦,跟我这么长时间的话你应该能够理解吧。仅仅是无心的举动,我都会牵扯到这个星球的历史走向,而我本身是最烦这种事的,所以我是不会接受的。”我冷淡的拒绝了。

    “......”莉莉盯着沟壑没有回话。

    “从一开始的贝蒂到卡帕拉村再到诺兰之森,一切都是因为我的无心之过,所以才会造成现如今诺兰之森的封闭,商丘之国陷入到封闭之中,而魔国则是基本上以单方面的力量去对抗人族和兽人两个种族,否则的话,这根本就是一场毫无悬念的战斗。魔国绝对能够在半年内就和人族和兽人族分出胜负。”我略有不快的说道。

    “可是,主人,人是会有执念的,无论是人族还是兽人。”莉莉说道。

    “所以说呢?”我将视线移向莉莉问道。

    “我......”莉莉犹豫着。

    “你想好再说,我不急。”知道莉莉的执念是什么的我丝毫没有着急催促。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主人,我放不下兽人。”最终,莉莉的眼角流下了泪水说道。

    “所以呢,你打算怎么做?”我看着莉莉问道。

    “我想...我想去救他们。”莉莉悲伤着说道。

    “你去又有什么用?所谓的战争并不是依靠个人的力量就能改变战场走势的,更不要说在面对着魔族的精锐的时候,你本身的实力也是占不到什么优势的。”我冷淡的说道。

    “虽然战争的走势上指挥官的能力会占有着较大的作用,但是你并不是那块料。不如说从一开始你就没怎么在行军打仗的课程上上过心。这样的你,去到战场上顶多也就是个超级兵而已。你认为你能改变战争的走势吗?”我冷淡的问道。

    “是的,我知道的。”莉莉哭了出来。

    “我不如主人那样的强大,我所掌握的力量无法让我想出拯救兽人国家的方法。”莉莉在低声的啜泣。

    “但是我依旧想要去帮助那些受到苦难的兽人们。”莉莉哭泣着向我询问。

    “这样的我,是不是太过于自负了?”

    “不哦,正如你说的那样,这只不过是身为人的执念而已。”我看着挂在夜空中的月亮说道。

    虽然我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幻影而已,真正的月亮也就是星球战舰还没有被建造完成。

    “主人,我可以请假离开您身边一段时间吗?”莉莉尝试着问道。

    “不可以哦。”我想都没想的拒绝了她。

    “倘若你想行动的话,那就带上更加坚定的觉悟吧。”

    “......”听到我的话之后,莉莉抱膝坐地默默的哭了起来。

    (嘛,看来结果已定了呢。)看着莉莉哭泣的模样,我如此想到。

    既然结果已出,那我就有必要进行一些准备了。首先,有必要进行一波清算。然后,就是撤离的准备了。再者,就是最麻烦的事情了吧,汉娜她们的事情了吧。

    大概是哭了多久呢,详细的我没有去认知,因为我一直在思考着怎么处理后继的事情的问题。不过,当莉莉停止哭泣抬起头来的时候,我知道她已经做好了诀别。

    “主人...对不起,我想要获得自由身。”莉莉如此说道。

    “你已经想好了吗?这代表着从今以后,你将离开我们并且再也不会见到我了。”我确认着莉莉的心意。

    “是的,对不起,主人。”莉莉擦干了自己的脸颊坚定的说道。

    “嘛,既然如此的话。”我搔了搔头发说道。

    “把之前我给你的东西都交出来吧。”我对莉莉下达了命令。

    同时,我也在灵魂网络和战术平台上将莉莉的所有信息度给予抹除。不仅仅是如此,我还将莉莉体内的纳米机械们都停止了,也将莉莉的基因进行了上锁处理,还停止了存储空间和超空间支援系统。可以说现在的莉莉除了还留有些微的第一力的抗性之外已经和普通的少女毫无区别了。

    “是。”莉莉颤抖着将双手中的空间袋子奉上。

    我从中取出过去自己赠与给莉莉的魔剑并将之折断,扔进眼前的沟壑之中。在确认过里面不存有任何超出当地文明的物品之后,我将空间袋还给了莉莉。

    “过去,因为比赛胜利,我许诺赠与给你的两把魔剑和你腰间的佩剑都被我折断了。作为赔偿,我另外给你3把武器吧。”说着的同时,我从随身空间取出早就准备好的3把武器。

    &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nbsp;   “其一,冰刀。”我将一把刀身半透明散发着寒气光泽的太刀交给莉莉。

    “这把武器,是我用明的母星上魔神议会仅存的那些魔神的灵魂所铸造出来的。刀体是经由信息操作下创造的类冰体铸造的,它无比坚硬又无比轻盈。作为接收魔神灵魂的代价,这把刀有着冰冻灵魂的能力,当然是冰冻魔法世界的人的灵魂的能力。一旦离开这个宇宙,或者被送到魔力不存在的地方,这把刀也将失去这个能力。同时,这把刀即使是被扔进恒星之中也能缓慢的将恒星冰冻下来,不过这也就是极限了。”在莉莉慎重的接过武器的时候我细心的交代道。

    “其二,绝刀。”我将另一把太刀交给莉莉。

    这是一把刀身通体黑色没有反射出任何光泽的武器,朴实无华的刀身和刀柄丝毫让人看不出有何出彩的地方。

    “小心,这把刀也像第一把刀一样,经过了信息操作。和冰刀不同的是,这把刀代表着宇宙中最高的温度,也就是说黑洞的温度有多高,它就有多高。如果非要给个数值的话,那么依照弦论来说,大概约有1千万亿亿亿度左右。毫无疑问的,这样的问道完全释放出来的话是远超核剧变反应所需要的温度的。”我将绝刀谨慎的交给浑身颤抖的莉莉。

    “其三,由石墨烯制造而成的并非由魔力运作的普通的剑。”我再度取出一把剑交给莉莉。

    只不过,第三把的武器的剑身整体是透明的。由单分子石墨烯所制造的剑,其厚度也只有单分子那般,用薄如蝉翼来形容都已经算是厚道没边了。在这把剑的面前,这座星球上的任何武器包括魔剑,都无法阻挡它的利刃。

    知道这三把武器代表着什么的莉莉再度哭了出来。

    “主人......”

    “别急,这三把武器虽然属性非常强大,但是他们都是有着自身缺点的。能发挥出多少实力,全看你的魔力而定了。”我摆了摆手说道。

    “不过,我想你也应该知道的。这三把武器超出普通文明,乃至星际文明都太多太多了。这样的武器交给不会使用的人的话,绝对会酿成大祸的。所以你要时刻小心的将它们收在自己的身旁,不让任何人碰触。你也不想随便一个人在注入魔力之后就冰封了整颗星球,亦或者把整颗星球都点燃成一颗新的恒星吧。”我细心的叮嘱道。

    “是,我发誓,绝对不会将它们交给其它人的。”莉莉立刻发誓说道。

    “嘛,毕竟师徒一场,作为对你即将踏上新的旅程的祝福,我送你一套礼服吧。”说着的同时,我再度掏出了一套白色的衣服。

    “这是由人造纤维和人造皮革等各种各样的材料制造出来的,兼具防御和魔力增幅的礼服。”

    白色的礼服上绣着大量的金色花纹,毫无因为那是由金线所缝制的。在礼服的边缘,甚至还有着大量蕾丝花边。

    “同时,这个胸针,就送给你了吧。”我将一颗立金花花型胸针轻轻的放在礼服上。

    “主人...我。”莉莉浑身颤抖着跪倒在地上。

    “别叫我主人了,你已经恢复了自由之身,从今天起,你我就形同路人了。虽然我向你应该知道的,我不会抹掉你的记忆,不过你最好也不要再提起任何与我相关的事情,否则,你会被铁血军团给制裁掉的。”我叮嘱道。

    “对不起...我...”莉莉跪倒在地上号了出来。

    “嘛,天色也不早了,我回去休息了,要不贝蒂都要担心了。”无视莉莉的嚎啕大哭,我转身离开了。

    (立金花,太阳的新娘,愿你有个光明幸福的未来,莉莉。)我由衷的,在内心祝福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