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主仆之道
    “啊,痛痛痛,好痛啊。”米忽悠爬在地上发出了痛苦的呻吟。

    “是个淑女的话就给我忍耐一些。”坐在米忽悠的身上我冷淡的说道。

    “绝对裂开了,我的腿已经没知觉了啊。”米忽悠发出了吵闹的大呼大叫声。

    “有这份精神看起来小姐您还满有余裕的嘛,那就老老实实的给我待着。”我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现在此时此刻我和小姐正处在她的卧室内,因为上午的舞蹈课程米忽悠大小姐又翘掉了。至于我为什么说又呢?主要是因为通过我这两天来的观察,我已经彻底的摸清了这位大小姐的脾气和秉性。

    这就是一个大号的熊孩子王,再这么娇惯下去恐怕这孩子就要废了。

    所以在她的舞蹈老师颇多微词的视线注视下,我跟随着不怎么好好上课的小姐去城外玩了。当然,小姐的行动非常惹人注目,她却丝毫没有自觉。基本上是走到哪里就买到哪里,一路上不断的买买买吃吃吃玩玩玩,我实在是难以理解这货沉迷于此有何乐趣可言。

    作为结果,在回到伯爵家的大别墅的时候就被回来听闻小姐又翘课之后的伯爵大人给训斥了一番。不过作为被娇生惯养极了的小姐,她却一副没有往心里去的样子。

    在饭后伯爵给了我一个眼神,秒懂的我就跟随着小姐来到了她的房间。在她兴趣盎然的陶醉于从街上买来的勇者和公主的爱情故事书籍的时候,我在她身后一脚把她从高档沙发上踹了下来。

    “喂,我说你搞懂一下到底谁是主谁是仆啊。”米忽悠一脸愤怒的半爬在地上抗议道。

    “小姐?老爷可是特意将关于你的教育问题交给我了哦。”我冷笑着说道。

    “抗议!你明明是我的贴身女仆,你不向着我是想被炒鱿鱼吗?”米忽悠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说道。

    “炒鱿鱼?不存在的。”说着,我将契约书拿了出来。

    “上面可没有关于做什么事会被炒鱿鱼的记载啊,顺便一提老爷也特许我对小姐严加管教,更不用说付我工钱的其实是老爷了。”

    “呜咕。”米忽悠摆出了一副受伤的表情。

    “我,我还可以去找父亲告状,毕竟父亲还是和我亲密度高。”在努力思考了几秒之后米忽悠再度发起了攻击。

    “请......”我柴米不进的做出了一个有请的动作。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米忽悠立刻就露出了动摇的眼神。

    “既然小姐您没疑问了的话,那我就继续上午舞蹈老师未完的课程了。”趁着米忽悠动摇的时机我立刻快速走到她的身侧,一个扫腿将她扫倒在地。

    “哇。”还没来得及认识到现实如何的米忽悠立刻发出了惊呼声。

    然而。

    “我记得今天的课程是拉腿吧。”不给米忽悠反抗的机会,我立刻就用手将她的两腿分开。

    于是米忽悠就保持着上半身趴到在地的动作,下半身被我强行分开了。

    咔嚓。

    伴随着让人误以为骨骼都被劈开了的声音,米忽悠更是“哇”的一声昏了过去。

    “诶,让我帮你撑着算什么事啊。”我一脸嫌弃的看着因为用力过猛而痛昏过去的米忽悠。

    “算了,你自己拉吧。”说着,我将米忽悠的双腿摆开,让她的双腿内侧向着地面,用她的臀部将自己压到地上。

    在摆好动作之后,米忽悠动作非常可耻的变成了撅着屁股双腿开成m状的撑住身体的难看姿势。

    “诶,真是不让人省心的孩子。”看着维持着如此难看姿势的米忽悠,我一屁股坐了上去。

    “啊!”立刻,原本混过去的米忽悠再度尖叫着醒了过来。

    “哦?醒来了吗?”我稍稍感兴趣的问道。

    “裂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裂开了,绝对裂开了。”米忽悠因为痛苦和我的体重而只能无力的用双手拍打地面来转移自己的痛苦。

    “别说傻话了大小姐,哪那么容易裂开,更不用说你还是个习武之人。”我将尽力后仰身体的米忽悠再度按回了地面。

    “绝对裂开了啊,我要嫁不出去了。”米忽悠痛苦的敲击着地面说道。

    “没问题的,我相信光之勇者大人绝对会接受小姐的。小姐您美若天仙不说又心地善良,勇者大人没有理由会拒绝您的。”我用棒读的语气说道。

    “你在讽刺我吧,你绝对是在讽刺我吧。该死的为什么你这么精于偷袭啊,而且还很毒舌,还不能为主人解忧。”米忽悠立刻不忿的叫道。

    “还不是为了衬托小姐您的聪慧美丽,您不是就喜欢要个性格恶毒还很毒舌的贴身女仆么?”我坐在米忽悠的身上说着风凉话。

    “那也没你这么过分的吧,要知道我可是主人啊。”米忽悠立刻说道。

    “是哦,然后呢?”

    “我要开了你,我绝对要开了你。”米忽悠立刻不忿的叫嚣道。

    “你们在做什么!”大概是听到了大小姐吵闹的声音吧,女仆长立刻就推门进来大声质问道。

    于是,她发现非常不成体统的主仆二人。

    “大小姐!你们在做什么啊!快从大小姐的身上挪开。”女仆长歇斯底里的后半句是对我说的。

    “好好好。”看到女仆长气势汹汹的上前来扶米忽悠,我只能无奈的从米忽悠的身上起来。

    “大小姐,您还好吧,大小姐。”女仆长将我撞开之后立刻就凑到米忽悠的身旁。

    “啊,痛痛痛。”在女仆长的搀扶下,米忽悠双腿不稳的弯腰站了起来。

    “你给我过来,你的行为实在是太过于无礼了,我一定要将这件事报告给老爷。”在搀扶着小姐往外走的同时,女仆长也不忘对我说道。

    “好。”我懒懒散散的说道。

    就这样,我跟随着女仆长和一副连道路都走不了只能依靠女仆长搀扶的米忽悠的身后,向着老爷的书房走去。

    “老爷!”女仆长恭敬的敲过书房的门后发出了严肃的声音。

    “什么事?”立刻,里面就传来了伯爵的声音。

    “是,下人有事禀报,是关于大小姐的。”女仆长恭敬的说道。

    “进来吧。”立刻,老爷下达了指示。

    得到老爷的允许,女仆长立刻搀扶着大小姐走了进去,不过在临进门的时候也瞪了我一眼。

    (好好好,我又不会跑,不用瞪我啦。)在内心吐槽过后我也跟随着两人进入了书房内。

    古色古香的充满了书籍气息的书房丝毫没有奢华的装饰,让人无法相信是领主的私人书房的朴素房间内,那个统管着领地内所有人民幸福的主人正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看向我们。

    “怎么回事?”先于女仆长,伯爵就立刻发声提问了。

    眼见可及的是一脸痛苦的双腿都合不拢站不直的女儿,另一方面则是一脸严肃明显有话要说的女仆长,最后则是一副漫不经心表情的我。大概是个父亲都会担忧吧。

    “是,老爷,仆人听到大小姐的喊叫声的时候立刻就赶往了大小姐的卧室,在卧室内见到了露西娅将大小姐压在身下,逼迫着大小姐摆出羞耻的姿态,甚至还将大小姐弄伤的情景。”女仆长立刻恭敬的报告道。

    “别瞎说,我可没有那种兴趣。我就是单纯的在给小姐拉腿而已。”先于一脸愤怒的伯爵,我开口说道。

    “虽然小姐有没有那种兴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可一点都没有侵犯小姐贞洁的想法,也请你们不要乱想。”要是不解释的话,恐怕我的名节可就不保了。

    “可是,拉腿的话会伤成这样吗?”伯爵一脸不解的向女仆长询问道。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不,老爷,一般舞蹈拉腿的话并不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女仆长立刻汇报道。

    “那只不过是你们日常跳的舞蹈不需要而已。”我随口说道。

    “既然如此的话,那你就给我们表现一下需要拉腿到如此程度的舞蹈吧。”女仆长立刻愤怒的说道。

    “诶,在这里吗?”我为难的看了看身上穿的女仆装。

    “怎么?做不到吗?还是说是在骗人?”女仆长立刻质问道。

    “不,我只不过是在目测一下女仆裙的长度而已,毕竟我可没有将内裤露给别人看的爱好。”说过之后我稍稍后退了一些。

    “嘛,裙摆还算长,稍稍注意一下就好了。”说完之后我立刻摆出了一副要跳的姿态。

    大概认识到我是认真的吧,女仆长将米忽悠搀扶到一旁的座位上,给我腾出了相当的空间。

    “嘛,就来段最经典的天鹅湖吧。”

    虽然没有配乐,但是稍稍跳一段也能行。如果是芭蕾舞的话,不需要音乐和对剧集有所了解也能够让人体会到舞蹈的美,不同于宫廷舞这种比较适于交际的舞蹈,用来展示女性的美是再好不过的了。

    于是,在3人的注视下,我稍稍跳了一段芭蕾舞中的经典《天鹅湖》。当舞蹈完毕,女仆长露出了汗颜的表情。

    “就,就算是练舞所需好了,那也不能将大小姐伤成那样啊。”女仆长有些心虚的说道。

    芭蕾舞那原本就非常凸显女性身体的柔性美而露西娅的有多美也不需要多做赘述了,因此受到冲击的伯爵的表情也变得呆滞起来。不过在女仆长的话语惊醒下,他略显尴尬的点点头假装认可女仆长的话。

    “嘛,我认为算不算伤害应该是由小姐来认为的。”我事不关己的说道。

    “我,我认为是虐待!”米忽悠原本就对舞蹈没有任何兴趣所以她也不打算接受虽然看起来确实很美的芭蕾舞,只是将心用在抱怨上。

    “哦,是吗?”我边从女仆服里面抽出蓝色的丝巾擦了擦并没有流出来的汗水,边冷淡说道。

    “!!!!”立刻,米忽悠就露出了动摇的神色。

    “既然我女儿也是这么认为的,那么.....”听到米忽悠的话后伯爵立刻将视线投注在了我的身上,丝毫没有注意到女儿的表情的异变。

    “等等,爸爸。”米忽悠立刻叫道。

    “怎么了吗?”伯爵立刻疑惑的看向打断自己说话的女儿。

    “我认为,为了学习舞蹈而付出努力并不是什么坏事。在学习的过程中,稍稍的伤痛也是能够接受的。”米忽悠立刻焦急的说道。

    “?”对于女儿突然改变主意的行为,伯爵感到困惑。

    “那个,我认为露西娅教导我舞蹈的方式没有错。”米忽悠再度重申道。

    “小,小姐!!?”女仆长惊讶的对小姐叫道。

    大概,女仆长是不懂吧,为什么小姐的前后变化会如此的巨大。

    “那个,以后我会好好遵从露西娅的教导的。既然爸爸将我的教育托付给了露西娅,那么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必要的,我看我们就这样实行下去吧。”米忽悠忍住动摇的眼神,尽量摆出一副真诚的样子说道。

    “既然小姐已经这样说了,所以对于我的教导方式,女仆长不会再有意见了吧。”我淡定的对女仆长微笑着说道。

    “你,你到底做了什么,小姐的前后变化为什么如此之大?”女仆长不明所以的对我质问道。

    “不,露西娅没有做什么,我只不过是因为她的舞蹈的美所感动,所以我想要继续学下去。”米忽悠立刻摆出一副焦急到拼命的表情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全部拜托给露西娅小姐了。”看到自己女儿如此坚持,伯爵也不便再多说什么,立刻下达了判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