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8章 再度逃亡
    闪亮的盔甲,俊美的马匹,由全身披满沉重战甲的人族重骑士组成的方阵开始发起了冲锋。重骑士厚重的铠甲使得马匹起步速度非常缓慢,不过借助着强健的肌肉和山丘的下坡,重骑士们正在以极快的加速度提升着自身的威胁度。

    “人马上前,象人架盾。”

    遵从着卡门的命令,体型和体重远超其它兽人的象人们从队伍的最后方走上前线。因为体重的关系他们只能够跟在部队的后方进行移动,但是这也使得他们免遭人族陷阱的伤害。

    面对着威胁越来越大的重骑士们,象人们组成了坚实的防线。

    “人马,射箭。”

    躲在象人们的背后,人马们射出了箭雨,期望着宛如豪雨般落下的箭雨能够降低对方重骑士的冲势。然而重骑士本就是人马均装备有防护性能良好的盔甲和盾牌,武器以长矛为主,以强大的冲击力和优秀的防御力而著称。马腿暂且不说,马的身上和人的身上的重甲防护都是非常到位的,就连会对眼睛造成伤害的眼罩部分也是相当的完善的。而马腿部分,因为箭雨是从上而下的袭来的关系,能够造成的伤害效果更佳卑微了。

    因此,虽然箭雨密集数量庞大,但却没有造成任何效果。

    “人马准备出击,象人准备接受冲击。”虽然无法理解人族为何会突然背叛,但是对方袭击过来了这一点卡门还是清楚地知道的,所以卡门并没有因为震惊而疏于防守。

    “帕克老师,根性、铁壁、集中拜托了。”不需要卡门详细去解释,帕克就了解了用意。

    立刻,短时间内增强象人意志力和忍耐力精神的根性魔法、短时间内增强防御力将所受到的伤害减弱到1/4的铁壁魔法、短时间内可以提升回避能力的集中魔法,三种魔法立刻就将象人保护起来。

    虽然是短短三个魔法,但是这三个魔法的效果却是异常强大的,从中可以看出帕克这名大祭司的实力到底是有多强。然而,如此强力的魔法再加上是大军团的魔法是不可能时间长久的,最多也就只能持续2分钟而已。仅仅是这两分钟的魔法,就耗尽了帕克的精力,让他不得不退出战斗。

    然而,两分钟的魔法也换回了巨大的成果。面对着对方2000名重骑士的冲击,区区1500名象人组成的防线成功的抗了下来。为他们身后的长枪兵赢得了攻击的机会。

    因为冲撞的关系,对方的重骑士身上同样受到了冲击的伤害,不过在双方相撞的瞬间,从他们的铠甲上闪出了魔法的光辉,将冲击吸收了大半。

    “人马,出击。”看着长枪在对方的铠甲上划出的火花,卡门立刻下达了指示。

    (不愧是人族,在魔法方面的成本比我们要强的很多。)卡门通过短瞬的接触立刻就判断出了对方的铠甲内部应该由魔法材料编制成了防御魔法。

    很快,人马在卡门的指挥下从象人的身后绕了出去,向着在山上据守的人族部队发出了冲击。兽人身体上的优势立刻被发挥了出来,人马们以比重骑士还要快上许多的速度冲了出去,他们边奔跑边射出手中的弓箭,意图干扰对方在重战士之后伺机而动的长枪兵和弓箭手部队。

    当双方的距离接近到50米的时候,人马们将弓箭挂回背后取而代之的是将标枪举到身前。双方的解除可谓是电闪雷鸣一般,不同于人族重骑士利用体重和冲击的方式几乎是撞到了象人的身上,人马们在接触的瞬间全部抬起两只前腿后退同时用力,将自己弹到了对方的盾上,利用冲击力和体重的加成,借助对方大盾为跳板直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接跳了过去。

    人马们在身体腾空的同时将手中的标枪顺着身体的下坠向前刺出,意图一击必杀的摧毁对方人族重战士后面保护的轻步兵集团和弓箭手集团。然而,等待着他们的是人族的魔法师们撑起的元素护盾。白色半透明的护盾虽然在外表看起来纤薄,但是却坚固异常。人马们几乎是撞在了魔法护盾上的,强大的冲击力不仅仅摧毁了它们手中的长矛,更使得自身也因此而受到了重伤。而且厄运还不仅仅如此,在后面的人马以前人为肉垫勉强撑过了冲击之后,等待着他们的是身陷敌围的困境以及围上来的人族重装步兵们。

    毫无疑问的,彼此双方的第一轮交手都没有占到多少便宜,而兽人这边的损失要更加严重一些。毕竟人马们已经丧失了机动的空间,而人族的重骑士们则是开始毫无恋战的向后撤退。

    “狮子族,支援。狼人和虎人,围剿。”在看到己方人马部队的突击并没有造成对方阵地形成慌乱的局面之后,卡门立刻下达了指示。

    腿脚快的狼人,行动迅猛的虎人立刻从后方扑了上去,对方的重骑士本就是加速非常慢的职业,所以很快就被压制住了。然后被身形庞大行动缓慢的象人部队给截在了内侧兽人能够攻击到的阵容内侧。

    对于兽人们的行动,人族选择的是用魔法来支援。无数的火球、光箭、冰矛、风刃从人族阵容内飞了过来,象人们用自己的大盾扛在了前面,而身后则是交给狼人和虎人去保护了。

    相比之下,人马这边则是立刻开始发动了有利的冲锋,他们以落点为中心由外侧向着内侧开始围成层层的圆并开始顺时针的转了起来。最初是面对着步兵的长矛用双手用佩剑去抵挡去挣扎,随着移动速度的不断增加,使得人族的步兵便无法再前进任何一步。

    很快,人马们就形成了内外两个圆,外层顺时针的用着手中的佩剑去形成收割生命的圆环就像电锯一样,内圈则是逆时针在奔跑着,不断的掩护着在内侧的人马们,争取着重伤的人马们采取治疗的时间。

    伴随着人马圆环的形成,他们的危险系数正在快速下降并且活动范围也变得越来越大。眼见着对方的狮子族战士也已经冲上了前线,内部人马隐约有着向外围盾兵突袭的驱使,人族的指挥者做出了决定。

    红色的魔法信号弹被发射到了高空上,伴随着红色的闪光在湛蓝的高空中爆裂,整个战场的走向突然变了。

    被截击压制的重骑士们突然整齐划一的扑向了围在身边的兽人,力图能够以最少的人数扑倒最多的兽人,而原本被圆环的绞肉机逼迫着后退的步兵们也抛掉手中的剑,发狂一般的扑向人马们,丝毫不在意自己被绞肉机收割掉性命。

    “不!”看到对方反常举动的瞬间,卡门就喊了出来。

    帕克也不甘的咬紧了牙齿,看着即将发生的耻辱的一幕。

    轰轰轰

    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从重骑兵和人族补兵的身上传来,面对着本应该在死地才会对着敌人同生共死才使用的自爆战术,兽人们的应对实在是太过于天真了。

    原本就尘土喧嚣的战场伴随着人族采用自爆战术,尘土之间更是掺杂了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息。

    战场霎时间因为自爆战术的采用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在结局了内部的隐患之后,人族的阵容再次整齐划一的开始向着兽人推进。

    失去了内部人马接应的狮子族战士们毫无疑问的陷入了危机的局面之下,解决了前面和内部的危机之后人族魔法师开始了对处在危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险境地的狮子族们采取魔法轰炸。

    自身既没有人马的机动性,魔法防护手段也不如人族完善的狮子族在面对着对方的盾兵和补兵的稳步推进下,毫无还手之力的在被屠杀着。

    “可恶,象人后撤,虎人狼人残存的迅速脱战。”纵使有着万般的不舍,卡门也不会在战争中犯下如此孤注一掷的错误。

    己方的优势兵种全部都遭受了重创,而对方仅仅是牺牲了重骑士和大部分的步兵而已。最为关键的魔法师部队毫无疑问的还保有完好的战斗力。倘若人马在临死前能够对对方的魔法师部队造成沉重打击,那么这场战斗还有打下去的希望,但是在对方c位和肉完好,己方刺客和战士遭受毁灭性打击,只能下前排的情况下再去孤注一掷,只能是给自己制造绝境而已。所以,卡门选择了撤退。

    只是,在逃亡的时候卡门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何对方会和魔族结盟,为何对方会牺牲可以说是除了魔法师部队之外最为贵重的重骑士部队来采用自爆策略。

    确实,重骑士和内部步兵的自爆是绝对漂亮的一手。如此一来兽人部队便失去了一切优势而人族也摆脱了拯救重骑兵和解决内患的负担,但是,一般人会如此的决绝去执行这份自爆战术吗?即使是再怎么德高望重的指挥官,也不敢随便就要贵重的战士在前线玩自爆吧。

    想不明白的卡门在撤退的过程中也在不断的去看人族的部队,人族的部队并没有再度展开追击,而仅仅是把卡门他们赶走之后便原地待命的开始坚守阵地。这样的行为让卡门更加不懂了,在牺牲了贵重的战士之后,对方并没有向着扩大战果,反而是就这样开始据守阵地,为什么?

    被困扰所囚禁的卡门百思不得其解,知道他看到了人族部队中走出一名身穿白色僧服的女人。卡门大概感觉自己是有生以来第二次如此的惊讶,第一次是面对着露西娅的突然虐杀的时候。

    “居然是圣女吗!居然连人族的教会都站在了魔族那一方吗!”卡门失心疯一般的叫道。

    回应着卡门的是,神圣的空间在此地降临了。神圣的气息伴随着柔和的光,以圣女为中心的辐射向了全场。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原本重伤临死,甚至一度短暂死亡的人族战士们再度站了起来。

    “神的守护、神的祝福、神的圣水,居然是能够使用最高级神圣魔法·圣女祈祷的圣女吗!”看到圣女所释放的魔法的真面目之吼即使是虚弱的快要昏死过去的帕克也不禁再度叫了出来。

    神的守护能够增强范围内己方战士的生命获得恢复,神的祝福可以让己方战士的攻击得到强化,神的圣水可以驱除范围内的一切异常状态。即使是以魔法自爆而死这种死亡状态,也在神的圣水之下被视为了异常状态,从短暂的死亡之中再度被拉了回来。

    “难怪!难怪对方会使用这种战术!”卡门的怒火使他的双手不自觉的握紧成拳,指甲甚至紧紧的插入手掌之中。

    然而,再怎么不甘卡门他们也已经知道自己已经毫无还手之力了。对方不仅仅有着健全的魔法师部队,更有着能够在战场之中发挥出最上位军团魔法的圣女存在,即使是魔族也无法在圣女的手中讨到任何便宜,就更不用说是兽人了。

    愤怒、屈辱、不甘,已经记不清是多少次的袭上卡门的心头,然而他只能无助的不断去逃亡。

    卡门好恨,恨自己的无能,恨人族的背叛,恨世界对待兽人的不公,恨所有的一切。然而面对着残酷的现实,他却无法发出任何有利的反抗,只能一心苦涩的逃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