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赌注
    “押注啦,买定离手啊。”在人声鼎沸的地下室内,人们在疯狂着。

    与花街相同,这里的夜晚也很热闹。喜欢冒险与刺激又不缺钱的冒险者,遇到困难将自己所有的身家都压上寻求一线希望的平民,对自己有着强大自信的狂信者,无论是何者,他们都聚集在了隐蔽的地下空间。

    “开了,要开了。”伴随着激烈的摇色子声音,司仪叫道。

    噹的一声,色盅与木桌之间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666,豹子通杀。”司仪在看清色盅里面的数字之后立刻叫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立刻坐在桌子对面的男人就传来了撕心裂肺的叫声。

    “爸爸,爸爸!”以及在桌子一旁,被众多男人压着的少女的尖叫声。

    “女儿,女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人对着被众多大汉押走的少女叫道。

    然而,男人的声音是如此的苍白无力,男人的女儿也是如此的苍白无力,在大汉的押解下,少女被带离了。而剩下的男人则是抱着头蹲到了桌子下面失声痛哭了起来。

    “呜呜呜呜,请原谅爸爸。我真该死,我真无能!”男人痛哭流涕的说道。

    这是发生在地下赌场一角的事情,这也是在地下赌场经常能够见到的事情。在这里,太多类似事件的发生使得来赌场寻求刺激的客人们对此显得非常冷淡,丝毫没有人会对少女的去向和以后的遭遇感到担心,也丝毫不会有人同情可怜失去了女儿的男人。

    “哈哈哈哈,赢得太轻松了。”押解着哭泣的少女中的一名刀疤脸大汉露出了奸诈的笑容。

    “老大,真亏那个蠢男人会压上自己的女儿呢,这么好的货色要不我们先享受一番吧。”手下的大汉说道。

    “不急,送去给花街的老板总能享受到的,而且处女更值钱。”刀疤脸的大汉说道。

    “是,老大说得对。”手下的大汉立刻奸笑着说道。

    听闻了自己将会面对的遭遇之后,原本哭泣着的少女变得面色煞白起来。对于即将到手的金币,大汉们还是非常心切的,所以他们粗鲁的押解着少女速度赶路。

    在一个拐角处,他们与一名怪物意外的邂逅了。

    “啊!”壮汉们与某人相撞了,并且壮汉们反被撞倒了。

    “啊啦,真是粗暴呢。”立刻,怪物那美丽的声音传来。

    “你个臭女人,不想活了?”刀疤脸立刻说道。

    不过,在刀疤脸看到碰到的女人时,非常少见的露出了动摇和好色的表情。一直自诩为视金钱大于一切的刀疤脸,第一次萌生了独占这个女人的想法。

    不过,女人身上的衣服却让刀疤脸望而却步。那是伯爵家的女仆服,那个女人是受到伯爵所庇护的。

    “求,求求你,救救我。”少女立刻向着美丽的女仆提出了求援。

    “抱歉呢,我不能给伯爵添麻烦。”美丽的女仆冷淡的说道。

    “等等嘛,也许我们可以打个赌。”色心大起的刀疤脸立刻就屈服于自己的**,将理智抛出了脑海。

    “抱歉,我对小地痞流氓之间的赌注没什么兴趣。”美丽的女仆高傲的冷淡的说道。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听了女仆的话之后刀疤脸并没有感到生气反而是兴奋的舔了舔嘴唇,因为虐待女人也是他的兴趣之一。他已经忍不住的开始想象将眼前的高傲女仆压到在身下,好好的蹂躏她并使她屈服的快感了。

    “别这样说嘛,也许伯爵会喜欢手下多一名女仆的。”说着的同时,刀疤脸将赌赢来的少女推到前来。

    “嘛,货色不错。”女仆冷淡的大量了少女周身一遍之后说道。

    “对吧,你只需要赌上自己的一夜,就可以赢取这名少女哦。”刀疤脸舔了舔嘴唇说道。

    “呵。”只见女仆冷淡的笑道。

    “癞蛤蟆相持天鹅肉了吗?该不会搞不起自己的尽量吧。”

    “当然,这位少女和您是比不上的,所以我将再额外支付15枚金币。”刀疤脸笑着说道。

    嘎吱

    只听嘎吱嘎吱的声音传来,少女的手不知道何时扶到了墙上,并且墙壁在少女的手下变得支离破碎,转头甚至被少女的手握成了粉末。

    “咿!”见到少女的强大实力之后,刀疤脸的手下连都吓得紫了。

    “嘴很会说嘛,既然如此,我稍稍陪你玩玩好了。”女仆面带冷笑的说道。

    这一次刀疤脸认识到了自己的愚蠢,毫无疑问的刀疤脸踢到了铁板上,并且还是踢不动的铁板上。

    “不过,赌注只有2枚金币哦,换取这位少女的赌注。”少女从女仆装的口袋里面摸出两名金币扔到脚下笑着说道。

    “算了算了,是我们错了,这场赌注就当做是不存在好了。”刀疤脸立刻就萌生了退意。

    “为什么?现在就想跑么?”这一次,女仆一脚踢向理她最近的也是与她相撞并到底的大汉的腿。

    伴随着骨骼的破碎声,大汉哀嚎着倒下了,他的腿已经弯折扭曲到无法再直立行走的地步了。

    “你,你是谁?”刀疤脸已经完全的对眼前的少女感到了恐惧,他的喉咙干渴声音苦涩。

    “区区一介女仆而已。”女仆如此说道。

    “......”刀疤脸人生中第一次诅咒自己的愚蠢。

    “那么,你想怎么赌?抛硬币?棋牌?轮盘赌?亦或者比拼其它的?”女仆冷笑着催促道。

    “......”恐惧至极的刀疤脸无法做出回答。

    “哈?回答呢?”说着的同时女仆将一只脚踏到到底的大汉的关节上,并且开始缓慢的撵着他的踝关节说道。

    “啊啊啊啊。”大汉发出了哀嚎的声音。

    在手下的哀嚎声中,刀疤脸的心疯狂的跳动起来,其激烈程度甚至让他痛苦到无法呼吸。

    “所以说,回答呢?”女仆一边将大汉的脚踝踩碎一边冷笑着问道。

    “抛,抛硬币好了。”在属下的哀嚎声刺激下,刀疤脸一心只求能够迅速脱离这种恐怖的局面。

    “好啊,这是一枚金币。”说着的同时,女仆再度拿出了一枚硬币。

    “看好了,帝国标准硬币,没有做任何手脚。”在将金币展示给刀疤脸看过之后,女仆将金币高高的抛起。

    “说出你的选择吧。”看着飞舞在半空中还在不断爬升的硬币,女仆说道。

    “反,反面。”虽然已

    -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经半选择放弃了,但是刀疤脸依旧保有着半分期待的。

    所谓的贼心不死,大概就是这样的人了吧。

    “好啊,那我选择竖立不倒,并且还是落地之后再反转7次的竖立不倒。”女仆如此说道。

    很快,硬币就进入了下行轨道,在大汉们和少女的紧张注视下,硬币发出了清脆的撞击声并从地面上起跳。

    (一)刀疤脸在内心数到。

    很快,硬币就发生了第二次撞击,之后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第六次、第七次,直至最后的第八次,硬币刚刚好卡在了石砖的缝隙之间,并就此戛然而止了。

    “是我赢了。”女仆冷笑着说道。

    “怎...怎么会?”刀疤脸不解的问道。

    “很简单啊,正如你们欺骗那个男人窜通司仪帮助你们操控色子点数一般,我只不过是稍稍移动了一下地砖而已,用脚。”女仆指着脚下说道。

    “欺......”

    “欺诈?那么这名少女也不是因为你们的欺诈而被迫卖身的吗?”女仆冷笑着说道。

    “......”

    “我赢了,所以这名少女的所有权归我了。”女仆冷笑着将手伸向因为情势变化过于急转而迷茫的少女。

    “......”

    “怎么?”看着大汉并不打算放手,女仆歪了歪头问道。

    女仆的笑容一瞬间就转冷了,这一瞬间刀疤脸以及他的手下们感受到了一股猛烈无比的杀意。

    内心感到恐惧的刀疤脸立刻对手下递了个眼色,接收到信号的手下立刻松开了双手,就好像怕被瘟疫感染一般。

    “好了,我们走吧。”女仆对着依旧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少女说道。

    女仆的道路没有任何人能够阻拦,地痞流氓程度的人乃至位于这个国家顶点的人,都无法阻挡女仆前进的步伐。

    “好了,跟我回伯爵府吧。”当来到大道上之后,我放开少女说道。

    “那个,您的金币。”少女指着被我扔在了小巷内不管不顾的金币说道。

    “那点钱我还是不会感到在乎的,就当给那群垃圾的医疗费好了。”我说道。

    “那个,非常感谢您的救助。”少女踌躇着说道。

    “怎么?”

    “我,能回家吗?”少女战战兢兢的问道。

    “当然,钱我会还您的,我会努力打工的还您的。”少女如此慌张的说道。

    “不行,我说过了吧,我对钱没兴趣,现在伯爵府那边的工作也很清闲,不过能不做就不做是我的信念,之后那些工作就全部交给你了。”我冷淡到有些冷酷的说道。

    “可是,父亲他......”少女魂不守舍的说道。

    “你就当你的父亲死了好了,以后就不要胡思乱想了。走了,跟我回伯爵府了,还要安排你的住宿。”女仆说道。

    见到女仆如此强硬,少女无力再进行申诉了,只能老老实实的跟随在她的身后,一步三回头的走向伯爵府。

    然而,一个疑问也在少女的心头产生。

    (为什么,女仆会在如此的深夜离开伯爵府外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